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沒有繼續跟蹤葉塵和約翰,他們像是兩隻過街老鼠一樣,不知道從哪條水管道里面就鑽出來了。

“葉塵沒有事吧?”

“從逃跑的動作來看,骨頭應該沒折。”

凌妃煙、約翰,包括葉塵本人,都沒有想到,計劃變化的這麼大。原本對付趙家大本營的計劃完全泡湯了,甚至差一點連自己的小命都搭進去。

“哎……這雪國人造人未免也太厲害了吧……照這樣下去,殺手組織就可以退出歷史舞臺了,它們的戰鬥力根本就是人類無法企及的高度。”皮皮在一旁嘆息道。

誰能相信,自己的老大,幽冥組織的前首領,被一個人造人一腳就幹翻了,絲毫還手之力都沒有。

“紅眼魔1號的戰鬥力應該與伊森不相上下,這麼看來,我方人員沒有拿得出手的戰鬥力了。”曼陀羅在一旁接話道。

“要準備撤退麼?誰知道1號有沒有暴露我們的位置信息呢?剛纔那個人造人也說了,會拿老大身邊的人下手的……”

“先不急。她總不能帶着沒有行動能力的1號,來繼續找我們的麻煩吧?”

“說的也是哦!”

“還是等着葉塵老大回來再說吧……”

有作戰服護身,葉塵的傷勢沒有影響到行動能力。他跟着約翰一路逃跑,直奔鬧市。然後再順手牽羊弄走了一輛小轎車,前往了港口。

失去1號後,人造人應該沒有辦法再追蹤到他們兩個的位置信息了,可以回到臨江市了。爲了保險起見,還是要坐上快艇,在海面上繞一圈,再回到臨江市的港口去。 被無人機擊爆的**,產生的連環爆炸,沒有給雪薇琪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是依舊讓她狼狽不堪。巨大的爆炸席捲了整個酒店大樓的天台,引爆了空調的室外機,還炸碎了酒店的水箱。

濃煙滾滾加上蒸汽撲鼻,雪薇琪最在乎的這身漂亮外套,徹底變成了乞丐的打扮。

不能繼續呆在這裏了,雪薇琪像是拎着一條死狗一樣,把紅眼魔1號抓在手裏,縱身一躍,也消失在了黑夜之中。只剩下人羣的呼喊聲與警報聲。

雪國所在的島嶼跟燕京市,相差了好幾個時區。此刻,惠琳思和諾希傑已經進入了夢鄉。但是這並不妨礙雪薇琪彙報情況。雖然他們兩個已經成爲雪國實際上的最高幕後統治者,高高在上的架子卻從來沒有,也不會肆意對周圍的手下發脾氣,這一點惠琳思和諾希傑做得還是蠻不錯的。

“惠琳思老闆,情況有點變化……”

“嗯?”惠琳思慵懶的聲音從手機聽筒裏面傳了出來,“死了?還是逃了?”

“人造人已經回收,但是僱主卻逃走了。”

“那就先把它運回來吧,人沒有死的話,不管逃到哪裏,也總會找到的。”

“明白!”

掛斷電話後,雪薇琪用腳尖踢了踢倒在地上的紅眼魔1號。它依舊沒有任何反應。此刻,兩個人深處一個破舊的貧民窟巷子中,周圍除了隨意傾倒的垃圾和散發着臭氣的尿漬外,沒有人影會出現在這裏。

人造人不會輕易死掉的,就算是紅眼魔1號這種低端產品,也不會輕易死掉的。雪薇琪在他身上造成的傷口太嚴重了,恢復起來消耗了大量的能源,而且在恢復過程中,沒有吸收金屬或金屬微粒心境補充,造成了紅眼魔1號現在這種半死不活的狀態。

雪薇琪才懶得給他盡心治療呢。獨自一人走出了巷子,順手打開了一輛停在路邊的小貨車,把紅眼魔1號丟了進去。


飛機場的安檢是非常嚴格的,雪薇琪不可能帶着紅眼魔1號成功登上商業航班,只能走水路。

把紅眼魔1號裝進集裝箱裏面,然後租賃一條小船,行駛到公海後,把位置信息報告給雪國,然後等待私人飛機的到來就妥了。

同樣是逃亡之旅,此時的葉塵和約翰,已經登上了自己的快艇,朝着大洋深處進發,他們比雪薇琪要快上一步。

“身體好點了麼?”約翰從船艙裏面拿出了急救藥箱,放在葉塵面前。

葉塵脫下作戰服後,掀開衣服。一大片紫紅色的淤青映入眼簾。

“幸好她沒下死手,要不然你整個人就要被踢碎了。”

“誰知那這種型號的人造人戰鬥力會這麼強大啊。”葉塵把藥粉均勻塗在傷口上,然後又貼上了一記膏藥。

慢慢地開始活動身軀,直到覺得沒什麼問題了,這才稍微放下心來。


“還記得我之前所的話了吧……你根本就沒有把實力碾壓的狀況估計進去,要不是今天突然有了增援,咱們兩個現在已經被人家打包帶走了……”

約翰想想依舊覺得後怕,他沒有出手,沒有切身感受到雪薇琪的實力。但是葉塵和1號的慘狀,約翰已經親眼所見了,讓他的戰鬥意志消失殆盡。

作爲殺手,連發動進攻的勇氣都沒有了,還怎麼生存?

“無人機增援是你安排的?”約翰回想了一下,並沒有聽說葉塵還有這一招。按理說,要是安排的話,也應該安排在趙家的雲安山莊啊,那裏纔是計劃中的主戰場呢。

“應該是曼陀羅他們放心不下,私自跟蹤過來的吧。”

這次丟人丟大了,葉塵十分懊惱。作戰之前,在電話裏面還跟凌妃煙胸有成竹地保證,這次一定要捎帶上趙家的幾個核心人物,現在好懸沒有把自己的小命捎帶進去。凌妃煙和皮皮他們肯定已經通過無人機的攝像頭看見了自己的慘狀,一個照面就翻在地,哎……

“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就算回到了臨江市,你手裏也沒有能跟高級人造人匹敵的戰鬥力,坐以待斃麼?”

約翰倒是無所謂,光棍一個,在哪都能活着。

葉塵可不行啊,家大業大,不是說扔就扔的。各種廠房、公司還有海島基地,要是沒了這些東西,還怎麼跟碧眼魔本傑明對抗啊。

“肯定是要先回臨江市的……你能不能幫我坐鎮一下?”葉塵誠懇地望着約翰。

“我本來就沒什麼事情,手裏也沒接着契約……待在臨江市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的戰鬥力你應該瞭解的,你認爲高級人造人殺過來之後,我能抵擋得了麼?”

約翰實話實說,也不覺得丟人。高級人造人的實力,他倆已經親身見證過了,無法超越。

“一時半會他們找不過來的……應該是先要把紅眼魔1號的事情處理好……要是真出了問題,你幫着他們逃跑總可以吧……”

“這還可以。”約翰點了點頭,“那你又要幹嘛去呢?”

“之前不是跟你說了麼?埃及走一趟。”

“你也是真夠能折騰的……那就這麼定了……”

夜色深沉的如同墨汁一般,距離日出,還有幾個小時。

葉塵閉上了眼睛,試圖進入睡眠中,但是掙扎了一會,還是失敗了。身上的傷痛讓他無法入睡,後背擴散到全身,再匯聚到大腦,這種酸爽,還真夠勁。

看着葉塵坐立難安的樣子,約翰從船艙裏拿出了幾罐啤酒還有肉乾,遞到了葉塵的面前。

“比不上止疼藥,總比沒有強啊……”

葉塵打開了啤酒和電腦,瀏覽起新聞來。

據燕京市時事新聞報道,坐落在燕京市北外環的“福廣源”大酒店因爲頂層空調室外機發生起火故障,造成了小規模的爆炸火災,但是沒有任何人員傷亡……

畫面中,火勢早就被撲滅了,的頂層天台的廢墟,也被清理了出來。趙家又一次用手段把消息壓制了下去。 經過一連串打擊的趙家,完完全全成了驚弓之鳥。越有錢的富豪,越惜命。誰也不想在沒有充分享受金錢帶來的快樂的時候,突然就去天堂跟神明表達自己的虔誠去了。無論人們把天堂描述的多麼美好,也沒有人心甘情願昇天。

趙家的一家之主,趙金合,在這段時間,白頭髮憑空多了無數根。他現在已經完全不離開雲安山莊了,並且加大了別墅區的防禦力量。僱傭了大批保鏢,各種電網、攝像頭、無人機巡航……能用上的手段,全都用上了。把雲安山莊籠罩的嚴嚴實實。


而趙金合的兩個兒子,趙家銘與趙家俊,更是在老爺子的眼裏約束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被當成了重點保護對象。

原本還以爲,能借着凌家產業停滯的蕭條壓力,趙家公子能逼迫凌妃煙來履行之前訂立的婚約,好成功入贅凌家,順利接手凌家的所有產業。但現在這個情況完全出乎了趙家的意料之外,趙家的核心人物連門都不敢出了,更別提打凌家的主意了。

現在,負責對外業務的是趙金合的弟弟趙珉。

一座酒店被徹底炸平,雲安山莊受到攻擊,現在又一間酒店天台發生了**攻擊……不僅趙家人自己人心惶惶,對外的企業品牌也大受影響,好多客戶都不敢再光臨趙家旗下的各種買賣了。

雲安山莊圍滿了官府的各種安全部門,穿着各式各樣制服的工作人員不停地詢問趙家人員,做筆錄,梳理趙家結仇的人,企圖找到這一系列案件背後的蛛絲馬跡。

……

葉塵和約翰在海上兜了一個大圈子纔到達臨江市,太陽已經西沉了。

約翰本不喜歡熱鬧和人羣,奈何他答應了葉塵,要暫時保護一下凌妃煙和皮皮一衆人等,所以纔跟着葉塵來到了凌妃煙的定宸居別墅區。

凌妃煙像是歡迎遠道而來的英雄一樣,歡喜的不能自已。皮皮、曼陀羅和伊森等人,也是眼中充滿了喜色。

整個戰鬥過程,他們都觀看了,能從高級人造人手中活下來,就是最大的勝利了。

“這是約翰,你們之前見過的……”

衆人在別墅頂層的健身房圍坐下來。凌妃煙的健身房,沒有任何建設器材,之前買回來的一些,因爲不使用,都被她晾衣服了,最後按照廢品的價格,處理掉了。整個空曠的大廳,只有牆角里的幾盆綠植。

“那些無人機是你控制的吧?”葉塵看着曼陀羅說道。

“是的。”

“這次我算是徹底的輸了,根本就沒有一點還手之力,雪國的人造人太強大了,咱們這些人加在一起,都未必能打過一個。”既然是曼陀羅派出去的無人機,那葉塵也就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輸了也不丟人。

“以後怎麼辦?全員撤離麼?”葉塵是凌妃煙的主心骨,現在葉塵吃了敗仗,凌妃煙也心慌了。他們凌家剛剛從燕京市撤出來,現在又要逃跑麼。

“其實,撤退時最好的選擇,但是現在條件不允許。我們已經沒有地方可以退了,總不能去浪跡天涯吧。”

葉塵的面色十分痛苦,看着眼前這些人,他不希望其中任何一個出事情。

“我先把最近的工作安排一下吧。”


“伊森,你去海島基地,繼續生產裝備。這次優先生產的,是咱們自己用的,猶斯蘭國的武器訂單先放一放,你先做幾臺跟你差不多性能的機器人出來,咱們人手嚴重短缺。生產完之後,你批量生產一些無人機飛行器,帶着武器系統那種,都要光能武器啊。生產出來的成品,運回來交給皮皮和曼陀羅負責控制。”

“曼陀羅,我不在的時候,你就負責那些無人機,目前爲止,這是咱們最有效的攻擊手段了。人造人不是無敵的,普通**武器,它們能夠防禦。但是光能武器,它們還是抵擋不住的。”

“皮皮,你負責入侵臨江市的道路交通監控系統,甄別可疑人物,一旦發現疑似人造人的存在,立刻通知大傢伙。道路交通監控系統的安全級別比官府警用的系統低,你搞定這個是沒什麼問題的。”

“漢斯,你在後方支援伊森的生產活動,給他遠程操控流水線和修改設計圖紙。”

“凌妃煙和約翰,伊森送過來的戰鬥型機器人,就全都交給你們安排了。”

安排好了衆人的職責後,葉塵長嘆了一口氣。精神放鬆下來,疼痛的感覺又開始從傷口向全身的神經線蔓延。

“老大……你負責什麼工作啊?還是要修養一下身體?”皮皮看葉塵的臉色不太好,追問了一句。

“我要出趟遠門,埃及,暫時不能陪你們了……”

“你一個人?”

“安不安全啊?”

“爲什麼走這麼遠的地方?”

葉塵的話一出口,大夥就嘰嘰喳喳熱鬧起來。約翰皺了皺眉頭,身爲一個冷酷的殺手, 大佬重生裝柔弱

“安靜、安靜。” 軍帝梟寵:蜜愛邪妻

“襲擊我的人造人是從雪國過來的,名字叫做雪薇琪。我和皮皮在紅眼魔1號的身體上進行微生物實驗的過程中,有一些數據被紅眼魔1號體內的芯片傳遞出去了,被雪國接收到了。可能是我們的研究比較成功吧,引起了雪國的興趣,他們纔派人過來襲擊我們的。現在,紅眼魔1號已經落在他們的手中了。”

“這次來到燕京市的是一個人,我估計,她會先把紅眼魔1號送回雪國的研究所,然後再進行下一步的行動。所以,咱們目前來看,危險性不大。我這次前往埃及的金字塔,就是爲了找到與高級人造人相抗衡的戰鬥力……”

衆人聽了葉塵的話,面面相覷。

雪薇琪的戰鬥力,大家有目共睹。難道這個世界上還存在着能與之匹敵的力量麼?難道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手段啊。再說了,沒聽說過埃及軍事力量有什麼突飛猛進的發展啊。 “不敢說百分之百,只能說有一線希望。哎……死馬當活馬醫吧。”

這是梵波若老頭子出的主意,他就沒有靠譜的時候,葉塵一次次地領教過了。

之前,梵波若在夢境中,信誓旦旦說自己的十字架能夠搞定各種人造人。但是,你首先要有能力攻擊到對方啊。雪薇琪的速度、力量,已經遠超葉塵一萬年的等級了。別的不說,葉塵沒有空手接子彈的速度啊,反映能力也比人家差一大截啊。

這種差距下,怎麼可能用十字架弄傷雪薇琪?

梵波若這個老頭子,搞搞科研還可以。戰鬥方面,他就是一根棒槌——一竅不通。

一竅不通得情況下,還自信滿滿地給葉塵瞎出主意,也就是葉塵的命大,要不然早就被他害死一百回的了。

葉塵沒有把握的事情,衆人心裏就不再那麼樂觀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一定會抓緊時間,速去速回的。”這就是葉塵唯一能定下來的保證了。


“凌妃煙,你給約翰安排一個住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