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脆的聲音響起,在夜寒的身後,黑暗領域竟然開始了破碎,承受了那麼多的戰鬥餘波,這一片領域也達到了極限。

就在黑暗領域完全消失之際,一股玄奧的波動傳了出來,頓時讓夜寒和天天精神一振!

“空間波動傳出,夢溪成功了嗎?”夜寒回頭一看,正對上林夢溪焦灼的小臉。

“居然刻畫成功了,你對天紋的掌握還真是鮮有人能及……”吳長天看着林夢溪道,雖然是誇讚的話,但那種凜然的殺意卻是不加掩飾。

“不過這個傳送陣,卻是不能送你們離開!”吳長天突然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竟然不再出手。

夜寒眉頭緊皺,突然想到,在天紋傳送的過程中,如果有人出手破壞了天紋傳送陣,空間會直接崩碎,正在傳送的人很有可能因此而被捲入空間亂流之中。

穿越空間,看似簡單,實則非常危險,天紋傳送陣就是構建出了一條安全通過的通道,一旦出現了問題,空間破碎所產生的亂流足以將劍魂境強者抹殺。

想到此處,夜寒的臉色不由得難看起來,看來,若是他們想要一起離開,吳長天勢必會在下一刻毀滅天靈玉臺,到時候,他們三人恐怕都要葬送在空間亂流之中。

“天天,夢溪,你們先離開,我保護你們!”夜寒當即作出了決定,傳音道,這個時候,唯有他擋住吳長天,才能讓林夢溪和天天安然離開。

“太危險了,怎麼能把你一個人留在這裏!”林夢溪道。

“一起出手吧,或許還有希望。”天天握緊藍風劍,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夜寒擡頭看了看吳長天,臉色露出一抹狠色,踏步向前,擋住林夢溪和天天,道:“快走,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說完他就衝了出去,萬劍歸一決運轉起來,七把劍同時合於一身,整個人透發出無與倫比的鋒銳,劍意森森,殺氣沖天!

“夜寒!”林夢溪倔強地咬着嘴脣,看着夜寒衝殺的背影,美眸之中,淚光隱隱。

“快走!”夜寒當空噴出一口鮮血,但卻絲毫不退,赤金法則運轉起來,生命能量源源不絕,吳長天雖然攻勢猛烈,但卻無法進得一步。

“天天,走吧!”林夢溪嘆了一口氣,終於決定道。

冰雪聰明如她,自然知道這其中的利害,夜寒雖然能擋住吳長天片刻,但卻要付出不小的代價,如果她們不趁機離開,三人很可能一個也逃不掉。

而憑夜寒的底牌,如果沒有拖累,吳長天也未必能將他留下。

天天看了一眼夜寒衝殺的背影,神色一黯,心中向夜寒傳音道:“笨蛋,我們通神淨土再相見,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夜寒在心中答應一聲,神色卻是放鬆了一些,只要林夢溪和天天能安然離開,他就再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

林夢溪和天天站在天靈玉臺之上,眼睛緊盯着夜寒,滿是不捨和擔憂,迷濛的光輝升起,將兩人的身軀緩緩淹沒。

“還想跑?”吳長天冷笑一聲,一躍而起,人劍合一,化作紫色雷霆,從天而降!

劍魂境強者施展人劍合一,絕非劍靈境的劍士可比,紫色雷霆直接穿透了空間,瞬間降臨在天靈玉臺的上方!

千鈞一髮!

林夢溪和天天頓時露出驚恐之色,現在正是空間傳送最關鍵的時候,一旦被打斷,那將是必死的下場! “萬劍歸一!”

就在這時,夜寒長嘯一聲,擋在天靈玉臺的面前,全身藍光大放,晶瑩的藍色鏈條在虛空中浮現,蔓延而出,直接纏住了從天而降的雷光!

萬劍歸一決修煉至大成,可掌控天下神兵,雖說夜寒現在還僅僅是入門,但憑着藍金法則,依然可以影響到吳長天的劍勢,藍光纏繞過去,那道雷光直接被一股大力帶得偏離了方向,直奔夜寒衝了過來!

而夜寒也在這時迎了上去,臉上帶着無比的堅定,哪怕付出一切,也不讓吳長天靠近半步。

“轟!”

雷光當空爆碎,幻化成一片雷海,毀滅的氣息在浩蕩,夜寒的身軀被淹沒在其中,不斷有鮮血飈射而出,在劍氣雷光中化成虛無。

“夜寒!”天靈玉臺之上,林夢溪和天天失聲驚叫,她們身影在迅速虛淡,最後一眼,沒想到看到的竟是這樣一幕。

空間力量洶涌而出,帶着林夢溪和天天消失在原地,天靈玉臺上的光芒也在迅速暗淡。

“哼!”

吳長天露出一抹陰狠的笑容,身形從雷海之中穿透出來,手握重劍,就要斬碎那天靈玉臺。

“我還沒死!”

正在吳長天提起重劍的那一刻,身後突然傳出一聲冷喝,隨後,一道渾身染血的身影幾乎是瞬移一般擋在天靈玉臺的面前,雙眼之中,戰意沖霄,殺機懾人。

即便是經歷過無數風浪的吳長天,再次看到夜寒也是忍不住大吃一驚,剛纔那一擊的威勢他自然十分清楚,哪怕是剛進劍魂境的強者都會在劍氣雷光的絞殺之下化爲齏粉,夜寒居然僅僅是重傷,甚至還有再戰之力!

吳長天突然發現,剛剛短暫的幾次交手中,夜寒早已經受了致命的重傷,但是戰力卻始終不見減退,好像無論承受怎樣的傷害,都不足以讓他死去。

到底是多強的生命力,才能做到這一步?

“怪不得敢對我兒子動手,你小子的本事,還真讓我出乎意料。”吳長天眯起眼睛,卻是停止了對天靈玉臺的攻勢,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夜寒身上。

“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鎖獄煉魂旗的氣息,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樣破解靈魂哀音的?”

“我憑什麼告訴你?”夜寒冷冷地道,既然吳長天不再對天靈玉臺動手,他自然也樂意拖時間,好讓林夢溪和天天安全傳送出去。

在兩人對峙的時間內,天靈玉臺上的天紋在迅速暗淡下來,直到某一刻,整塊玉臺轟然爆碎,化爲一地粉末。

夜寒心中頓時一陣輕鬆,天靈玉臺自然解體,也就意味着林夢溪和天天安全到達了目的地,他的任務終於算是完成了。

接下來,就是想着怎樣能逃過吳長天的追殺了。

面對這樣一個強大的人物,就算是他擁有各種底牌,想要離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管你有什麼樣的底牌,今天,你都要死!”吳長天的氣勢再次升騰而起,殺意凜然地道。


想到夜寒的種種底牌,就連吳長天都感覺到心驚,夜寒的潛力給了他很大的威脅,現在兩人已經是生死大仇,如果不趁此機會將夜寒滅殺,讓他成長起來,到時候絕對是巨大的麻煩!

而且,吳長天對夜寒手中的種種底牌也是心有垂涎,若是鎖獄煉魂旗在手,恐怕他早就要強取夜寒魂魄了。

“想殺我,那就試試看!”

夜寒冷喝一聲,竟然不退反進,黑暗領域再次籠罩下來,蔓延方圓數裏,腳踩鬼影登天步,一人化七形,似真似幻,同時向吳長天攻擊過來。

“刷刷!”

劍氣在虛空中縱橫,夜寒的身影不斷閃現,每一次出現都在不同的方向,周身繚繞着淡淡的藍光,像是暗夜中的鬼火,讓吳長天都皺起了眉頭。

鬼影登天步是夜寒以藍金法則演化出來的步法,鬼步迷蹤,變幻莫測,就連劍魂境強者也無法看出其中端倪。

吳長天就感覺到,整個黑暗領域中到處都是夜寒的攻擊,劍芒充斥天地,紛紛向他絞殺過來。

“雕蟲小技!”吳長天冷哼一聲,既然看不透,那就一起毀滅!

重劍高舉,真氣狂涌而出,吳長天渾身繚繞着紫色的雷電,滿頭紅髮狂舞,氣勢驚天。

嬌娘為妃 轟隆隆!”

紫紅色的重劍在黑暗領域中緩緩揮動,雖然很慢,但卻充滿了力量,黑暗的空間寸寸崩裂,露出外面真實的世界。

“殺心不改下黃泉!”

就在這時,一聲飄渺的長吟不知從何處響起,剎那之間,四周突然出現無數夜寒的身影,每一道都透發着強大的氣勢,看不出真實與虛幻。

隨着聲音的落下,每一道幻影都揮動手中巨劍,斬出一道血色的劍芒,匯聚在一起,頓時化作一片血海,波濤洶涌,大浪通天,充滿了殺戮的氣息。

這一片血海,似是由無盡的殺念凝聚而成,竟比吳長天的殺意還要強盛許多,浪濤翻涌之中,釋放出攝人心魄的力量。

血海彌天,將吳長天覆蓋在下面,天地之間盡是血紅一片,夜寒的身影隱匿其中,消失不見。

“殺!”

在浩瀚殺意的影響下,吳長天只感覺一股血氣衝上頭頂,神識開始劇烈波動,一股壓制不住的暴虐殺意爆發出來。

任憑他如何控制,都無法抵抗那股突然而生的殺念,手中重劍似是不受控制一般,爆射出一股璀璨的劍光,向無盡血海揮動過去。

“轟轟!”

劍光所及,血海直接破滅,沒有絲毫其他的可能,吳長天似是失去了理智一般,瘋狂地攻擊着。

隱藏在血海中的夜寒微微一笑,嘴角再次溢出一股血跡,這一次雖然利用藍金法則暫時影響了吳長天的精神,但劍魂境強者的攻擊卻是依然打在了他的身上,戰鬥到現在,就是赤金法則提供的生命能量也瀕臨枯竭了。

不過,吳長天陷入迷亂,卻是給了他一個逃生的良機。

趁着這個機會,夜寒在儲物袋中拿出天紋飛行翼,真氣灌注進去,迅速升上天空,向遠處飛掠…… 夜寒凌空而起,在血色光芒的掩映下,消失在遠處。

吳長天清醒過來的時候,感受到夜寒漸行漸遠的氣息,不由得咬牙切齒,臉色陰沉到了極點,許久過後,方纔冷冷地道:“我還真是低估了你的本事,不過,別以爲你能跑得掉,生死大仇,就是你躲進通神淨土,也逃不過我的追殺!”


隨後長嘯一聲,向着夜寒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夜寒駕馭着天紋飛行翼,在天空中極速穿行,甚至比他的最快速度還要快上幾分,輾轉飛出將近百里,確定吳長天不會追過來了,他才降落下來。


這是一片密林,陰森晦暗,不見人影,卻時常可以聽見靈獸的吼聲,在最中心的地方,甚至還有四級靈獸的氣息時隱時現。

重生之鑽石豪門 ,感覺像是回到了遠古,一顆顆大樹粗壯高大,直入雲霄,樹冠伸展開來,將陽光完全擋在了外面,即便是在正午,密林中仍然是一片陰暗。

一直飛到這個地方,夜寒已經是精疲力竭,真氣幾乎消耗殆盡,傷勢更是重的無以復加,若非是赤金法則一直支撐着他的生命,他根本堅持不到這裏。

盤坐下來,他立即開始恢復傷勢,隨着大堆靈晶的粉碎,滾滾精純的天地靈氣洶涌出來,滋養着他的身體。

與此同時,他的精神力也在隨時觀察着周圍的情況,一旦有什麼異動,第一時間就要準備離開。

以他現在的狀態,可是再經歷不起一場戰鬥了。

就這樣一直過去兩天,夜寒終於逐漸恢復了過來,生命力再次澎湃,掌指揮動間,擁有一種難以想象的力量。

令他驚喜的是,這一次戰鬥雖然險象環生,但卻讓他對劍道的領悟更加深入了,境界達到了劍靈境二階的巔峯,而且距離突破也已不遠。

實力完全恢復之後,夜寒拿出鎖獄煉魂旗,準備徹底擁有這件重寶。

與吳涯一戰之後,夜寒真切感受到這一面大旗的強大之處,這件重寶惑人心神,奪人心魄,還能發出靈魂哀音,若是真正將威力發揮出來,絕對足以越階挑戰。

精神力滲入其中,夜寒不由得驚歎一聲,這面大旗內部竟是一片廣闊的空間,不過現在已經沒有靈魂體的存在,顯得有些空曠。

在空間的最中心,有一團紅色的光點閃爍,不時凝聚成人形,仔細看去,正是吳長天的模樣。

“這是吳長天的精神印記?”

夜寒心念一動,精神力量涌動而出,幻化成一把藍色光劍,向那精神印記刺去。

他現在的精神力量已經達到了劍魂境巔峯,抹除吳長天的精神印記根本不成問題。

“刷!”

藍色光劍一穿而過,輕易穿透了那一團紅影,藍光爆發出來,頓時將那一片赤紅淹沒在其中。

在紅光被淹沒的最後一刻,吳長天的身影清晰的顯化出來,雙眸之中盈滿殺意,但卻無可奈何,只得在不甘中逐漸消散。

自此,這面鎖獄煉魂旗纔算是真正爲夜寒所有。

接下來,便是將鎖獄煉魂旗重新改造,使用藍金法則模仿靈魂哀音,讓這面大旗再次成爲一件大殺器。

又是三天的閉關,夜寒將自己所掌握的藍金法則盡數演化出來,整個空間盈滿藍色光輝,擁有一種影響人心神的力量。

正當他一切都完成的時候,突然感覺到空間猛然一陣顫抖,隨後,一股奇特的波動潮涌般衝進他的識海。

夜寒不由得一愣,在那股波動出現的一瞬間,他似是突然生出了某種強烈的感應,在前方不知多遠處,有什麼東西在召喚着他。

確切地說,是在召喚着鎖獄煉魂旗。

“又是那種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