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劉峯還真有一手,在那樣的情況下都能搶到mvp,要是我上的話,早就心態爆炸了吧。”

“雖然劉峯打王者贏了唐少一局,但看樣子唐少並不想善罷甘休,還會和劉峯繼續玩下去,只是不知道還有個啥好玩的。”

“這就別管那麼多了,總之我們這次啊,可是有好戲看咯…”

這些高中同學看熱鬧不嫌事大,只要和自己無關,誰愛折騰誰折騰去吧。

人之常情。

“你還想玩什麼,繼續,我陪你。”

現在換做劉峯來反問唐萬財,撿到了福袋後,劉峯只感覺自己在這個別墅裏無所不能了。

“再來一把!這次就你我兩人單挑!”

“你確定?”

“我確定!”

“行,那我也不欺負你,還是一樣,規則你來定!”

劉峯將決定權交給唐萬財,不怕他玩什麼花的,就怕他到時候輸了賴皮。

劉峯之所以有這樣的膽量是因爲他對自身實力的自信,還有那在solo賽中100%勝率的戰績!

沒錯,劉峯在單挑中就從沒輸過!

這,就是劉峯的底氣。

“行,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氣!”

唐萬財此番鄭重思考了一下,而後想到了一個對自己極爲有利的規則。

然而幾分鐘後…

“怎麼可能…”

唐萬財難以置信,自己居然又輸了。

他面帶驚容的看着劉峯,這傢伙在王者榮耀上各方面已經完全碾過了自己,自己完全不是對手!

再這麼比下去,那最後的一點老臉都會輸的蕩然無存。

“還玩嗎?”

聽到劉峯那略帶戲謔的話語,唐萬財深吸了一口氣以平復自己的內心。

沒關係,不就是王者榮耀而已,自己還有翻盤的機會!

“玩,只不過不想打遊戲了,我承認,我打不過你!”

此言一出,周圍同學紛紛震驚不已,這是能從唐少嘴裏說出的話嗎?

之前的唐少可是比任何人都不服氣的啊。

“我們換個項目,就玩這別墅裏的設施如何。”

這個別墅面積龐大,自帶花園和游泳池,樓層共有四層,每一層都有不同的娛樂設施。

唐萬財今日就是要和劉峯在這些設施上面一較高下!由此來證明誰更勝一籌!

“奉陪到底!”

“行!硬氣!那兒有個桌球檯,我們就在桌球上切搓兩下如何。”

“走!”

劉峯雖然沒怎麼碰過桌球,但基本操作和規則還是知道的,每次在短視頻裏刷到某丁打桌球的片段,看的劉峯那叫一個熱血沸騰。

“你來開球。”

唐萬財將開球權交給劉峯,就好像劉峯將制定規則權交給唐萬財一樣,那是對自身實力完全的自信!

劉峯揭過杆,裝模作樣擦了一下杆頭後對準了白球。

“既然唐少這麼謙讓,那劉某也就不客氣了!”

“大力 出 奇 跡!”

砰!

現場只聽到一道清脆的聲音,隨後衆人看見,那一團三角被那隻白球衝的七零八散。

一個一個的小球在臺桌上到處橫衝直撞,也有兩個球偶爾相撞發出二次聲響。

它們看似毫無規律的運動着,但實際上,它們最後的終點卻只有一個。

那就是臺桌上的六個黑洞!

“臥槽,全進了!這麼牛逼!”

“這尼瑪怎麼可能,這種情況我還是第一次見!”

“我以爲這隻存在於那些p過的視頻中,沒想到還真有一杆全進的情況!劉峯,看不出來啊,你居然還會這套手法!”

“早知道我就錄個像發到網上,這種視頻,不火都不行…”

在所有球盡數進洞後,周圍瞬間爆發出不可思議般的狂呼。

他們活了這麼久,長這麼大,就從沒親眼看見這副畫面,那真的是視覺盛宴!就連當事人劉峯和唐萬財也看呆了。

只不過兩人的心理活動截然不同。

“這就是福袋裏開出的王的力量麼,果然非同凡響!”

劉峯將功勞盡數歸於福袋裏開出的寶貝,得到寶貝後,知道自己最終會贏,可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贏得這麼輕鬆!

反觀那唐萬財,面孔上一臉黑線,現在怕是在後悔剛剛爲啥會把開球權交給劉峯了吧。


“行!這把算你運氣好,我們再來!這把我來開球!”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幾斤幾兩!”

唐萬財不甘心,表示要和劉峯還要再比。

“比就比唄,怕你不成。”

劉峯嘟囔着嘴,毫無畏懼。

幾分鐘後。

“怎麼可能…”

唐萬財喃喃自語,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喲,這麼不客氣呀,這纔多久就把黑8打進洞,是生怕我會輸啊。”

“既然有人願意將這把送我,那我也就勉爲其難的收下吧,免得寒了某些人的心,你說是吧,唐少。”

聽到劉峯那充滿了譏諷意味的話語,唐萬財的臉皮是一抽一抽的。

方纔就是自己手殘,在其他球還沒進洞的情況下居然將黑8打進洞了。

毫無疑問,他又輸了。 看着面前喝昏過去了的衛哲,衆人不由面面相覷了起來。

無奈地聳了聳肩,鄒小北只好草草地結束了此次的午宴。

派人馱着衛哲離開後,鄒小北也不由鬆了口氣。

雖然午宴提前結束,但是該做的事情不也都做好了不是?

等到水遠洋帶着蘇打綠的一行人離開過後。

鄒小北的臉色也瞬間恢復了清明。

叫住就要馱着華名遠離開的張宇飛,鄒小北不由喊道。

“不要意思華總,兄弟我這邊還有件大生意想和你合作。

不知道你能不能考慮一下……或者讓你背後的那位考慮考慮?”

聽到鄒小北的話。


原本被張宇飛馱着的華名遠身體就是微微一頓。

臉上閃過一絲苦笑,華名遠也乾脆不裝了。

直接收了收自己的西裝領帶,華名遠不由轉頭笑着說道。

“好小子,這邊都被你看出來了?”

說完,華名遠不由笑着搖了搖頭。


看着面前好似狐狸一般的鄒小北,華名遠直接讓服務員拿了一杯濃茶過來。

而鄒小北,也只是隨意地點了點頭並未多說。

很快,這第二輪的談判開始。

但是這一次,卻並沒有什麼酒菜。

雙方這邊的人馬,此刻都顯得十分的嚴肅!

喝了一口濃茶,華名遠不由咂了咂舌說道。

“那麼鄒老弟,這次你又有什麼計劃,既然還敢說能讓我們賺大錢?”

聽到華名遠的問話,鄒小北只是微微一笑。

沒有說出他的計劃,鄒小北只是從他帶來的皮包中微微拿出了一疊稿紙。


遞到華名遠的面前。

入眼,華名遠就看到了《有關占卜奶茶加盟計劃相關計劃書》幾個大字進入了他的眼中。

………………………………

送走了滿臉心事以及震撼的華名遠離開酒店。

這下,鄒小北這纔算真正地鬆了口氣。

此次打電話叫華名遠過來,撮合華來士和蘇打綠合作是假。

將他這些天連夜趕工的計劃遞給華名遠纔是真!

看華名遠臨走前的表情鄒小北知道,這件事十有八九可能能成。

懷着激動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接着就是一夜無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