無數的眼眸,彷彿匯聚成幽光的海洋,注視著黑暗中的蕭羽。

蕭羽越看越是吃驚,心中忍不住驚詫——因為他發現越到後來出現的,竟然全都是些妖獸。

無數雙黑暗中的眼睛,此刻都注視著蕭羽。縱然蕭羽自持不凡,心中還是有點發毛,他還從未經歷過如此情景。

好在周圍的那些無數生物卻沒有做出什麼攻擊他的舉動,除了幾隻看去性格暴躁的虎豹咆哮了兩聲之外,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動靜,只是沉默地觀望著。

蕭羽繼續緩緩地往下走去,大概又向下走了半柱香的時間后,漸漸發覺,周圍生物發光的眼睛,數量漸漸減少,但是每個發光的眼睛的大小,比起剛才看見的,都要大得多了。

蕭羽皺了皺眉頭,無聲無息地往石壁邊上靠近了些。果然,藉助魔皇瞳,他發現,漆黑石壁上的洞的數目少了許多,但每一個洞的大小卻無不是比上邊要大了一倍以上,幾乎個個洞口都有一人來高。而相應的,在這洞里的生物,也明顯彪悍兇惡的多,幾乎都是體型頗大,利齒獠牙,面目猙獰,看去讓人心裡一驚。

其中更有兇惡的,朝著蕭羽靠近,咆哮一聲,巨爪揮出,若非有洞內有鐵籠阻擋。怕是早已要衝出來了!

蕭羽吃了一驚,連忙退後了數尺。< 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妖獸?又是誰將它們關進這裡的?

這時候,蕭羽忽然想起之前在白狐鎮里聽到的那個狐仙傳說。

「難道……這些妖獸都是當年侵擾白狐鎮的野獸……」他咽了咽口水,隨即搖了搖頭:「怎麼可能!如果真是妖獸襲擊的話,白狐鎮怎麼可能存在到現在……」

三階妖獸相當於納氣期的修鍊者,絕不是普通的野獸所能比擬,如此多的妖獸,莫說一個小鎮,就算是一個縣城只怕也會瞬間毀滅。

雖然訝異於此地的景象,不過蕭羽卻不願多做耽擱,又繼續往下走去。此時從斷崖往下,他至少已深入地底數百米之深,往下看去,這幽深巨大的黑洞,除了周圍那些怪異生物的眼睛發出的亮光,卻依然深邃而不可見底。

而與以往認知更不相同的是,在這深淵之下,非但沒有覺得寒意,相反,這裡的溫度卻比外面高了許多。蕭羽甚至都感覺自己有些出汗了。而看周圍,依然是漆黑一片,連一點火星也沒有,十分詭異。

「白狐鎮的人怎麼會把祭壇設在這裡?」蕭羽滿臉的疑惑:「如此一個幽暗詭異的地方,膽子小的人只怕連進都不敢進來!」

再往下走,情況似乎又發生了些許變化,石壁上的洞口依然在慢慢變大,裡面生物的體型也比上邊石洞里要更大一些。但在此處,蕭羽意外地發現了有些的石洞之中,都是空的。而一直以來都比較清新的空氣里,此刻彷彿也隱隱傳來了淡淡的血腥氣息。

蕭羽眼中閃過一絲警惕之色,饒是如此,卻並未放慢腳步。


腳下那無邊的黑暗裡,彷彿有什麼東西,似星光,似火苗,悄悄地亮了一下。

就在蕭羽深入懸崖的同時。

山洞外,緩緩走來一男一女兩條人影,男的面如冠玉,極是英俊,女的亦是面若芙蓉,嬌艷無雙。

此刻他們二人靜靜地站在山洞外,似乎在打量著什麼。

「呵!想不到昔日轟動東方妖界的白狐一脈竟然會淪落到如此境遇,哼哼,枉費其曾名列十大妖族之列!」簡單地查看了周遭的環境,女子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嘿嘿——九界之勢,沉浮不定,更別說是妖族了!」男子相較於女子似乎穩重得多,開口說道。

「真不明白,上長老為什麼會忽然對已經勢微的白狐一族感興趣,不僅與那些骯髒者合作,還讓我們前來——百年前,不是已經幫過他們一次了嗎?」女子看了看幽深黑暗的山洞,嘴角一揚,出聲抱怨道。

「上長老的心思又豈是我等所能猜測!不過,白狐族雖然勢微,但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千年前,還不是出現過一個狐仙——」

「呵!我們進入吧!我倒要看看,能被上長老如此重視的白狐族,究竟有什麼不凡!」

「等一下!」就在女子準備進入黑洞的同時,一旁的男子忽然出聲喝止,他隨即在山洞的周圍嗅了嗅,然後抓起地上的塵土輕輕地搓了搓,忽然道:「看來有人先我們一步了!」

「哦?」女子聞言輕笑:「莫非又是一些修為粗鄙的修鍊者?哼,這些人連普通的小妖也不是對手,竟然還敢深入,這樣也好,我們一併解決了!」

「不!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男子仔細查看后,眉頭卻是微微緊皺:「進入這裡的有三個人,其中兩人已經達到了納氣期!」半晌之後,男子深噓了一口氣,表情凝重地說道。

「什麼?!納氣期!」這下子,女子的臉色終於變了:「你沒感覺錯吧!」

「小妹,你認識我這麼多年,你覺得呢?」男子的臉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半晌之後,這種凝重竟然變成了淫笑:「哦~~~女子的氣息,想不到進入這裡的三人中竟然還有兩名女子……」

「大哥,你又開始了!」女子白了身旁的同伴,沒好氣地說道。

「東方有句話說得好,食色性也~~~大哥正是此類翹楚!」男子的臉上浮現意思冷笑:「在完成任務的同是,收穫兩隻寵物,也是一件不錯的事!還是老規矩,漂亮女子歸我,俊美男子歸你……」

「呵呵~~~~~」

說罷,光芒亮起,這一男一女,如閃電劃過,往幽黑的山洞,投身而去。

※※※※※※※※※※※※※※※※※※※※※※※※※※※

蕭羽身在黑暗之中,若非周圍溫度越來越熱,真的有來到幽冥地府的感覺。

周圍的那些山洞,越來越巨大,此刻洞口大都已經大到了一人半甚至兩人高左右,裡面的妖獸也是越來越兇猛,體型更加巨大,但空著的山洞,卻越來越多。空氣里的那股血腥氣味,彷彿也越來越濃烈。

甚至於,他在這下降的過程中,隱隱聽到從不知名處傳來的輕微咀嚼之聲,就像是什麼巨獸,撕扯吞咽著食物,聽來毛骨悚然。

便在這繃緊了全身肌肉,幾乎可以聽見自己心跳的微妙時刻,忽地,從下方黑暗之中,蕭羽感覺到一陣劇烈的風從腳下吹過。

不過隨著繼續深入,那種咀嚼聲卻隨之消失,四周再次陷入一片寂靜。

正當他訝異之際,忽然腳下踩實,竟是到達了崖壁的底部。

想不到在這洞穴崖壁之下,竟然還有這樣一處平台。

蕭羽剛剛站穩,只覺一股血腥之氣,撲鼻而來。

蕭羽聞到血腥氣,吃了一驚。順著氣味行走沒多久,只見不遠處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十幾具妖獸的骨骸,妖血淌了一地,令人咋舌的是,地上卻連一點打鬥的痕迹都沒留下。

目睹這一景象,蕭羽的臉色瞬間變了,他們萬萬沒想到,在這崖壁的底部,竟然目睹了這樣一幅景象。

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妖獸骨骸!

就在這時,異變陡生!黑暗中忽然傳來一陣怪異的聲響,未等蕭羽反應過來,只見平台前方不遠處的一個洞窟之內忽然伸出一條黑色的長影,像鞭子一樣,猛地朝著蕭羽的身前猛甩過來!

突來之變,令蕭羽心中驚疑,不過好在他此時開啟魔皇瞳,就在這觸手出現的一剎那,他已心隨意動,向旁邊迅速移開了數米的距離!

一擊落空,那猶如巨鞭般的黑影,猛地抽在了蕭羽身旁的絕壁之上,周遭的一切,彷彿也震動了一下,嘩啦啦塵土飛揚,掉落下大大小小的石塊。片刻之後,凄厲的叫聲忽然從深淵之中、石壁之上響了起來,狂呼不止。蕭羽大吃一驚,回頭望去,只見那如惡鬼一般的巨大觸手竟衝進了石壁上一個巨大的石洞,攪動抽搐了幾下之後,收了出來。

蕭羽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覺得腥風撲面而來,一隻體型碩大的三階虎形妖獸,被那巨大黑影捲住,硬生生從壁洞里拖了出來。儘管那妖獸張牙舞爪,咆哮不已,比常人大上一倍的身體與這不可思議的黑影相比,竟是柔弱得如嬰孩一般,無能為力。

那黑影一旦捉住了怪虎,立刻就向下方黑暗處迅速縮了回去,轉眼間就沒於黑暗的洞窟之中,只留下那怪虎凄厲絕望的吼叫聲。< 怎麼會?!

剛才那黑影究竟是什麼?為什麼要襲擊自己!

還有,剛才那個似乎是三階妖獸抓地虎吧,這可是一種極其強悍的妖獸,雖是三階魔獸,但即便是通靈期的修鍊者遇到,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而且……剛才那種可怕的氣息,究竟是什麼……

蕭羽的目光轉視那漆黑的洞窟。

裡面黑暗沉沉,深邃不可見底,真不知道剛才那東西究竟是什麼妖物!!

但可以肯定的是,那黑影身上散發出的強大力量,遠非自己見過的妖獸所能相比!

這地穴之中擁有如此可怕之妖物,那雨瀟瀟!

蕭羽的心中忽而「咯噔」一跳。

他與雨瀟瀟雖是初識不久,然而短暫的相處之後,卻讓兩人都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所以,蕭羽在得知雨瀟瀟可能身處危險之境,當即心亂如麻!

可就在這時,洞窟那種恐怖的咀嚼聲消失了,隨即一個血淋淋的東西從黑暗中飛射而出,狠狠地砸在了蕭羽面前的平台。

「這是……剛才那隻抓地虎!」看著這血淋淋的骨架,蕭羽感覺自己的胃部在翻滾,這時候他終於明白,為什麼此地會有那麼多妖獸的骨骸,也明白,這附近空了的壁洞究竟是怎麼回事!

原來這底部的妖獸全都被眼前這個怪物給吃了!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未等蕭羽反應過來,洞窟內一陣低鳴,隨即那黑影再次席捲而來!

「難道剛才那隻抓地虎還沒有填飽它的肚子嗎?」蕭羽大駭,急忙祭出青芒劍,可就在下一刻,他的表情變了——因為他發現,這席捲而來的黑色長影竟不止一條。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蕭羽心中大駭,急忙施展御氣之術閃避。

可惡,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蕭羽暗暗心急,此地空間有限,一味的躲閃根本不是辦法,為今之計,只有戰和退兩條路!

只是,如果戰的話,自己必死無疑,可是若退,雨瀟瀟和林詩雨……

拼了!!

一聲拼了,蕭羽急忙從納戒中取出烏金盾片,黑色盾片盤旋而起,替他擋住一道黑影的襲擊,同時心念一動,烏金盾片急速游轉,又攔下了另一道黑影。

「就是現在!」

在烏金盾片攔下黑影的瞬間,也為蕭羽爭取了短暫而寶貴的時間!

希望著羅漢翻天印能夠對他造成傷害!!

烏金盾片的抵擋,替蕭羽賺取了凝結佛禪五印的時間,似乎就在羅漢翻天印成型的剎那,蕭羽整個人也恍若一顆炮彈一般,猛地射向黑影源頭的洞窟。

崩壞總裁文 ,不過數秒的時間,蕭羽已經衝到了洞窟之中,黑暗的洞窟內,蟄伏著一隻巨大的黑影,蕭羽想也沒想,佛禪五印第一式已經狠狠地蓋在了黑影的身上!

「嗷……」那黑影發出一陣凄厲的絲毫!


成功了!

蕭羽心中大喜,可下一刻,他的臉色就變了。

因為他看到了這黑影的真面目!

狐狸……

五條尾巴的狐狸!

蕭羽心膽俱裂——這怪物的真面目竟然是一隻五尾妖狐!

這是一隻通體烏黑的巨大妖狐,此時正一臉痛苦地蟄伏在洞窟的內部,而在它的身後,五條巨大的狐尾正不安地擺動著!

原來這就是剛才那黑影的真面目!

不對?!

一念閃過,頓時驚出了他一聲冷汗。

五尾……

這麼說,這傢伙擁有堪比靈寂期強者的實力。

也就是說,自己的攻擊根本無法給對方造成致命的傷害!

心念急動,蕭羽幾欲抽身退離,可還是晚了一步,一條狐尾已經急卷而上,將蕭羽緊緊地勒住。

「啊~~~~~~」蕭羽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嚎,巨大的力量順著狐尾瀰漫入他的身體,讓他幾乎聽到自己的骨頭都在「咯吱」作響。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疼痛,蕭羽只覺得眼前金星亂閃,腦海中一片混亂,而最讓他驚駭的是,勒住自己的狐尾正在緩緩移動,而移動的方向,赫然是一個張開的血盆大口!!

完了!

想到抓地虎剛才的死法,蕭羽頓覺通體發寒,他想掙脫出去,但是千鈞之力襲來,哪容他有絲毫的反抗,連抓地虎都這樣兇猛的妖獸都無法扛著這狐尾的巨力,更別說蕭羽了!

看著越加臨近的血盆大口,蕭羽絕望地閉上了眼!

人都是這樣!面臨絕望的時候,喜歡閉上雙眼,以為這樣可以不用面對殘酷的現實,至少蕭羽現在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閉上眼睛的一瞬間,蕭羽就進入了一片黑暗中,這黑暗讓他感覺到冰冷,恐懼,還有一絲不甘。然而就在蕭羽閉目等死的一瞬間,耳邊忽然傳來一聲凄厲的嘶吼。

「不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