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瑞本想去問黎曉曼是怎麼回事,而黎曉曼因為去了漁島,他沒能找到她。

龍司昊的病情本來就只是暫時被扼制住了,他還要繼續接受各種治療,而且這種治療是遙遙無期的,不是一年兩年就能治好的。

而他在接受治療時,同樣存在著隨時都有可能沒命的風險,最輕的情況是會重度昏迷。

在龍司昊離開K市回美國繼續接受治療之前,他也沒能見到黎曉曼一面。

《寶貝們:接下來就是五年後了,我們的小女主,腹黑+很腹黑+非常腹黑+搞怪+萌噠噠的妍妍小公主龍安妍就粉墨登場了,所有的真相所有的疑問都會在五年後揭露,經歷過了這麼多事,曉曉會變得越來越強大,傷害她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她會把那些人碎屍萬段的。》

五年後。

H市AT房地產集團總部

豪華且偌大的會議室里,U型的大型會議桌前,坐著幾十位公司各高層管理人員。

但是這些高層管理人員一個個都被一個四歲多的小女孩訓的冷汗淋漓,低垂著頭,只覺沒臉再見人。

U形會議桌最前端的位置本該坐著的是AT的總裁,但此刻坐著的卻是一個只有四歲多,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小女孩非常漂亮可愛,小臉蛋粉粉嫩嫩的,有一對可愛的小梨渦,年紀雖小,五官精緻玲瓏,眉眼彎彎,仿若夜晚蒼穹中懸挂的月牙兒。

一雙充滿了靈氣,彷彿會說話的小眼眸似辰星般澄亮動人,墨黑的小瞳眸更似兩顆寶貴的黑曜石一般。

齊劉海,萌味十足,披肩的清秀黑髮,發尾微卷,戴著漂亮的粉色蝴蝶結髮箍,再配上一條粉色的蕾絲花邊蓬勃公主裙,猶如高貴的小公主般可愛,漂亮,迷人。

但此時,與小女娃可愛的外表不搭邊的是,她小眉輕揚,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不苟言笑,表情嚴肅,嚴謹,聲音甜糯動聽,卻夾雜著一絲霸氣與凜然。

她小手中拿著一份報告,霸氣的扔到了銷售部總監的跟前,天生麗質的櫻色小唇微張,「陳總監,你確定這是季度報告,而不是時度報告?」

銷售部總監四十多歲,他抹了摸額頭上的冷汗,抬頭看著眼前看著很眼熟卻又暫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的小女孩,很是不明白的問:「什麼叫時度報告?」

難道是他年紀大了,跟上不上時代了,他怎麼不知道什麼是叫時度報告?


更讓他不明白的是,這小女孩是誰啊?怎麼敢坐在他們總裁的專屬位置上?

誰讓她進來會議室的?還把他們這些高層管理人員挨個的批了一頓。

但是能進來這會議室,想必應該也不是一般人。

小女孩揚了揚月牙兒般細彎的小眉,墨黑的小眼眸眯起,小小的年紀,本該是天真的目光卻帶著幾分犀利,聲音甜糯,「叔叔,你OUT了,一季度有90天2160個小時129600分776000秒,一個小時有60分3600秒,你確定你給我的是90天776000秒的季度報告,而不是一個小時3600秒的時度報告?」

——萱萱有話說——

龍少和曉曉的寶貝女兒總算登場了哈!她可是遺傳了龍少的腹黑本性的哈!明天的章節哥哥也會出場了,哥哥就是被偷龍轉鳳的那個哈!

萱萱有木有告訴寶貝們,曉曉給龍少生的第一個孩子是個寶貝兒子呢。

這五年發生了什麼事,明天的章節會揭露的。 聽小女孩這樣說,銷售部的陳總監算是明白了她所說的時度報告是什麼意思。

所謂的季度報告是一個季度的報告,時度報告就是一個小時的報告。

不明白小女孩為什麼這樣問,銷售部的陳總監還是肯定的回道:「我確定是季度報告。」

「腫么可能?」小女孩粉雕玉琢的小臉上露出不信的表情,垂眼皺眉,撅起小嘴,「陳總監,你年紀比我大了十倍有餘,你腫么可以騙小孩呢?這分明就是一個小時的業績,你偏要說是一個季度的。」

她的話無疑是在暗指銷售部的業績太少,一個季度的業績等同於一個小時的業績。

她話里的意思,銷售部的陳總監自然是聽出來了。

她的話就像是一個巴掌扇到了他的臉上,他的臉色自然不是很好看。

再加上被一個小女孩指出一個季度的業績不如一個小時的業績,他是既覺得沒面子,又覺得羞愧。

他又低垂下了頭,臉色難看的不知道怎麼回話了。

小女孩見他低垂著頭,臉色難看,她小唇輕揚,聲音甜糯,「陳總監,你低著頭是打瞌睡呢還是悼念毛主席?公司每個月給你發一疊Money,不只是讓你拿去吃吃喝喝睡美人的,而是讓你想辦法提高公司業績的……拿人錢財,替人消災,youknow?」

陳總監聽到小女孩的話,抽了抽嘴角,臉色更難看了,頭垂的更低了。

坐在會議室里的其他高層管理人員也皆都臉色不是很好看,心裡暗忖,這小女孩是誰啊?這損人的方式和他們總裁還真像。

由於小女孩是AT總裁的助理和私人秘書親自帶進來的,所以這些高層管理沒弄清楚小女孩的身份之前,也不敢貿貿然的把她趕出會議室。

挨了批的臉色自然難看,還沒挨批的也有些緊張,害怕下一個就輪到他們。

畢竟他們都是成年人了,還是公司的高層,被一個四歲多一點的小女孩訓了,這讓他們很沒面子。

再加上小女孩說的這些話也沒冤枉他們,他們也自知的確是沒做好,只是被一個小女孩指出來,他們就更加無地自容了。

這時,小女孩稚嫩甜糯動聽且夾雜著一絲霸氣的聲音又響起。

「設計部,別告訴我你們到現在還不知道AT是做什麼行業的?房地產,什麼叫房地產?你們設計的鳥瞅圖是什麼東西?你們設計的是什麼房型,是人類居住的嗎?」

「工程部,你們是怎麼監督施工隊的?預計半年竣工的工程,拖了一年半,用腳趾頭建都沒這麼慢,真是浪費表情,浪費人力,浪費財力,浪費時間,一個個都是爬行動物,還是摔的四腳朝天翻不過來的那種。」

摔的四腳朝天還翻不過來的爬行動物,她的言下之意就是說他們是烏龜。

「財務部,開源節流不懂嗎?花小錢做大事不會嗎?這是房地產公司,不是造錢公司,你們當公司里的錢是種出來的嗎?你們醬紫浪費,你們爸媽造嗎?」

「還有開發部,項目部……」

一場會議下來,公司各高層管理人員低垂著頭,個個臉色都難看之極。

小女孩眯起小小澈亮的如星眼眸,目光犀利的掃了一眼在座的各高層,小手一拍會議桌,甜糯的聲音透著霸氣,「Raiseyourhead!都給我抬起頭,這是在開季度總結會議,不是在開追悼會……」

小女孩話落,會議室的門被人推開,一道響亮的掌聲響起。

「啪……啪……」

隨著掌聲的響起,一個風華絕代的絕美男人走了進來,低沉醇厚的聲音夾帶著一絲寵溺,「不愧是我親自教出來的小寶貝,棒極了。」

男人栗色的發,習慣性的喜歡穿棗紅色的修身西服,淺紫色的襯衫,玫瑰紅的領帶,深沉華貴,優雅與妖媚的氣質相結合,卻一點不違和。

小女孩看向進來的絕美男人,一改剛剛的嚴肅模樣,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浮出了甜萌的笑容,聲音更是甜糯軟膩,「爹地——!」

小女孩的這一聲爹地叫的絕美男人唇角揚起的那抹風華絕代的笑越發艷麗溫柔,魅惑的藍眸目光柔和的睨著正小跑向他的小女孩,「Amber,慢些,別摔到了。」

Amber(安貝兒)是小女孩的英文名,中文名黎安妍。

絕美男人正是AT房地產集團CEO韓瑾熙。

雖已過了五年,但他保養得當,肌膚好到吹彈可破,與五年前一樣。

他渾身上下都透著優雅與妖媚並存的氣質,再加上那股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氣息,更是令H市各名媛淑女,明星千金為他著迷。

但他卻一直未婚,突然冒出來個女兒倒是令會議室里的各高層人員十分意外和驚訝。

當他們聽到小女孩黎安妍叫韓瑾熙爹地時,著實驚到了他們,小聲的議論起來。

「怪不得這小女孩小小年紀口才就這麼不一般,原來是總裁的小千金。」

剛被黎安妍訓的恨不得打個地洞鑽進去的項目部經理低聲說道:「不愧是兩父女,訓人損人的方式是一模一樣。」

「韓總不是未婚嗎?哪來的女兒?怎麼沒聽說過?難道是私生女?」

會議室里的各高層管理正小聲議論著,黎安妍已經小跑到韓瑾熙身前。

她抬起小小的下巴,甜甜一笑,粉嫩的小臉上一對好看的梨渦乍現,「爹地,我的表現腫么樣?木有丟你的臉吧?

韓瑾熙俊眉微揚,唇角勾勒出柔和的笑,「比我想象中要棒的多。

小妍妍彎眉一笑,「謝謝爹地誇獎,會議已經開完了,爹地,我們該去看媽咪的個人珠寶展了。」

聞言,韓瑾熙傾下身,將小妍妍抱了起來,魅惑的藍眸微微眯起,「Amber,你該減肥了,比昨天重了0.1斤。」

小妍妍輕揚小眉,細嫩的小手指戳了戳韓瑾熙俊挺的鼻子,「爹地,你該去韓國隆鼻了,比昨天塌了一丟丟。」

這是韓瑾熙和小妍妍的相處方式,互損對方,但「父女」感情超好,誰見了羨慕死誰,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是親父女。

一大一小兩人邊「損」著對方,邊離開了會議室,徒留會議室的各高層管理人員你看我我看你的大眼瞪小眼。

好像在問那個笑的溫柔又寵溺的是他們不近人情,性情冷傲,能笑著罵到你哭,脾氣怪異的總裁嗎?

季度總結會議就這麼結束了?還是一個小女孩主持的?

韓瑾熙抱著小妍妍離開會議室好一會了,這些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才反應過來的離開會議室,個個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每次會議,韓瑾熙都會訓的他們汗流浹背。

雖然韓瑾熙脾氣秉性都很怪異,但是他賞罰分明,該獎勵的時候絕不小氣,公司的福利待遇都很不錯,AT前景不錯,很有錢途,所以這是他們即使每回會議被訓的狗血淋頭,也願意繼續留下的原因。

……

一輛紅色法拉利跑車在一處珠寶展廳外停下。

先下車的男人表情冷酷,一身黑色西服,正是韓瑾熙的助理米西。

他拉開了法拉利後座的紅色車門,微微頷首,「BOSS,Amber小姐,到了。」

韓瑾熙抱著小妍妍從車裡下來,而小妍妍的懷裡捧著一大束玫瑰。

因為展廳內正在舉行珠寶展,因此,展廳內雲集了不少的珠寶愛好者。

小妍妍捧著玫瑰花,被韓瑾熙牽著一起走進了展廳。

當見到展廳內雲集了不少人,她眨了眨似乎會說話的靈動小星眸,聲音甜糯動聽,「爹地,看起來媽咪的首次個人珠寶展舉行的很成功哦!一會要讓媽咪請客。」

此次舉行個人珠寶展的是一個在國內外都赫赫有名的首席珠寶設計師Many(曼妮)。

Many是她的英文名,正是小妍妍的媽咪。

在珠寶設計界,她雖是新秀,但在國內外已經擁有了眾多的粉絲。

展廳內展出了三十件巧奪天工,設計獨特的珠寶首飾。

這次的珠寶展也是以「幸福」和「家人」為主題。

Many的珠寶優雅迷人,饒富巧思,設計理念出類拔萃,每件創作都獨一無二,具有收藏價值,在兩年前上市后,深獲一眾名媛,潮流人士的喜愛和追捧。

但是Many行事低調,從來不在公共場合露面,非常神秘,因此沒有多少人見過她,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

「爹地,媽咪在那。」

小妍妍細嫩的小手指著前面不遠的一道纖細靚麗的身影,捧著玫瑰花就小跑著上前,聲音甜糯軟膩,「媽咪——!」


纖細身影正是此次舉行個人珠寶展的首席珠寶設計師Many,中文名黎曉曼。

她聽到自己女兒甜糯的聲音,優雅的轉過身,澄澈的眸子目光柔和的睨著跑向她的小公主,清麗動人的小臉上浮出溫柔迷人的笑意。


時過五年,她有了很大的改變,無論是穿衣風格,還是行事方式,都與五年前大相徑庭。

她再也不是五年前那個只會與人為善,不懂的保護自己,純情的像一朵白蓮花的黎曉曼。

現在的她有自己的事業,有自己的個人工作室,有更偉大的夢想,不再觸及愛情,因為她的心裡有一道永遠也好不了的傷疤。

她不想觸及,這一輩子都不想。

現在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事業和家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