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雲眼中火焰閃爍,她立即否決了這個,因為她們倆人似乎前不久,也尋到了兩口仙泉,現在人家也有呢,為何要來搶自己的。

那不是吃飽了沒事幹嗎,難道還特意來搶個仙泉,這一帶還是有幾口仙泉存在的,只是尋找起來太費事了。

「難道是外面的聖者?」

火雲臉色更加難看,陰晴不定,她想到了另外的一種可能,因為剛剛自己在火海中沐浴,身上不著一物,豈不是對方也有可能看到了?

「啊!」

「混蛋,你有種就出來!」

火雲周身都散發著陣陣烈火,兩株八品上階的煞火頓時噴發而出,還有一株九品初階的煞火,也正在向外涌動著。

這是她煉化入體的幾株煞火,如今的火雲,也早已是聖級強者了,事實上在五百年前就已經是聖者了。

「這女人,果然很強,比晴雪還要強……」

葉楚潛藏在暗處,自然也感應到了,這女人的實力確實是很強。

她身上閃爍的煞火十分的均勻,說明她已將這幾株煞火煉化入體了,尤其是那株九品初階的玉白煞火,更是稀世罕見。

這樣強大的一株煞火,竟然已經被她煉化入體了,這女人完全有問鼎絕強者的實力。

若是等她將那株九品上階的煞火煉化了,這女人的實力,會有一個大爆發。

只不過女人雖強,但是眼下卻彷彿是一個瞎子,看不到敵人在何處,她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裡是她的宮殿,也不能胡亂的轟擊一番,不然將自己的宮殿都得給毀了。

尤其是下面的那片九品火海,現在還沒有煉化多少,煞火的本源還無法控制,若是現在這裡有大動靜,可能會引發那株煞火的吞噬之炎,到時的後果不堪設想。

「膽小鬼!」

「你就是一個膽小鬼!」

火雲怒不可揭,面色陰晴不定,不斷的咒罵著葉楚,可是葉楚就是不出來。

其實火雲也不是特別在意那口仙泉,只是在意自己的臉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被人盜走了仙泉,如果對方還是一個男聖者的話,那更令她無法接受。

「你有本事就別出來!」

火雲眼中的怒火未見消逝,她整個人立即竄到了遠處的火海之中,不一會兒,葉楚正打算離開的,卻沒成想一片藍色的火光衝天而起。

… 緊接著,這大半座火山,上半部已然被封印了。

一股強大的,浩瀚至極的封印,結界的力量充斥在了火山之上,連帶宮殿一起,被封印住了。

「這女人,這是想要關門打狗嗎?」

暗處的葉楚也有些無語,沒想到這女人,還會施展封印結界之術。

封印結界,是一種比法陣還要高級的道術,因為結界其實就是在法陣的基礎之上,再加上了一些穩固的符紋,最終形成的東西。

法陣是固定一個範圍,有攻有防,而結界,一般就是以防為主。

也就是封印為主,將一片區域給封印起來,有時候連自己也無法輕易的進入,但是封印結界,卻是一種防止對手掙逃的最佳手段。

眼前這個女人布置出來的藍色結界,其實就是以那片火海為原型,弄出來的一片很是堅固的結界。

這種結界,葉楚也很頭痛,比破解法陣要複雜的多。

「這下看你怎麼逃!」

「有種你就別出來!」

火雲面色陰沉,嘴角微揚,聖眼掃視著附近的情況。

雖說她無法看到對方,但是直覺卻告訴她,這個神秘的對手,此時沒有逃走,正被自己封印在這個結界之中。

她的這個結界,將宮殿在內的,方圓一百里左右的範圍給封印了。

此時她倒也不著急,有的是時間,慢慢的和葉楚周旋,她就不相信自己一直發現不了葉楚身在何處。

而葉楚此時也正在她的頭頂,俯瞰著這個女人,這個女人脾氣的暴,和她的身材一般,都十分的大。

雖說看過她一絲不.掛的樣子,但葉楚卻對她提不起什麼興趣,他只是嘴角微揚的掃了那結界一眼,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女人取出了一株黑色火蓮,似乎是準備用這東西,探查到葉楚究竟在何位置。

而葉楚則趁機,鑽到了她的另一間宮殿中,準備去掃蕩看看有沒有什麼寶貝之類的。

結果一進去,就看到了幾株正在滋養的煞火,不過等級卻並不是很高,也就只有六階,七階左右的,一共有十來株。

葉楚沒有取這些煞火,要取的話也容易的很,這麼低階的煞火,他還是看不上眼的。

當他來到最左側的一間宮殿之時,卻看到了一個令他欣喜的情況,一株像黑色茶花的煞火,正附著在一塊上品靈石上面不時的閃爍著。

「火山黑焰,想不到在這裡!」

葉楚一眼就認出了這個東西,正是他和金胖子苦苦尋找的火山黑焰,火雲竟然就收藏有這樣的一株火山黑焰。

「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想不到竟然在這裡……」

葉楚慶幸自己被她封印在這裡了,要不然跑路了的話,可能還不能遇到這株火山黑焰呢,現在正好了,不用再去別的地方找了。

他看了看那株火山黑焰,蕊部有著極強的黑色煞氣,這種東西尋常的准聖強者,要是沾染上一點,不死也會重傷極為恐怖。

只不過他並不懼這煞火,因為他的體內,還有一株九品的冰藍煞火,要降服這樣的一株比它低了一階的煞火,完全不在話下。

火山黑焰附著在一塊上品靈石之上,要想將這株煞火取走,必須要用更高階的靈石。

葉楚在乾坤世界裡面找了找,最終從七彩神尼那裡借來了一塊碧藍色的靈玉,據她說這是一塊堪比仙玉的寶石。

「去……」

葉楚衝到了火山黑焰面前,掌心處放著一株冰藍煞火的寶盒,同時還拿著碧藍靈玉。

「嘶……」

火山黑焰雖然有些抗拒,但是卻無法擋住九品冰藍煞火的強大威力,直接被吸引過來,立即附著在了碧藍靈玉之上。

「該死!」

「我的火山黑焰!」

在宮殿外的火雲,此時突然又聽到了這邊的動靜,一個瞬移就出現在了這宮殿之中,只見此時火山黑焰已然被吸附在碧靈仙玉上面了。

「找死!」

火雲大怒,她沒想到,對方會打她的這株八品的火山黑焰的主意。

周身火光衝天,卷向了火山黑焰,要將它全部給吸走。

「你在那裡……」

葉楚雖然隱藏於虛空中,但是那塊碧靈仙玉,卻是在飛向葉楚所在的位置,火雲藉此也判斷出了葉楚所在的位置。

「去死吧!」

火雲嬌喝一聲,掌心中引出一股強大的碧藍火焰,正是外面的那種九階上品的火焰。

「不好……」

葉楚見到這種火焰出現,心中也是暗叫一聲不妙,這火焰可是比九品冰藍煞火還要強,沒準會將自己的冰藍煞火也給卷過去,那可就賠大發了。

「轟……」

就在萬分危急之時,葉楚施展出了情蓮花,虛空中出現了一朵妖冶的情蓮花,腐朽之氣席捲向碧藍火焰。

火焰遇到了這種氣息,立即被阻了片刻,葉楚趁機一卷,將碧靈仙玉以及火山黑焰收走了。

「你別想走呀,混蛋!」

火雲瞪大著眼睛,沒想到對方連自己的九品煞火也給擋住了,眼看火山黑焰又沒影了,那塊仙玉也不見蹤跡了,火雲氣的一掌掀掉了自己的這間宮殿。

而葉楚此時已然出了宮殿,手掌心出現了一塊黑鐵,直接以黑鐵劃開了她所謂的至強結界,奪路而逃。

「該死,結界竟然也破了!」

火雲實在是無法忍了,臉色陰沉的盯著自己的結界,結界中有一道大口子,她以煞火轟擊那裡,卻沒有轟中任何的東西。

很顯然,對方用什麼神器,將她的結界給破了。

「真是一個混蛋,有種你給本聖回來!」

「你個沒種的膽小鬼!看了本聖的身子,有種你回來呀!」

火雲氣急敗壞,卻又拿葉楚沒有任何的辦法,這火山太高太大了,對方有手段可以破開自己的法陣,破除自己的結界,同時還能隱身,當真是無敵了。

被人搶走了仙泉,又搶走了珍貴的火山黑焰,還被人看了光條條的身子,最後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沒有看到,今天對於火雲女聖人來說,絕對是人生在世兩千多年最鬱悶的一天。

「早晚有一天,本聖一定要抓到你,讓你好看!」

火雲臉色陰晴不定,一雙大眼睛中厲火閃爍,煞火已經完全凝鍊到她的體內了,如今她這一雙眼睛中,可絕不只是一種兩種煞火了。

「等本聖煉化了這株天火,一定切了你!」

想到自己被人看光了,而且對方如此遮掩,一定是一個男人,她發誓要將葉楚給切了。

「呃……」

「這女人夠毒的……」

此時正在火山上,還在用黑鐵破陣的葉楚,也聽到了火雲的自言自語,某一個部位沒來由的一縮,覺得有些發涼。

… 三天之後,葉楚終於是與金胖子匯合了,再見到金胖子的時候,葉楚也被嚇了一跳。

這傢伙渾身上下就沒一處乾淨的地方,好像是從髒水溝里爬出來似的,一身髒兮兮的,還帶著臭味兒,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有事情等下再說……」

金胖子立即跳進了葉楚的青蓮中,葉楚掃了他一眼,遠處有一道衝天的白光升起,有一個曼妙的女子出現了。

「呃,原來如此……」

葉楚趕緊用混沌青氣,將青蓮給裹住,立即帶著金胖子離開這裡。

「仙人的!」進了葉楚的青蓮,而且發現那個女人無法看到自己了,金胖子這才給自己換了套衣服,同時抱怨道,「這什麼鬼地方!竟然還有那樣的女暴龍,太恐怖了……」

「這女人也是火修者?」葉楚瞄了那女人一眼。

那女人與火雲似乎有幾分相似,兩女身材都是好到爆的,實在是令人難忘。

不過這女人與與火雲一樣,葉楚看了之後,沒有什麼大興趣,只是覺得很漂亮,身材很棒罷了。

「你小子往那邊繞幹嗎……」見葉楚帶著自己,離這女人近了一些,還迎著她的方向走,金胖子嚇了一跳,脖子也縮了縮。

葉楚咧嘴笑了笑:「你還真怕這個女人?」

這是他沒想到的,金胖子向來是無恥,不過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竟然害怕這個女人。

「廢話!」金胖子哼道,「本神只不過是不想殺她而已,好好的一位聖者,殺了可惜呀……」

「那我放你出去,你慢慢殺,虐一下也行呀……」葉楚笑了笑。

「臭小子,敢拿你師兄我開玩笑,信不信本神抽你……」金胖子睜大了眼睛。

葉楚沒說什麼了,帶著金胖子與那女人並肩而過,女人一直往前追,卻沒有想到葉楚和金胖子已經從另外的方向走了。

「人呢,人去哪兒了?」

剛剛錯過,葉楚就聽到那女人憤怒不已的喃喃自語:「死胖子!有種你就出來,老娘會捏爆你的蛋不可!」

「呃……」

金胖子聽到這女人的怒吼,兩條腿中間不由得一陣發涼,葉楚的嘴角也露出了一抹怪笑,怪不得這死胖子會怕這個女人了。

這女人的脾氣還真不小,比火雲還要暴一些,而且實力也十分強大。

此女實力達到了中階聖人之境,而且這裡又是她的地盤,煞火和火山口可以被她利用,更令她實力大增,金胖子的隱身之法還沒有到家。

就算到家了,若是沒有混沌青氣隱形的話,還是容易被她發現的,怪不得這傢伙被追得滿世界逃了。

葉楚二人輕鬆的避開了這個女人,葉楚也沒興趣總盯著這女人看,兩人順利的離開了這一帶,在第三天的時間,終於是出了這片火山山脈。

他們找到了一處小城,城中多是一些修士,還有少數的百姓,專門開酒館,以及為這些修士服務的。

兩人找了一家豪華的小酒館,金胖子還叫了幾個這裡的女孩子,當然並不是為了買。春的,只是為了讓她們來給自己按個小摩而已。

完事之後,金胖子才對葉楚講述了這些天,他遇到的窩囊事。

原來是這傢伙正在找火山黑焰,結果還真就在一處巨大的火山半山腰處,發現了它的蹤跡。

正當他準備去採的時候,卻發現山頂上,還有一片宮殿群。

原本他是不打算上去的,知道那裡應該住著聖級的強者,有可能還是火修者,但是他意外看到了一件飄浮在半空中的金絲戰甲。

這傢伙原本就是見著金子就邁不開腿的貨色,見到那樣的神甲哪裡還肯捨得走呢,所以他悄悄的施展風隱之術想上去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