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霞對湖心島很熟悉,知道坎宮地界有一個花痴,見了姑娘就挪不動腳步,她還知道這個花痴每天都要來到大街上,觀看往來的美女。

所以,海霞今天專門在坎宮大街上來迴轉悠,有意的尋找朱羅,還真的讓它如願以償了。

今天發生的這件事,不僅陸青峰被海霞利用了,就是朱羅也被海霞有意識的加以利用,可見海霞的心機是多麼深沉。

總裁拜拜 朱羅和陸青峰的打鬥,就沒有佔到任何便宜,從被陸青峰打到了額頭后,接二連三的遭到陸青峰的重擊。

陸青峰的兩隻拳頭掄圓了,一拳拳打在朱羅的肥肉上,砰砰砰的響聲不斷,朱羅一次次的被陸青峰的重拳擊飛,又一次次的爬起來向陸青峰撲去。

現在朱羅也顧不上自戀了,身上的衣服在地上滾的都是塵土,還經常用沾滿了塵土的肥手抹抹臉,因此臉上也是像唱戲的花臉一樣,看起來十分搞笑。

現在,陸青峰戲耍朱羅的想法已經沒有了,陸青峰心裡很佩服朱羅的頑強,一般的官二代或是二世祖,到了這個時候,不是玩命就是逃跑了,而朱羅看起來還是很認真得和陸青峰打鬥。

陸青峰不自覺的把拳頭上的真元提升到了七成,這樣一來,朱羅可就有些受不了了,被陸青峰打倒后,每次都是很艱難的爬起來。

到了最後,乾脆躺在地上不再起來,陸青峰站在朱羅面前,低頭看著躺在地上的朱羅,笑呵呵的說道:「死朱羅,起來啊,接著打,不要倒在地上裝死豬。」

朱羅仰面朝天,瞪著眼睛看著陸青峰,氣哼哼地說道:「本少爺打不過你,不和你打了,不管你是不是那個丫頭的哥,我都不找她的麻煩了,你該幹什麼就去幹什麼,我肯定是不和你打了。」

陸青峰也覺得耽誤的時間不短了,看了看朱羅,笑著說道:「朱羅,你不願意起來,就在這裡躺著,我走了。」

陸青峰轉身推門進了店面里,朱羅看著陸青峰走了進去,也覺得自己這麼躺著有失大雅,一翻身,自己爬了起來。

剛站起來,就看到了不遠處的海霞,心裡頓時就是一股氣上來,指著海霞說道:「臭丫頭,我知道那個人不是你哥,你這麼做,到底是安的什麼心?」

聽了朱羅的話,海霞心裡咯噔一下,心想:這個死朱羅,看著長得肥頭大耳,像一頭豬,心思還挺靈巧。

海霞心裡千思百轉,心想:朱羅都知道我的想法,難道說,他就不知道?這不太可能,真要這樣,他也就妄為混沌祖神轉世了。

過了很久,陸青峰從這家店鋪里出來,推開店門向外一看,海霞還在門口,心裡頓時明白了少女的想法。

臉扭向一邊,陸青峰從另外一個方向向艮宮地界走去,神識不經意間向身後掃描過去,果不其然,少女真的跟了上來。

陸青峰轉過身看著少女,心裡有些不高興,他心裡最反感被別人利用,當初參加宗門考核登天梯時,被靈兒利用了一次,他心裡就很生氣,沒想到今天又被人利用了一次。

海霞看著陸青峰的臉sè,心裡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嘴裡還是問道:「哥,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

聽到少女這麼說,陸青峰心裡更生氣,沉著臉問道:「姑娘,你年齡不大,心機可是不小,竟然算計到我的頭上來了,還讓我給你充當了一回免費打手。」

好萊塢往事 海霞急忙說道:「哥,不是你想的那樣,剛才那個死朱羅要非禮我,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這才找哥幫忙的。」

陸青峰冷笑一聲,說道:「大街上那麼多的人,你怎麼就偏偏找到我了?再說了,你比朱羅的修為並不低,完全可以和他大戰一場,根本就沒有必要被朱羅追得跑。」

「這,這,」海霞有點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了,俏臉憋得通紅,瞪著一雙迷人的眸子看著陸青峰。

陸青峰生氣地說道:「你不要再跟著我了,我不知道你跟著我有什麼企圖,我也懶得問你,看在你是女孩子,我不和你一般見識,你再死皮賴臉的跟著我,不要怪我辣手摧花。」

海霞被陸青峰說的有些手足無措,急的她站在原地直跺腳,眼圈也變紅了,眼看著就要滴下眼淚來了。

陸青峰不再理他,轉過身,獨自向自己的店鋪走去,看著陸青峰離去的背影,海霞的表情複雜,走也不是,跟上去也不是。

回到了店鋪,夏天已經來到了外面,看到陸青峰進來,立即迎了上來:「陸兄,靈草都買回來了嗎。」

陸青峰點點頭,笑道:「這次出去買了很多,足夠我們用好長一段時間了。」

「你準備什麼時候開始煉丹,」夏天問道:「你去煉丹了,我在這裡給你守著攤,你就放心去。」

「好,」陸青峰說道:「我現在就去,早一天煉丹,我們就早一天營業。

一個星期以後,陸青峰從後院的地下室出來,洗了澡,換了一件乾淨的白袍,來到了前面的大廳里。

夏天和夥計小川都在,兩個人正在閑聊,看到陸青峰進來,都把目光轉向了陸青峰。

把幾百隻玉瓶擺在櫃檯上,陸青峰在每一隻玉瓶上,都提前寫好了丹藥的名稱,順手把丹藥的價格也都寫在了上面。

櫃檯里有了待售的貨物,還缺少一個好聽的店名,陸青峰隨手遞給小川一枚儲物指環,說道:「小川,這裡面有十萬元晶,留作店裡的rì常花銷,你現在到外面去找個人做一塊匾,就寫上『湖心島丹藥鋪』,你快去。

小川答應了一聲離開了店鋪,店裡就剩下了夏天和陸青峰,夏天站了起來,來到櫃檯前,一樣樣的看著陸青峰煉製的丹藥。

看完后,夏天向陸青峰說道:「陸兄,你這次煉製的丹藥不少啊,都賣了可是好多元晶。」

陸青峰笑道:「僅是那兩瓶,都賣了就是幾十億元晶,對了,那兩瓶丹藥不能都放在櫃檯里,只擺上一粒就好了,其他的都裝起來。」

「什麼丹藥,還要這麼小心,」夏天又站了起來,到櫃檯前低下頭看向那兩瓶丹藥,一看之下不由得大吃一驚:「陸兄,這是破神丹?」

陸青峰笑眯眯的看著夏天,漫不經心的說道:「正是,不然的話,我為什麼說只留下一粒放在櫃檯里呢。」

夏天睜著一雙不可思議的眼睛看著陸青峰,好久才開口說道:「陸兄,你在丹道上到底是什麼級別?」

陸青峰呵呵笑道:「前一段時間勉強達到了煉丹大宗師,不然我可煉製不出來破神丹。」

嘶!

夏天倒抽了一口冷氣,內心卻是已經翻江倒海起來,在夏天的心理認為,陸青峰的武道修為已經是十分出類拔萃,沒有想到在丹道上已經達到了頂峰。

二人談話間,時間不知不覺得過去,轉眼就到了中午,小川已經帶著安裝師傅來到了店鋪,很快,店鋪的牌匾就掛了起來。

掛上了牌子,就算是開始正式營業,讓小川出去叫了外賣,幾人就在小店裡邊喝邊聊了起來。

剛吃完,店鋪外邊傳來了一個陸青峰聽起來十分熟悉的聲音。

和昨天一樣,滿大街都是圍觀的人,和昨天不同的是,這些圍觀的人眼裡沒有仇恨。【無彈窗.】

陸青峰並沒有施展劍意的第七個境界,因為那樣會要了朱羅的命,陸青峰認為這個朱羅並不壞,從他出來不帶保鏢就可以看出來,真正那些壞透頂的官二代出來,都要帶著幾個保鏢。

二人的打鬥看起來比較有趣,陸青峰是略顯消瘦,朱羅是超級肥胖,兩個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陸青峰的身上沒有一絲贅肉,朱羅的身上,肥肉嘟嘟亂顫,二人的打鬥,不時的傳來叫好聲。

朱羅的拳法很jīng妙,陸青峰都不由得暗暗點頭,只是陸青峰不明白,這個傢伙的一身肥肉,怎麼還這麼靈巧。

二人拳來掌往,打的不可開交,朱羅一邊打,還一邊給自己加油和喝彩。

「好,朱羅,你這一拳真漂亮,朱羅,這一拳真瀟洒,」朱羅嘴裡不停地叫喊。

陸青峰覺得心裡好笑,這個傢伙,還真是自戀,xìng格倒是和祝有才有的一比。

陸青峰也來了興緻,太乙五行拳施展出來,突然間用上了五成的真元,一拳打在了朱羅的額頭上。

砰!

一聲悶響傳出去很遠,朱羅被陸青峰一拳擊飛,落到地面上就地一滾,馬上站起身來,晃晃腦袋,接著向陸青峰衝去。

如果赤手空拳打鬥的話,朱羅的一身肥肉,就是最好的鎧甲,這也就是陸青峰,換做另外一個人,還真的拿朱羅沒有一點辦法。

被朱羅追著的這個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在水神戰艦上的那個少女海霞,雖然當初在小船上化了妝,但是靈魂氣息沒有變,還是引起了陸青峰的懷疑。

現在,海霞正站在圍觀的人群外面,握著兩隻粉嫩的拳頭,心裡在暗暗地得意:「哼,還混沌祖神轉世呢,還不是被我騙了嗎?」

海霞對湖心島很熟悉,知道坎宮地界有一個花痴,見了姑娘就挪不動腳步,她還知道這個花痴每天都要來到大街上,觀看往來的美女。

所以,海霞今天專門在坎宮大街上來迴轉悠,有意的尋找朱羅,還真的讓它如願以償了。

今天發生的這件事,不僅陸青峰被海霞利用了,就是朱羅也被海霞有意識的加以利用,可見海霞的心機是多麼深沉。

朱羅和陸青峰的打鬥,就沒有佔到任何便宜,從被陸青峰打到了額頭后,接二連三的遭到陸青峰的重擊。

陸青峰的兩隻拳頭掄圓了,一拳拳打在朱羅的肥肉上,砰砰砰的響聲不斷,朱羅一次次的被陸青峰的重拳擊飛,又一次次的爬起來向陸青峰撲去。

現在朱羅也顧不上自戀了,身上的衣服在地上滾的都是塵土,還經常用沾滿了塵土的肥手抹抹臉,因此臉上也是像唱戲的花臉一樣,看起來十分搞笑。

現在,陸青峰戲耍朱羅的想法已經沒有了,陸青峰心裡很佩服朱羅的頑強,一般的官二代或是二世祖,到了這個時候,不是玩命就是逃跑了,而朱羅看起來還是很認真得和陸青峰打鬥。

陸青峰不自覺的把拳頭上的真元提升到了七成,這樣一來,朱羅可就有些受不了了,被陸青峰打倒后,每次都是很艱難的爬起來。

到了最後,乾脆躺在地上不再起來,陸青峰站在朱羅面前,低頭看著躺在地上的朱羅,笑呵呵的說道:「死朱羅,起來啊,接著打,不要倒在地上裝死豬。」

朱羅仰面朝天,瞪著眼睛看著陸青峰,氣哼哼地說道:「本少爺打不過你,不和你打了,不管你是不是那個丫頭的哥,我都不找她的麻煩了,你該幹什麼就去幹什麼,我肯定是不和你打了。」

陸青峰也覺得耽誤的時間不短了,看了看朱羅,笑著說道:「朱羅,你不願意起來,就在這裡躺著,我走了。」

陸青峰轉身推門進了店面里,朱羅看著陸青峰走了進去,也覺得自己這麼躺著有失大雅,一翻身,自己爬了起來。

剛站起來,就看到了不遠處的海霞,心裡頓時就是一股氣上來,指著海霞說道:「臭丫頭,我知道那個人不是你哥,你這麼做,到底是安的什麼心?」

聽了朱羅的話,海霞心裡咯噔一下,心想:這個死朱羅,看著長得肥頭大耳,像一頭豬,心思還挺靈巧。

海霞心裡千思百轉,心想:朱羅都知道我的想法,難道說,他就不知道?這不太可能,真要這樣,他也就妄為混沌祖神轉世了。

過了很久,陸青峰從這家店鋪里出來,推開店門向外一看,海霞還在門口,心裡頓時明白了少女的想法。

臉扭向一邊,陸青峰從另外一個方向向艮宮地界走去,神識不經意間向身後掃描過去,果不其然,少女真的跟了上來。

陸青峰轉過身看著少女,心裡有些不高興,他心裡最反感被別人利用,當初參加宗門考核登天梯時,被靈兒利用了一次,他心裡就很生氣,沒想到今天又被人利用了一次。

海霞看著陸青峰的臉sè,心裡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嘴裡還是問道:「哥,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

聽到少女這麼說,陸青峰心裡更生氣,沉著臉問道:「姑娘,你年齡不大,心機可是不小,竟然算計到我的頭上來了,還讓我給你充當了一回免費打手。」

海霞急忙說道:「哥,不是你想的那樣,剛才那個死朱羅要非禮我,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這才找哥幫忙的。」

陸青峰冷笑一聲,說道:「大街上那麼多的人,你怎麼就偏偏找到我了?再說了,你比朱羅的修為並不低,完全可以和他大戰一場,根本就沒有必要被朱羅追得跑。」

「這,這,」海霞有點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了,俏臉憋得通紅,瞪著一雙迷人的眸子看著陸青峰。

陸青峰生氣地說道:「你不要再跟著我了,我不知道你跟著我有什麼企圖,我也懶得問你,看在你是女孩子,我不和你一般見識,你再死皮賴臉的跟著我,不要怪我辣手摧花。」

海霞被陸青峰說的有些手足無措,急的她站在原地直跺腳,眼圈也變紅了,眼看著就要滴下眼淚來了。

陸青峰不再理他,轉過身,獨自向自己的店鋪走去,看著陸青峰離去的背影,海霞的表情複雜,走也不是,跟上去也不是。

回到了店鋪,夏天已經來到了外面,看到陸青峰進來,立即迎了上來:「陸兄,靈草都買回來了嗎。」

陸青峰點點頭,笑道:「這次出去買了很多,足夠我們用好長一段時間了。」

「你準備什麼時候開始煉丹,」夏天問道:「你去煉丹了,我在這裡給你守著攤,你就放心去。」

「好,」陸青峰說道:「我現在就去,早一天煉丹,我們就早一天營業。

一個星期以後,陸青峰從後院的地下室出來,洗了澡,換了一件乾淨的白袍,來到了前面的大廳里。

夏天和夥計小川都在,兩個人正在閑聊,看到陸青峰進來,都把目光轉向了陸青峰。

把幾百隻玉瓶擺在櫃檯上,陸青峰在每一隻玉瓶上,都提前寫好了丹藥的名稱,順手把丹藥的價格也都寫在了上面。

櫃檯里有了待售的貨物,還缺少一個好聽的店名,陸青峰隨手遞給小川一枚儲物指環,說道:「小川,這裡面有十萬元晶,留作店裡的rì常花銷,你現在到外面去找個人做一塊匾,就寫上『湖心島丹藥鋪』,你快去。

小川答應了一聲離開了店鋪,店裡就剩下了夏天和陸青峰,夏天站了起來,來到櫃檯前,一樣樣的看著陸青峰煉製的丹藥。

看完后,夏天向陸青峰說道:「陸兄,你這次煉製的丹藥不少啊,都賣了可是好多元晶。」

陸青峰笑道:「僅是那兩瓶,都賣了就是幾十億元晶,對了,那兩瓶丹藥不能都放在櫃檯里,只擺上一粒就好了,其他的都裝起來。」

「什麼丹藥,還要這麼小心,」夏天又站了起來,到櫃檯前低下頭看向那兩瓶丹藥,一看之下不由得大吃一驚:「陸兄,這是破神丹?」

陸青峰笑眯眯的看著夏天,漫不經心的說道:「正是,不然的話,我為什麼說只留下一粒放在櫃檯里呢。」

夏天睜著一雙不可思議的眼睛看著陸青峰,好久才開口說道:「陸兄,你在丹道上到底是什麼級別?」

陸青峰呵呵笑道:「前一段時間勉強達到了煉丹大宗師,不然我可煉製不出來破神丹。」

嘶!

夏天倒抽了一口冷氣,內心卻是已經翻江倒海起來,在夏天的心理認為,陸青峰的武道修為已經是十分出類拔萃,沒有想到在丹道上已經達到了頂峰。

二人談話間,時間不知不覺得過去,轉眼就到了中午,小川已經帶著安裝師傅來到了店鋪,很快,店鋪的牌匾就掛了起來。

掛上了牌子,就算是開始正式營業,讓小川出去叫了外賣,幾人就在小店裡邊喝邊聊了起來。

剛吃完,店鋪外邊傳來了一個陸青峰聽起來十分熟悉的聲音。 ?本來陸青峰和夏天可以不必吃飯,但是小川不是修士,每天都要吃飯,陸青峰和夏天也就捎帶著吃了一點。【最新章節閱讀.】

剛吃完飯,門外傳來了一個人說話的聲音:「店裡有人嗎,上星期打我的那位大哥在嗎?」

陸青峰一聽就樂了,開口說道:「外面是朱羅嗎?進來,這是店鋪,誰都可以進來,腿長在你身上,你想進就進。」

陸青峰的話音落下,店鋪的門被推開,朱羅從外面走了進來,這傢伙還真是夠肥的,店鋪的門再小點,朱羅還真的進不來。

朱羅一進來,馬上就看到了陸青峰,小跑著來到陸青峰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直起腰說道:「大哥,那天的事真的很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陸青峰被朱羅的行動搞的莫名其妙,滿臉的詫異,瞪著眼看著朱羅,說道:「朱羅,你今天是怎麼了,那天的事都過去了,再說了,我也沒有吃虧,你這是道的哪門子歉。」

朱羅不好意思的摸摸頭,慢吞吞的說道:「大哥,那天回去后,我老爹把我狠狠地罵了一頓,非要我到你這裡給你道歉。」

陸青峰聽了朱羅的話,心裡更加詫異,看著朱羅還站著,伸手示意朱羅坐下,朱羅坐下后,陸青峰問道:「朱羅,你說你老爹罵你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大哥,」朱羅帶著一臉無辜的表情說道:「那天回去后,我老爹就把我叫到了他那裡,我到現在還覺得莫名其妙呢。」

「朱羅,你老爹是坎宮的大官,他是幹什麼的?我早就看出來你是一個官二代,」陸青峰問起了朱羅的背景。

朱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老爹是坎宮大統領,叫朱思源,別提他了,你看看,哪個當官的公子出去,不是一群保鏢跟著,就我寒酸,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陸青峰指著朱羅笑著說道:「朱羅,我告訴你,你老爹是為了你好,那天的事,如果你身邊跟著保鏢,說不定我會殺了你。」

朱羅被陸青峰這句話說的,身體猛然間哆嗦了一下,看著陸青峰說道:「不會大哥,你真的殺人啊。」

「我從來不說假話,」陸青峰指了指夏天和小川,說道:「你問問他們兩個,震宮的竹籤和他老爹竹昆都被我殺了,上個星期,就在這門外殺的。」

陸青峰和朱羅這一番談話,夏天和小川終於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夏天也看著朱羅說道:「朱羅,陸兄說的都是真的,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憑藉父輩餘蔭的官二代和富二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