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伊頓時被這番動作給嚇了一跳,驚慌失措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惶恐道:「你…你在做什麼!」

「吻手禮啊,你不知道么?」唐辰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洛伊搖了搖頭,問道:「這是什麼禮節?我從沒在書上看到過,父親也沒有教導過,這個禮節有什麼意義嗎?」

「呃…其實也沒什麼特殊意義,這只是我故鄉的一個風俗習慣而已,一般男孩初次認識美麗的女孩,都會做這個吻手禮。」唐辰尷尬地編著謊話說道。

同時心裡也在暗暗打鼓:這異世界的人類雖然說的是英文,可是文化上面,好像與地球上的西方還是有許多差異的。

洛伊沉默了,兩隻小手隨意地擺弄自己的衣裙,臉色紅的像熟透的蘋果,一直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

唐辰抓了抓自己的後腦勺,心中悔恨不已:早知道就不應該唐突地做什麼吻手禮,現在還有很多關於這個世界的問題要問呢,可是氣氛這麼僵,怎麼開得了口啊。

兩人就在這奇妙的安靜中默默相對,每一分一秒對唐辰來說都變得漫長無比。

要不說個笑話逗逗她,緩解一下氣氛?可是我對哄女孩一竅不通啊。

嘎一一

就在唐辰暗自思量之時,突然車廂微微一晃,車輪停止了滾動的聲音,馬車在此刻停了下來。

「似乎是到達站點了,我先下車看看。」

洛伊說完,逃也似的拉開了車簾,準備跳車而下。

可就在此時,卻被前方的騎士喝止住了:「小姐小心,千萬不要下車,前方恐有埋伏!」

這一句話不僅止住了洛伊的動作,連唐辰心裡都是不由得一驚。 因為所坐的馬車處於車隊最前方的位置,唐辰能夠透過洛伊掀起的車簾,看到前面不遠處的一些景象。

前方有兩位身穿護甲的騎士正在駿馬上警惕地觀察著四周,令他們如此不安的原因,是因為在馬蹄前面不遠處,有一排兩米多高的火牆矗立在道路中央,而此路又是去往目的方向的必經之路,繞行而走根本就不可能,況且周圍只有荒石灌木,沒有一絲水源,怎麼看,都是有人蓄意埋伏所置。

「什麼人鬼鬼祟祟地隱藏在暗處,有本事擋我們去路,卻沒種出來見人嗎!」前方的一位騎士大聲呼喝道。


「呵呵,我一直就在你們眼前,自己眼力不夠,沒有本事,卻反而怪罪對手,真是可笑啊。」

一聲不屑的冷笑從正前方的火牆之中傳出,然後所有人便是見到,一道身影緩步從那火牆之中踏步而出,而後不卑不亢地站立在眾人面前,沒有絲毫的火焰沾染在他身上,但這人四周卻散發著一股恐怖的高溫,將周邊的空氣炙烤地扭曲。


那道人影,身著火焰般熾紅的衣袍,雙目瞳孔也是紅色的,樣貌很是英俊,只是那一對耳朵尖銳地不像正常人類,使得整體看上去略微有些詭異。

所有馬車周邊的護衛幾乎都在此刻鴉雀無聲,連最前方的兩位騎士都面容緊繃,眼神凝重而駭然注視著眼前的這人。

「你是火精靈族的一員么?」

短暫地沉默之後,前方那位年長的騎士,臉色有些難看地詢問道。

「火精靈族?」那人點了點頭,又笑著搖了搖頭,頗為邪異地說道:「現在已經不是了吧。」

另一位年輕的騎士眉頭輕蹙,不解地問道:「什麼意思?」

「抱歉,我沒興趣對你們這些將死之人說那麼多廢話。」那火精靈露了一個滿含歉意的微笑,只是這個笑容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慄。

在場的所有人,瞳孔都不禁一縮,這人是想靠自己一個人殺死他們嗎!

「赫連叔叔。」洛伊聽到了他們所有的對話,小臉之上掩不住的擔憂。

「沒事的小姐,有老奴在呢!」那年長的騎士回過頭,向著車廂,抱以一個安慰的笑容。

「喲,這位就是洛伊小姐吧,倒是長的俊俏,只可惜年紀輕輕就要香消玉殞,嘖嘖!真是可悲啊。」火精靈視線望向車廂,雖說著惋惜之語,但卻悄然地釋放出了一股殺氣。

「你的目標,果然是小姐,只是不知你的幕後主使是誰,按理說精靈族是崇尚和平的一族,根本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那名為赫連的騎士,此刻也是眼神凌厲,把身後的一柄銀色長槍抽了出來,警惕道。

「我說過,我不喜歡和死人多說廢話。」

火精靈似乎失去了耐性,終於率先出手了,只見他單手一揮,身前便出現了一排火矢,齊齊地向著前方的兩位騎士射去。

「守護光幕!」

赫連手中銀槍猛然向前揮動,一道白色的光芒從槍尖之上暴掠而出,轉瞬間化為了一片白色光幕,將所有火矢都擋在了外面,任由那火矢一箭箭地射擊在光幕上,後者卻依舊紋絲不動。

「哼,原來是一位聖騎士!我就說堂堂聖日帝**器大臣的女兒,怎麼可能只有數十位低階士兵隨行,原來是隱藏著一位高手啊!」火精靈冷言冷語道。

「你知道就好,識相的就快些退去,否則別怪我手下無情。」赫連手中緊握著銀槍,沉聲喝道。

「呵呵,好大的口氣,真以為我怕了你不成!」

火精靈冷笑一聲,身體周邊火光一閃,數個熾熱的火球憑空閃現,這些火球比當初森林裡那隻噴火雞噴出的火球大了許多,在火精靈身邊環繞飛舞著,彷彿有靈性一樣。

與此同時,他右手緩緩伸出,一條兩米多長的火焰長鞭便是悄然浮現在他手裡,對著地面作勢一抽,一條焦黑的鞭痕立即烙在了上面,可見那溫度的可怕。

做完這些之後,火精靈當即便是大喝一聲,身邊的火球立即齊刷刷地向著赫連方向飛射而出,而他自己則跟在這些火球後邊,手中揮舞著火焰長鞭,快步疾奔。

另一邊,赫連也是不甘示弱,手中銀槍一震,白芒涌動,整個人都散發著一股聖神的氣質,不容任何力量玷污,戰意高昂。

看著數個巨大的火球激射而來,赫連手中銀槍白芒閃耀,手臂一抖,以肉眼難見的速度向前連續爆刺。

「聖影槍!」

嗡嗡!

爆刺出的槍影與火球激烈地碰撞在一起,瞬間火花槍影四射,一聲震耳欲聾地爆炸聲響起,地面上亂石四射,塵土飛揚。

「駕!」

赫連雙腿一拍馬肚,身下烈馬即刻飛奔,沖入了飛揚的塵土之中,而此刻,那火精靈也是手持這長鞭,跑了進去,正面的碰撞一觸即發。

「赫連侍衛長,我來幫你!」旁邊那位年輕的騎士一拍馬肚,也要上前而去。

「胡鬧!你給我好好保護小姐的安全,這裡我一人應付足矣,要是小姐出了什麼問題,我唯你是問!」赫連大聲喝止道。

「可是…好吧,我遵命就是。」那年輕的騎士又無奈地返了回來。


因為兩人都沖入了爆炸所掀起的塵土之中,唐辰無法看清裡面的情況,只隱隱約約看到火光與白芒的忽閃忽現。

「沒想到初臨異界,就碰到了這麼一場激烈的戰鬥,真不知是福是禍啊!不過這場戰鬥好像是因這位小女孩而起的,剛才聽到那個火精靈說,洛伊是什麼聖日帝**器大臣的女兒,想來身份應該很高貴才是吧,怪不得會遇到刺殺。」唐辰心裡默想著。

而洛伊可沒有唐辰那麼輕鬆,她一直緊握著自己的小拳頭,滿是擔憂地望著前方的戰鬥。

「洛伊小姐,你大可不必那麼緊張,依我看,那個什麼火精靈未必是你那赫連叔叔的對手,再說,我們這麼多人呢,實在不行,一起上去群毆他,肯定能打他個半死。」唐辰半開玩笑的安慰道。

可洛伊卻很認真地搖了搖頭,述說道:「精靈族是受上天眷顧的一族,每一位精靈從誕生之時便擁有強大的力量,他們將這種力量稱為自然之力,並且有著獨特的修鍊法門,將外界自然之力吸收,增強自身,因此他們的潛能幾乎是無限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年齡越大的精靈,吸收的自然之力也就越多,自身的力量就越恐怖,而這位火精靈已經到達了成年階段,我擔心赫連叔叔可能不是他的對手,要是赫連叔叔都戰敗了,那麼這裡就沒人能敵過他了,就算人多也是沒用的。」

唐辰狐疑道:「真有那麼厲害?可是你的身份既然這麼尊貴,那為什麼不多帶點護衛呢,要是再有個像赫連那麼厲害的護衛,就能安全許多了。」

洛伊臉色一紅,有些扭捏道:「這是我第一次出門歷練,父親說小打小鬧基本不會有什麼危險的,況且涉行路線又是保密的,路上最多也就遇到些山賊強盜什麼的,赫連叔叔一人足以應付,所以就只給了我這些護衛。」

唐辰恍然,原來這小妮子是出門歷練來著,只是沒想到第一次歷練就碰到了這麼大的麻煩,也罷,到時候要是那個赫連戰敗下來,自己就幫個忙吧,好歹這小妮子也救了自己一命,知恩圖報可是華夏名族的良好美德……

唐辰心中默默盤算著,而與此同時,那在塵土中激戰的兩人,此時隨著沙塵的落散,漸漸露出了漸顯狼狽的身影。

雙方都劇烈喘息著,平復著體內翻湧的氣血,那火精靈熾紅的衣袍上,破了幾個拳頭大小的口子,英俊的臉龐上被印上了一道血痕,顯然是吃了一個小虧。

而聖騎士赫連卻傷的更重,身上的護甲早已破爛不堪,甚至能看見大部分燒焦流血的皮膚,只是臉上卻沒有任何痛苦之色,依舊冷冷地注視著火精靈,隨時準備再次交鋒。

「呵!老傢伙骨頭倒是挺硬,不過你實力還是差了點,落敗是遲早的事,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立刻滾開,不要擋我出手,我還能饒你一命,不然,你就給你家小姐一起陪葬吧!」火精靈狠聲說道。

「要打就快打,哪那麼多廢話,要想殺我家小姐,除非從我屍體上踏過去!」赫連毫不領情道。

「你…好!既然你不惜命,那就受死吧!」火精靈氣急敗壞道。

眼看一場大戰即將再次上演,可卻在此時颳起了一陣頗為邪異的大風。

此風無聲無息地從車隊後方席捲而來,在每輛馬車上都留下了一些划痕,這些划痕彷彿是被鋒利地刀刃所傷,痕迹光滑利落。就連車隊四周的護衛也沒能倖免,護甲上都或多或少的被割破了幾個口子,血流不止。

最後這陣風刮到了車隊的上方,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在空中響起,隨後一道綠色的身影漸漸在風中顯現而出。

那是一位長相十分俏麗的女子,膚光勝雪,眉月如畫,一襲碧綠翠煙衫在空中隨風飄舞,好似風中仙子一般,只是嘴角的一抹笑容,嫵媚妖艷,有種不懷好意的味道,讓人警惕。並且其樣貌也與火精靈很相似,生有既尖又長的耳朵,以及碧如翡翠的眼睛,在其周圍還有陣陣清風圍繞,一直在空中飄浮,沒事絲毫落下的意思。

「咯咯咯…奇奧,你怎麼動作這麼慢啊,我那邊都已經準備完了,要是你再不把這些人類解決掉,恐怕這次任務就要失敗嘍,到時候首領怪罪下來,可是要受到刑罰的。」女子輕蔑地看著下面的火精靈,出言嘲諷道。

火精靈皺了皺眉,不悅道:「情報有誤,對方車隊里有一位聖騎士,我短時間內很難拿下,現在既然你來了,那就速戰速決吧,我全力拖住這個傢伙,你趁機將其餘的人解決掉,最後我們再一起斬殺聖騎士,這樣一來,時間上應該能來得及。」

女子撇了撇嘴:「跟你合作真麻煩,不過為了能順利完成任務,就幫你一把吧。」

說罷,雙手合十,接著緩緩在胸前撐開,一團激烈的氣流瞬間在其胸口凝聚,很快,這團氣流就變成了一輪十幾米長的巨型月牙形風刃,對準了下方唐辰與洛伊所在的馬車,即將蓄勢待發。 月牙形風刃在上空凝聚的同時,前方的聖騎士赫連,面色一下子就變了,急忙調轉馬首,想要回去救援。

可是那名叫奇奧的火精靈,卻一個閃身,擋住了赫連的去路,陰冷一笑道:「老傢伙,我們之間還沒分出勝負呢,這麼急著走幹嘛,來,我們再戰幾個回合。」

「哼!」赫連冷哼一聲,手中長槍一個突刺,白芒爆閃,向著奇奧射去,顯然這一擊用上了全力。

但即便如此,奇奧也只被震退了幾步,並沒受到多大傷害,畢竟他實力上比赫連強出一線,要擊殺對方,可能有些麻煩,但要纏鬥的話,卻是很輕鬆的。

赫連看到自己的全力一擊沒能取到多大的成果,不免有些失望,但此刻情況危急,也沒有別的辦法,只得拼了命地向奇奧攻擊。

火鞭與長槍激烈碰撞,武器對撞間火花四濺,雖然戰鬥異常火爆,卻也無法改變上空那道風刃即將落下的事實。

唐辰也是注意到了這一危險的情況,這道攻擊若是落下來,絕對是九死一生,而赫連騎士又被火精靈給纏住了,回身乏術,所以要想活命,就只能靠自己了!

「洛伊小姐,你身上有沒有匕首、小刀之類,鋒利的東西?」唐辰打開了手中的《山海異獸錄》,有些著急地催促道。

「嗯?」洛伊此時已經閉上了眼睛,默默地禱告著什麼,忽然聽到唐辰的話,怔了一下,又睜開眼睛,茫然地看著唐辰。

「不想死就趕緊給我!」唐辰也沒時間作什麼解釋,又加重了語氣催促道。

「你難道能對付上面的風精靈嗎?可是你現在一身的傷,怎麼可能有戰鬥力呢?」洛伊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詢問道。

唐辰有些無語,這小妮子腦袋缺根弦吧,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問東問西的,雖說你救了我一命,可是我也沒有義務陪著你一起去死啊!

無奈之下,唐辰只能簡潔地解釋道:「我有辦法的,只是沒有時間解釋了,你快把東西給我,先解決了眼前的危機再說。」

「哦,我找找看。」洛伊這次乖乖地點了點頭,雙手在身上摸索起來。

只是才剛摸索一會,洛伊便是一聲尖叫,略顯膽怯地對著唐辰說道:「出門前我在家重新換了套衣服,而隨身攜帶的匕首好像…忘記拿了。」

看著洛伊自責地低下了頭,唐辰已是一臉的黑線,要不是他脾氣良好,不然早就破口大罵了,但是此刻也沒什麼時間罵人,危機迫在眉睫。


無奈之下,唐辰只得開始拚命的撕咬手上包紮的繃帶,只要能漏出一個手指,就可以咬破流血,然後召喚山海獸。所以現在唐辰最希望的,就是風刃能再晚落下幾秒。

但事與願違的是,風精靈已在上空將風刃凝聚完成,並且輕輕一推,那道巨型風刃便快速地墜落而下,向著車頂之處,爆射而去。

赫連一直關注著這邊的情況,看著風刃落下,眼眸之中卻並未露出太多的擔憂之色,在與奇奧硬拼一擊之後,向著車隊方向大喊

「布朗!怎麼還不出手!」

「咻!」

話音剛落,一道急促無比的破風聲,頓時在寂靜的全場響徹而起,那是一根破空而出的箭矢,箭矢外面被一層耀眼的白光所包裹,速度如疾電奔雷般,在一道道驚愕的目光中,精準而快速的射中了落下的風刃。

轟!

劇烈的爆炸聲響起,空中的風精靈瞬間被爆炸所形成的衝擊力給震落在地,另一邊唐辰所在的馬車也受到了重創,車篷頂部的木板碎成了無數大小不一的木塊塵屑,不過好在車內的人並沒有受到多大傷害。

兩道攻擊的交匯之處,白芒氣流紊亂肆虐了一會,才漸漸消散。

風精靈不甘地從地上站起來,嘴裡咬牙切齒道:「聖箭手!沒想到這小小的車隊里,竟然還有一個棘手的存在!」

這位棘手的存在便是一直跟在赫連身邊的年輕騎士,布朗。

這也是赫連為了以防萬一所做的準備,不得不說姜還是老的辣,提前讓布朗留在原地保護小姐,果然是正確的決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