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就是河豚,這充氣的架勢實在太有特點了,想認不出來都難。

可是,既然所有人都能認出來,說明不是罕見食材,為什麼人們的反應會如此震驚甚至有點害怕呢?

原因很簡單,河豚好吃卻有毒,而且有劇毒,自古都有冒死吃河豚的說法,如果處理不得當,分分鐘榮登天界。

縱觀整個美食大陸,敢於料理河豚的大食並不多,敢說精通的更是少之又少,究其原因倒不是真的有多困難,而是因為風險太高,處理不好要麼毒死自己,要麼毒死食客,而無論毒死誰,大食之路就算徹底毀了。

踏上大食之路不容易,走到食王食帝更不容易,有誰會願意冒風險毀掉自己辛辛苦苦得來的一切甚至生命呢?

所以,肯學習練習料理河豚的大食一直都不多,大部分大食甚至一輩子都沒有碰過河豚。

對此秦羽也深有感觸,在現代世界,優秀的河豚師父雖不說屈指可數,但也是很少的,原因和美食大陸相同,都是害怕承擔風險。

當然,即便如此,每年還是有很多人被河豚毒死,一方面是因為河豚實在太好吃,好吃到拚死也要去吃,另一方面則是有些廚師沒有責任心,膽子夠大,卻沒有過硬的手藝,結果導致害人害己。

「怎麼樣,還笑得出來嗎?」龍雅兒斜睨著龍越戲謔地說。

龍越憋得臉都紅了,最後重重吐出一個字:「槽!」

「別灰心,聽說你不是挺喜歡吃河豚的嗎?」龍雅兒道。

「吃和做是兩回事好嗎?我倒是也會做河豚,但誰能想到第一輪就是河豚,這也太狠了吧!」龍越黑著臉抱怨地說。

「不狠能叫龍紫雲?你以為這道題和他沒關係嗎?」龍雅兒看了秦羽一眼,接著說,「喂,你從姜國來,見過河豚嗎?」

「對哦,差點把這忘了,姜國有河豚嗎?你做過河豚嗎?」龍越也看向秦羽,反倒是楚香綾毫無反應。

練冰凝霍然轉身,面具之外的半張臉明顯透出憂色,河豚沿海居多,內陸幾乎見不到也不吃河豚,自然也就沒有成熟的河豚料理手藝,姜國位於美食大陸的西北邊陲,更加不可能產生會料理河豚的大食。

這可怎麼辦?如果秦羽不會料理河豚,豈不意味著第一輪就會被淘汰掉?

秦羽看了楚香綾一眼,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正琢磨呢,突然聽到旁邊有個女人酸溜溜的聲音傳來:「好久不見,練堂主依舊美若冰雪,實在讓人好生羨慕。」

眾人轉頭望去,只見一位粉裙女子正蓮步走來,此女修為很高,氣息和練冰凝相差不多,容貌美中帶媚,妝容也頗為艷麗,眉心點著硃砂痣,走起路來如弱柳扶風,和清冷如雪的練冰凝氣質截然相反。

「公孫璃,你少在這虛情假意。」練冰凝臉色驟然變冷,眼神中滿是厭惡。

「呵呵,你也有資格說我?當初若不是你虛情假意,風哥又豈會選擇你?」公孫璃也驟然收起笑容,眼神變得怨毒憎恨。

秦羽、龍雅兒和龍越面面相覷,終於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感情是老情敵撕比,果然情敵見面分外眼紅,古人誠不我欺。

「我沒心情和你糾/纏,此間事了,決鬥還是食戟任你選。」練冰凝寒聲道。

公孫璃眼中的憎恨驟然熾烈,隨即很快隱沒,重新漏出笑容,掃了一眼秦羽四人,戲謔地說:「堂堂玉麟食堂,可真是一年不如一年,這次居然只有四人,下次是不是只有三個?再下次是不是就一個都沒有了?」

「你們風麟食堂也不過區區五人而已。」練冰凝目光從風麟食堂的五人身上略過。

「那也比你們多一人,而且……」公孫璃看向秦羽,停頓了一下才戲謔地說,「還有個首輪就要被淘汰的傢伙,這樣算來,你們應該只有三人才對。」

文軒身為舊派,本來就極度厭惡秦羽,此時見自家堂主如此強勢,登時忍不住站了出來,附和道:「姜國彈丸之地,豈知河豚之美,秦羽啊秦羽,你的運氣今天看來要走到頭了!」

風麟食堂另外四人都顯得很尷尬,想拉文軒卻又不敢,畢竟堂主在旁邊。

「多一人又如何?量再多質不好也沒什麼用,對吧雅兒?」龍越聽不下去主動反駁。

「那是,還指不定你們第一輪後會剩下幾個呢。」龍雅兒切齒冷笑。

「竟敢辱我風麟,練堂主,這就是你們玉麟食堂大食的素質?」公孫璃杏眼寒光瞪著練冰凝。

練冰凝剛要開口,卻見秦羽站了出來:「沒錯,這就是我們玉麟食堂的素質,的確比你們高多了。我究竟是不是運氣,究竟有沒有走到頭,也不是你們說得算!」 ?一個是刻薄的情敵,一個是狹隘的舊派,玉麟食堂和風麟食堂還真是冤家路窄。

事實也的確如此,由於練冰凝和公孫璃的感情糾葛,玉麟食堂和風麟食堂已經爭鬥了很多年。玉麟食堂勝多輸少,總體佔優,在蒼龍州三座美食學堂堪稱老大。風麟食堂輸多勝少,萬年老/二,心中自然很不服氣,說話難免帶了些酸氣。

「目無尊長,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嗎?」公孫璃怒視秦羽,萬萬沒想到秦羽竟然敢公然頂/撞她。

「尊長?我屢次撰文登上食經,等諸聖認可,你有嗎?我編撰度量新編,革新天下功德無量,你有嗎?我心中時時裝著天下安危,盡己所能圍護美食大陸的安全和穩定,你有嗎?」秦羽每說一句話就會向前邁出一步,氣勢上節節拔高勢不可擋。

反觀公孫璃,明明修為強得多,氣勢上居然莫名其妙落於下風,甚至被秦羽氣勢所迫向後退了半步。

「你沒有,除了修為比我強,你什麼都沒法和我相比,你憑什麼自稱尊長?就憑你也配?」秦羽一步站定,穩穩立在公孫璃面前,雙目如熾氣勢登頂。

不止龍雅兒和龍越看傻了,風麟食堂的人也看傻了,什麼情況,秦羽居然敢當面指責公孫璃,這是吃了龍心魔王膽嗎?

「你你你……你好大的膽子!」公孫璃張口結舌七竅生煙,漲得臉都紅了,餘光所見發現已經有不少人望了過來,頓時感覺丟人丟到了姥姥家。

「不,你錯了,我不是膽子大,而是膽氣正,爾等狹隘之輩,即便修為通天,也沒資格入我之眼!」秦羽說完轉身就走,竟似真的不把公孫璃放在眼裡。

並非膽子大,而是膽氣正!

也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句話,連練冰凝都感覺心中震動了一下,莫名有種感慨激動之情油然而生。

「說得好,我挺你!」龍越朝秦羽豎起大拇指。

龍雅兒眼神微微黯然,轉頭望向看台藥王堂眾人所在的位置,藥王堂眾人正湊在一起關注這邊,有說有笑氣氛和諧,比之前在黑龍堂的時候凝聚了不知道多少倍。

「也許,上天註定他要輸給秦羽吧……」龍雅兒心中暗想,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秦羽,她不得不承認,秦羽有種不同於常人的人格魅力,能夠讓人心悅誠服。

「公孫璃,你還想繼續丟人現眼嗎?」練冰凝面無表情冷冷地說,心中卻在笑,論氣人的本事她真的不行,此次能反把公孫璃氣成這樣,她真的感覺好解氣。

「練冰凝,秦羽,你們好得很,我們走著瞧!」眾目睽睽之下,公孫璃自知鬧下去對自己更不利,只能恨恨然咬牙撂話拂袖而去。

「看你一會還笑得出來!」文軒同樣氣得不行,瞪了秦羽一眼跟著離開。

秦羽翻了記白眼全然不予理會,河豚怎麼滴,誰怕誰啊,且看到時候笑不出來的人究竟是誰。

這邊的小小矛盾同樣引起了評審席的注意,但沒有人阻止,考核中多些火藥味也是好的,只要不打起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

「怎麼,都怕了嗎?怕就對了,如果不能讓你們怕,那還叫什麼食帝考核?」龍紫雲冷笑了幾聲接著說,「沒時間給你們準備,按照你們銘牌的編號,十人一組開始進行考核,前十個先上來,動作快點!」

眾人紛紛翻看自己銘牌背面的編號,一號到十號之中,好幾人都表情懊惱,如果面對別的食材,優先出場是具有優勢的,可面對河豚這種食材,優先出場的優勢一下就變成了劣勢,反而編號越靠後的人,越有更多的時間觀摩準備,從中吸取經驗做的更好。

「我是十五號,第二組,你們呢?」龍越之前一直沒注意編號,翻過來才發現居然有編號。

「我是二十五號,居然不和你一組,可惜了,不能虐你。」龍雅兒惋惜地說。

楚香綾沒有開口,只是將銘牌翻了過來,上面刻著三十五。

秦羽道:「我是三十三號,和楚姑娘一組,原來同食堂不連號。」

「上天保佑一定要和風麟的傢伙排在一組,我想虐他們。」龍越雙手合十。

「說的也對,虐自己人沒意思,虐對手才有意思,是時候讓他們見識見識本小姐的實力。」龍雅兒嬌媚一笑,眼神卻變得有些嚇人。

場中,編號前十的考生已經入場,分站在十個丈許方圓的蓮花形石坪上,每個蓮花石坪相隔兩米左右,連接成半圓弧形。

平靜的水面突然捲起浪花,嘩嘩聲中,十個石質的烹飪台破浪而出升了起來,烹飪台通體暗青周圍纏著龍紋浮雕精緻中不失大氣,龍首從右前方面朝內側,口中不斷有清潔的水流汩汩灑落,簡直就是豪華版水龍頭。

看到這一幕,十位考生多多少少都有些緊張,觀眾們卻更加興奮,期待看到精彩表演的同時,也想看看究竟會有多少人在這裡倒下。

「每個人挑選一條河豚,本輪不需要你們烹飪,只需要你們用最快的速度對河豚進行分解,具體分解到什麼程度算是合格你們自己去想,如果全部合格,最慢的一個直接淘汰,如果有人分解的不合格,不合格多少個淘汰多少個,明白了嗎?」龍紫雲道。

聽到暫時不需要烹飪,十位考生都鬆了口氣,可聽到淘汰規則,頓時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全部合格比速度,淘汰最慢的,不合格多少個淘汰多少個,也就是說,不但要做得快,還要做得好,才有可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然而,規則就僅僅如此了嗎?當然不!

只聽龍紫雲又道:「還有,需要補充一下,每個人只能使用一條河豚,分解過程中不能戴手套,內臟必須全部分開,好了就是這些,去挑河豚吧。」

「嗞……」不止十位考生,其餘等待的考生也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感受到了切實存在的危機。

(PS:食得一口河豚肉,從此不聞天下魚,和作者君一起享受河豚吧,撒票撒票~) ?只有一條河豚,意味著沒有失敗重來的機會,一旦切錯,就相當於提前宣布淘汰,所以必須刀刀精準,不能犯半點錯誤。

不能戴手套,意味著要直接接觸河豚的血和骨頭,河豚的血有劇毒,處理過程中一旦不小心被骨頭划傷或者被刀刃划傷,立刻就會有生命危險!

龍紫雲補充的兩條限定規則,頓時讓全體考生面對的危險和壓力同時倍增。

有人開始心跳過速,有人開始手抖,有人開始臉色發白,即便身為巔峰食王身經百戰,也還是控制不住緊張的情緒。

可惜,緊張並沒有什麼卵用,要麼頂住壓力衝過這一輪,要麼乖乖滾回去。

十位考生分別從魚缸中挑選一條河豚,抓的時候都很小心,因為這種河豚名為豹斑豚,毒性非常強,而且表面有骨化的尖刺,非常鋒利,一旦被扎破手,就可以提前說拜拜了。

河豚被抓繼續充氣鼓得更大,氣鼓鼓撅著小嘴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好萌。

然而賣萌也不能改變它的命運,宣布開始的瞬間,十位考生同時揮刀輕輕在河豚的前下方劃了一下,隨著放屁似的氣流聲,氣囊破裂瞬間癟了下去。

接著,他們再次做出了整齊劃一的動作,刀尖朝下,從河豚的後頸猛地刺了進去,河豚劇痛掙動了一下,便不再過多動彈。

看到這一幕,大多數評審都微微頷首面露微笑,覺得第一批十位考生表現不錯,至少步驟沒有錯,而且都很乾凈利落。

秦羽也不禁暗暗予以肯定,楚國不愧是美食大國,六百多位考生,隨便抽十個,竟然都懂得如何料理河豚,即便放在現代世界,也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事。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毒奶的緣故,意外就在這時候發生了!

後頸斷脊的那一刀,實際上還不能要了河豚的命,只是讓河豚無法支配身/體進行掙扎,還需要放血才能徹底殺死。

可是為了搶時間,好幾個考生直接跳過放血的步驟,對河豚進行開腮取腦。

五號就是其中之一,固定魚頭的時候,他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不下心將指尖扣進了河豚嘴裡,剎那間一聲慘叫,連刀帶魚直接扔了出去。

旁邊幾人都差點被這一聲慘叫嚇得失誤,轉頭望去,只見海水腥紅之色汩汩往上冒,五號跪在地上顫抖如篩面無人色,食指指尖的一小段已經不見了,鮮血滴答滴答很快在地上形成一灘。

全場觀眾嘩啦啦站了起來,眾考生心臟怦怦狂跳,又是緊張又是擔心。

秦羽也不例外,他很清楚河豚的牙齒有多厲害,別說斷骨切肉,便是鐵絲都能咔嚓咬斷,他曾經做過一個實驗,將易拉罐捏扁讓河豚咬,其結果相當嚇人,一口一塊乾淨利落,切口邊緣整齊的令人髮指。

易拉罐鐵絲尚且如此,更何況人的手指?

其實,也怪五號自己,河豚斷頸之後遠沒有死,只是不能控制頭部以下而已,嘴部還屬於可控範疇,這時候將手指送入河豚口中,那不就是自己作死嗎?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河豚毒素,豹斑豚毒素極強,遠勝過普通毒藥,零點幾毫克就能要命,即便大食體魄強化,也絕對扛不住。

五號的手指指尖被咬掉了一小段,毒素侵染的量可想而知,如果得不到及時救治,十分鐘之內就會一命嗚呼!

「救命,快救救我,救救我!」五號顯然也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面無人色嘶聲嚎叫,差點跌到水裡去。

除了龍紫雲依舊冷笑,其餘十位評審包括楚王都緊張站了起來,楚王急聲道:「太醫太醫,速速給他喂葯!」

「快點,要出人命了!」徐監天也跟著急聲催促,一位大食成長到食王巔峰不容易,如果因為考核暴斃,那就真的太可惜了,傳出去影響也不好。

太醫早就有所準備,帶著幾個弟子急匆匆跑到五號旁邊,倒了大半碗黑乎乎的湯藥給五號灌了進去。

五號捧著碗狂喝猛灌,喝完之後才稍微放鬆,瀕死的恐懼讓他疲憊不堪,閉上眼睛暈了過去。

目送五號被抬走,十位評審才稍微鬆了口氣,擦擦額頭重新坐下。

「這樣比下去恐怕不妥,若再有中毒者出現怎麼辦?」李長風肅然道。

「有何不妥?不是準備解藥了嗎?再說,想做好河豚,就要膽大心細,如果連這都做不到,憑什麼成為食帝?」龍紫雲反問。

李長風無法反駁,不得不承認龍紫雲說的有道理,但好端端一場考核,本該是盛會才對,弄得如此緊張恐怖真的合適嗎?

「大王,諸位,正所謂百鍊成鋼,現在的年輕人之所以心浮氣躁,再無我輩英姿,就是因為要求太松壓力太小。長此以往,他們如何能夠扛得起天下重任?所以我以為,就該藉此讓他們明白,大食之路不是那麼好走的,想成帝封尊,就要嚴格再嚴格,勤奮再勤奮!」龍紫雲左右看看鄭重地說。

不得不說,這番話說的的確擲地有聲字字千鈞,任誰都沒有辦法反駁,楚王本來對龍紫雲不守規矩很是惱火,聽了這些話,怒火頓時消了許多。

楚國王室同樣姓龍,是很早以前從龍家分出的一支,雖然自成一體,但和龍家依舊保持聯繫。

據楚王所知,龍紫雲在同輩天才之中,天賦公認不是最強,進步的速度和成就卻最高,現在更是成功擊敗白行天,成為了九龍食宮食聖之下第一人,究其原因,就是近乎瘋狂的嚴格和勤奮,每失敗一次,他就會蛻變一次,變得更強,更恐怖!

秦羽同樣將這番話聽在耳中,心中對龍紫雲又多了幾分忌憚,此人狂傲強橫實力可怕至極,謹慎勤奮越挫越勇,似乎在他面前,進步之路永遠沒有盡頭,如果這種人成為敵人,絕對是相當恐怖的一件事。

龍紫雲見十位評審都沒有再提意見,目光掃過台下剩下的九位考生:「看什麼看,你們該做什麼還用我提醒嗎?」

九位考生宛若被冰水當頭澆下,頓時一激靈回過神來,趕忙低頭繼續奮戰,那幾個跳過放血步驟的考生,前車之鑒再也不敢亂來,老老實實重新放血,直到確認河豚死亡才繼續進行分解。 ?中途見血淘汰一人而且差點喪命,已經讓考核氣氛變得異常緊張,誰料一切只是開始,沒過多久四號就因為刀工失誤慘遭淘汰,緊接著七號由於緊張不小心切破手指淘汰,最後好不容易完工,又有兩人因為不合格,被十一位評審投票淘汰。

首輪前十位考生,竟然淘汰了整整五名,只有一半勉強通過!

看到這個結果,全場觀眾頓時嘩然,其餘考生則心中沉重掌心出汗,再次意識到此次考核的殘酷和慘烈,這不是一場遊戲,又不是一場盛會,而是一場決鬥,和食材的決鬥,和對手的決鬥,和自己的決鬥!

只有戰勝食材,戰勝對手,戰勝自己,才有資格成為食帝,從此走進美食界金字塔的最上層。

考核繼續進行,第二組十一到二十號考生登場,龍越十五號,恰在其列,可惜沒有如他所願,這一組中沒有風麟食堂的人。

雖然沒有如願,但龍越依舊錶現優異,甚至可以說是驚艷,運刀熟練下刀果斷,手法嫻熟無可挑剔,只用了短短五分鐘,就將河豚完全分解,除了魚鰭部位必然出現的破損,幾乎沒有任何瑕疵。

最終,龍越以無可爭議的優勢成為了第二組的頭名,成績甩開第二名一大截,其餘九人之中有兩人因為不合格慘遭淘汰,總共晉級八人。

「你不是說要虐我嗎?怎麼樣?見識到哥哥的實力了嗎?帥不帥?」龍越一回來就窮臭美。

「切,睜大眼睛看好了。」龍雅兒不屑撇撇嘴,挽起袖子朝場中走去,第三組有她,她會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

秦羽沒有多說什麼,心中卻倍感震撼,以前他一直以為龍越只是個逗比,龍越放狂言的時候還將信將疑,現在看來,龍越的確沒有吹牛,至少沒有完全吹牛,實力的的確確毋庸置疑。

第三組十位考生很快開始,或許是和龍越牟上了勁,龍雅兒一開始就完全進入狀態,速度幾乎可以用爆炸來形容,偏偏又精準無比,不出任何差錯,亮晶晶的尖刀在她手中簡直就像是在跳舞。

然而,這並不是最令人吃驚的,最令人吃驚的是,她居然不是最快的,還有另一個人和她的速度相差無幾!

此人也是個女大食,比龍雅兒矮一個頭,看起來嬌小纖細,沒有帶烹飪帽,長發梳成偏馬尾,髮帶上有個寶石雕刻而成的粉紅色蝴蝶裝飾,看起來倒是頗有幾分現代風。

她似乎並沒有盡全力,還有餘暇轉頭關注龍雅兒,朝龍雅兒投去有些俏皮的笑容。

龍雅兒自然感受到了她的關注,在她看來這完全就是挑釁,於是她不顧精準強行加速,想將對手甩開。奈何她加速對手也加速,無論如何就是甩不開。

最終,兩人同時完成並列第一,成績都是四分半,比龍越提高了足足半分鐘。

剩餘八人之中,一人因為失誤慘然離場,兩人檢查不合格投票淘汰,第三組最後晉級七人。

回來後龍雅兒往那一坐,氣鼓鼓顯得很不服氣,眼神中的寒芒異常可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