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飛走進了破廟,前方不遠處,那張熟悉的臉,久別的臉,終於再次印入他的眼帘中。

略有些蒼白,但卻俊秀的模樣,與洛飛記憶中的完全一樣。

只是,那身上的衣物,卻是大不如前,顯得有些破破爛爛。

「父親!」


噗通一聲,洛飛跪在了地上。

「孩兒不孝,直到現在,才能找您。」

兩人分隔了數年時間,今天,終於再次重逢。

洛飛的眼眶中,泛起了晶瑩的淚花,那些淚花,在打著轉,連帶著他的眼睛,已經微微發紅。

他最親的親人,也是這個世上對他最好的父親,竟然就穿著這樣的衣物?

木葉墨痕 ,受苦了。

洛飛的心中,有著濃濃的愧疚。

「站起來。」洛世庭一聲厲喝,「我洛家的男兒,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

雖然在吼罵著洛飛,但洛世庭的眼睛也有些發紅。

兒子終於來尋找自己了。

兒子沒有讓自己失望。

兒子,你是好樣的!

可是,洛世庭卻沒有將這些說出口,也不會說出口,只有他的心裡知道這些。

撿漏 ,即便心中讚賞著兒女,也不會放在嘴邊。

父愛,永遠都是不善於表達的。

聽著父親的斥責聲,洛飛並不生氣,反而覺得是那麼的親切,真想再多聽幾遍。

「讓你起來,沒聽見嗎?」見洛飛還跪在地上,洛世庭再次吼道。

「飛兒聽見了。」洛飛嘴裡說著,卻是沒有起來的意思,那眼睛,更紅了,鼻子用力一吸,將快要淌出來的鼻涕給吸了回去。隨後,他跪著向洛世庭走去。

洛世庭的眼睛也更紅了,終於,鼻子一酸,大步走上前來,將洛飛一把抱入懷中。

洛飛也用力地抱住父親,他能感覺到,父親的身子在微微顫抖。而且,父親的身子也已經大不如前了。畢竟,父親一直都是帶著病態的。那發白的臉色,在洛飛的記憶中,從未有過血色。

「好,來了就好。」洛世庭拍著洛飛的背,很欣慰。

那眼眶中,淚水終是忍不住,滾落而下。

「父親,你瘦了。」洛飛有些心痛地道,他的手掌,能輕易觸摸到父親身上骨骼。

父親,真的比以前瘦了很多。

「沒事,瘦點好。」洛世庭渾然沒有在意,「好了,快點起來吧。跪在這裡,一點也不像話。」

「嗯。」洛飛點著頭。

洛世庭將洛飛拉了起來,目光端詳著自己的兒子。

「詩菲見過伯父。」

軒轅詩菲走上前來,沖著洛世庭裊裊娉娉地行了一禮。

「芷萱見過伯父。」

秋芷萱的動作就僵硬多了,畢竟,她那一身戎裝,也不像一個養在深閨中的嬌女。


洛世庭這才注意到,除了洛飛之外,還有兩個國色天香般的絕色女子。

「你是詩菲?」洛世庭的目光先是落在軒轅詩菲的身上。

「是的,伯父。來之前,父皇千叮萬囑,要詩菲一定代他老人家向您問好。」軒轅詩菲螓首微頜,說話得體大方。

「好,好,我很好。墨成兄生了一個好女兒啊!」望著軒轅詩菲,洛世庭十分滿意這個兒媳婦。

隨後,他的目光轉向秋芷萱,「你叫芷萱?」

「是的,伯父。」秋芷萱回道。

洛世庭點了點頭,將目光望向洛飛,眼神微微一沉,似乎有著一絲責備之意。

洛飛低著頭,沒有說話。

這事情,根本就不好解釋。

「老爺,別在外面站著了,進屋說吧。」這時,心頭明白原委的福伯在旁邊幫腔道。

當初跟隨洛世庭一起出發的下人,如今,只剩下福伯了。

破廟裡很簡陋,不過倒也收拾得還算乾淨。

一番關切的問長問短之後,洛飛也算是知道了父親的一些具體情況。

「對了,飛兒,你如今的武道境界是?」洛世庭發現,他已經看不透洛飛的武道境界了。原本在他想來,洛飛來找他時,能達到玄印境便已經很不錯了,甚至,他覺得洛飛根本不可能前來找他。

畢竟,他是知道洛飛的丹海中,有著一道封印的。

雖然分開之前,已經知道洛飛丹海中的那道封印鬆動了,但是,那可是連玄天境強者都破解不了的封印,洛飛想要在武道一途上有所成就,可能性太小太小。

「父親,我現在是玄宗境九重。」

在洛世庭的面前,洛飛根本沒什麼可隱瞞的。

「玄宗境九重?」洛世庭微微一詫,隨後面色一喜,連連點著頭道:「好好好,不錯,不愧是我洛世庭的好兒子!飛兒,將真元施展出來,讓我好好瞧瞧。」

洛世庭一連說了幾個好字,因為,他的確有些激動。

洛飛心念一動,深厚無比的風火真元彌散到體外,兩者互為交融,渾然一體。

「不錯,的確是玄宗境九重,而且比普通的同階強者還要深厚得多。看來,這些年你很努力,而且,也應該有著一些天大的機遇。否則,不可能這麼快達到這樣的武道境界。」洛世庭不愧是曾經的玄宗境九重強者,一眼,便看出來了。

「對了,父親,我聽說,鎮北王莫風雲將帶著其子莫卓一同東征,你有什麼打算嗎?」洛飛裝做不知地問道。

他並不想讓父親知道,有江漁隱在暗中相助,那樣的話,以父親的脾氣,肯定會生氣的。

洛世庭深吸了一口氣,眉宇微微鎖著。

好片刻,他才望向洛飛,「飛兒,父親有一個決定。」

PS:第五更送上!明天繼續五更!求推薦票、訂閱、打賞、月票,求各種支持! 洛世庭並沒有去問,洛飛為什麼會知道他來玄武帝國皇都,是為了對付鎮北王一家,從而奪回屬於自己的武道境界。

畢竟,軒轅詩菲都已經跟著來了,洛飛知道這些,肯定也是軒轅墨成告訴的。

這一點,洛世庭早就已經猜到。

看著父親的臉色,洛飛心頭察覺到一絲異樣。

似乎,父親的這個決定,很不一般。

「飛兒,父親決定……」洛世庭的臉色變得肅穆起來,「不去奪回屬於我的武道境界了。」

什麼?

洛飛的雙眸微微一瞪,露出一抹不願相信之色。

當初,父親從墜月城離開時,那眼中充滿了衝破萬難,也定要成功的堅定不移。

洛飛相信,不論父親的目標是什麼,他一定會達成的。可是現在,父親竟然說,不會奪回屬於他的武道境界了?

「不用覺得奇怪。」洛世庭淺淺一笑,站起身來,轉頭望向破廟外,「飛兒,做為一個武者,我們不能只看眼前,只記住自己的利益,這些,都不是大丈夫所為。真正的大丈夫,要將眼光看得更高更遠。」

轉頭,洛世庭望向洛飛。


「如今,北棺之亂降臨,天下間必是一片水深火熱。鎮北王一家人雖然可惡,但是,鎮北王卻是此次東征大軍的主帥,而且其帶兵作戰的能力,我當年也親眼見識過,堪稱神兵天降,無可匹敵。若要論誰才能引領億萬大軍抵抗北棺族,唯他一人。」

說到這裡,洛世庭停了下來,目光直望著洛飛,許久才問道:「飛兒,你明白了嗎?」

「飛兒明白了。」沉默片刻,洛飛點了點頭。

「明白就好。」洛世庭點了點頭,「以你如今的實力,我相信,你要斬殺莫卓,並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殺一個莫卓容易,想從莫風雲手中逃脫,卻是極難,甚至根本不可能。更何況,如今整個玄武星需要莫風雲獨擋一面,若是因為一個莫卓的死,而破壞了這個局勢,對整個玄武星來說,是大劫。」

「父親,我知道。」洛飛點著頭。

洛世庭欣慰地點了點頭,走近洛飛,伸手拍了拍洛飛的肩膀,「飛兒,以你現在展現出來的天賦,即便沒有父親,你也可以救出你的母親的。今天,我便告訴你,關於你母親的一切。」

聞言,洛飛抬眼直望著洛世庭。

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

父子兩人走到旁邊坐下,洛世庭才緩緩述說起來。

當年,洛世庭與軒轅墨成兩人結伴遊歷江湖,一邊除強扶弱,一邊鑽研武道,成為了莫逆之交。

軒轅墨成的天賦終究有限,實力最終停留在了玄印境八重。

而洛世庭的天賦卻是天下間少有,二十一歲便已經縱橫南域,擁有了玄宗境九重巔峰的實力。

隨後,心中充滿無限嚮往的他,隻身來到了玄武帝國,想要在這個更加強大的國家中,建立一片屬於自己的新天地。而他的天賦,也的確引起了玄武帝國中不少強者的注意,其中,就有鎮北王莫風雲。

莫風雲之女莫小倩,是玄武帝國中有名的才女,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在修鍊之上也是頗有天賦。


芳齡十七,便已經是玄印境九重巔峰。

兩人一見傾心,墜入愛河。

可是,這根本就是一個騙局!一個巨大的騙局!

莫小倩,不過是奉了莫風雲之命,引誘洛世庭前去與吞靈獸一戰,從而將他的一身武道境界,轉嫁到莫卓身上。

莫卓是莫風雲最疼愛的兒子,但武道天賦卻是一般,若是憑藉自己修鍊,即便有著莫風雲的指點,這一輩子也別想突破到玄宗境。而有了吞靈獸相助,不過短短一月半的時間,便直接達到了玄宗境八重巔峰。

莫家將洛世庭困在府邸地下的囚室之中,讓他求生無路,求死不得。

而就是這時,他與軒轅墨成一起遊歷江湖時,曾救過的一個名叫月靈薇的女子出現在他面前。

是月靈薇救了他,將他帶出鎮北王府。

隨後,月靈薇施展了她們宗族的一種天賦技能,壓制住了洛世庭身上的傷勢,斷絕了吞靈獸與洛世庭之間的所有聯繫。洛世庭的武道境界才不再繼續倒退。但可惜,那時的他,已經只剩下玄印境三重的武道境界了。

後來,洛世庭才知道,月靈薇原來是上古家族月氏一族的二小姐,一身武道境界更是遠超玄武星任何一個武者。

當初,月靈薇被仇家所傷,重傷之下,雖然逃脫了一命,但一身武道境界幾近消失。

月靈薇流落到山林間,遇上幾個好色惡徒。

若不是洛世庭正好路過並出手相救,只怕她已經慘遭那些惡徒的毒手,生不如死。

當時,洛世庭並沒有將救人之事放在心上,甚至已經將此事忘在了腦後。

月靈薇在得知洛世庭被鎮北王囚禁之後,曾多次想辦法相救,可惜一直沒有成功。

直到後來,月靈薇擔心時間拖得太久,洛世庭會有生命之危,這才施展了一種禁術,硬將武道境界暫時提升到了玄天境五重,然後闖入鎮北王府,救出洛世庭。

洛世庭是救出來了,但是,月靈薇也被鎮北王重傷。

眼見月靈薇性命垂危,洛世庭割腕放血,餵食前者。

原來,洛世庭的血液之中含有一絲龍族血脈,那是他在闖蕩江湖時,無意間獲得的大機緣。

服下大量血液的月靈薇,最終活了下來,實力也在慢慢恢復中。

在這樣的相知相伴中,兩人漸漸相愛。

就在月靈薇的武道境界恢復到玄天境時,月氏一族的人發現了她。而那時,她已經與洛世庭結為夫妻,並生下了洛飛。

月靈薇苦苦哀求,最終,月氏一族的人才答應放洛世庭一條生路。

而洛飛及其母親,則是被帶走。

後來,月氏一族的人又將洛飛送了回來,可惜,那時的洛飛,丹海中已經被種了一道強大的封印。

而這個結果,還是洛飛的母親苦苦相求之後,月氏一族的人才勉強答應下來的。

不然,洛飛已經被月氏一族處死。

「父親,我一定會找到母親的?」聽著父親的故事,洛飛心中也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滋味。

洛世庭點著頭,眼中露出一抹期盼之色。 與洛世庭的一番交談,洛飛知道了許多。

只可惜,就連洛世庭也不知道月氏一族在什麼地方。不過,成就武道皇者之後,可以遨遊星空,那時,想必便能接觸到更高一層的強者,也有機會打聽到更多關於月氏一族的消息。

這也是唯一尋找到月靈薇,讓他們一家人團聚的辦法。

當然,其中有著危險。

畢竟,若是月氏一族的人知道了洛飛還能修鍊,甚至天賦如此異稟,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洛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