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在黑暗中的慕雲傾覺得耳邊有人在喊自己。

可是她睜不開眼。

很冷,漫無邊際的冷,像是冰錐一樣刺進她的身體。

還有潮濕。

以及,窒息感!

慕雲傾霍然睜開眼睛! 冰冷的水從她的喉嚨里,鼻子里灌進來,她的身體在黑暗的水中不斷下沉。

求生的本能讓她一開始拚命掙扎,結果被水嗆得她腦袋裡嗡嗡的,反倒冷靜了下來。

她盡量讓自己不要掙扎,去適應水裡的環境。

此時,她在水底,只能看到一點點微弱的光泛在水面上,而她因為被老者的仙力震傷,全身都使不上力氣,只能任由身體漸漸下沉。

整個人都是疲憊的,慕雲傾費力的抬手,想要從無量袋內拿出一顆丹藥來,結果手還沒有抬起就無力的垂下。

眼前越來越來,最後的一絲光亮也消失殆盡。

慕雲傾昏昏沉沉的閉上眼睛。

再醒來的時候,慕雲傾感覺到自己著陸了,並且還活著。

茫然的睜著眼,躺在地面上,絲絲涼意從後背滲透到身體里,冷的讓人打哆嗦。

周圍仍舊是漆黑一片。

慕雲傾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身周圍是怎麼的情形,她躺了好一會兒,直到身體的疲憊有所緩和,才勉強抬手,從無量袋中拿出一顆丹藥服下。

身體在丹藥的作用下有所好轉,胸口被震傷的疼痛,也緩和了很多,慕雲傾又躺了幾分鐘,這才支撐著身體坐起來。

她已經在黑暗中適應了很久,按理說,應該可以看清楚周圍的情況了,結果她的眼前還是漆黑一片,什麼也沒有。

她又呆坐了幾秒。

然後從無量袋中拿出幾根蠟燭跟火摺子,依次將拉住點燃,擺放在勉強。

白色的拉住,跳躍的燭光,在黑暗中,顯得詭異而寂寥。

周圍的溫度也沒有因為這一點點火光改變。

還是那麼冷。

慕雲傾盤腿坐著,眼睛掃來掃去,將燭光所能照到的地方看了個遍,然而,不管她看的有多仔細,依舊什麼都沒有發現。

這裡漆黑,空曠,放眼望去,除了她以外沒有任何東西,就連一塊石頭都沒有。

慕雲傾托著下巴,她這是到了個什麼鬼地方?明明是被震倒了懸崖外,上次醒過來的時候還沉在水裡,現在卻莫明其妙的出現在這裡。

坐在地上,慕雲傾覺得休息一會兒再說其他的。

她從無量袋中拿出食物跟水,湊合著吃了一些,丹藥的作用很大,現在她身上已經有了力氣,整個人輕鬆了很多。

接著拿著一根蠟燭站起身來,任意找了一個方向走去。

然而,走了十幾步后,慕雲傾發現這就是個沒有盡頭的黑暗空間,想要找出口太難了,甚至在這樣的環境中,因為沒有方向概念,非常容易迷路。

慕雲傾又退了回去。

重新站在了那堆蠟燭當中。

她必須要想辦法搞清楚這是什麼地方,以及,要怎麼出去。

重新坐在地上后,慕雲傾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她不知道自己在地面上躺了多久,衣服幹了很多,不過貼在身上依舊很難受,於是從無量袋裡拿出衣服,簡單的換了一下。

之後,她再次從無量袋內尋找,看是否有能夠幫助的東西。

找了很久,慕雲傾也沒有發現。

裡面除了醫術,藥材,種子以及為數不多的丹藥外,再就是靈石,還有幾塊魔晶,以及她放在裡面的一些日常用品,比如繩子等等。

最後,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那個巨大的葯爐。

慕雲傾將葯爐搬了出來。

在那光潔的外表下,一層綉紅包裹在上面,看起來極其想一個破舊廢棄的葯爐。

可如果是這樣,前輩也不會將它放在無量袋中隨身帶著吧?

慕雲傾起身,捏著下巴在葯爐周圍轉來轉去,但不管怎麼看,還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究竟為什麼前輩會將這個葯爐收藏起來呢?無量袋內的所有東西都是有所價值的,那這個葯爐呢?」慕雲傾思索著。

她伸手在上面撫-摸著,順便用指甲摳了一下。

這一舉動之後,慕雲傾愣了一下。

她竟然從葯爐上摳下來一塊銹紅色。

她盯著自己的指甲研究了幾秒,然後快速貼近到葯爐上,盯著那塊被自己摳下來的地方看。

依舊是暗紅色的。

但外層卻能夠剝落?

慕雲傾又試了一次,結果再次摳下來一塊。

難道在葯爐外面的這層是銹?

不對,這不是銹的樣子,她將摳下來的部分放在手中攆了下,是一種很細膩的感覺,不像鐵鏽。

那是什麼?

她又將包裹在外層的銹紅色弄掉了一部分。

這下,她終於借著微弱的燭光看清楚葯爐。

在葯爐上有很多凸起並不明顯的符文,不是密密麻麻的那種,而是隔著很遠才會出現一個,只不過還有一半被外面的這層東西包裹著,她看不全。

當然,看全了也沒用,她看不懂!

奇形怪狀的的符文,她要是能看懂才怪了。

反正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可做,乾脆將整個葯爐外層的東西都給剝了下來。

最後,一個銹紅色,上面布滿奇怪符文的大葯爐就屹立在她的面前,巋然不動。

原本葯爐樣子平平,她不解為什麼前輩要將它放在無量袋中,現在將外面那層東西剝落,她突然覺得,這葯爐肯定極其重要。

否則何必用相同顏色的東西從外面裹住,掩蓋那些字跡呢。

說實話,要不是葯爐在無量袋內,讓她覺得有所不同,她才會看幾眼,如果放在大街上,或者遺落荒郊野嶺,她根本就不會多看一眼。

因為仍在那裡,就跟廢鐵差不多。

慕雲傾琢磨起來,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普通的葯爐?那絕對不會如此費周章的護住。

寶器?上面沒有半點靈力啊,就像一潭死水,毫無波瀾。

靈器?

慕雲傾冒出這個想法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

葯爐怎麼當武器?直接扔出去將人砸死?

慕雲傾忍不住笑出聲來。

那得是巨人才能做到吧?

最終,她將葯爐定為一個非常厲害的煉丹神器。

不過,反正她也不知道是個什麼,乾脆收起來以後再繼續研究,看看能不能找到關於葯爐的文獻記載。

可就在慕雲傾剛拿出無量袋的時候,黑暗中突然傳來劇烈異動。 冰冷的水從她的喉嚨里,鼻子里灌進來,她的身體在黑暗的水中不斷下沉。

求生的本能讓她一開始拚命掙扎,結果被水嗆得她腦袋裡嗡嗡的,反倒冷靜了下來。

她盡量讓自己不要掙扎,去適應水裡的環境。

此時,她在水底,只能看到一點點微弱的光泛在水面上,而她因為被老者的仙力震傷,全身都使不上力氣,只能任由身體漸漸下沉。

整個人都是疲憊的,慕雲傾費力的抬手,想要從無量袋內拿出一顆丹藥來,結果手還沒有抬起就無力的垂下。

眼前越來越來,最後的一絲光亮也消失殆盡。

慕雲傾昏昏沉沉的閉上眼睛。

再醒來的時候,慕雲傾感覺到自己著陸了,並且還活著。

茫然的睜著眼,躺在地面上,絲絲涼意從後背滲透到身體里,冷的讓人打哆嗦。

周圍仍舊是漆黑一片。

慕雲傾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身周圍是怎麼的情形,她躺了好一會兒,直到身體的疲憊有所緩和,才勉強抬手,從無量袋中拿出一顆丹藥服下。

身體在丹藥的作用下有所好轉,胸口被震傷的疼痛,也緩和了很多,慕雲傾又躺了幾分鐘,這才支撐著身體坐起來。

她已經在黑暗中適應了很久,按理說,應該可以看清楚周圍的情況了,結果她的眼前還是漆黑一片,什麼也沒有。

她又呆坐了幾秒。

然後從無量袋中拿出幾根蠟燭跟火摺子,依次將拉住點燃,擺放在勉強。

白色的拉住,跳躍的燭光,在黑暗中,顯得詭異而寂寥。

周圍的溫度也沒有因為這一點點火光改變。

還是那麼冷。

慕雲傾盤腿坐著,眼睛掃來掃去,將燭光所能照到的地方看了個遍,然而,不管她看的有多仔細,依舊什麼都沒有發現。

這裡漆黑,空曠,放眼望去,除了她以外沒有任何東西,就連一塊石頭都沒有。

慕雲傾托著下巴,她這是到了個什麼鬼地方?明明是被震倒了懸崖外,上次醒過來的時候還沉在水裡,現在卻莫明其妙的出現在這裡。

坐在地上,慕雲傾覺得休息一會兒再說其他的。

她從無量袋中拿出食物跟水,湊合著吃了一些,丹藥的作用很大,現在她身上已經有了力氣,整個人輕鬆了很多。

接著拿著一根蠟燭站起身來,任意找了一個方向走去。

然而,走了十幾步后,慕雲傾發現這就是個沒有盡頭的黑暗空間,想要找出口太難了,甚至在這樣的環境中,因為沒有方向概念,非常容易迷路。

慕雲傾又退了回去。

重新站在了那堆蠟燭當中。

她必須要想辦法搞清楚這是什麼地方,以及,要怎麼出去。

重新坐在地上后,慕雲傾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她不知道自己在地面上躺了多久,衣服幹了很多,不過貼在身上依舊很難受,於是從無量袋裡拿出衣服,簡單的換了一下。

之後,她再次從無量袋內尋找,看是否有能夠幫助的東西。

找了很久,慕雲傾也沒有發現。

裡面除了醫術,藥材,種子以及為數不多的丹藥外,再就是靈石,還有幾塊魔晶,以及她放在裡面的一些日常用品,比如繩子等等。

最後,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那個巨大的葯爐。

慕雲傾將葯爐搬了出來。

在那光潔的外表下,一層綉紅包裹在上面,看起來極其想一個破舊廢棄的葯爐。

可如果是這樣,前輩也不會將它放在無量袋中隨身帶著吧?

慕雲傾起身,捏著下巴在葯爐周圍轉來轉去,但不管怎麼看,還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究竟為什麼前輩會將這個葯爐收藏起來呢?無量袋內的所有東西都是有所價值的,那這個葯爐呢?」慕雲傾思索著。

她伸手在上面撫-摸著,順便用指甲摳了一下。

這一舉動之後,慕雲傾愣了一下。

她竟然從葯爐上摳下來一塊銹紅色。

她盯著自己的指甲研究了幾秒,然後快速貼近到葯爐上,盯著那塊被自己摳下來的地方看。

依舊是暗紅色的。

但外層卻能夠剝落?

慕雲傾又試了一次,結果再次摳下來一塊。

難道在葯爐外面的這層是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