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四濺而起,卻是絲毫傷不到金甲神屍。

滾滾的氣焰,從金甲神屍的拳勢之中震空而起,帶着無匹的力量,轟擊而向李長生。

李長生吃了一驚,身形迅速朝後面退去。

只看見地面之上,層層大地似是被拳勢的威勢所震裂開。

其餘的金甲神屍,分作三批,一批朝着李長生圍攻而來,一批朝着小老頭撲了上去,還有一批,就堵在那通道的出口處,避免李長生和小老頭逃走。

“奶奶的,我這身老骨頭,大半夜在這裏打殭屍玩!”

小老土氣得咬牙切齒,大喊了一聲,一掌凝起洶洶的紫光,浩浩蕩蕩,直朝衝來一名金甲神屍拍去。

“轟!”

巨大的力量,瞬間打在一名金甲神屍的身上。

只看見那名金甲神屍倒飛出去,沉沉地撞擊在了宮殿的石壁之上。

整塊石壁,被撞得出現了一絲裂縫,不斷落下煙塵。

但那名金甲神屍,卻是不到片刻,便從地上爬起,目露兇光,再次朝着小老頭撲了上來。

這玩意兒金身凝築,簡直無敵,又非什麼妖魔邪物,根本難以對付。

小老頭“哎呀呀”大叫着,身形上躥下跳,跟個猴子一般,不斷拍掌打出。

巨大的掌力,將一具具金甲神屍震飛出去,卻是完全殺不死,不到片刻又殺到了小老頭的眼前。

“奶奶的,上一次跟你在那山谷裏頭打王八,這次跑來這裏打殭屍!”

小老頭嚎叫連連,要死的心都有了。

一對難兄難弟,真是夠了。

還未等小老頭抱怨完,只聽見“轟”的又一聲巨響傳出。

只看見李長生的身前,一具金甲神屍,竟然瞬間爆裂開來,金粉漫天飄灑,裏頭的白骨也被炸得七零八落,散落一地。

“我……奶奶的……”小老頭瞪大了眼睛,看向李長生,倒吸了一口涼氣,大喊道:“你怎麼做到的?”

他簡直不敢想象。

像這樣的蠻橫之物,李長生竟然也能打爆?

我滴乖乖……

這簡直難多了好嗎?

若非親眼見到,小老頭簡直都不敢相信。

這些金甲神屍,身軀堅硬超越鋼鐵,簡直恐怖到了極致,但……竟然也能讓李長生硬生生打成齏粉?

“怪物,你這小子,比這些金甲神屍還怪物……”

小老頭驚叫連連,一揮手肘,強悍的紫光,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像是一隻巨大的手掌一般,一下子擒住了一具金甲神屍,再次甩了出去。

“我也試試。”

小老頭不服老,竟然覺得自己也可以打爆一具金甲神屍,一時之間來了興趣。

只看見他雙手不斷凝勢,浩瀚的紫光,璀璨閃耀而出,像是巨大的能量,不斷彙集到了他的手掌心上。

一具金甲神屍,狂吼着,如同發了瘋的野獸一般,衝向了小老頭。

小老頭大喝一聲,一拳朝着金甲神屍打出。

“砰!”

一聲巨響,再次震徹整個宮殿。

紫光帶着無匹的力量,衝擊而去,那金甲神屍身形被擊中,瞬間像是呆滯住了一樣,停住了身軀,搖搖晃晃。

“咣噹”一聲。

一隻手臂,從金甲神屍的身上掉落下來,砸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嘻嘻……我也能……”

小老頭臉上露出一絲喜色,跟個小孩子一般,興奮到了極點。 “跟我走。”

李長生大喝一聲,震響整個宮殿。

只見他整個人衝鋒在前,亂掌打出,騰騰的氣勢狂涌而起,金光四射亂飛。

“轟”

巨大的聲響,不斷傳出。

無匹的威能,像是包裹着他整個人,直衝通道口處而去。

小老頭見狀,吃了一驚,連忙跟上。

好幾具金甲神屍暴怒異常,嘶吼連連,綻放出騰騰的鬼氣,想要將李長生攔截住。

“砰”

只見李長生一掌劈在一具金甲神屍身上,一瞬之間,金甲神屍爆裂而開,炸成粉末。

小老頭看在眼裏,整個人驚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守在通道口處的五具金甲神屍,咆哮着,如同餓狼一般,一下子撲了上來。

李長生念動咒語,掐訣打出。

一瞬之間,青光閃耀而過,只看見四周虛空不斷震顫,零星的金光彙集而來。

一股強大的威勢,發散而出,身前凝出一個巨大的金色手掌印。

虹光閃耀,璀璨無邊。

只看見滾滾的氣浪,震盪而出,隨着“天師大手印”橫掃而去。

衝上前來的金甲神屍,一個個都被擊中,紛紛被震散開。

但是,他們頑強不屈的精神和意志,還有那銅皮鐵骨的身軀,卻是絲毫沒有被這樣強大的力量驚駭住,再次發出嘶吼的叫聲,衝了上來。

十數只金甲神屍,似是心念相通一般,全都堵在了通道的入口處,眸子之中,閃出了陰冷的寒光,兇狠無比。

“哇草,這些打不死的小強……”

小老頭機靈得很,此時此刻,已經躲到了李長生的身後。

“現在怎麼辦?”

小老頭連忙開口問道。

面前的通道口處,原本才守着五具金甲神屍,但這才一會兒的功夫,全部都聚集到了那裏,要想衝出去,恐怕比登天還難。

“崩了他們!”

李長生面色冰冷,厲聲大喝道。

“哧哧哧”

一道道金黃色神芒,從李長生彈指間射出,凌厲無比,似是能斬斷虛空蒼穹一般,貫穿天地。

滾滾聲威,不斷暴漲而出,似是山嶽一般,宏偉至極。

只看見神芒之力,頓時將在場的金甲神屍都團團籠罩住,無匹的力量,不斷撞擊在金甲神屍那鋼鐵般堅硬的身軀之上,發出了“咣噹”的連綿巨響。

一具具金甲神屍,身上火光四射飛濺,似是被強大的力量,震得不斷後退,露出了猙獰的面容,怒吼着。

“叮”

李長生手臂一振,銀白色短劍寒光閃耀,一瞬之間,如利刃一般,刺向其中一名金甲神屍。

“噗”

只看見銀白色短劍,猶如電鑽一般,不斷攪動,刺在那名金甲神屍的心臟部位。

金光閃耀,火光四濺。

無數的金粉,不斷被銀白色短劍的威勢給絞碎,那名金甲神屍,瞪大了眼睛,怒吼着,似是不敢相信一般。

“轟”

一聲巨響,金甲神屍再次化作飛灰。

漫天金粉,飄灑在整個宮殿之中。

李長生威勢盡出,整個人一步踏出,熊熊氣焰猶如火光一般,沖天而起。

呼嘯而來的虹光,貫穿虛空,帶着無匹的力量,橫掃而向在場的金甲神屍。

所有的金甲神屍,節節敗退,敢有硬撼着,皆被李長生一掌打成粉末。

小老頭舒爽得很,躲在李長生的身後,看着一具具金甲神屍灰飛煙滅,整個人倒吸涼氣,簡直都不敢相信。

“走!”

通道處,硬生生被李長生強行打開一條縫隙。

李長生一聲大喝,一手突然抓住了小老頭的肩膀,飛速朝着通道口掠去。

左右兩邊,各有一具金甲神屍,見到李長生和小老頭想要強行突圍,憤怒至極,狂吼着,爆發出血紅色的光芒,直衝上過來。

滔天的氣勢,渾渾而至,一瞬之間,鋪天蓋地,猶如神助一般。

李長生面色一冷,緩住身形,揚手一揮。

“嗖”

金光再次從他的衣袖之中打出。

無數的神芒,直衝而起,如同高空之下垂下的霞光一般,擋住了兩具金甲神屍的威勢。

緊接着,李長生一拳轟擊而出,滾滾的威勢,猶如長河一般,似是蒼龍出海,不可阻擋,金黃色的神霞綻放,絢爛至極,宏偉的神光,一下子擊在了其中一名金甲神屍的頭顱之上。

那碩大的人頭,頓時爆裂而開。

金粉如煙塵一般,滾滾而起,瀰漫在空氣之中。

整個宮殿,飄揚着金色的粉塵。

李長生憑藉着渾厚霸氣的神力,硬生生開闢出一條生路,帶着小老頭,一閃鑽入了通道之中。

“吼……”

身後,傳來了一聲聲狂吼,聲嘶力竭,似是憤怒如火。

然而,一具具金甲神屍,剛衝到通道口處,想要鑽出來,通道口卻像是設有屏障一般,一股透明的力量,綻放出來,一下子將所有的金甲神屍給阻擋住。

當初,八部鬼王開闢這個結界,結界裏頭,各種古怪的生物都存在,但是爲了保持結界裏頭的秩序,所以每種生物,只在自己的地盤能夠活動,根本不可能在宮殿之中任意出入。

這些金甲神屍,負責鎮守在這個青光閃耀的宮殿之中,只要李長生和小老頭一離開這裏,它們即便再憤怒,也根本無法從裏頭闖出來。

李長生和小老頭,很快便重新回到了剛纔分岔的路口處。

小老頭回頭往剛纔的通道口處看去,只看見裏頭依舊青光閃耀,傳來一聲聲金甲神屍的狂吼聲,這才鬆了口氣。

“我滴乖乖……差一點,我這一身老骨頭,就要交代在裏頭了,要是給別人拿着我的骨頭,去祭練成這金甲神屍,那我真是死都不得安寧。”

小老頭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心有餘悸地說着。

李長生此時此刻,也鎮定下來,淡淡地朝着其餘三個通道口,分別看了一眼,說道:“這一次,我們該往哪個通道口去?”

“額……”小老頭怔了一下,看向李長生。

李長生淡淡地說道:“你需不需要再拿你那家傳的四枚古銅幣,再推演一番?”

“不需要,不需要了……”小老頭如撥浪鼓一般連連搖頭,隨手用手朝着另一處紅光閃耀的通道口一指,說道:“這次我們試試走這條路。” “這條?”

李長生微微怔了一下,眉頭一皺。

這小老頭,靠着家傳的古銅幣,都推演得一塌糊塗,這樣隨手一指,豈不是更不靠譜?

指不定這通道里頭,藏着的是什麼蠻荒野獸。

萌妻嫁到:高冷總裁別太壞 雖然說,李長生藝高人膽大,但是在沒有找到寶藏之前,這樣連番去戰鬥,元氣多多少少也會有消耗,關鍵是這宮殿,如同迷宮一般,大得絲毫沒有邊際。

小老頭見李長生一臉遲疑的神色,“哎呀”一聲,拉住李長生的手臂,說道:“走走走,你再相信我一次,我不會害你的。”

李長生頓時無語,想要殺了這個糟老頭的心都有了。

小老頭咧嘴一笑,說道:“我們現在,是在一條船上,真要出了什麼事,我們一起扛,你放心。”

小老頭拍了拍胸脯保證,一副慷慨激昂、義氣十足的樣子。

李長生看了一眼,說道:“那走吧!”

“好嘞!”

小老頭興致勃勃,跟着李長生,走入了閃耀着紅光的通道當中。

兩人一路走,倒是平靜得很。

離婚風暴:錯惹壞總裁 也沒察覺到有什麼怪異的地方,只覺得,這周圍的空氣,似是越發變得有些冰冷。

“這……”

一瞬之間,兩人同時停住了腳步,目光一動不動,只看着前方。

前方,便是通道的出口處,只看見一扇高聳的巨門,像是完全遮擋住了方向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