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直到現在,你還在爲他們五個人着想,”餘冉深深的說着,目光重新打量着林天,有敬佩,有感動,有歡喜,有激動,

林天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自顧自的坐下來,

“天哥,”

朝陽和檸檬眼眶紅紅的:“謝謝你,”

“謝我幹什麼,”林天輕輕一笑,拍了拍兩人的肩膀,“沒有太大的心裏負擔,坐下來,好好休息吧,”

檸檬咬咬牙,雖然林天嘴上不說,但是他是知道的,他一直知道,

從今天的比賽開始,林天就決定在最後的時刻交出首發的位置,不爲其他,只爲了完成老一代GOD戰隊五個人最後在賽場上戰鬥的願望,

而且之前檸檬和朝陽兩人打的的確很不好,林天的表現卻沒有一點瑕疵,

可是現在林天卻願意與他們兩人一起替補,不管是爲了什麼,林天的這份情義,他們兩人永遠記得,

林天坐在椅子上,目光淡然且平靜,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餘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嘆息一聲,

第三局比賽遲了二十分鐘纔開始,衆多觀衆們都說到底怎麼了,等到的是關於GOD戰隊的換人通告,

GOD戰隊上單朝陽,下場;上單平哥,上場,

GOD戰隊打野檸檬,下場;打野靈樂,上場,

GOD戰隊輔助林天,下場;輔助小七,上場,目標編號014 在通告發的一瞬間,現場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彷彿時間停止了一樣,

粉絲們都遲疑了幾秒鐘終於是爆發出了山呼海嘯般的吶喊聲,

平哥,靈樂,冷酷,三哥,小七,

GOD戰隊最老,最原始的首發五人,

好久沒有看到他們了,

當這五個人一起登場的時候,一瞬間,回憶如同潮水般涌了上來,

佔據了現在所有人的腦海,

現在哪裏還管當初也沒有噴過他們,哪裏還會繼續說他們是菜雞,哪裏還會指着他們的鼻子說你們不配全華班的名號,

許多人都已經是熱淚盈眶,激動的看着場中的五人,

шшш⊕T Tκan⊕C 〇

激動地看着那印刻着GOD戰隊LOGO的標誌,於是無數的觀衆和粉絲們,還有全國各地坐在電腦前看視頻直播的人們,都是激動的喊着:“GOD,加油,”

GOD,加油,

GOD,加油,

“我的天吶,我沒有看錯吧,真的是他們五個,,”

“是啊,是平哥他們啊,好久沒見他們在賽場上了,”

“真的好久了啊,當初他們奪冠就是這個陣容吧,這五個人,哎,多好啊,”

“是的,這就是GOD戰隊建隊元老,一直打到今天的,如果中間不爆炸的話,這個戰隊能夠帶給我們多少希望啊,”

“嗚嗚嗚嗚,爲什麼看見他們我有一種想哭的感覺啊,嗚嗚,我忍不住了……”

“別擔心,妹子,我也有種想哭的感覺,哎,之前一直黑他們,可現在他們一起站出來的時候,我卻黑不下去了,”

“黑着黑着就黑出感情來了,黑着黑着就哭了……”

解說橘子姐和米酒也是非常的激動:“沒想到GOD戰隊在最後一刻居然是派出了這樣的陣容,真的很讓人意外啊,”

“是的,”橘子姐笑着說道,“平哥他們五人一起與GOD戰隊經歷了很多事情,雖然說戰隊在這一年傳出來了許多矛盾,與隊友不和,但是我相信真到了最後的關頭,所有人還是會選擇聯合在一起,”

“不管以前他們的矛盾有多深,也不管對戰隊有多少的埋怨,在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沒有一個人退縮,也不怕背鍋,”

“畢竟,這就是感情啊,三年的感情不是說散就散的……”

橘子姐說到動容處,語氣有些哽咽,悄悄抹着眼淚,

現場的氛圍也被橘子姐帶的有點感傷,充滿了回憶,

“GOD戰隊居然換上了原來的五個人,”AK47微微一愣,“他們想幹什麼,”

雖然說這五個人的確是打了很久,但是如果要說團隊的配合和默契度的話,爆炸了將近一年的五個人,原來的默契早就消散殆盡了,

現在林天和朝陽檸檬這套體系,即使在一起打的時間比較短一點,但是勝在衝勁大,

現在換人,而且一下子就換了三個人,待會還要少三個ban位,真不知道GOD戰隊在想什麼,

與熱情激動的粉絲不同,旋風和AK47是從更加職業,更加理性的角度去分析問題,

旋風看着場上那五個人的表情,充滿了決然與堅定,

“也許……”他喃喃的說,“是他們覺得這是最後的比賽了,也許……這是一場謝幕之戰,”

“謝幕,”AK47目光有些動容,呆呆的看着他說,“你說他們平哥他們之後就要……”

旋風苦笑一聲:“我只是猜測而已,究竟是不是,誰也不知道,”

AK47點點頭,轉而繼續看比賽,

只是旋風悄悄的看着他,嘆息一聲:老夥計,你可千萬不要衝動做出什麼決定來啊,

GOD戰隊原始五人的登場,瞬間點燃了全場的激情,

不管是不是GOD戰隊的粉絲,甚至王族戰隊的支持者也是在此刻給了這五名老將最大的尊重,

當所有的觀衆,包括解說都是爲GOD戰隊五人鼓掌時,平哥他們的目光閃動着淚光,

曾經也是坐在這個位置上,他們瀟灑的比賽,他們享受着比賽帶來的激情,享受聚光燈照在身上的光芒……

但是從來沒有此時讓他們覺得珍惜,

有些時候,有些東西,直到快要失去的時候,才直到珍貴,

“兄弟們……”平哥深深的呼吸着,目光微微動容,

他的這聲兄弟叫靈樂,冷酷,三哥和小七心中狠狠的一顫,

這聲兄弟,很久沒有在他們五人之間聽到,長久的矛盾,隔閡與不信任將他們的友誼狠狠的擊碎,此時平哥的一聲兄弟將他們的記憶全部喚起來,

曾幾何時,他們一起比賽,一起品嚐失敗,一起分享勝利的喜悅,一起站在冠軍之巔,一起調入深淵,

“這場比賽,我們一起加油,”

平哥深深呼吸一口氣,炙熱的目光看着四名隊友,

“一起加油,”

靈樂點點頭,這是他闊別兩個月以來重新登上賽場,內心的激動與緊張交織着,

三哥,小七,冷酷都是面色激動,五名曾經的戰友又站在了一起,

重新戰鬥,

王族戰隊的聖僧看着曾經的對手,微微一笑,隨即正色說道:“我們的BP要換一下思路了,”

花落也是點點頭,不過啤酒卻是淡淡一笑:“不用吧,林天已經下場了,我們現在並不懼怕下路了,”

“三哥和小七的下路,大家也都知道是什麼樣的地位,”

聖僧微微皺眉:“還是穩一點好,你忘記了我們遇到這隻GOD戰隊的時候,是怎樣輸掉比賽的,”

“可是那是去年,不可同日而語,今年的GOD戰隊是什麼樣子大家也知道的,”啤酒聳聳肩,

隊內的兩名韓國C位倒是沒有表態,他們只是無所謂,無論誰上場都是一樣的,

教練也是走過來,拍拍聖僧的肩膀說道:“沒事,這把不需要可以的改變BP,那樣會暴露我們的意圖,我們的對手不是GOD,而是後面的征途,榮耀和EG戰隊,”

見教練也這樣說,聖僧只好是無奈的點點頭,可是他總感覺有些不妥,

這五個人曾經給他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他也很清楚GOD戰隊原始五人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展出了超凡的戰鬥力,

可是現在隊內基本沒有人同意的看法,於是在BP上,瑞茲沒有ban掉,盲僧沒有ban掉,只是ban掉了冷酷的妖姬,

但是冷酷還有一個成名英雄,狐狸,

當冷酷鎖定狐狸的時候,現場響起了排山倒海的歡呼聲和掌聲,

瑞茲,盲僧和狐狸,

GOD戰隊致勝的三大法寶,

許多人看到這個陣容,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那個炙熱的年代,那個GOD統治LPL的年代,是那樣的振奮人心,

比賽開始,GOD戰隊對陣王族戰隊的第三場比賽,也是很有可能GOD戰隊在本賽季的最後一場比賽,

所有人都很認真,所有人都很緊張,

這把雙方都沒有選擇換線,而是在硬剛着,三哥和小七面色凝重,穩穩的補兵,非常的穩健,打的一如既往的像之前的風格,

可以看到三哥在有林天輔助的時候,可以打得很兇,而在小七的輔助下,打的很穩,一絲失誤都不會犯,

不能說兩個輔助哪個好,哪個差,兩邊都是配合的陣容來打,

聖僧的第一波GANK依然是選擇了下路,之前是因爲林天,現在是因爲三哥,

他很清楚,三哥在GOD戰隊的地位,雖然前期是被放養,但是在後期的傷害基本上是他打出來的,

一旦對手放任三哥不管,在三十分鐘後還給他的將是一個爆炸傷害的ADC,目標編號014 “6666,這個閃現,反應可以的,”

“三哥寶刀未老啊,閃現給滿分,聖僧想抓下有點想多了啊,”

“哇,我感覺酒桶有點要遭殃啊,盲僧已經繞過來了,”

“哈哈,靈樂還是這麼有靈性啊,”

觀衆們在熱烈的討論着,只見聖僧的酒桶在一擊不中後,無奈暫時選擇後退,路線依然是從三角草叢那裏離開,

但是剛經過三角草叢就感到一絲危險,酒桶現在想要離開已經來不及了,盲僧貼身一下拍地板緊跟着平A,小七的布隆也是W在盲僧上給酒桶掛上了Q技能,一層被動,

王族ADC飛機見此第一時間過來救援,但是無奈被動已經打出,在盲僧布隆和盧錫安三個人的攻擊下,酒桶的血量很快殘了,

“我有治療,”飛機打着信號,

交出治療,兩邊瞬間反打,

一波三人的交戰之下,王族也是硬着頭皮來上,不過布隆的被動前期實在是太噁心了,小七也是果斷,居然是閃現上去平A飛機,由於剛纔飛機是交出W過來爲酒桶加上了治療,所以這波也是被布隆的被動凍住,

聖僧暗歎一聲,身上殘血,但是盲僧還有Q技能沒用,無奈之下,只能暫時徹底,並祈禱盲僧的Q不會中,

就在此時,靈樂雙眼凝重,嚴肅無比,手指放在Q鍵上,神聖那般的按下去,

“嗖,”

Q出手,

“砰,”

正好落在酒桶走位的預判位置上,精準無比,

“噢,Q中咯,這下好了,酒桶要死了,”

“這個盲僧Q的很準嘛,靈樂的瞎子還是那麼的牛叉,”

“當然啊,靈樂的瞎子可是經過了國際大賽的認可的,國外的人都ban靈樂的瞎子,你說呢,”

“臥槽,這場打的熱血沸騰了啊,剛開始就這麼的直接,我的小心臟有點受不了了,”

聖僧的酒桶被盲僧Q中,已經是殘血的酒桶就交待在這裏了,飛機見狀只能是趕緊撤回,不過在撤回的途中,盧錫安跟上平A,打出了布隆的被動,

“砰,”

被凍住,

飛機只要交出閃現逃生,

“這波GOD戰隊大賺啊,”橘子姐笑着說,“不僅殺了酒桶,而且還打出了飛機的雙招,開局有點夢幻,”

“不得不說靈樂這把的節奏真的是好,酒桶來的時候,他其實已經是發現了,不過盲僧並沒有第一時間過來,而是等待着在酒桶交完E閃的瞬間上來,真的是賊,”

“哈哈,還不如說是套路好呢,”

兩名解說也樂於見到GOD戰隊老將如此精彩的發揮,不過這還不夠,此刻在上路,瑞茲完全壓制住了泰坦的發育,

按道理,泰坦無論是在哪裏都是穩穩的推線補兵很少自己也被壓制的情況,但是瑞茲偏偏做到了,而且打的異常兇悍,讓觀衆們看到了昔日那個雷電法王的影子,

中路的冷酷狐狸自然不用多說,招牌英雄使用的如魚得水,讓對面的中單十分有壓力,不得不喊來酒桶幫忙,

這樣一來,酒桶實在是有些疲於奔命的感覺,被GOD戰隊的拉扯戰隊打的難受無比,偏偏又不能放鬆絲毫,

尤其是在上中兩路,在打野靈樂盲僧的帶動下,成爲了整個隊伍的發動機,引領着隊伍朝着勝利的道路前進着,並且越走越遠,

聖僧感到一陣壓力,不能再這樣下去,一定要尋找破解的方法,於是把矛頭對準了中路,

打野,中單和輔助三個人全部瞄準了中路,正當在酒桶的帶動下對冷酷的狐狸進行致命一擊時,早已經反蹲在這裏的盲僧直接Q中了中單,果斷,清晰的迴旋踢直接秒殺了中單,

團戰,潰敗,

在酒桶等人逃竄的時候,來自平哥的瑞茲超級繞後直接傳送到了大後方,開着大招奔襲過來的瑞茲,閃現定住了酒桶,配合趕來的狐狸和盲僧,又是將打野留下,

王族戰隊,陷入了全部的劣勢,

米酒興奮的說:“這場比賽讓我想到了以前GOD戰隊,他們的打法就是這種,以中上爲核心,以打野爲發動機,全圖破壞搞事,不斷的侵襲地圖資源,讓對手防不勝防,”

“是啊,這種打法真的有點回到過去的感覺,而且不得不說,在如今LPL普遍運營爲王的時代,也只有GOD戰隊敢這麼大了,而且還打出了效果,不得不說他們是真正的勇士,”

“現場的觀衆朋友,坐在電腦前看視頻直播的朋友們,這場大家看下來,我希望無論是哪隊贏下比賽,我們都能夠爲GOD戰隊加油打氣,因爲他們是最棒的,”

“噢,”

“噢,”

“加油,GOD戰隊加油,”

響應着米酒的話,觀衆們都非常的熱情,給了GOD戰隊很大的支持和? 和青山作個伴 勵,

坐在GOD戰隊位置上的五個人,平哥,靈樂,冷酷,三哥和小七,臉上都是洋溢着幸福的神色,

他們是在享受着比賽,享受着接下來每一分,每一秒給他們帶來的榮耀,

休息室裏,餘冉怔怔的看着GOD戰隊的表現和神情如此激動的五人,也是苦笑一聲,搖搖頭,到了現在她總算是有些明白爲什麼林天會提出讓他們五人上場打比賽了,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的,”餘冉冷不丁的問道,

朝陽和檸檬都是一愣,知道什麼,不解的看着二人,

只是林天卻聳聳肩,神色十分輕鬆:“我不知道啊,猜的,”

“切,”餘冉努努嘴,“往往你說猜的時候,那就是真的,”

“有這麼準,”林天苦笑一聲,

“那是自然,”餘冉的語氣帶着一絲冷嘲熱諷,“你是誰,你可是林天,LPL的天才輔助,”

“打住,”林天苦笑一聲,“別挖苦我,還是看比賽吧,”

目光再次落在電子大屏幕上,只見GOD戰隊已經推完了兩路高地,並且殺了三個人,開始轉戰拿大龍,非常穩健,

“你說這場還會被搶龍嗎,”朝陽呢喃着問道, 大道凡生 禽惑婚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