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無淚奇怪的是司馬千詩身爲殭屍,爲什麼會有淚珠落下,自己前世是殭屍的時候,不管多麼傷心,都沒有一滴淚珠落下。

司馬千詩看着一眼牀上躺着的獨孤紫薰,破涕爲笑,“夫君,千詩知道了,千詩留下來照顧紫薰姐姐,千詩知道夫君忙,你去忙吧,”說着司馬千詩放鬆開了抱着泣無淚的手,走到獨孤紫薰的牀邊。

泣無淚看了一眼臉上蒼白的獨孤紫薰道:“紫薰,我等會兒再來看你。”

“你放心的去吧,我沒事的夫君。”

“什麼叫你放心去吧,我又不是去死…,”泣無淚搖搖頭,離開了寢宮。

“紫薰姐姐,對不起,千詩不該說那樣的話,”泣無淚關上房門的時候,司馬千詩拉着獨孤紫薰自責的說道。

獨孤紫薰笑了笑,對司馬千詩道:“傻妹妹,我們都是夫君的女人,我們是姐妹嘛,莫要說什麼對不起的話了,再說你說的那些話我都忘記了。”

“嗚嗚,姐姐,嗚嗚~,”司馬千詩伏在獨孤紫薰的身上又開始哭了起來。

獨孤紫薰拍着司馬千詩的背,嘴角翹起:“妹妹,你還讓不讓我休息啊?”

“啊,姐姐,那你快休息吧,我就在這裏陪着你,”司馬千詩急忙起身,幫獨孤紫薰拉好被子。

司馬千詩心裏非常的愧疚,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一樣溫柔的自己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泣無淚離開寢宮之後,來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之上,看着街道上過往的行人,心裏的陰霾也消失了許多。

“爲了天魔的安寧,我殺戮天下又何妨,”泣無淚臉上掛起燦爛的笑容。

泣無淚緩緩的走在大街上,背影蕭條,但是不在孤獨,這一生有着四個如花的嬌妻,還有忠心自己的天魔臣民們,自己的生活充滿了樂趣,這一切的美好,自己不許任何人破壞。

“哎呀,”一個悅耳的女聲傳來,泣無淚沒注意看路,撞在了一個白衣女子身上。

泣無淚擡起頭,看清楚女子的容顏時,驚訝的表情爬上了臉龐。 看着熟悉的面孔,銀髮白衣女子撲上來抱着泣無淚,高興的說着:“夫君,夢姿好想你。”

簡單的幾句話,蘊含着銀龍夢姿的思念和情感,離開了這麼久,夢姿每時每刻都再思念着觸動她心絃的泣無淚。

“那是魔君陛下,你看他抱着的那個銀髮女子好美哦…,”街道上的行人認出了泣無淚,停下了腳步,崇拜的看着泣無淚。

泣無淚摟着夢姿的嬌軀,聞着夢姿身上獨特的桂花體香問道:“夢姿上次你急匆匆的離開,發生了什麼事?”


泣無淚這麼一問,夢姿淚如雨下,緩緩道來,原來上次龍皇吹響了號角,召喚族人,只爲宣佈了一件事。

夢姿回到族中得知,龍皇將他許配給了龍族大長老的孫子,並且擇日成親,聽到這個消息的夢姿特別震驚,於是跑去告訴龍皇自己有心上人了。

龍皇聽到夢姿這麼說,立刻就追問夢姿,她看上的是誰,夢姿無奈之下只好告訴龍皇,自己的心上人是個人類,結果龍皇大怒。

憤怒的龍皇告訴夢姿,讓自己斷了這種想法,以後不許和這個人類來往,否則就殺了夢姿喜歡的人類,並讓自己安心的等着大長老家的花轎上門。

夢姿不理會龍皇,執意要離開,龍皇更加憤怒,將夢姿關了起來,夢姿心裏一直思念着泣無淚,不肯答應婚事,因此絕食,哭鬧,什麼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可是龍皇軟硬不吃。

無奈的夢姿只有假裝答應了婚事,意圖找機會逃走,終於在成親的那天,龍族都在忙着她和龍族大長老的孫子的婚事疏忽之下,夢姿逃離了龍島。

在夢姿離開龍島之後,龍皇和大長老發現夢姿逃走,大怒之下,派出了龍族的高手一直在夢姿後面進行追捕。

夢姿好不容易纔擺脫了追捕,一路躲躲藏藏的來到了天魔城。

“原來發生了這麼多事,夢姿幸苦你了,”泣無淚心疼的聽完夢姿說完,心裏升起了一股怒火,一臉煞氣的暗道:“好個龍皇和龍族大長老,敢動我泣無淚的女人,我一定要龍族爲此付出代價。”

看着滿臉煞氣的泣無淚,夢姿掛着淚珠,看着泣無淚問道:“夫君,你不會要找龍族的麻煩吧?”

泣無淚立刻哈哈大笑道:“夢姿,你想多了,我怎麼會找龍族的麻煩,誰都知道龍族是元素大陸上的霸主,沒人敢招惹,他們不來找我麻煩我就阿彌陀佛了。”

看着一臉真誠的泣無淚,夢姿低聲嘟囔:“我要相信你纔怪,當初知道我是龍族,還敢和我那個,你就一無法無天的主。”

看着嘟囔的夢姿,泣無淚問道:“夢姿,你在說什麼啊?”

夢姿緊張的看了一眼泣無淚,連忙轉移話題道:“我沒有說什麼呀,夫君你剛剛說的阿彌陀佛是什麼?”

泣無淚想了一下修真界裏的那些和尚,抓抓腦袋道:“那個,阿彌陀佛是和尚的口頭禪…”

夢姿第一次聽到和尚這個詞,擦乾眼淚,好奇的問道:“夫君,什麼是和尚?”

泣無淚隨口說道:“和尚嘛,就是不能娶老婆,不能吃肉的人。”

“啊,夫君你剛剛說阿彌陀佛,難道你就是和尚,”夢姿天真的問道。

泣無淚滿頭黑線,在夢姿的頭上敲了一下道:“如果我是和尚,怎麼會和你那個啊?”

夢姿想了一下道:“也是哦,那夫君你怎麼會說阿彌陀佛呢?”

“…,”泣無淚徹底被夢姿打敗了,不知道該怎麼和夢姿說了。

“好了,夢姿,走吧我給你介紹姐妹去,”泣無淚拉着夢姿的手,向着王宮走去。

一邊走,夢姿一邊問道:“夫君,什麼姐妹啊?”

泣無淚想起了司馬千詩先前的事情,頭疼的道:“夢姿,我帶你去見我其他的女人,不過你可不要亂來。”

夢姿眨巴這誘人的眸子,看着泣無淚英俊妖孽的臉道:“夫君,我不介意的,你是一國王者嘛,要是沒有很多女人那就奇怪了,像我父皇就有幾千女龍呢。”

說道這裏,夢姿想起了一件事情,急忙問道:“那個兇丫頭在嗎?”

夢姿想起了被司馬千詩欺負的事情,打了一個冷顫,在她心裏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司馬千詩。

泣無淚理解的瞄了一眼夢姿,好笑的道:“呵呵,她也在,不過我想以後她不會欺負你了。”

“真的嗎?夫君不會騙夢姿吧?”夢姿不太相信的問道。

看着一臉害怕的夢姿,泣無淚道:“你去了就知道夫君我有沒有騙你了。”

夢姿心裏一直擔憂着,被泣無淚拉着來到了帝宮前時,夢姿驚呼道:“哇,夫君的王宮好漂亮啊,我父皇的皇宮都沒有你的好,嘻嘻,以後夢姿就可以住在這裏了,好幸福哦。”

進入帝宮時,夢姿看着帝宮裏宏偉的建築,小橋流水,假山林立,巨大的花園裏百花爭豔,夢姿放開泣無淚的手,張開雙手四處奔跑,傳來銀鈴般的笑聲。

侍女們驚訝的看了一眼夢姿,暗自感嘆:“陛下豔福真好啊,又帶回來了一個漂亮的王后…。”

泣無淚站在原地,看着夢姿猶如蝴蝶飛舞的身影,暖暖的笑着。

司馬千詩挽着獨孤紫薰的手來到泣無淚的身邊,獨孤紫薰調皮一笑,說道:“夫君真不讓人放心啊,就出去這麼一會兒就被人勾搭上了啊。”

“額,”泣無淚轉過頭看着二女道:“紫薰,你怎麼不好好休息,怎麼跑出來啦?”

獨孤紫薰白了泣無淚一眼,打趣的說道:“要是我們晚點出來,恐怕夫君就被女人海給淹沒了…,原來我們的夫君這麼搶手啊,看了以後夫君要出門,我們姐妹要將夫君的臉抹黑了再讓你出去了。”

司馬千詩笑了笑道:“姐姐,這龍女是夫君在火獄沙漠的時候就勾搭上的了。”

“什麼?龍女?你說她是龍族?”獨孤紫薰一驚,看着遠處亂跑的夢姿,不可置信的問道。

獨孤紫薰看了一眼微笑的泣無淚,心裏想到:“夫君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龍族他都敢招惹。” 看見泣無淚身邊的二女,夢姿小跑過來,眼神閃爍的看着司馬千詩,弱弱的的道:“夢姿見過二位姐姐。”


司馬千詩和獨孤紫薰一左一右的拉着夢姿的手,熱情的問這問那的,搞得夢姿都不敢相信暴力的司馬千詩爲什麼會這麼熱情。

二女拉着夢姿向遠處走去,把泣無淚涼在了一邊,泣無淚爆了句粗口:“靠,什麼人嘛,這麼對我,晚上把你們弄得不要不要的。”

“師尊,我有事要和你說,”煙候魘邁着短小的退跑了過來,恭敬的說道。

泣無淚看了一眼匆忙的煙候魘問道:“煙候魘,你這麼有空啊?說吧什麼事?”

煙候魘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說道:“師尊,我打算將煉製出來的丹藥進行推廣,把丹藥賣出去,得來的錢就五五分成,師尊一半,我們地精一半,師尊覺得如何?”

泣無淚皺起眉頭,在煙候魘緊張的目光裏思考了良久道:“煙候魘,我知道你們地精都是出名的奸商,正好國庫空虛,我覺得你的辦法可行,不過我們三七分成,畢竟我還要養一個帝國,要是你不答應,那就免談。”

煙候魘臭着一張老臉,不情願的說道:“好吧,師尊,三七就三七,不過你好黑啊!”

泣無淚好笑的道:“好了,有好處我不會忘了你的,瞧你那點出息…!你去叫鐵錘過來,我有事要交給你們做,我在帝宮密室等你們。”

煙候魘回了一聲,急急忙忙的邁着短小的退,矮小的身影向着帝宮外跑去。

帝宮的密室中,泣無淚等了一會兒,煙候魘和鐵錘推開了密室的暗門走了進來,鐵錘笑呵呵的問道:“師尊,您喚我來有何事啊?”

泣無淚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翹起二郎腿道:“我打算創立一個商會,這個商會我就讓煙候魘打理,你協助煙候魘。”

煙候魘激動的道:“師尊,您說讓我打理您的商會?師尊不得不說您的眼光太獨到了,您的商會在我的手裏一定會聞名大陸的,到時候您就等着數錢就行了。”

泣無淚搖搖頭,笑着道:“我說煙候魘,你不要這麼自戀好不好!”

煙候魘轉動着眼珠,無恥的說道:“師尊,弟子可不是自戀啊!這是事實啊…。”

“好了,別扯了,煙候魘你去國師那裏領取五億紫金幣作爲商會運轉的費用,鐵錘,日後矮人族打造出來的武器鎧甲扣除用在帝國軍隊上的消耗,其餘的交給煙候魘處理,這件事情只能你們出面去處理,我相信你們倆能做好的。”

泣無淚只是不想麻煩而已,有兩個免費的苦力,自己也落得清閒。

煙候魘想了一下道:“師尊,您應該給商會題名纔是,畢竟你纔是東家。”

泣無淚站起來,踱了幾步,想了想:“商會就叫聚寶閣吧。”

“嘿嘿,師尊,我和大師兄這就去辦,”煙候魘和鐵錘走出了密室。

泣無淚暗自琢磨着:“我不可能一直留在元素大陸上,我只想攜美遊歷諸天萬界,這天魔帝國應該有一個稱職的君主,軒轅盜天有着滿腹的治國才華,爲人忠心,不如這天魔帝國的君主就讓他來做吧。”

想到此,泣無淚輕鬆的一笑,手中騰起血紅色的屍火,從空間戒指裏拿出一些材料開始煉器…。

帝宮裏傳出了悠揚的召集鐘聲,天魔帝國的高層官員和剛剛離開不久的鐵錘、煙候魘兩人聽到鐘聲後急忙向着帝宮趕來。

帝宮的朝堂大殿上,泣無淚坐在王座上,堂下以國師爲首的衆大臣單膝跪下高呼:“拜見魔君陛下。”

泣無淚一擡手,威嚴的說道:“衆卿平身。”


“謝陛下,”衆大臣站了起來,國師軒轅盜天抱拳問道:“不知陛下召我等前來有何事?”

泣無淚嚴肅的說道:“諸位,今日本君有一事宣告,”頓了一下,泣無淚繼續說道:“大國師軒轅盜天德才兼備,我相信天魔帝國在他的手中會更加輝煌。”

衆大臣一片迷茫,不懂泣無淚的意思,你看我,我看你的,議論紛紛。

“靜靜,”泣無淚開口,朝堂中安靜下來,泣無淚道:“傳令官,宣讀本君旨意。”

“是陛下,”傳令官對泣無淚行禮後,展開手中的聖旨:“矮人族鐵錘,接旨。”

鐵錘連忙跪下,聲音洪亮的高呼:“矮人族長鐵錘接旨。”

傳令官念到:“魔君有旨,賜封矮人鐵錘爲矮人王,天魔公爵爵位,賜城市一座,神級鎧甲一副,王冠一頂,欽此。”

聖旨唸完,立刻就有侍者端着華麗的王冠和金色的鎧甲走了上來,交給鐵錘。

鐵錘顫抖的雙手接過聖旨、鎧甲和王冠,鐵錘認出這鎧甲和王冠都是出自泣無淚的手,心裏激動不已,鐵錘一個頭磕在地上:“多謝陛下恩賜,謝謝師尊的栽培。”

泣無淚微笑的擡起手,輕輕的一揮,鐵錘站了起來,回到人羣中,在衆人羨慕的目光中,高高的擡起頭顱。

大臣們立刻恭喜道賀:“恭喜公爵大人。”

傳令官再次拿出一份聖旨高喝:“地精族族長煙候魘接旨。”

本來還在羨慕鐵錘的煙候魘急忙跑了出來,跪了下來道:“煙候魘接旨。”

“魔君旨意,賜封地精族長煙候魘爲地精王,官拜天魔公爵爵位,賜城市一座,神級法杖一根,神級法袍一件,王冠一頂,欽此。”

…。

煙候魘千恩萬謝,廢話一堆後,退回去後,傳令官再次拿出了聖旨,“獸皇蒙太奇接旨。”

粗狂的獸皇大步走上前來,跪了下來,傳令官宣讀着聖旨:“魔君陛下旨意,賜封獸皇蒙太奇爲獸王,官拜天魔大元帥,天魔公爵之職,統御獸人軍隊,賜城池兩座,神器巨錘一柄,欽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