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應該做的”林無敵接話道,王美晴白了這傢伙一眼,林無敵什麼事情都沒做,現在感謝的時候到是很自覺的站了出來。

幾人走到樓下之後,周雪華已經恢復了往日的雍容,身上流露出一種貴氣,不過卻並不是居高臨下咄咄逼人,而是非常平易近人的感覺,看到幾人下來之後。,周雪華率先站了起來迎着幾人走了上去。

“怎麼樣了?”周雪華看了一眼雲凌萱隨後看着陳若柯問道。

“已經沒事了”陳若柯笑了笑說道。 傍晚時分,雲鼎才悠悠轉醒。

這個時候王美晴還有林無敵兩人早已經離開了。

“爸,您感覺好些了嗎?”雲凌萱坐在雲鼎旁邊兩手攬着雲鼎的胳膊關切的問道。

周雪華也是坐在一旁關心的看着這個陪伴自己三十多年的男人。

“已經好多了,這次還真的要對虧了若柯啊”雲鼎輕輕拍了拍雲凌萱的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看着陳若柯笑着說道,顯然非常的高興,其實在昏迷的這段時間中雲鼎都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知道醒過來之後才知道自己這幾天做的事情是多麼的荒唐。

不過誰也想不到竟然會有人給他下降頭。

“雪華啊,這段時間委屈你了”雲鼎自責的說道。

“老雲,你能醒過來就已經謝天謝地了,什麼委屈不委屈的”這個時候的周雪華更像一個妻子,也更加愛像一個母親還有丈母孃,陳若柯兩人剛回來見到周雪華的時候臉色憔悴,就像是五十多歲的老太婆一般,雖然周雪華的實際年齡已經是五十三歲了,不過平時保養的好再加上一打扮真個人就像是三十歲的少婦一般,容光煥發,非常的精神。

“爸,您能醒過來就好”陳若柯笑着說道。

“唉,你們剛回來就給你們添了這麼多的麻煩”雲鼎看着陳若柯苦笑着說道。

天下父母都是一樣的想法,雖然雲鼎家財萬貫,但是也是爲人父母,始終都是爲自己的後輩兒着想。

“你說什麼呢,爸”雲凌萱嗔怪道。

“好好好,女兒終於長大了”雲鼎這纔看向雲凌萱說道。

雲凌萱嘟起性感的嘴脣,陳若柯看了之後小腹有一陣躁動,這纔想起來知道現在還沒有一親芳澤呢,但是陳若柯也知道現在是什麼場合,硬生生的將那股衝動壓了下去。

雲凌萱白了陳若柯一眼,自然注意到了陳若柯看向自己的眼神,不過卻假裝沒有看到,依舊和雲鼎說這話,有說有笑,雲鼎能夠醒過來他非常高興。

шшш ★ⓣⓣⓚⓐⓝ ★¢ O

“我說閨女啊,有個事不知當問不當”雲鼎忽然神色一正說道。

“什麼?”雲凌萱上不自知的問道。

雲鼎在說話之前先是看了一眼坐在另一個沙發上的陳若柯,臉上有着一種不可名狀的笑容。

陳若柯心底忽然咯噔一下,這話總校容總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果然就聽到雲鼎看了一眼周雪華,周雪華接過話頭問道:“你爸的意思啊,就是我們老兩口什麼時候才能抱上孫子”

周雪華笑意吟吟的看着雲凌萱。

這話一出口,雲凌萱當場臊了個大紅臉。

這叫哪門子事啊,兩人剛剛回來不爲其他的,也不問問自己的閨女在外面過的好不好之類的竟然先問這種事情。

這也怪不得雲鼎老兩口,他們即便在有錢也是爲人父母,有誰會不關心自己的子女的下一代的情況?

“爸~”雲凌萱撒嬌的叫道。

“萱萱,你過來我和你說點事”周雪華看了一眼陳若柯,經過剛纔那件事周雪華對這個女婿已經是完全認可了,雖然在雲鼎當初直接排定這門親事的時候周雪華心中頗有微詞,但是現在周雪華看着這個女婿是怎麼看怎麼順眼,不由得想要爲這個女婿說幾句話了。

“怎麼了,媽?”雲凌萱疑惑的看着周雪華,有什麼是不能當面說的?

不過依舊站了起來跟着周雪華走到了一邊。

雲鼎看到他們兩母女走到了一邊,身子擡了擡王陳若柯那邊靠了靠,陳若柯見狀也站了起來做到了雲鼎旁邊,雲鼎當即湊到陳若柯面前,小聲的問道“你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啊?沒事啊陳若柯裝傻充愣的說道。

“你這小子,別以爲爸什麼都看不出來,萱萱現在還是完璧之身,我知道當初我直接敲定你們兩個的寢室確實是有些不人道,但是要不是我知道我閨女的性格我是不會那麼做的,再加上你爺爺也想說過你的事情,你們兩個在一起簡直就是天作之合,萱萱是有些小脾氣,但是你一定要要包容她啊”雲鼎苦口婆心的說道。

“額······”

“爸,我和萱萱的關係真的很好”陳若柯依舊嘴硬的說道,

“你這小子還嘴硬,難道爸這麼大歲數的人了還看不出你們兩個之間有問題?你們兩個已經結婚半年多了,現在萱萱還是···那個啥,你要是說你們兩個之間沒有問題的話,那是怎麼回事?”雲鼎逼問到。

陳若柯自然不會講自己和雲凌萱剛開始的時候不和的事情說出來,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不由得一時間愣住了。

雲鼎看到陳若柯沒話說了,表情似乎有些糾結不由的驚訝的問道:“不會是你有什麼問題吧”

陳若柯看到雲鼎的目光有些不對,不斷的瞄向他的下面,陳若柯下意識的捂住襠部“沒,爸您可別亂猜啊,我身體好着呢”

“那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雲鼎的神色一下子嚴肅了起來。

其實看到陳若柯這麼緊張的樣子也知道陳若柯不想是那種有事情的人,要不然雲凌萱以後的生活可就有些要難過了。

“哎呀,爸,其實是······”陳若柯話還麼有說完就已經被雲凌萱打斷了“我們今晚就圓房!”

“啊?”陳若柯一驚,目瞪口呆的看着臉蛋紅彤彤的雲凌萱。、

顯然剛纔周雪華也在和雲凌萱說這件事情。

醫手遮天,男神高攀不起 雲凌萱的話這麼一出口,雲鼎道士老尷尬了,“額······你這閨女,你們兩口子的事情和我們說幹什麼,真實的”說着雲鼎還端起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以掩飾臉上的尷尬的情緒。

“哼”尹雪蓮嬌哼一聲,蹬蹬蹬的跑上了樓。

“什麼是圓房?”玲玲在旁邊啃着一個大紅蘋果好奇地問道。

兩隻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着雲鼎。“爺爺,爺爺,什麼是圓房啊”

周雪華還是很喜歡玲玲這小傢伙的,自從回到家看到玲玲在這裏,知道玲玲的來歷之後,更是心疼的了不得,聽到玲玲這麼問,周雪華白了雲鼎一眼“玲玲,別聽你姐姐亂說,你還小。現在不能知道那麼多你知道嗎?”周雪華輕聲的說道。

饒是雲鼎一把歲數了也不由的臉紅了,再次喝了口水。

“爸,您很渴麼?”陳若柯適時地問道。

“額咳咳咳······”

雲鼎嗆了一口,狠狠地瞪了陳若柯一眼。

陳若柯奸詐的笑了起來。 雲凌萱小腳一跺走上了樓,陳若柯看着那柔軟的腰肢,心想今晚不會真要迎接解放前的歡呼了吧。

不過事實顯然不是他想象的那個樣子的······

只聽到雲鼎老兩口催促道:“你這傻小子別在這傻愣着了,抓緊時間上樓睡覺吧!”

“啊?”陳若柯一時間愛沒有反應過來,誰知雲鼎也是個急性子,一把抓起陳若柯的胳膊嗎“給老子滾上樓!

看着這麼狂躁的老丈人,陳若柯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不過心裏還是美滋滋的站了起來朝着樓上走去,不過陳若柯剛剛走到樓梯口就看到雲凌萱提着一個小包往下面走來,冷着一張臉看着陳若柯。

“回家!”雲凌萱冷冰冰的說道、

陳若柯看着雲凌萱那不善的臉色,心中實在是有苦難言,也就納悶了,“又不是我自己要求的,我可沒有和他們打小報告······”但是雲凌萱根本就沒有看到陳若柯那幽怨的眼神,徑直拎着包走出了天海居。

雲鼎夫婦一時間還沒有反隱過什麼事情來,雲凌萱就已經哐的一聲關上了門,揚長而去了“傻小子快跟上啊,今晚你一定要要好好表現”雲鼎還在催促着,在後面不斷的扯着陳若柯的衣服說道。

婚後試愛:高冷總裁寵鮮妻 “哦···哦”陳若柯傻愣愣的答應一聲。

陳若柯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驚疑不定的看着一臉寒霜開着車的雲凌萱,小心臟撲通撲通直跳,它是真害怕這女人在一個不小心之下在開着車把兩人直接撞飛咯,生氣的時候的女人是不可理喻的,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吃烤肉看着駕駛位置上的雲凌萱,試探性的問道:“萱萱,你,你沒事吧”

雲凌萱專心致志的開着車,好像沒有聽到陳若柯的聲音,陳若柯不死心的再次問道:“你是不是餓了?”

見到雲凌萱還沒有說話,剛想再次張口問一下,誰知陳若柯還沒有發出聲音就聽道雲凌萱直接來了一句:“你不想讓我藏着剪刀睡覺就抓緊時間閉嘴!”

吃烤肉聽到這句話之後立馬乖乖的閉上了嘴,她不由得想起了兩人剛剛結婚的第一天晚上,這個女人實在是太瘋狂,現在想起來還不由得直冒冷汗,那天晚上要不是自己伸手敏捷薪資啊就有可能不能夠完整的坐在這裏了,說不定自己身上的某個零件就已經躺在哪家醫院做標本,或者像是古代的那些閹人一般,被掛在家中某間小屋子裏的樑上,等自己真的能夠走得時候才能夠帶走······

這一路上戰戰兢兢的陳若柯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就顯示座位上有着千把錐扎着他的屁股一般,作業坐不穩,站又站不起來,實在是難受的很。

終於在半個小時之後兩人重新回到了闊別三個月的雲天別墅區。

現在不過剛剛過八點整,門口離了陳若柯這個門衛之後早已經沒有人在此守衛了,況且在這種地方也根本就不需要門衛這種職業。

陳若柯戰戰兢兢的跟在雲凌萱身後走進已經三個月沒有住人的房間,打開燈之後房間中的所有擺設依舊是遠洋,不過卻是異常的乾淨,看得出來兩人呢不在的這段時間,經常有人來打掃,雲凌萱心想應該是王媽了。

“上樓睡覺了”雲凌萱將手中的東西放在茶几上之後自己走上了樓。

“我也能上去?”陳若柯驚訝的問道。

“愛來不來”雲凌萱直接冷冷的丟下一句。

子啊三個月前,兩人還是分房睡的,不過在這三個月之內兩人的關係進展飛速,陳若柯嘴角一彎連忙跟在後面小跑着上樓了。

陳若柯剛纔在下面猶豫了一下,等陳若柯來到雲凌萱的房間之後只聽到浴室中傳來稀里嘩啦的水聲,“在洗澡!”陳若柯心底一驚。

“你的衣服已經幫你放在外面了,你等下拿上來就行”雲凌萱的聲音從浴室中傳出來。

“什麼?那是我的衣服?”陳若柯驚訝的問道。

原來雲凌萱拿來的那個小包之中的東西是給陳若柯哪來的衣服,“是你的睡衣”雲凌萱再次說道,“等下我洗完你在洗”陳若柯徹底心花怒放了,這是要幹什麼的節奏?

“啊,好,好的”陳若柯有些結巴的回答道,“難道今晚真的要圓房?”

等陳若柯再次拿着睡衣上來的時候雲凌萱已經洗好了,剛剛穿上睡衣,薄如蟬翼的紗質睡衣披在身上,如雪的肌膚在黑色的紗質睡衣的襯托下若隱若現,一雙高聳挺拔的那啥看的陳若柯是血氣上涌。

“看什麼呢!”尹雪蓮忽然冷冰冰的說道。

雲凌萱現在纔有些後悔,以前只是自己一個人在這裏,所以平時喜歡穿的舒服一些,有時候甚至自己一個人在的時候都不穿衣服,但是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有將陳若柯叫道房間的一天,但是他卻沒有其他的睡衣,只能穿着一套,都拿着無形之中確實一直在刺激着陳若柯的視覺神經。

雲凌萱在陳若柯的眼中一直都是可以看得見的,而且現在陳若柯能夠達到甚是外放的境界,更是能夠將周圍的情況看的清清楚楚,方圓五米之內,哪怕是一粒細小的微塵,陳若柯現在都能夠看的清清楚楚,不過這些都是需要靈力支持的,如果沒有靈力支持,陳若柯依舊內有辦法使神識外放,所以說,嚇尿爲了看雲凌萱陳若柯已經不惜耗損靈力了!

雲凌萱也知道陳若柯能夠看得到一些非人類的東西,而且一直以來都是可以看得到自己的,但是陳若柯在雲凌萱的印象之中就是一個盲人,所以在潛意識之中依舊認爲陳若柯是個瞎子,什麼都看不到,但是現在陳若柯的目光直愣愣的盯着之卻直接將雲凌萱的幻想給覆滅了,陳若柯不僅能夠看得到,而且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看什麼看。你不洗澡不會讓你上牀的”雲凌萱說道。

或許是絕得這話說的有些曖昧了,不過也沒有在糾正什麼,而是直接轉過身自己上了牀,直接那股被子將自己的身體遮掩起來,她實在是有些受不了陳若柯那種狼一般的目光了。

“好好”陳若柯連連忙答應道。

五分鐘之後,陳若柯已經將全身都擦洗乾淨之後再次走了出來,小步的走上了牀,只不過是靠帶牀的一邊,只佔有一個側身的位置,“睡吧”陳若柯發現雲凌萱已經閉上了眼睛,以爲雲凌萱已經睡着了,索性直接說道。 陳若柯聽着誰在身旁四十公分之外的雲凌萱輕微的呼聲,陳若柯能夠感覺到雲凌萱沒有睡着,但是卻也不要說話。

“你睡了嗎?”陳若柯試探性的問道。

雲凌萱沒有說話。

“唉~”

陳若柯心底一道無聲的嘆息閃過。

雲凌萱雙眸緊閉,忽閃忽閃的睫毛輕眨幾下,不過由於夜的黑暗籠罩在兩人身上,這個時候陳若柯根本沒有注意到將眼睛稍稍拉開一條細小的縫隙的雲凌萱正在悄悄地打量着他。

每次陳若柯翻轉一次身體,雲凌萱的身體都會輕微的顫抖一下。

一個小時之後。

“你睡了嗎?”

此情時過境遷 這一次是雲凌萱再問。

因爲他聽到了陳若柯輕微的呼聲雲凌萱的心中也在想着自己在天海居的時候所說的話,現在想想就覺得臉上一陣火辣辣的,將眼睛睜開一條縫悄悄的看了一眼睡在自己旁邊的陳若柯。

陳若柯沒有說話,只是身體稍微動了一下,陳若柯這輕微的動作,驚得雲凌萱身體一顫,就像是一隻受了驚的小兔子。

陳若柯原本即將睡着了,不過雲凌萱叫了一聲之後,陳若柯再次清醒了過來,陳若柯在心中吶喊着“蒼天啊。你不能這麼玩人啊,只能看不能吃,我睡覺還不讓,你這傢伙······”陳若柯心頭猶如出現千軍萬馬一萬隻草泥馬泡過。

雲凌萱靜靜的等待着陳若柯的動作。

終於,陳若柯掀開了蓋在自己身上的薄被,上半身輕輕支起,緩緩地湊近雲凌萱。

陳若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原本夫妻量人睡在一張牀上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到了陳若柯這裏卻是一件非常詭異的事情,即便連睡覺都睡不踏實,陳若柯忍不住了,他想······

陳若柯的手已經擡了起來,他想去觸碰一下雲凌裸露在外面的胳膊。

雲凌萱眯成一條縫的眼睛看着陳若柯那隻大手在自己的肩膀處久久沒有落下。這一刻,雲凌萱的身體突然緊繃了起來,好像有什麼非常緊張的事情就要發生了。

不過足足等了三分鐘,雲凌萱也沒有等到陳若柯的下一步動作,隨着陳若柯的一聲嘆息在耳旁響起,只感覺一直到手的溫度自己的肩膀上劃過,陳若柯替雲凌萱掖了掖被角。

當陳若柯重新躺下之後,雲凌萱終於鬆了一口氣,不過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還有着一股濃濃的失落感。

“這時爲什麼呢?”雲凌萱不由得想到“難道我就這麼沒有魅力嗎?”

雲凌萱一直以來對自己的容貌都是頗爲自信的,而且雲凌萱也有自信的資本,但是陳若柯這個木頭和雲凌萱睡在一張牀上就不知道幹些什麼。

其實陳若柯不是不想要動,只是在他擡起手的那一瞬間,想着自己接下來有可能會做的事情,就有一種濃重的負罪感涌上心頭,他不是不想,他是不敢,他是不忍心。

雲凌萱在陳若柯的世界中就像仙女一般,不容侵染,尹雪蓮就像那清水中的白蓮,聖潔純白。

陳若柯躺下之後就在迷迷糊糊之中睡了過去。

“你睡了嗎?”陳若柯在萬分糾結之後睡了,但是雲凌萱依舊滅有睡着。

迴應雲凌萱的只有陳若柯那輕微的鼾聲,累了。

忽然。雲凌萱咬了咬牙,自己在天海居所說的話一直在腦海之中繚繞,揮之不去,這一次雲凌萱徹底睜開了雙目,敢正視睡在自己身旁的陳若柯了。

銀牙緊咬,臉上閃過一絲決然之色。

忽然,雲凌萱將自己身上的被子同時蓋在了陳若柯只穿着一條短褲的身上,入秋之後天氣已經很冷了,雖然臥室中一點都不冷,但是就這麼光着身子也不會太好。

雲凌萱知道剛纔陳若柯的動作,吃烤肉剛纔將被子全部蓋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卻蜷縮着在牀的一角睡着,雲凌萱不忍的看了陳若柯一眼,將被子蓋在了吃烤肉身上,同時雲凌萱的身體不斷的朝着陳若柯那邊蠕動。

沒錯,就是蠕動,一點一點的在牀上蹭着,蹭向陳若柯那邊。

不知道什麼時候,雲凌萱已經將身上那層薄如蟬翼的睡衣脫了下去,渾身上下一絲不掛的緊緊地蒙在被子中,後背朝向陳若柯,慢慢地蹭向陳若柯那邊。

“哎呦”

忽然,雲凌萱頂到了陳若柯身上,陳若柯本來就是睡在牀沿上,按理說的憑藉陳若柯現在的修爲即便是睡在一根繩子上也不會掉下去,但是在外奔波太久,回到家之後有是和雲凌萱睡在一張牀上,實在是心累。

雲凌萱突然間的動作直接將陳若柯寄到了牀下。

“你怎麼了!”雲凌萱忽然坐了起來,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

“沒,沒事”陳若柯從地上爬了起來,地上鋪着厚厚的地毯,到是沒有摔疼。

不過接着從外面透進來的月光,陳若柯卻看到了一幕春色。

只看到雲凌萱上身的薄被悄然滑落,上身的情形,陳若柯一覽無遺。

後悔 “啊~流氓!”雲凌萱忽然反應了過來,一巴掌打了過去。

枕上慕先生 “啪”

“嘶~”

兩道不同的聲音同時響起。

雲凌萱隨着一聲驚叫瞬間將自己的身子縮進了被子中。

陳若柯一臉茫然的看着雲凌萱,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他明明記得睡覺前雲凌萱是穿着睡衣的,但是現在······莫不是自己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做了什麼事情吧。

“對,對不起,我,我不知道······”陳若柯剛想解釋,就被雲凌萱直接打斷了說道:“還不上來睡覺!”雲凌萱將被子掀開了一角,陳若柯要是再不明白雲凌萱的意思,那就真不是那個村子裏的刁民了。

陳若柯臉上尷尬的笑了一下,唰的一下子鑽進了被子中,不過躺下之後依舊睡不着,雲凌萱到底是什麼意思?

陳若柯睜開眼睛,漆黑的眸子似乎是夜色中的兩個閃閃發亮的星辰,雲凌萱是什麼意思?陳若柯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也更加不會是一個男人了。

陳若柯咬了咬牙,終於將自己的手伸了過去,落在了雲凌萱的肩膀上。

雲凌萱的身體忽然顫抖了一下,但是並沒有反抗,反而將身體緩緩地朝着陳若柯這邊移動。

終於,他們成爲夫妻了······ 清晨。

陳若柯赤裸着上身坐了起來,看着身旁依舊熟睡的雲凌萱,總感覺昨晚的一切是那麼的不真實,可是當看到牀單上那刺眼的顏色的時候還是承認了這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看向雲凌萱的目光之中更是充滿了憐惜。

“嚶嚀”雲凌萱醒了。

陽光照射在雲凌萱清晨的面龐之上,透過陽光雲凌萱看到陳若柯那雙漆黑的眸子正盯着自己看呢,“看什麼?”尹雪蓮聲音很溫柔。

“沒,快起來吧,太陽都照屁股了”陳若柯打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