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的起源便是鹿台的建造,紂王為了獲得愛妃蘇妲己的歡心,大舉建造鹿台,而如玉湖恰好穿過鹿台所在地,所以理所當然如玉湖最終要被毀掉。

知曉了此事之後,范雲的兒子范沖瞬間暴怒,他明白,雖然鹿台剛剛建成一小部分,暫時還沒有危及到如玉湖,但是以紂王迫切建造鹿台的心情,用不了多久如玉湖必將被埋葬。

於是范沖一時頭腦發熱,自作主張,號召鯊魚群族進行大肆破壞,將只建好了小部分的鹿台全部摧毀,化為一片廢墟。

范雲很快便知曉了此時,他將范沖痛罵了一頓,但是為時晚矣,大禍已然釀成!

作為如玉湖鯊魚家族的頭領,范雲沒有任何的遲疑,趕緊召集所有族人,以最快的速度離開如玉湖,然後尋找新的棲息地,因為他很清楚,一場劫難即將來臨。

然而,還是晚了一步,紂王很快便得知鹿台被毀的消息,他當即大發雷霆,火速追查罪魁禍首,當得知竟然是如玉湖中的鯊魚群后,他火冒三丈,當即下令,屠殺如玉湖中所有鯊魚,並即刻將如玉湖用沙土埋葬!

一群畜生也敢在他眼皮底下興風作浪,如果不狠狠懲罰這些鯊魚,這口氣實在讓紂王難以下咽!

紂王一聲令下,精兵強將全部出動,鯊魚雖然兇猛,可是哪裡受得了湖水中潑灑的劇毒,再加上成千上萬手持利刃的將士,它們瞬間變得毫無還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剎那間,清凈如玉的如玉湖化為血湖,除了范雲和玉兒,所有的鯊魚全部命喪湖中。

范云為了保護年幼無知的小孫女也是傷痕纍纍,最後幾乎拼盡全力才僥倖逃出如玉湖!

…… 逃出如玉湖之後,范雲不敢有任何的耽擱,一直朝著前方拚命奔跑,來不及多想,他只知道,距離如玉湖越遠就越安全。

並且,為了掩人耳目,范雲將自己和小孫女幻化為人形,如此一來,被人盯上和發現的風險也大大降低!

就這樣,一路狂奔,也不知過了多久,范雲已經明顯體力不支,精神也開始恍惚,慌不擇路加上身心疲乏至極,范雲竟然誤入泥潭,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生死垂危之際,范雲雙手高舉小孫女玉兒,使出全身力氣將其拋離泥潭,是生是死就看她的造化了!

范雲則在泥潭中越陷越深,眼看淤泥就要淹沒到脖頸,范雲兩眼一閉哀怨道:「罷了,我命休矣!天意啊!」

咻!

呼!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范雲只覺得頭頂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吸力,這吸力瞬間便將自己吸出泥潭。

撲通!

不輕不重,被吸出泥潭的范雲歪倒距離泥潭幾米的平地上,身邊竟然躺著睡意正濃的玉兒!


長時間的奔逃,范雲早已筋疲力盡,可是年幼的玉兒卻一直被范雲安全地保護在懷中,玉兒顯然也是睏乏已久,剛才的拋擲竟然絲毫沒有影響她的睡夢!

「呵呵!」看到安然無恙的玉兒,范雲欣慰地勉強笑了笑。

刷!

恍惚間,范雲感覺一道白光閃現,緊接著一個身材魁梧高大的老者現身,只見老者手持一鞭,身下坐騎看起來很是強悍威猛!

「請問……」范雲有氣無力地想要詢問對方的身份,期待著可以求助於對方。

「嗯,傷得不輕,老人家不必客氣,我是前來援助你們爺孫倆的!」說話間,老者走到了范雲近前。

這下范雲看清楚了,老者額頭竟然長著第三隻眼,這不就是大商朝赫赫有名的聞太師嗎!

「啊,太師,久仰久仰,救命啊太師……」驚喜之下,再加上體力不支,范雲話沒說完便暈死過去。

發現是聞太師之後,范雲知道自己和小孫女有救了,因為聞太師的鼎鼎大名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范雲經常化為人形在人間雲遊,所以對威名遠揚的聞太師自然是一點都不陌生!

聞太師是大商朝託孤的老臣,文武雙全,性格剛烈自信,忠君愛國,體恤百姓,所以深得民心,在民間是神一般的存在!

而且聞太師手持九龍紫金鞭,可以上打君王不正,下打奸臣不忠,可謂是位高權重僅次於君主,所以君主紂王對他是又敬又怕!

更為神奇的是,聞太師額生第三目,此目異常神通廣大,被稱神目,這也是聞太師最為明顯的特徵和特色,就算之前沒有見過本人,只要看到天生三眼之人,十拿九穩便是聞太師。

如今,范雲在昏迷之前發現是聞太師,所以當即大喜過望,他知道聞太師一定會解救他們爺孫倆,他們絕對是有救了!

—————————————————————————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范雲蘇醒過來,睜開朦朦朧朧的雙眼,卻感覺周圍的一切是如此熟悉,恍惚間,他感覺自己彷彿仍然在如玉湖中!

但是,范雲很清楚,現實中的如玉湖早已化為血湖,如果此刻自己所在的地方是潔凈如初的如玉湖,那麼只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在夢中!

但是,范雲狠狠掐了掐手臂后,痛感頓時襲遍全身,很明顯這不是在做夢……

不是夢,那麼就是真實存在的,而現實中又不可能是如玉湖,那麼這裡會是哪裡,為何同如玉湖如此相像?

「爺爺,爺爺,快起來嘛,玉兒餓了!」

耳邊傳來玉兒奶聲奶氣的呼喚聲,胳膊也被一雙小手拉拽著,范雲扭頭一看,發現小孫女玉兒就弓著身子趴卧在自己身旁,撅著小屁股,嘟著小嘴,天真無邪的眼神,很是招人疼愛!

「好好好,爺爺馬上起來,給小玉兒找吃的去嘍!」說話間,范雲起身而坐,才發現自己竟然是躺在一個精緻的水晶床之上。

哪裡來的水晶床?

我和玉兒又是如何來到這裡的?

范雲感到很疑惑,但是腦海中卻是一片空白,他怎麼也不記得自己和玉兒是怎麼來到這個跟如玉湖酷似的湖泊中的,也想不起何時躺在了這精緻的水晶床之上!

但是他卻清楚地記得,自己在昏倒前見到了聞太師,那麼不用多想,肯定就是聞太師將自己和玉兒救到了這裡,只是中間到底經歷了什麼他卻無從可知。

只是,此時此刻,湖底只有他和玉兒,再無他人,救命恩人聞太師也絲毫不見蹤影!

「爺爺,快點嘛,玉兒好餓啊!」看到爺爺一動不動坐在水晶床上發獃,玉兒又輕輕拉了拉爺爺的衣袖。

「哦,爺爺知道了,玉兒乖,在這裡等著爺爺,爺爺馬上就回來!」范雲趕緊應道,玉兒的催促將陷入沉思的范雲瞬間回過神來。

迅速跳下水晶床,范雲從湖底向上游,很快便找回玉兒愛吃的小蝦小魚,憐愛地看著小孫女吃飽喝足!

「爺爺,爹爹和娘親去哪了?我的小夥伴呢?」玉兒一臉無邪地詢問爺爺范雲。

玉兒尚且年幼,卻在一夜之間便失去了雙親,只是此刻年幼無知的她根本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從此以後將與父母陰陽相隔!

「哦,你爹爹和娘親有事出去了,要過幾天才能回來呢!玉兒乖,有爺爺陪你不是也很好嗎?」范雲假裝若無其事地說道。

「嗯,爺爺好,爺爺最好了!」玉兒乖巧地點頭道,絲毫沒有意識到有什麼不妥。

或許,年幼無知未嘗不是一件幸事,爺爺隨便找個理由和借口就可以回答玉兒的疑問,就會讓玉兒深信不疑!

但是,隨著玉兒的成長,真相終會大白,她也會知道曾經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那個時候她也會理解爺爺的良苦用心,就算悲痛也不至於留下什麼可怕的陰影!

想到這裡,范雲長嘆了一口氣,眼角不知何時竟然留出來兩滴淚水,他趕緊背過身去,用雙手擦拭,因為玉兒雖然不懂事,但是她卻知道流淚代表不開心了!

「爺爺,你怎麼流淚了,誰惹你不開心了?」玉兒抬頭疑問道,在爺爺擦拭之前她還是發現了爺爺眼角的淚水。

果不出范雲所料,發現淚水的玉兒開始產生疑問了,擦拭完淚水,范雲轉身笑眯眯對玉兒解釋道:「爺爺哪有不開心啊?有玉兒在,爺爺開心著呢!只是爺爺年齡大了,眼睛裡面積聚的髒東西也多了,所以需要經常分泌淚水清洗一下啊!」

「哦,爺爺,我明白了,您的眼睛里髒東西多,所以需要經常用淚水給眼睛洗澡!是不是?」玉兒歪著小腦袋,恍然大悟道。

「嗯,玉兒說得很對,玉兒真聰明!」范雲點點頭,誇讚道,心中卻是五味雜壇。

…… 夜幕降臨,在精緻的水晶床上,游耍一天的玉兒很是乏累,所以很快便沉沉睡去,爺爺范雲則久久不能入睡。

初來乍到於陌生的湖泊,玉兒對周圍的一切充滿了好奇,所以一整天她都在湖水中到處遊玩,這裡看看,那裡瞧瞧,范雲自然不放心玉兒獨自出遊,所以一直跟隨在後面保護她。

躺在水晶床之上,范雲又想起了昏迷前聞太師對他說的話,心中甚是感激聞太師的救命之恩,只是遺憾無法再次相見!

最讓范雲驚喜的是,醒來后一身輕鬆,之前所受的那些或輕或重的傷全都消失不見,不用說肯定又是神通廣大的聞太師將其治癒!

……

—————————————————————————

嘩嘩嘩!

突然聽聞附近有水流異響,范雲警覺地豎起耳朵,屏住呼吸,畢竟是夜晚,而且是在湖底,所以周圍可以說是漆黑一片,又是在陌生的湖泊里,他不能不時刻保持警惕!

刷!

一道白光閃現,湖底瞬間亮如白晝,范雲條件反射般地將熟睡中的玉兒緊緊抱在懷中,與此同時,縱身一躍,跳下水晶床。

「呵呵,范雲,不必驚慌,我是將你們爺孫倆安置在這裡的聞太師!」一個老者站在范雲近旁,微笑著說道。

說話者不是旁人,竟然是恩公聞太師,范雲可謂是虛驚一場,取而代之的是萬分激動。

「多謝老太師救命之恩,范雲必將沒齒難忘,請太師受我一拜!」說話間,范雲小心翼翼將懷中的玉兒重新放回水晶床,然後雙膝跪倒在地,畢恭畢敬地朝著聞太師磕頭跪拜。

「呵呵,無須客氣,范雲啊,快快請起!」聞太師向前緊走一步,彎腰扶起范雲。

緊接著,聞太師和范雲相對而坐,促膝長談……

聞太師雖然位高權重,但是為了保護商朝基業、穩固殷商的氣數,常年帶兵在外,東征西討,很少在朝歌城內駐足休息,所以導致紂王無人管束,朝內奸佞當道,更為無奈的是紂王深受妲己迷惑,做出了很多讓忠良之臣寒心之事。

雖說聞太師手握先王賜予的打王金鞭——九龍紫金鞭,可以上打昏君不正,下打奸臣不忠,但是畢竟君臣有別,君讓臣死臣不敢不死,君讓臣亡臣不敢不亡,尤其是像聞太師這樣的忠臣,除非萬不得已,不然是絕對不會以下犯上!

說起紂王興建鹿台一事,聞太師是氣急敗壞卻又無可奈何,最後只能長吁短嘆!


因為妲己抓住了紂王的痛點,渴望長生不死卻一直不能如願的痛點,哪個帝王在享盡了人間榮華富貴之後會甘心老死?

絕對沒有!

紂王自然也不例外,他渴望可以得道升仙,而按照妲己的說法,修建鹿台後就可以和天上的神仙舉杯暢飲,漸漸獲得升仙的資格!

當紂王在暴怒之下血洗如玉湖時,聞太師恰好返回朝歌城稍作休息調整,想要阻攔已然來不及了,聞太師直氣得在心中大罵昏君!


當聞太師趕到如玉湖時,那些鯊魚群族早已被屠殺殆盡,望著被鮮血染紅的湖水,聞太師一聲長嘆,悲乎哀哉!

「嗯?」突然如玉湖邊緣一道紅光一閃而過,聞太師心中一驚,仔細跟蹤瞧看之下,發現是一條老鯊魚攜帶者一條小鯊魚拚死逃出了如玉湖,不禁憐惜道,「既然你們能逃出如玉湖,我就絕對不會讓你們再遭受這些可惡將士們的殘害!」

所以,一路之上,聞太師都在暗中分散那些將士們的視線,從而保護范雲爺孫倆順利出逃,直到范雲慌不擇路跌入泥潭,聞太師才不得不親自出手將其救出,並在范雲幾近精疲力竭之時出現在他的面前,說明救助之意!

范雲昏迷之後,聞太師向其體內輸入大量元氣,令其所有傷口完全癒合,體能很快恢復如初。

然後,聞太師將范雲和玉兒帶入這個陌生的湖中,並在湖底安放了一張精緻的水晶床。

這可不是一張普通的水晶床,如果主人有什麼小傷小痛,朝水晶床一躺,通過水晶床所散發出的天地精氣便可自行治癒,如果主人身體健康,那麼在沉睡中便可自行修鍊內功!

這個孤島遠離大商朝的統治區域,所以根本無人發現,聞太師還是在一次騎著墨麒麟雲遊之時,在空中意外發現,仔細瞧看之下竟然發現這個孤島有些詭異,所以便用法術將其罩住,以便有機會好好探究一番!

由於這個孤島被法術罩住,所以就跟不可能被外人發現和涉足,將范雲爺孫倆安置在此處自然是非常安全。

聽完了聞太師的講述,范雲自然是熱淚盈眶,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他對聞太師救命之恩的感激之情!

……

「呵呵,范雲,你儘管放心,這個湖泊就是你們爺孫倆新的棲息地,絕對安全!」聞太師微笑著說道。

「多謝太師救命之恩,如果您以後有用著老夫的地方,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范雲拱手致謝,因為聽聞太師的意思是馬上就要離開了!

「嗯,不必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聞太師擺擺手道,然後向上看了看,說道,「眼看天就要亮了,時候也不早了,我也該離開此處了!」

「是是是,太師政務繁忙,我也不願耽誤您的寶貴時間,只是……只是這個孤島還有湖泊可有名字?」范雲想了想問道。

「呵呵,說實話,我也是第一次親臨這個孤島和湖泊,所以目前為止這個孤島和湖泊還沒有名字!我看這樣吧,既然你今後要在這裡生活,那麼名字就由你來起吧!」聞太師笑著回應道。

「是,一切聽從聞太師安排!我看著湖泊外的孤島荒無人煙,就乾脆直接稱呼孤島得了!而這個湖泊恰似當初的如玉湖般清凈,但過去的如玉湖已然被毀,那麼眼前這個湖泊就稱為如玉湖吧,這樣我們也會有很強的歸宿感!聞太師,我是這麼想的,不知您意下如何?」范雲說道最後,徵求聞太師的意見。

「嗯,不錯!孤島,恰如其分,如玉湖,就算是朝歌城附近的那個如玉湖的重生吧!」聞太師輕輕點頭說道。

「范雲,好好照顧你的小孫女玉兒,多多保重,告辭,後會有期!」聞太師說完,身形一轉便消失不見了。

「太師保障,大商朝就靠您支撐著了……」范雲望著聞太師離去的方向,喃喃自語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