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晏在原地這樣足足有半分鐘,可是面前的男人卻毫無動作。

沈清晏難免覺得自己的心一點點沉了下去,貴賓室里因為有空調,所以溫度很低。

可她現在不只是身上冷,最冷的還是她的心。

她連自己的衣服都脫了,連身為一個女孩子最後的尊嚴都剝去了,為什麼歐陽楚還是能這樣無動於衷。

難道她真的只能在這裡功虧一簣了嗎?

沈清晏覺得自己難以呼吸了,直到她的眼神落在了那兩個空茶杯上。

她給歐陽楚下的是最烈的葯,機緣巧合得到的,這是她最大也是最後的指望了。

雖然這一切不在她的計劃中,可是時至今日,她並沒有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這瓶葯本身就是要用在她想要的男人身上的,什麼白以智,什麼林琛淵,她通通都瞧不上!

一個兩個不過是個窮學生罷了,又怎麼能夠配得上她呢?

她從始至終心裡想要的男人就只有歐陽楚而已。

面前的男人是那樣的尊貴,那樣的完美,只有這樣的男人才能給自己想要的生活,才能給自己想要的一切。

所以她不管是不是不幹凈,只要最後目的能夠達到就行了。

只要她今天能和歐陽楚發生親密的關係,然後再哭一哭裝可憐,保不準歐陽楚就會心動的。

就算不心動,只要能夠留在歐陽楚的身邊,早晚有一天她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的。

想到這裡,沈清晏眼裡的執念已經吞噬了所有的猶豫和羞怯。

她緩緩地走到了歐陽楚的面前,然後嬌媚的依附在了歐陽楚的身上。

聲音又顫抖又魅惑。

「楚少,屋子裡好冷,您能抱抱我嗎?」 楊柏看著兩人,都拿出這麼多人,楊柏反而是死豬不怕開水燙,被人追殺成這個樣子,要死就一起死,何況楊柏已經有了準備。

「楊柏,你不會爆炸這麼多的,在這地底深處,你也會死。」薛神目光幽深的可怕,就算是元嬰,擁有至強神鼎,薛神看著這些寶貝,也覺得難受。

「是嗎?」楊柏沒有後退,楊柏也沒法後退,上空陰元極和薛神都攔截,神器都鎖定楊柏,元嬰期的恐怖威能,也降臨在四周,楊柏無法逃脫。

龍泉劍在滴落鮮血,那是楊柏手腕上的,楊柏雙臂都已經碎裂,靈霧在激發,在快速的復原。

可是楊柏身上的遭受重創,都是傷口,後背更是整個炸裂開來,骨頭都露出,龍鱗甲已經徹底破了,只是希望以後能夠復原。

「楊柏,你直接就死吧,把東西留給我們,或許我們能夠給你個痛快。」陰元極也沒有動,尤其感受到旁邊的空間隱藏幾個法寶,這些法寶都是楊柏故意留下,也封印了這片天地,法寶猶如繁星,釋放詭異的光芒。

「楊柏,我們擁有神器,不會受到傷害的。」薛神又一次恢復冷靜,繼續說道。

「真的不會嗎?這麼多東西,傷害兩個人的確難點,不過要是一個人呢?如果薛神你受傷了,陰元極會如何對你?換成陰元極呢,你畢竟手中沒有至尊神器,想要憑藉四個神塔,未必能夠承受吧?」

楊柏也陰險的說著,這完全是拖延時間,楊柏身上都在燃燒,那種燃燒的痛苦,楊柏都要無法承受了。

「你!」楊柏說的的確是事實,本來薛神跟陰元極也在互相戒備,戰鬥到如今,誰都不想被楊柏臨死之前,咬一口。

「閉嘴,別聽他的,他一定要死。」薛神更加陰狠起來,甚至望著陰元極,慢慢說道:「只要他死,他身上的一切,都給你。」

「什麼?神劍?還有這些東西?」陰元極瞳孔一縮,顯然已經有所異動,可是剛要說什麼的時候,突然感受到繁星好像又一次明亮起來。

「燃燒了?」陰元極立刻就反應過來,薛神也反應過來,楊柏居然在這關頭,自爆了所有法寶。

「我到底看看能不能炸死你們,都給我燃燒!」楊柏也在燃燒,一股龍炎吞噬了前方的小山,同時那條靈石脈,從地底而出,化為的蛟蟒,朝著上空兩人怒吼一聲。

「靈石脈,瘋了嗎?快躲開!」薛神都要咬掉舌頭了,楊柏還隱藏了後手,一條靈石脈的爆炸,那簡直就是神器的自爆。

「混蛋楊柏,你這個該死的混蛋!」陰元極已經嚇傻了,這時候還拼什麼命,趕緊跑吧,這裡一切都要毀滅。

陰元極心都在滴血,這麼多寶貝,還有靈石脈,楊柏為了拚命,真的是二愣子。

「楊柏,給我去死!」躲在玄黃母氣鼎當中的薛神都不露頭了,不過還是抽出一縷玄黃母氣,猛的朝著楊柏的方向砸了下去。

而就在此時,巨大的爆炸傳來,四周無數的轟鳴聲,在幽都宮的地底深處,彷彿一枚枚核彈爆發一樣。

「轟隆隆!」幽都宮在震動,一個個宮殿在倒塌,就算這裡天地規則在守護,半個幽都宮當場就爆碎開來。

玄鳥山已經要崩解一樣,紂王留下的玄境,在這裡都要破碎。巨大的玄鳥山,整條山脈都要斷絕一樣。

玄鳥山裂開巨大的縫隙,猶如張開一張嘴而已,而在這嘴中,無數的黑煙滾滾而來,恐怖的轟鳴聲,持續不斷。

山崩地裂,日月無光,這場爆炸,簡直炸破玄鳥山,整個山腹都打通,甚至整個玄境都在被打通。

濃煙滾滾,根本無法看清楚,而此時幽都宮又一次傳來崩塌,紂王殘留的一些寶物也爆炸開來。

幽都宮徹底要化為廢墟了,甚至幽都宮朝著深淵墜落,無數的巨石和瓦片在灑落。

這裡彷彿被滅世一樣,深淵撕裂玄鳥山,撕裂紂王玄境,而這硝煙滾滾當中,終於傳來凄慘的叫聲。

「楊柏,你個王八蛋!」陰元極半邊身子都沒了,四方神塔毀掉兩個,陰元極眉心都裂開一道痕迹,得到的神格碎片都化為烏有,元嬰期的境界都有所鬆動。

陰元極那個慘,想要恢復身體,需要消耗一定的資源,可是如今幽都宮都掉了下來,玄鳥山都裂了,陰元極只能夠發狂的吼道。

「陰元極!」在這幽暗的深淵當中,薛神也臉色蒼白漂浮而出,玄黃母氣鼎都暗淡下來,剛才的爆炸,如果不是玄黃母氣鼎,薛神都已經隕落了。

要知道楊柏把那整條靈石脈,統統砸在薛神的一面,薛神承受的爆炸威能,最是巨大。整個玄黃母氣鼎,被炸的損失了元氣,現在想要召喚玄黃母氣,估計薛神也不可能了,這個神器的威能廢掉九成,只能夠慢慢恢復。

「你也沒死?」陰元極臉色也變了,不過看到玄黃母氣鼎也暗淡下去,陰元極的眼神也轉動起來。

「你都沒死,我怎麼可能?」四周一片死寂,楊柏肯定已經化為齏粉,甚至神魂俱滅。在這場爆炸當中,楊柏肯定活不下來。

「薛神,都這個時候,就別裝了,半斤八兩,你我都遭受重創,這裡就剩下我們了,那個力量,我們一起瓜分吧。」

陰元極陰森的說著,都這個時候,兩人真要再次拚鬥,那就真正的兩敗俱傷,一個都別想活在這裡。

「陰元極,我知道,不過,我真的沒有想到,原來真的有神海。」薛神卻深吸一口氣,就在這深幽空間當中,薛神卻笑了起來。

「神海,你找到紂王神海了,在哪?」陰元極也知道神海,那曾經壁畫之上,那個黑芒之地,那就是殷商神海,殷商的神秘來自玄鳥,可那股力量,來自夏朝的遺留,那是能夠改變世界,改天換地的力量,那是這世上,最本源的力量。

有了這個力量,就算不入終極,也能夠成仙成魔。

「哈哈,我們要感謝楊柏,如果沒有他,我們根本不知道神海居然在這裡。好你個紂王,不愧是人間帝王,心思這麼深沉,什麼幽都宮,什麼玄鳥山,什麼狗屁的玄境,原來一切都是假的,都是為了保護住神海。」

薛神已經發狂起來,興奮無比,整個深淵都在回蕩薛神的聲音。而此時的陰元極也激動起來,找到神海就能夠得到力量,那才是陰元極的目的,以後修真界的王,就是陰元極。

「薛神,你到底說什麼?神海呢?」陰元極說完這句話,猛地意識到什麼,猛的低頭俯視。在那幽深之地,陰元極一抬手,一道火光衝天。

「轟!」巨大的火球而出,而就在這個時候,深淵的最下方,已經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而在那窟窿當中,一股神奇的能量在匯聚,猶如天神的瞳孔,那是藍色之眼,下方的窟窿當中,出現一個藍色的眼睛。

逆襲者之水晶皮王 眼睛如海,那是巨大瞳孔,那是藍色的海洋,而在那海洋的深處,卻好像隱藏黑乎乎的東西,那裡就是力量的所在。

「神海,真的是神海,上古盤古遺脈生靈所化,入神海,踏九霄,這是神海,擁有無比能量的神海。」

「誰能夠想到,玄境的地底深處才是最終的秘密,紂王隱藏的太深了。如果沒有打碎幽都宮,我們一直在幽都宮尋找,哪怕在玄鳥山尋找,都不可能找到這個地方。」

「沒錯,我們已經被神格碎片吸引,被幽都宮的傳承吸引,都認為力量來自幽都宮,可是最後呢,紂王用所有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隱藏這個秘密,神海,只有在神海當中,才可能存在這樣的力量。」

「薛神,進入神海當中,我們的神體就會恢復,神海之能,能夠讓我們重鑄肉身。」陰元極已經興奮起來,神海這樣的傳說之物,已經被找到,修真界會沸騰的,只是這樣的神海,根本無法拿出去,這卻是麻煩。

「恢復嗎?紂王的力量到底是什麼?那神海的底部,無法看穿。」薛神冷冷的說著,拿著玄黃母氣鼎跟陰元極保持一定的距離。

「進去了,就看清楚了,按照壁畫所留,紂王隱藏這個力量,如果當初動用這個力量,紂王不會被周武王擊敗。」

「他們兩個是為了毀滅神靈,天地已經不同,我們這裡的人間界已經被剝離出去。靈氣本就這麼稀薄,如果殘留這些神靈,修真者根本無法修鍊,人族也無法復甦。」

薛神卻冷哼一聲,關於武王伐紂的事情,崑崙留下另一樣的結果,這一切,都是有無形的手操控著。

「是嗎?」玄道陰元極可是知道魔的事情,根本不相信薛神的話,什麼紂王的力量,無法就是魔的力量。

陰元極才不在乎什麼魔,陰元極早就有心魔,強者為尊,得到最終的力量,長生不死,成為人間至強,那才是陰元極追求的。

跟崑崙尋找終極不同,陰元極就想追求恐怖的力量。 沈清晏說著話的同時,雙手已經無聲無息的伸到了歐陽楚的臉附近,抬手輕輕撫摸著歐陽楚的臉和脖子,雖略顯羞澀卻也很是大膽,對於男人們來說幾乎是致命的。

然而歐陽楚此刻卻是面露不悅,他猛的伸手粗暴的抓住了沈清晏正在撫摸自己臉龐的手。

與此同時,歐陽楚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轉頭冷冷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歐陽楚的目光落在沈清晏臉上的時候,沈清晏的心砰砰砰的不受控制的跳個不停。

歐陽楚正眼看她了!

此刻她終於,得到了歐陽楚的正面直視!這一刻她等待盼望了好久好久。

沈清晏滿心歡喜,期待著歐陽楚對她溫柔的回應,她沒想到的是,歐陽楚張口回應她的,只有冷冰冰的一個字——

「滾!」

這個字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甚至語氣中儘是厭惡,這一個「滾」字,宛如一把刀狠狠地扎在沈清晏的心頭,疼痛無比。

她臉上原本略帶的羞紅,一瞬間就被慘白代替。

她實在不敢相信,歐陽楚會這樣對待自己,睜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楚少,您剛剛說什麼……」

歐陽楚看著她,好似連最後一絲耐心都失去了,狠狠地把沈清晏甩到地上。

「我說,滾!」

沈清晏被狠狠地甩到地板上,發出一聲大的聲響,然而她卻彷彿感受不到疼痛似的,只是一個勁兒的盯著歐陽楚看。

那個男人一臉的閑適從容,眼眸宛如一潭深泉一般平靜無波。

沈清晏意識到出紕漏了,臉一下子變得煞白。

她忍不住開口詢問,聲音顫抖而沙啞,「你,你是不是根本沒喝那杯茶!」

她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

那杯茶里放了多少葯她是心知肚明的。

那麼大的藥量,就是一頭牛也會受不住的,何況是人?喝下去一定會失去自控力。

可是歐陽楚現在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怎麼可能是喝了那杯茶的效果呢?

歐陽楚聽到沈清晏的質問,終於開口冷冷的輕笑了一聲。

他從桌面上拿起一張濕巾,擦拭著剛剛自己與沈清晏有過接觸的皮膚,臉上的神情就像是碰到了什麼噁心的東西一樣,「我沒喝!而且就算是喝了我也不會碰你這種女人。」

歐陽楚臉上全是不屑。

他這樣的人,怎麼會愚蠢到被人下藥?而且就算是不留神中招了,他也絕對會控制住自己,絕對不會去碰那些只會背地裡算計給自己下藥的女人。

歐陽楚的話音剛落,沈清晏的身體就不受控制的狠狠抖了兩下。

她看著站在她面前的這個男人,相貌英俊的不似人間所有,更難得的是他身上那永遠強大的氣場,沒有女人會不心動。

然而這樣一個完美優秀的男人,卻不是屬於她的。

不甘與氣惱,羞愧與怨恨,終於徹底淹沒了沈清晏,她的理智一絲絲地被抽走。

她突然高聲尖叫,「這是為什麼?為什麼你連碰我一下都不願意?我哪裡比不上那個許醉凝了?她就算天天把自己打扮的醜陋你都那麼喜歡,為什麼就不能喜歡我呢?」

沈清晏終於徹底崩潰。

在很早之前她就知道歐陽楚了。

早在她還沒有上高中的時候,偶然在電視里見過了這個男人。

就只是那麼一眼,她就愛上了他,她認定了,自己未來的丈夫只能是他!

後來她費盡了心機才換來了一個機會到凝真高中上學,她以為她終於可以與上流社會接軌,離他更近了一點。

然而她還沒有找到機會和歐陽楚認識,就發現歐陽楚已經和許醉凝走到了一起。

她不甘心,她實在不甘心!

憑什麼那個人是許醉凝!憑什麼就不能是她!

除了出身,她哪裡比得上自己!

她沒有自己的柔弱可人,沒有自己那樣的好人緣,學習成績也比不上自己。

到底她許醉凝憑什麼,可以得到歐陽楚的關注與喜愛!

「楚少,我到底哪裡不如許醉凝了?她可以給您的,我通通都可以,而且我一定做的比她好!到底為什麼是她不是我?」

沈清晏的話,讓歐陽楚正在反覆擦拭皮膚的手一頓。

他唇角冷酷的笑意更甚,目光再次落在了地上的女人身上。

「你問我為什麼是許醉凝不是你?我告訴你,你的名字根本就不配和她放在一起!你也沒有資格和她比較什麼。」

歐陽楚的語氣里儘是嘲諷與厭惡,這樣的話語,終於徹底擊垮了沈清晏,她顫抖著,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歐陽楚煩躁的轉過身去,拿起手機撥出一個號碼,語氣平靜,「你來,把貴賓室里的垃圾處理一下。」

很快就有人來到貴賓室門口敲了敲門。

房間的門被打開,宋旭快步走進來,就看到了跌坐在地上一絲不掛的沈清晏。

宋旭皺了皺眉頭,已經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

他跟隨歐陽楚多年,見過很多試圖勾算計歐陽楚的女人,這些人的下場都是很慘的。

宋旭看著沈清晏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死人一般。

他走到歐陽楚面前請示,「楚少,這個女人您要怎麼處理呢?」

歐陽楚原本打算示意宋旭直接按照原來那般處理就好,突然想到之前在校園義賣會的那天,許醉凝對待沈清晏的態度,改變了主意。

歐陽楚目光變幻了一番,然後開口命令道,「把她扔出去。」

他的話讓宋旭愣神兒了一下。

少爺是最討厭人家算計他的,以往這樣的女人都被處理的很慘,這次竟然會手下留情。

宋旭也只是疑惑了一下,並不敢開口詢問,一把拎起地上的沈清晏就往外面走。

沈清晏已經完全獃滯,幾乎沒有任何抵抗的就被拎出了房間。

整間貴賓室完全安靜了下來,只剩下歐陽楚一個人。

房間里還殘留著沈清晏身上水果氣味的香水氣息,讓歐陽楚頓覺噁心,甚至有些想吐的衝動。

他站起身準備離開這個噁心的地方,沒想到的是,貴賓室的門突然被人拉開,許醉凝瘦小的身子急匆匆的進了房間。 在剛才的爆炸中,楊柏在第一時間進入龍紋令空間。這也是萬幸,如果不是神海出現,楊柏的龍紋令掉進神海當中,估計就會被薛神和陰元極發現。

當楊柏渾身是血,倒在龍紋令空間時候,石靈兒早就慌亂無比,趕緊朝著楊柏而來。

「楊柏,你沒事吧?」石靈兒剛要觸碰楊柏的身體,頓時一股炙熱的龍力轟然朝著石靈兒而來。

楊柏遭受重創,雖然進入龍紋令空間,可是玄黃母氣也進入楊柏的體內。這股母氣是沖著丹田而去。

龍丹在退後,神丹殘留的能量,在瘋狂的運轉。可是這一切,都無法阻擋厚重的玄黃母氣,母氣在鎮壓一切。

這股力量太狂暴了,楊柏的肉身將要無法承受,整個人會化為齏粉。從今往後,楊柏估計就要修神魂之道。

可就在這時候,石靈兒卻出現在楊柏身邊,炙熱的龍氣和厚重的母氣,同時反震了石靈兒。石靈兒一口鮮血噴出,精血吐在楊柏的身上。

「轟!」石靈兒本來就被帝嚳神丹而救,陰入石靈兒體,陽入楊柏體內,帝嚳神丹本就一體,如今精血融入,帝嚳神丹又一次爆發。

陰陽相容,玄黃母氣居然被神丹的殘力可擋了下來。而此時的龍丹彷彿也活了一樣,剎那間,龍吟虎嘯,猛的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楊柏,你清醒點!」石靈兒慘叫一聲,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力量,希望楊柏趕緊覺醒。可就在此時,石靈兒丹田內綻放藍芒,冰魄神珠轟然爆發寒霜之力。

「不!」炙熱的龍氣當場被凍住,石靈兒也擁有神器,神器護主,當場就把楊柏化為冰雕一樣。

「楊柏,你別嚇我,你出來。」石靈兒都慌了,可是雙手之前,已經化為冰山一樣。楊柏就這麼凍在寒冰當中,身上的氣息更加的詭異。

龍氣、玄黃母氣、龍丹、避塵珠、帝嚳神丹殘留之能這次又加上冰魄神珠之力,楊柏體內簡直成了角斗場。

楊柏的意識在的沉淪,眉心的神格發出隱晦的光芒。肉身想要崩潰,卻被凍住,無數次衝擊卻只能夠在寒冰當中,楊柏的肉身無法毀掉,神魂依舊入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