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珏楓也是一臉的怒容,“這麼多年了,我沐家居然養了一羣白眼狼。”

“哎!”夜輕寒起身,“你們覺得以齊兒的性格,他會這麼容易放棄嗎?這兩天在皇宮裏,齊兒帶給了我們很多有重要的消息,以齊兒的聰明,他依然判斷得出,天女即使是帶走他,也不會殺了他,最起碼在找到陌陌之前,齊兒是安全的。”

會計十年 “夜叔叔你說得對,齊兒就算被天女抓去了,也不會有事,他腦子裏五花八門的歪主意多得是,我們只要密切注意齊兒的行蹤即可。”

蘇櫟也很瞭解弟弟的性格。

“櫟兒,那怎麼行?齊兒在厲害,又怎麼鬥得過那些居心叵測的人?”

沐珏楓不贊同蘇櫟的想法,畢竟他的孫子今年只有五歲。

“老城主,您不瞭解齊兒,齊兒對付敵人很有一套,他總能全身而退,以齊兒的想法,他會選擇乖乖跟天女走,也不願意爲了躲避天女的追殺而東躲西臧的。”

夜輕寒出聲解釋道。

“奇怪了,她爲什麼只抓齊兒呢?對櫟兒他們似乎沒有動一點歪念。”

赫雲霆終於問出了讓自己一直疑惑的問題。

其實,這也是蘇櫟一直困惑的問題,正好被赫雲霆提了出來。

蘇櫟知道答案就在夜叔叔的身上。

他擡眸,詢問的看着夜輕寒。

夜輕寒微微呼出一口氣,有些心痛的說道:“櫟兒是沐家的長子,那個詛咒依然會在櫟兒的身上,在詛咒還存在之前,櫟兒是不能有事的,庚樂羽又怎麼會動櫟兒呢?” 夜輕寒的話一落,沐珏楓的雙眸猛地一沉。

君子兮看想蘇櫟,心裏很痛,這個萬惡的詛咒還是沒有解除嗎?櫟兒也會嗎?

“原來如此。”蘇櫟一臉瞭然。

“火銀,你回去告訴齊兒,他想做什麼我們都支持他,但是讓他一起不必小心,不管在去哪裏,一定要讓我們知道他的行蹤。”

“這個沒有問題,那太子和皓月皇呢?齊兒一定會想辦法把他們救出皇宮的,可是靠他一人之力,似乎不太可能,整個皇宮裏的人都在盯着齊兒呢?”

火銀瞭解齊兒的性子,知道他是不會不管太子和皓月皇的,可惜它能力有限,修爲一直不能恢復,目前除了能幫助齊兒逃命,其它的似乎什麼都幫不了他。

“你先回去,齊兒就是有什麼想法也會明天才會開始行動,他應該想觀察一下君臨天的動作纔會下決定。”

蘇櫟淡淡的說,現在不是慌亂的時候。

“好吧!”

火銀快速的游出大廳,又變的很小,小心翼翼的飛身去皇宮。

“櫟兒,雲霆。”

默娘帶着少羽和天痕一接到赫雲霆的消息就風塵僕僕的趕了回來。

一進門,看到沐珏楓他們也在。

默娘也只是象徵性的打了一聲招呼!

“雲霆,事情怎麼樣了?”

默娘一進門就問,她走的時候都還好好的,她這還沒有走幾天呢?皓月國怎麼就變了天了。

“默奶奶,少羽叔叔,天痕叔叔,你們回來就好!我們正在商量此事。”

蘇櫟喊道。

“默娘。”夜輕寒也是認識默孃的,對於默孃的身份,夜輕寒也覺得挺驚奇的。

“夜公子?”默娘漂亮的容顏上滿是驚訝!夜輕寒怎麼會在明月山莊裏。

“默娘,你先坐下來,雲霆慢慢告訴你事情的經過。”

赫雲霆知道默娘心裏的擔心,輕聲開口道。

“那辰兒……。”

“默奶奶,太子沒事,我們等齊兒傳消息過來在做打算。”

最後,由赫雲霆把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默娘。

皇宮裏,庚桑瑤譴退了永泰宮裏的宮女和侍衛,只留下了自己的人。

永泰宮裏,金碧輝煌,正殿裏的主強上,一條栩栩如生的騰龍欲飛起。

緊挨着牆壁的一張寬大的軟榻上,鋪着上好的貂皮,君臨天擁着庚桑瑤坐在一起。

庚桑瑤柔媚一笑,“王爺,太好了,屍蠱已經抵達各國,真是連老天爺都在幫助我們。”

“這些都離不開雲兒的功勞。”

君臨天笑得一臉的柔情,大手在庚桑瑤的背上來回油走。

我的右眼變異了 庚桑瑤也不介意,似乎很享受這樣的撫摸。

“王爺打算以什麼藉口登基呢?現在時機已經成熟了,不必在等了。”

“雲兒,這個本王早已經想好了,明天一早,雲兒就會知道。”

君臨天眼眸裏露出一道陰毒的光芒,終於,他快坐上自己夢寐以求的位置了。

權利的慾望,讓君臨天最後的一點理智消失,將人性的腐朽殆盡。

“王爺,那雲兒今晚就助王爺體內的魔靈甦醒吧!是時候讓王爺變得更加強大起來了。”

庚桑瑤心裏最終下了決定,她把所有的賭注都壓壓在了君臨天的身上,所以她不能停下,只能前行。

“雲兒,本王一定會好好的回報你的。”

君臨天突然一臉感激的看着庚桑瑤。

“王爺對雲兒做好的回報就是好好的疼愛雲兒。”

庚桑瑤笑得一臉的嫵媚。

終究,君臨天能不能做到,只有走到盡頭才知道。

是夜,皇宮裏,一股龐大的邪魔之氣,充斥着一股紅色的氣流漸漸擴散至整個皇宮,那股邪魔之氣狂掠暴虐,氣勢蕩蕩,不斷侵蝕着皇宮裏的各個角落,氣流強得無法抵制抵制,一度往宮外流去。

蘇齊震撼自己的感受,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魔靈甦醒了。

蘇齊快速的走到殿外,看着黑夜裏的紅光,有一抹紅光幾乎遮住了月亮。

“王爺,時機差不多了。”

庚桑瑤笑着對對着身邊緊閉着雙眸的的君臨天說道。

閉眸的君臨天卻沒有絲毫的反應,似乎並沒有聽到她的話。

只見他的墨般的長髮如瀑布般滑滑地飄散在肩上,俊美的臉上,雙眸微閉,嘴脣微抿,卻仍就讓人感覺到一種靈動的飄逸,清透的出塵。

只是那面上的冷硬微微讓人生畏。

正在庚桑瑤疑惑之際,君臨天眸卻猛得睜開,頓時寒光猛現,眸光卻是紅色的,悠亮卻刺骨,再看他時,卻已如夜魔般,妖魅而邪肆。

他的脣邊慢慢地綻開淡淡的笑,那笑妖魅的讓人驚悸,卻又是那般的迷人心魄,惑人心魂。

讓人在不知不覺間迷失了心緒,頃刻間沉淪,庚桑瑤卻仍就禁不住想要捕捉那絲笑。

“王爺,快喝下,魔靈正在甦醒。”

庚桑瑤端着一碗鮮血遞給君臨天。

君臨天看着紅豔的血,心裏一股強力的渴望涌出,明知它奇毒無比,近身便會焚滅,但卻仍就禁不住去沾惹。

他要做天下的霸主,就必須去嘗試,而且此刻的他,已經完完全全信任庚桑瑤了。

君臨天顫抖着手,接過庚桑瑤手中的血,毫不猶豫的喝了下去。

“啊!”君臨天被體內強大的玄氣衝擊得痛苦的大叫,青絲飛舞在身後,周圍的東西被強勁的氣流瞬間洗劫一空,就連固定在石縫裏的燈託沒有放過。

庚桑瑤的髮絲被吹得絞在一起,看着魔靈甦醒的瞬間,如今的君臨天只要一眼就能讓人心驚膽顫。

可庚桑瑤卻笑了,笑得一臉的妖豔,魔靈甦醒,從此血雨腥風,生靈塗炭,四國再無寧日。

夜輕寒站在明月山莊的花園裏,看到夜空中那股強大的紅色氣流,他臉上凝重得讓人不忍直視,眉頭深深的擰在一起。

“該來的還是來了。” 赫雲霆和蘇櫟,沐珏楓,君子兮,默娘他們都出來看着奇異的景象。

黑沉的夜空裏,一股紅色的氣流詭異至極。

“輕寒,這是……?”

赫雲霆忍不住嚥了一下口水。

“魔靈甦醒,從此血雨腥風,生靈塗炭,四國再無寧日。”

夜輕寒幽幽的說道轉身坐到石凳上。

“該發生的終究會發生,這一切誰都阻止不了。如今君臨天已經完全入魔,他和庚桑瑤血契以後,兩人的修爲會一同晉升,所以他們很有可能會在陌陌和雲軒之前進入玄魂階巔峯。”

夜輕寒語氣中充滿了擔憂,心裏只盼望陌陌和沐雲軒快點修煉到玄魂階巔峯歸來,現在的君臨天,除了蘇紫陌,沒有人能殺得了他。

“簡直是太恐怖了。”

赫雲霆有些不可置信的搖了搖頭。

“輕寒,難道就讓君臨天爲所欲爲嗎?我們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

夜輕寒緊緊的握住雙手。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他的身上。

“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等陌陌回來,魔靈最懼怕的就是擁有淬鍊靈體的人。”

其實,夜輕寒的心裏還有另一個期盼,白傾君和莫雲天……。

所有的人:“……”

“輕寒……。”

赫雲霆不甘心就這樣坐以待斃。

“雲霆,你就相信我一次,所有的事情都和預言的一模一樣,我們無力去改變什麼?留着命,到時候幫助陌陌就好了!”

如若此生註定葬入塵土,在那之前,他一定會做一點令自己覺得驕傲的事情,夜輕寒在心裏對自己說道。

看到夜輕寒臉上的認真,大家都默默無語,相信了他的話。

明月谷裏,山洞裏。

白傾君和莫雲天靜靜的凝視着水晶球裏發生的一切。

此時,兩人臉色也非常的凝重。

“魔靈最終還是甦醒了。”白傾君淡淡的說。

“也是時候該甦醒了。”

莫雲天卻是笑了笑,

“也許,庚樂羽選錯了人也不一定。”

莫雲天似乎有些漫不經心的。

白傾君身子猛的一愣,顯然聽到莫雲天的這句話很是震驚。

“雲天,你的意思是……?”

“君臨天的才智有限,他,鬥不過陌陌的,縱然他和魔靈融爲了一體。”

莫雲天悠閒的給自己到了一杯茶水,輕輕的啜了一口,脣邊帶着若有若無的笑意。

他華貴的廣袖一揮,場景瞬間變化。

蘇紫陌依然靜坐在白色的乳石上,只是她周圍的迷迭之翼,似乎在不停的生長,覆蓋了她周圍很大的面積。

她身邊圍着的一同修煉的紅歡,黑鏡,火焱,啼魂,火鳳,金蝶,在迷迭之翼的映襯下,每個人都變得更加的美。

“那丫頭已經進入了真正的辟穀修煉了,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在美了。”

白傾君忍不住讚歎道,其實,他心裏很想那丫頭,這沒良心的小丫頭,自從出了明月谷以後,就回過明月谷兩次。

“只是四國將亂,一場血雨腥風是少不了的。”

“誰說不是呢?”

白傾君瞥了一眼莫雲天。

“雲天,現在還不是時候出現嗎?”

莫雲天輕輕一笑,隨即搖了搖頭。

“傾君,還不是時候,你不記得了嗎?一百年前,所有聖玄期巔峯以上的高手都消失了,一朝之間,超神期的魔獸也消失了,而最近,有很多又慢慢的出現了,這一切,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如果我猜得沒有錯的話,這個謎題不用多久就會解開了。”

“那好吧!我們就在等一段時間。”

白傾君坐到莫雲天的對面,也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莫雲天的眼眸裏,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子時,君臨天體內的魔靈完完全全甦醒了。

一股強大的氣息自他體內發出。

他猛的睜開眼眸,看到陪在自己身邊的庚桑瑤,一雙紅眸柔情似水的看着庚桑瑤。

他大手輕撫庚桑瑤的臉頰,瞬間,庚桑瑤恢復了她真正的容顏。

“瑤兒,以後不用在做蘇紫雲了,就做你真正的自己吧!”

君臨天的脣角似乎隱着一抹邪魅的笑意。

此刻的君臨天,似乎和之前有所不同了。

“只要王爺喜歡,瑤兒做誰都無所謂。”

庚桑瑤靠在君臨天的懷裏,感受到君臨天體內強大的玄氣,她心裏無比的震驚,這魔靈簡直可怕到了極點。

“本王喜歡你做真正的自己。”君臨天一把抱起庚桑瑤,兩人往牀榻走去。

君臨天擡眸看了看窗外的夜色,明日便是他霸奪整個天下之時,從此以後整個天下便完全由他一人掌控,任他翻雲覆雨,任他肆意妄爲。

“王爺,從明天開始,所有的一起都會變得不一樣了。”

庚桑瑤的心裏似乎更加的激動,漂亮的容顏上,柔媚的笑意一直沒有停止過。

“雲兒說得對。”

君臨天的聲音冰冷而妖繞,侵人心肺卻惑人心智。

他輕蔑地笑着,那眸中是目空一切的孤傲。

芙蓉帳暖度春宵,融合着魔靈的氣息,這一夜,君臨天和庚桑瑤的身和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一夜的雲翻覆雨,也讓君臨天一覺睡到了午時纔起來。

而昨夜,卻讓很多人一夜無眠,宮裏的人都知道昨晚那股強大的氣息來自何處,一大早,宮裏的人更是一個個戰戰兢兢的。

蘇齊也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

而大街小巷上,百姓們奔走相告。

皓月皇藥石無醫,太子君少辰醉心遊山玩水,皓月皇遺詔,將皇位傳給三王爺君臨天。

這個震驚人心的消息瞬間傳遍了整可皓月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