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平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一股淡淡的花香混合著茶葉的香氣,在江平的舌尖綻放而開,他只覺得腦袋一輕,心底的那一股揮之不去的惡意也減輕了不少。

「我觀道友靈識不弱,體內又有一股似有似無的靈氣流動,應當是修為不弱,敢問道友師從何派?」宋勤抿了一口茶,微笑著向江平詢問到。

「嗯,無門無派一介散修罷了,不值提,不值提!」江平含含糊糊的回答到,同時江平對於這個宋勤也不由提防了起來。

他在地下妖域這麼長時間,由於妖魂十三變無法精進,所以他吧大多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修鍊歸海心經之上了。

再加上有小聚氣丹的幫助,江平的法力修為,早已經被他推到了練氣七層的水平,雖然他沒有學習過什麼正規的法術,但是在隱藏氣息這一方面,江平感覺自己還是有些心得的。

可自己面前這個身受重傷的宋勤,卻可以輕而易舉的看穿自己的修為,在這種情況下,江平不得不謹慎對待這個宋勤。

「散修?道友你小小年紀就能擁有如此修為,可見天資不弱,為何不去拜入仙門?若是你能拜入仙門也能得到不少的資源,雖然散修自在可卻沒有靠山。

在這修仙界,有靠山總是好做事的。」宋勤打量了一下江平的身體,骨骼尚未完全定型,氣血也極為旺盛,顯然是年歲不大,所以他才會說出剛剛那番話。

江平聽了這話,心中不免有些意動,若是真的如同宋勤所說的,自己加入仙門好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只不過,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解決自己體內心魔的問題。

不然若是在仙門中露出了真身,怕是直接就死於非命了。

「唉,實不相瞞,在下修行的時候出了一些岔子,產生了心魔以至於修行受阻無法寸進那!」江平沉默了一會,聲音沉重的向宋勤說到。

「原來如此…道友若是不嫌棄我這有一篇清心咒,可以傳給你鎮壓體內心魔。」宋勤轉動著手中的杯子,目光灼灼的看著江平說到。

清心咒自然滿足不了江平的心思,之前江小晚已經傳授給他了,江平也不表態,只是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瓶丹藥,推到了宋勤的面前。

「道友這是?」宋勤看到那個玉瓶不由面露不解之色,江平笑而不語伸手示意宋勤打開玉瓶,宋勤被江平這一手弄的有些摸不著頭腦。

拿起江平推過來的玉瓶,打開上邊的封靈符,一股清香從玉瓶中飄了出來,「這是…小化靈丹?」宋勤有些不確定的自語到。

「正是小化靈丹,雖然這枚丹藥的品質不高,但用來給宋兄療傷應該是夠了。」江平抿了一口茶笑著說到。

宋勤握著手中裝有化靈丹的玉瓶不知在思考什麼,江平見宋勤沉默了,也不急著催他回答,反而把目光轉向了花自賞,不得不說,花自賞確實生的極美,就好似天仙一般。

但江平深知紅顏禍水的道理,他之所以打量花自賞還是因為好奇她為什麼明明修為不高,卻可以隱藏妖氣。

花自賞感受到江平的目光,身子一僵小心翼翼的往宋勤身後靠了靠,頭也不由低了下來,不敢與江平對視。

花自賞心裡也是清楚的,自己身為半妖在人間註定是不被待見,這都來源於妖族與人族長久以來的積怨,她現在很怕,她怕宋勤拋棄他,怕眼前這個人會和那些修士一樣要斬妖除魔殺了自己。

懼怕、恐懼、不安,環繞在花自賞的心頭,就在她糾結不安的時候,江平突然收回了目光沖著在一旁沉思的宋勤建議到。

「宋兄你看這樣如何,你只要告訴我如何加入仙門,我可以在傳給尊夫人一門斂氣的法門,這法門是我從一個妖族手中奪得的,有極好的收斂妖氣的作用。」

「嗯?道兄原來是為了這個,那好,道兄的這個恩情宋某人記下來!」宋勤收下了那枚化靈丹說到。

他原以為江平是提什麼過分的要求那,沒想到竟然是這個,其實入仙門這事就算江平不說,他也有意把江平引薦進山門之內,現如今江平自己提出來了,倒是省了他一番口舌。

「說來慚愧,跟道友談論了這麼久,卻是忘了問道友的名諱為何了。」宋勤突然鄭重的站了起來,兩手一上一下抱在了一起,成陰陽法印狀,對著江平一拱手。

江平懵了他這是要幹啥?勁舞天團附體了嗎?自己現在是不是應該搖個花手回敬一下?江平緩了半天才收起了這個奇怪的念頭,見到宋勤一直保持著這個動作,江平感覺自己必須做出一點回應。

江平思考了半天決定用出前世藍星最樸實、最實用、最通俗易懂的手勢出來,江平緩緩伸出一直手,其中四指合在一起獨留一根大拇指晾在了外邊,緊接著江平的大拇指腹,點在了宋勤雙手環抱的拳眼上。

「……」宋勤被江平的這一系列動作弄的有些發懵,「這難道是散修之間的見禮法印?」宋勤有些疑惑的在心裡嘀咕到。

我叫江平,我為你點贊!

咳咳,不對,是道友這廂有禮了。 星火看着眼前跑的氣喘吁吁的少女,又看了看她胸口的神之眼。難怪年紀輕輕的敢一個人外出離家,真羨慕這些有神之眼的人啊……不過那個方士也有一個神之眼,貌似是冰屬性?

「千岩牢固,重嶂不移。這位姑娘,我看你奔波至此,請問是需要什麼幫助嗎?」

「你好啊大叔。」

星火表情一僵,沒想到自己已經淪為大叔的等級了嗎?

「你好,請問需要什麼幫助嗎?」

「嗯,大叔我想問一下,往望舒客棧怎麼走?」

「望舒客棧的話,沿着這條路往北方走就行了,不過我看你勞累了一天,要不先到我們的營地里休息一下?

實不相瞞,我看姑娘也有神之眼,在下有一件事情想請姑娘幫忙,當然報酬是少不了的。」

「那好吧!我就去你們的營地休息一下吧!但是幫不幫忙,還要我了解了情況后再說!」

「這是自然。」

星火示意鍾沫跟着自己,然後轉身向著營地走去,路上又遇到一個千岩軍,站在瞭望塔上俯瞰著營地的周圍。

星火對着瞭望塔上的人喊了一聲:「艾珂!我先帶這位姑娘回營地,你多留意一下周圍的情況!」

瞭望塔上的人對着星火點點頭,然後說到:「艾珂,我先帶着這位姑娘回營地,你多留意一下周圍的情況!」

鍾沫看着這一幕,好奇的問星火。

「他這是?」

沒想到瞭望塔上的人也問了一句:「他這是?」

星火見狀,後頭壓低了聲音小聲的說道。

「別提了,艾珂本來只是口吃,但是自從那個什麼艾莉絲給他吃了什麼藥劑,就變成現在這樣了,只要被他聽到,他就會學你說話,控都控制不住。

我們平常也就用一些肢體語言和寫字來交流了。像剛剛他點頭就表示他明白了,就不用在意他說的是什麼了。」

鍾沫點頭表示理解,然後就跟着星火走進了營地中。星火掀開軍帳的簾門,帶着鍾沫鑽了進去。

鍾沫看見一個藍白色頭髮的少年坐在桌子上,手裏還拿着一根冰棍在吃,少年上身穿一件改良馬褂,腰間佩戴着一個冰屬性的神之眼,下身搭配有點像燈籠褲,褲子寬大褲腿處卻收縮便於活動,穿這樣的褲子或許是因為怕熱?

感受到少年注射過來的視線,鍾沫發現他的眼睛也是藍色的,從外表看給人很冷的感覺,但是站在邊上又沒有冰屬性神之眼的那種冰涼感。

見到星火走入,少年率先開口問道:「星火先生,現在可以言明有什麼需要在下幫忙的了嗎?」

「哈哈,不急,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難得人多一點,我去把艾珂那個傢伙叫回來,我們邊吃邊說。」

說完星火又從軍帳中風風火火的走了出去,只剩下少年與少女相顧無言。

「你好,你也是聽說這裏有妖魔前來驅魔的嗎?」

鍾沫搖了搖頭。

「我只是迷路到這裏的,不過要是真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也不會拒絕的啦。

不過那個大叔不是都還沒說是什麼事情不是嗎?」

鍾沫好奇的指了指少年手中的冰棍。

「我記得這都入秋了吧?你這樣,不冷嗎?」

「這是在下的體質原因。」

「體質?」

「嗯,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了,我名重雲,家族久居璃月,世代以驅邪除魔為業,只是我生來就是至剛至陽的純陽之體,所以基本上見不到什麼妖魔,它們就被我通通嚇跑了。」

「你說你是純陽之體?但是卻有一個冰屬性的神之眼?噗!唔,對不起。」

重雲看着忍着笑的少女,漏出一個無奈的表情,為什麼大多數人聽到純陽之體覺醒了冰系神之眼都會覺得好笑呢?

「其實我還要感謝冰屬性的神之眼,有了它我才能更好的控制我的純陽之體。」

這時一個身影鑽進了賬中,原來是星火回來了。

「看你們交流的還是很順利的,抱歉把你們單獨放在這裏,酒菜已經備好,二位請隨我來吧。」

星火領二人入座。

「抱歉啊,雖說是酒菜,但其實是沒有酒的,一來這是軍營,我等不能隨意喝酒,二來我看二位也還沒到喝酒的年紀,所以就備了點粗茶,希望不要嫌棄。

還有這是兄弟們閑暇時打的野豬,剛剛抓的一隻野雞。我聽說神之眼的人個個飯量都很大,所以多準備了一點。」

重雲坐下,看了看四周,對着星火問道。

「星火先生。」

「什麼先生不先生的,你要是不介意,和這小姑娘一樣叫我叔算了。」

「好的,星火叔,這怎麼就我們三個人?我剛剛還看見一位千岩軍的。」

「哦,你說艾珂那傢伙啊?他說他一起怕影響我們說話,端著自己的碗筷自己一個人躲后廚吃去了,讓我們不用管他。」

鍾沫好奇的看着大賬內的一切好奇的問道:「星火叔,這兒這麼大平時就你們倆個人嗎?」

「那怎麼可能,我們倆個人就是有三頭六臂,也看不過來這四條交通要道啊!」

「那其他人呢?」

「這也是我要和你們說的了。來,咱們邊吃邊說。」

「本來我們這號營地是有五十個人的,但是最近至東國的愚人眾總是在這荒野上搞什麼小動作

上頭調了二十個人去看着,這就導致我們這隻剩下三十個人,前幾天不知道怎麼回事,不知道從哪裏來了一隻岩盔王,性情凶暴

兄弟們雖然把它趕到了東邊的叢林裏面,但是也只能這樣派人看着,所幸這一代人跡罕至,所以兄弟們到也不用和那種怪物拚命,

只是向上頭提出申請,希望派人來解決一下,畢竟我們這三十來號人,大多數都還是新兵蛋子,真要上去拼,能不能活下來一半都不好說。」

「岩盔王?那是什麼怪物?很可怕嗎?」鍾沫好奇的問。

「它不是可不可怕的問題,它真的是那種,人力所不能及的那種,它很狂暴,很巨大,還能粗略的使用岩元素的力量。」

「星火叔應該說的是這種怪物。」重雲從懷裏掏出一本書,只見書上寫着《妖魔奇志家錄》 ,

第837章

宋三喜,只用了十五分鐘。

全新的風水格局理論,把崔老聽的剛開始一聽鬼石場,都嚇倒了。

然後,就開始連連點頭,大喜不已。

「好小子!不錯!你這個,靠譜!比麻拐子那個靠譜!」

「這樣,過兩天,老夫聯繫一下王文洪那小子,開個會!」

「他要喊麻拐子,就讓他喊!什麼麻拐子、李拐子的,都沒用!爺爺相信你!」

「走,回園子去,咱爺倆好好吃個飯」

自然,又是宋三喜主廚。

宋三喜當然也不說,鬼石場,現在是他的地盤了。

人,得低調點好吧?

那邊,王文洪還是愉快的接受了顧東的宴請。

身為王文洪這樣的角色,生活也就這樣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