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海想起馬洪德家那張牀,一張牀單底下,鋪着的都是紙箱殼子。

他便說:“媽,你不用愁,牀上沒有被褥不要緊,我們找點紙箱殼子鋪上,晚上穿着衣服睡,就行。”

“那怎麼行?眼看着天就冷了。看樣子你梅叔叔的錢又還不上了。”

月芳話音剛落,就見梅金禧站在門口,笑着說:“還不上,就先別急着還,反正我又不缺錢。”

“那怎麼行,欠着你的錢,心裏老記掛着,怪累的。”月芳故意淡淡地說道。

“我又沒催你還,等你寬裕了再還不遲。”梅金禧說,“你還是給娃好好做一套被褥牀單吧。天氣就要冷了。”

“那就謝謝你了……”月芳說着,看了他一眼,又道,“他叔,你最近好像挺忙啊。”

“最近礦上活多……成祥不是比我還忙嘛。”梅金禧笑着說。

“哦,他那是瞎忙,不像你忙得有名堂……”

梅金禧聽出來了,月芳這話裏有話啊。他暗想:唉,女人真難懂,天天來看她,她怕人說閒話,幾天不來看她,她又覺得你冷落了她。

其實,梅金禧這段時間,確實有點忙,他是忙着抽空寫一點小文章,一來可以在秦月面前顯示一下自己的文采,二來,藉機打通那條漫漫坎坷路。究竟什麼路,他心裏清楚得很。 月芳抽空將隔壁那間屋子好好收拾了一番,又問梅金禧要了報紙,糊了牆壁。

到了週末,烏海和烏江以及王大壯從錢坤家裏拉來了牀板和桌椅板凳。月芳又扯了幾尺粗布,做了一牀被褥,一條牀單,那間屋子算是能住人了。

“啊,我總算睡覺能翻身了!”烏江興奮得哇哇大叫。

月芳心想:再也不用提心吊膽的了。


娘幾個站在亮亮堂堂的屋子裏,各自感嘆,百感交集。

從此,那間屋子也成了烏海烏江王大壯和錢坤以及馬洪德兄弟幾個的根據地,幾個孩子一起上學,一起放學寫作業,有時候太晚了,便擠在一張牀上睡了。

日子過得飛快,轉眼便到了年關。

俗話說,窮日子富年。老百姓們日子過得再緊巴,到了過年的時候,都會毫不猶豫地將平時牙縫裏摳出來的,辛苦攢下的,一股腦拿出來揮霍享用,好像不如此,便不足以叫做“過年”。

過年的氣氛和隆重是該有的,因此,月芳收到的活兒越來越多。

她雖然一天到晚忙碌,但心裏既踏實滿足又欣慰。這樣再幹幾個月,梅金禧的錢就能還上了,家裏的伙食也會好一點,孩子們的棉衣也實在舊得不像樣子了,家裏還得添幾樣家當……每一樣都在等待她的手裁剪出來,她的雙腳踩出來。

月芳正在一邊奮力踩着縫紉機,一邊腦子裏盤算着如何過年,忽然聽到隔壁傳來一陣歌聲。

那歌聲柔美而婉轉,比百靈鳥的歌聲還好聽。

她停下了活計,側耳屏息又細細聽了一會兒,歌聲好像來自隔壁。月芳離開縫紉機,站起身,悄悄來到門口,再聽。

“日出嵩山坳,晨鐘驚飛鳥……”

沒錯兒,那歌聲是從梅金禧家裏傳出來的。月芳走到他家門口,朝裏張望了一下,見梅金禧和倆女兒趴在桌前,定定瞅着桌上一個一尺來長,半尺寬的匣子,那歌聲便是從那裏發出來的。

“……舉起鞭兒輕輕搖,小曲滿山飄滿山飄……”

“真好聽。”月芳不由讚歎道。

父女三人同時擡起頭來,見是月芳,梅金禧笑着站起身,道:“快來聽聽,這是《牧羊曲》。”

月芳不知道啥叫《牧羊曲》,牧羊女她倒是當過,但牧羊女絕對沒有這麼好聽的歌聲。

烏海和烏江烏夏正在隔壁房裏寫作業,忽然也聽到這宛如天籟的歌聲,一時全都放下鉛筆,衝了過來。

“這是啥呀?”烏江看見這長着兩個大眼睛的方盒子,不禁問道。

“這是收音機,可以聽歌,還可以聽故事呢!”梅潔驕傲地解釋道,

“咱家啥時候買一個啊。”烏江羨慕地伸手摸了摸,那外殼冰冰涼涼的。那兩個眼睛,隨着歌聲好像還發出一絲顫動。

“等着,等媽媽存下錢了,給咱家也買一個。”月芳摸摸烏江的頭髮,輕聲說道。

此後的很多日子裏,月芳都是聽着隔壁傳來的歌聲踩着縫紉機,忙活着那些越來越花哨的衣服。

梅金禧家偶然會傳來張小妮粗獷的“歌聲”:“我家住在黃土高坡,大風從坡上刮過……”

每每此時,月芳和孩子們會相視一笑,連單調而粗糙的日子好像也越來越有意思了。

縫縫補補的營生,雖然利薄,孩子們在長身體,要吃好點,成祥在下井作苦力,飯食也不能太糙。月芳一邊掙着一邊花着,到了年底竟也存下五六十塊錢,加上成祥的工資,少說也存了一二百塊錢。

月芳喜滋滋地還完了賬,還給全家人做了一套新衣服,又買了些蔬菜和豬肉,白米,體體面面過了個年。

接下來的她的目標是存錢買一臺收音機。

新學期開始了。

這一日,又是週末,烏海寫完了作業,正在翻那本《新華字典》,王大壯和錢坤探頭探腦走了進來。

“大哥!”王大壯滿臉的興奮和神祕。

烏海說過多少次了,讓王大壯不要叫他大哥,可他就是改不了,依然大哥大哥的叫個沒完。

“大哥,快合上你的破字典,看看我們帶什麼來了?”

王大壯說着,從身後拿出一個收錄機,眉花眼笑地舉到烏海面前。

“我以爲啥好玩意兒呢,不就是個收音機嘛。”烏海失望地斜了他一眼。

“看看,你就不知道了吧。這是錄音機,不是收音機。”

王大壯說着,將錄音機放在桌上,打開磁帶盒,“這是磁帶。不但可以放音,還可以錄音呢。”他輕輕按下放音鍵。

“情網,情網,最難闖……”錄音機裏傳出李玲玉甜美的歌聲。

三個孩子直勾勾瞅着那磁帶轉動,竟聽得有些陶醉了。這聲音,絕對不是任何一個礦上的女人能夠發出來的,這歌詞不知啥意思,但卻像是一根絲線拴住人的心,一點一點的撕扯。


電視那麼小,那麼多人是怎麼裝進去的?收音機那麼小,那麼多聲音到底裝在哪兒?烏海不止一次想過這些問題。想來想去都想不明白,後來他想,等長大了說不定就會明白。

現在,他看着面前這個小小的錄音機,這個問題再一次浮現腦際。

“呀,這是誰的收音機?”烏江和梅雪不知啥時候走了進來,看見他們正着圍着桌子聽歌,便問。

“這是錢坤的錄音機。”王大壯說。

“現在,我給咱錄音。”錢坤從兜裏掏出一盒磁帶來,說,“這是空白磁帶,可以錄上咱們聲音。”

說着,他將唱歌的那盤取了出來,又將新的放進去。手指頭按着錄音鍵問:“誰來唱歌?我錄。”

“梅雪唱。”

“我來唱。”

烏海和烏江同時說。

“你們倆一個一個唱。”錢坤說完,按下錄音鍵,說了聲,“唱!”

“唱個啥呢?我還沒想好。”烏江撓了撓頭皮。

“那你搶啥呀?梅雪唱。”烏海說。

“我……我不敢唱。”梅雪說。

“哎呀,你們不唱,我來唱。”王大壯說完,張嘴就唱,“在那遙遠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

“停,停,停!”錢坤做了個停的手勢,“你這叫唱歌嗎?這叫鬼哭狼嚎,好不好?”


“哈哈,聽聽咱們的聲音錄上了沒?”烏海突然拍手大笑道。 錢坤纔想起來,他早已按下錄音鍵了啊。急忙將磁帶倒回去,重新放。幾個孩子屏住呼吸等待自己的聲音跑出來。

磁帶呲呲響了一下,便出現了錢坤的那個“唱”,緊跟着他們剛纔說的話,一字不落地都吐了出來。

幾個孩子立時笑作一團。

說說笑笑完了,梅雪突發奇想,“哎呀,要是把《西遊記》錄進錄音機,秦老師就不用那麼麻煩,每天上課給咱們唸了。”

“真的啊,這個辦法好,我給咱錄。”烏江興奮地大叫。

“你錄?你認識幾個字啊?”錢坤一臉鄙夷道,“還不如烏海錄,烏海現在認識好多字了吧?”

“嗯,好多呢。”烏海答道,“不過,還是讓她念,咱們上課少打瞌睡。是吧?”他說着,擠擠眼睛。

“馬洪德和馬洪才這幾天怎麼又沒上課來?”烏海突然問錢坤。


“唉,他那個爸呀,把他倆就整死了。”錢坤嘆一口氣,道,“他爸喝醉酒摔了一跤,躺在牀上不能動彈,他們得拾垃圾賣錢,湊醫藥費。”

“真可憐!”梅雪說。

“我看他倆穿着的鞋,大拇指都露出來了”烏海說,“再送給他鞋,他們又不要……”

這讓烏海心裏很不好受,他覺得是他和烏江搞得他們那麼難堪的。

雖然全班同學也都知道了,偷鞋的並不是他們兄弟倆,而是他那個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的父親。但,他們倆依然在班裏擡不起頭來。

李玲玉甜蜜蜜的歌聲所帶來的短暫歡樂,被這弟兄倆的境況給一掃而光,大家一時都沉默了。

“要不,咱們幫他們撿垃圾走吧,撿好放在他們家門口,他們去賣。”梅雪突然出主意道。

“還不如做木工去呢!”錢坤說,“我們家一個木匠工資也挺不錯呢。”

“這個主意靠譜。”烏海說,“孫悟空學會七十二變纔敢大鬧天空的。學了本事,就什麼都不怕了。”

於是,錢坤後來將這個想法告訴了馬洪德,他高興的差點哭起來。後來,他一邊跟着錢坤家的木工師傅學徒,一邊上學,課業倒也沒有落下。

日子悠悠盪盪過得飛快,時光的車輪,從不因誰的苦難或者誰的幸福而停滯一分一秒。

轉眼兩年多過去了,又是秋冬交季的時候。

這一天,天氣陰沉,冷風拍打着窗棱和門框。

月芳一邊聽着錄音機裏的流行歌曲,一邊正在裁剪一套小西服。最近礦上非常流行這種小西裝,大人小孩都穿。

烏成祥下班回來,心事重重地悶頭吃飯,一句話也不說。

月芳見成祥臉色不展,便關了響了一下午的錄音機,問:“臉拉得二尺長,怎麼了?”

“唉,礦上的日子只怕是不好過了。”烏成祥長嘆一口氣說,“早上開會時,隊長說礦上可能要打破鐵飯碗,自負盈虧了。”

“自負盈虧還不好嗎?”

月芳不瞭解這其中的道道,但她倒覺得自己挖煤,自己賣錢,多好的事兒啊。

“好個啥呀?礦上的機器設備都用了很多年了,落後老化,故障不斷。別說煤挖不出來,即便是挖出來,賣給誰呀?”

“哦……”成祥一般在家裏不談論礦上的事情,月芳也不太知道礦上的具體情況,今兒聽他這麼一說,也擔憂起來。

煤礦要是效益不好了,誰還會來做衣服呢?沒人做衣服了,她掙什麼錢呢?她要是不掙錢了,光靠成祥那每月幾十塊錢的工資,只怕是要頓頓喝稀飯了。

“嗨,你太悲觀了。”

梅金禧這時端着飯碗踱了進來,他一邊刨碗裏的飯,一邊說,“我覺得這是好事兒,國家正在全面搞經濟建設,肯定需要大量發電,大量鋼材和水泥,這還不都得靠煤炭啊?”

他說完,順便夾了一塊桌上的菜,放進嘴裏,“嘖嘖嘖,他姨這做飯手藝越來越好了啊!”

“哪兒是做飯水平好了啊,是菜裏有油水了。”月芳笑着說,“驢糞蛋裹着油下鍋一炸,都香噴噴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