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霖楓稍稍的彎起了嘴角,黑眸中竟似乎蘊藏了一點點笑意。

「你是無敵小公主。」

嗯,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

知道我是無敵小公主的人在大明江湖的玩客中,大概也只有【三年等你回眸】了。

如果沒猜錯,沈霖楓就是【三年等你回眸】……

沒猜錯的話,他就是被無敵小公主騙的三位悲慘直男之一的三年等你回眸……

我接手無敵小公主這個賬號之後,還騙了他的炎之鎧甲……

我把炎之鎧甲還給你好么……

真尷尬……

不,我覺得我還可以垂死掙扎一下……

沈霖楓的眼眸里有著夜幕的碎影,星星點點,沉靜耐心……

我深呼吸一下,依然覺得自己還能垂死掙扎一下,便按捺住內心的混亂,慷慨大義般詢問:「……三年等你回眸?」

接著我聽到一個清冷的聲音,「嗯。」

我覺得剛才芥末要是辣死我就好了。

果然我剛才應該被芥末辣死的啊……

我腦海中想起當初向【三年等你回眸】撒嬌賣萌求裝備的樣子……

我真應該找塊豆腐撞死。

我在大明江湖中也是劣跡班班,腳踏三隻船,騙裝備騙經驗,居然騙到沈霖楓頭上了?

我腦補了一下沈霖楓待會兒問我的問題了,他肯定會問我那是怎麼回事,我會實話直說,一切都是誤會,以前有個叫做無敵小公主的人妖號,騙男性大神裝備,然後他死了……

我說的都是實話……

雖然聽起來很荒繆……

我決定裝死,避重就輕,道:「今天多謝你了。」

謝你個啥子啊!要不是你和雲堂堵著我,我早就來洗手間漱口了!

但我突然不想解釋了,放棄了節操和形象頓時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沈霖楓:「不用謝。」

我……

你還真以為我是真心謝你的啊……

我決定回去之後,首先把炎之鎧甲還給他,然後拉黑他……

沈霖楓眸中笑意更濃,說:「你好像只吃了幾片小黃瓜,我們重新去吃。」

我遲疑了一下,心裡琢磨,要是說我吃飽了想回家好不好呢?

但沈霖楓畢竟是高中同學,會不會太不給面子?

猶豫之中,就發現沈霖楓把我帶到一家餐廳……

我腦袋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們直接溜了真的好么? 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肝 魔刀兄等人不會弄死我們嗎?

而且我答應雲堂是來查案子的,這麼快就變成純吃飯,那是不是太不要臉了?

我抬頭看到沈霖楓,頓時覺得很多話想說,我說:「對不起。」

我說話的時候,步子便緩下了,說完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高中時,真的很對不起他。

我真的欠他一句對不起。

現在說出來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他接受亦或是不接受我的這句對不起,我都不會太意外,至少我說了這句對不起。

沈霖楓停下腳步,慢慢轉過頭來,「雖然你腳踏三隻船,但只要你以後不那麼做了,我就原諒你。」

我差點把我舌頭咬斷。

我發現喜歡避重就輕的不止是我……

而且腳踏三隻船那是原來的無敵小公主做的事啊!請不要算在我頭上,謝謝!

還有隻是在遊戲里腳踏三隻船而已,大家不用那麼耿耿於懷吧!

我想了想,外面很熱,與其在外面爭論我的那句對不起說的是什麼,不如去店裡吹空調慢慢說……

於是我不好意思的趕緊快步跟上他,沈霖楓問:「顏漠,你喜歡吃喝湯嗎?」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他想「他吃面我喝湯」?這樣只要買一碗面了。

就算我對你心懷愧疚,你也不能這樣委屈我吧!

我心裡咆哮憤怒,臉上卻還是從容不迫,慢條斯理道:「我喜歡吃面,不喜歡喝麵湯。」

沈霖楓奇怪的看我一眼,像是想通什麼之後他看我的目光充滿了嫌棄……

然後他把我帶去一家老鴨湯的店裡喝老鴨湯。

我心中有點不好意思,原來他說的是老鴨湯,不是麵湯。

沈霖楓從容的拿起勺子盛湯,還幫我盛了一碗,順帶著夾了根鴨腿給我。

我喝了一口湯,心裡琢磨著要趕緊和他說清楚,我的那句對不起說的不是遊戲里做的事情,是為高中時做的事情說的話道歉……

咦,這湯味道不錯啊。

真好喝。

我又一連喝了兩口,然後徹底把正事忘了…… 「顏漠。」沈霖楓面無表情的說:「你有男朋友嗎?」

咳咳。

我被老鴨湯嗆到了,腦袋一片空白。

我處於驚鄂中問:「請問您剛才問什麼,我好像老鴨湯喝多了,耳朵出現幻聽了。」

等等,好像有點不對,老鴨湯和我耳朵出現幻聽之間有因果關係么?

沈霖楓抬眸望了我一眼,好像無法察覺我的窘迫,繼續面無表情狀的問:「你有男朋友嗎?」

「……」

對不起,我想我耳朵出現的幻聽還沒好。

可能需要十年八年見不到沈霖楓你才能好……

我慢條斯理的推推眼鏡。

他也許只是想知道我現在過的好不好,得知我過得不好也許他就安心了。

我:「暫且沒有。」

好吧,我是一隻悲慘的單身狗。

雖然是不是單身狗和我過的好不好沒什麼關係,但我覺得他很有可能認為我是單身狗=我過的不好。畢竟一些比較膚淺的傢伙都是這麼認為的。

沈霖楓依舊面無表情,不像是開玩笑,說:「那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我的腦中全是一片空白。

在這空白消退的時候,想了很多。

第一,高中時我對不起他,他應該怨我恨我。

第二,玩遊戲時,我對不起他,他應該恨我怨我。

結論,他可能是老鴨湯喝多了醉了。

要不就是來報復我了,玩一出言情小說里常見的虐戀情深……

言情小說里常有這種套路,男的要報復女主,於是他先騙女主喜歡他,然後甩了女主……

這種報復方法是最不犯法最簡單的方法,所以很多受言情小說荼毒的騷年們都喜歡用這種辦法報復異性仇人。

有時候我很欠拍的想,能不能用同樣的辦法報復同性仇人呢?扳彎同性仇人然後拋棄他,哈哈哈哈哈,不能在這麼想下去了,再這麼想下去,我會變成林靜怡那種骨灰級腐女的!

我覺得我需要冷靜冷靜。

於是我捂著肚子說:「對不起,我胃子不舒服,先去下洗手間。」

說完我才覺得不對,我說胃子不舒服,那我為什麼捂著肚子啊?

於是我悄悄把手往上挪挪……

對了,胃子在左邊還在右邊來著的?

我是捂左邊還是右邊呢?

不對不對……

胃子不舒服我為什麼要去廁所?應該是肚子不舒服才去廁所啊!

於是我又把手往下挪挪……

沈霖楓:「……」

然後我去了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直接去前台結賬,然後逃之夭夭。

回到家,先登錄大明江湖遊戲,然後把裝備還給【三年等你回眸】,再把積攢的丹藥,秘籍之類的不管是不是從他那兒騙來的都給他。

最後一步,拉黑他。

做完這一切,我如釋重負。

下午的時候,大神臨風公子上線。

【無敵小公主】:大神,對不起,我裝備都送人了。你可能無法穿我的炎之鎧甲了,我們要離婚嗎?

【臨風公子】:……

【無敵小公主】:大神您怎麼不說話?

【臨風公子】:心情不好。

【無敵小公主】:哈哈哈哈哈,大神您又遇到什麼傷心的事了嗎?說出來讓我開心一下嘛!^_^¦¦¦該不會是因為沒機會穿我的炎之鎧甲了吧?

【臨風公子】:滾。

【無敵小公主】:大神那我滾了~

【臨風公子】:等等,我有事問你。假如有一個姑娘,老是放你鴿子,還兩面三刀,人前一套背後一套,你會怎麼做?

【無敵小公主】:太不要臉了,老放人鴿子太過分了。大神您遠離這種人渣就好。

【臨風公子】:聽你這麼一說,我心情好了一點。你說有沒有人現實中是那種冷淡的人,網上卻很逗很活潑呢?

【無敵小公主】:哈哈哈哈哈,這有什麼的,網上誰也不知道誰,再冷淡的人,內心也有一隻悶騷的小怪物~

【臨風公子】:←_←

【無敵小公主】:大神怎麼了?被人放鴿子了?

【臨風公子】:嗯。

【無敵小公主】: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大神不要難過o(╥﹏╥)o,振作起來,今日你對我愛搭不理來日我讓你高攀不起!

【臨風公子】:多謝媳婦。

【無敵小公主】:停……還是別這麼稱呼我吧。你該不會不知道我是個摳腳大漢吧。

你要是知道我是個摳腳大漢還這麼稱呼我,我會覺得你的口味很重的……

大明江湖裡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摳腳大漢,知道我真實身份的只有【三年等你回眸】,所以臨風公子應該以為我是摳腳大漢吧?

【臨風公子】:……

三日之後,紫禁之巔。

魔刀與無敵小公主在此決戰。

不少人來觀戰。

我頗有點葉孤城與西門吹雪決戰的感覺……

【芙蓉夫人】:我賭一顆大補丸,無敵小公主肯定輸。

【黑色鬱金香】:無敵小公主輸了魔刀兄也不會好過,無敵小公主可是臨風公子的媳婦。無敵小公主要是從此退出遊戲,臨風大神說不定會暴走。

【小魚娘子】:呸,怎麼可能,大神可以和他離婚和我結婚的啊~才不會暴走呢。

計中計之首席霸愛 【臨風公子】:嗯,會暴走。

【大雪嘩啦啦】:我擦(;`O)o

紫禁之巔,明月當空。

琉璃瓦淡淡泛著柔和清冷的月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