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君卻回答:「經營別的地方的精靈中心或許很忙,但是若葉鎮這個地方的精靈中心根本沒什麼人來,所以一點也不忙。至於我們不能被人看見,我們個頭又不大,隨便找個房間就能藏起來,你們可別告訴我們這裡客滿了,我們可是看過了,現在這裡的客房都是空的。」

二人一看瞞不過去於是說道:「可是做飯需要時間啊!你們等的了嗎!」

水君回答:「沒問題,今天一天我們都沒事做,不過你們最好先給我們一些點心吃,我們可不想餓著肚子等。」李欣和夏美互看一眼,心說:這頓飯跑不了了,還給賠上點心。不過想想也沒借口拒絕。唉……

二人只能說道:「那我們就給你做頓飯,不過你們得先等等,我們要出去買材料。」三隻神獸答應了,二人於是先開了一個房間叫三神獸躲進去。然後夏美留下看精靈中心,欣則負責上街買材料,她傳送來了怪力和格鬥三兄弟,外加妙蛙花和巨藤蔓當幫手上街了。

李欣上了街才發現自己忘了問三隻神獸想吃什麼,她只能邊走邊想:我要買什麼東西給它們吃呢?……此時,正好她路過一家寵物店,店裡的一對貓狗正糾纏在一起打架。李欣看到這個場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雷皇說過水君原來是圖圖犬,而雷皇和炎帝原來是貓老大。那它們雖然變成了神獸但是口味大概不會變,而貓老大和圖圖犬喜歡吃的是……

李欣想到這裡有了主意,進了寵物店買了很多狗糧和貓糧準備給三神獸當點心,她將狗糧貓糧打包后叫怪力先送回去。……而她自己則是去市場買肉骨頭和魚,準備回去做排骨湯和水煮魚。

怪力將東西送回了精靈中心,夏美此時正在忙著和精靈玩耍,看也沒看就讓怪力將東西送給三神獸(狗糧是水軍的,貓糧是雷皇和炎帝的),三神獸一見點心終於來了,立刻就吃了起來,邊吃邊說好吃。

三神獸中,水君相對聰明認識字,它一看點心的名稱就傻了,立刻用尾巴指著商標對兩個兄弟大吼道:「你們別吃了,你們看看她們給我們吃的是什麼?」

雷皇和炎帝邊吃說道:「……我們看不懂人類的字,你又不是不知道!……不過這東西這麼好吃肯定是好東西。」

水君說道:「的確是好東西,我們吃的是人類給寵物吃的貓糧和狗糧。」兩隻神獸卻並不在意說道:「反正我們的祖先就是貓狗吃這些也沒錯。而且我們壓根也沒指定她們要給我們吃什麼?」

水君聽到這也不好再說什麼,但是它想:「我還是去廚房看看,照她們準備食物的邏輯,一定是給我準備狗吃的東西,狗愛吃骨頭,回頭她們別光給我骨頭啃,我得去監督監督。」想到這站起來去廚房了。

李欣此時已經回來了,正在受傷食材,水君看見了李欣買來的排骨說道:「你們給我們拿狗糧,貓糧當點心就算了,可別光讓我啃骨頭啊!我可不是狗。」

李欣說道:「怎麼可能光給你骨頭吃,我這是要給你做燉排骨,至於你的兩個兄弟,我會給它們做水煮魚。」水君聽到這話放心了,但是還是說道:「那就好,不過我得監督你們。」說著就坐下監督李欣做飯。還別說,它的監督真有一些效果,那就是燉排骨做好后沒有搬出廚房~直接就被水君吃了。

水煮魚當然被端出去了,雷皇和炎帝立刻過來吃魚,雷皇邊吃邊說:「帶湯的死魚,不錯,讓我想起來我捉魚時候的情景,我捉魚有固定的流程,先是下河游泳找到魚群然後放電,魚就被我電死漂上水面來了,……現在這水煮魚也是水裡飄著死魚……」李欣和夏美聽見這話心說,好可憐的魚,被神獸捕捉恐怕連跑都跑不掉。

炎帝卻有些不滿意說道:「我想吃烤魚,我捉到魚就經常這麼吃,但是我控制不好火候經常把魚烤糊了。」李欣和夏美於是又用剩下的魚做了烤魚,總算也讓炎帝吃好了。

三隻神獸吃好了已經是中午了,它們和二人告辭后就離開精靈中心到附近找地方休息去了,李欣和夏美忙了一個上午總算能喘口氣了。但是實際上下午還有事情等著她們,而且這事情和水君,雷皇和炎帝三神獸有關。…… 李欣和夏美送走了水君,開始吃午飯外加準備下午的工作,實際上根本沒什麼工作,精靈中心的櫃檯上午雖然有夏美執勤,但是一個人也沒來,二人雖然有這個心理準備但是還是有些友上傳)二人為了緩和氣氛只能苦中作樂~邊吃午飯邊聊天。

李欣先說道:「精靈中心今天上午一個人也沒來,看來下午也是如此,我們還是想個辦法打發時間吧!」

夏美邊吃邊回答:「我們的確得找點事打發時間,問題是我們能幹什麼呢?……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人進來,所以不能鍛煉魔法和超能力,……那就只能和精靈玩,要不就是看書和玩電腦遊戲了。對了,不能練習魔法倒是可以練習寫魔法字元。……線,否則這屋裡會被人認為是廢屋的。」

二人在吃飯的時候,她們的精靈也在吃飯,但是有的精靈不安心吃飯在干別的,這其中夏美的線球最淘氣,它在精靈中心,導致精靈中心看起來就像廢棄了一樣。夏美覺,於是放下碗筷走過去阻止它。

但是她剛將線將她的雙臂捆住逃走了,夏美后立刻去追線球,但是線球十分靈活在精靈中心上躥下跳,夏美半天也沒抓住線球,一人一精靈就在精靈中心裡亂竄。……

李欣看著覺得有趣,就用心靈感應對線球說道:「線球,你的速度真快啊!你用了高速移動了吧!」

線球回答:「那當然速度和逃跑速度的雙第一。我的主人想抓住我根本沒門。我會將整個,這樣我就能抓住很多小蟲子吃了。」抓蟲子沒問題,不過抓有礙觀瞻還容易落上浮塵很不衛生的本領輔助逃跑那你就能跑得更快,誰也抓不到你,這是具體操作方法……不過這方法只是理論上可行,你要是想用必須格外小心。」李欣說著,通過心靈感應將蜘蛛俠的「盪鞦韆」運動方式發給線球。

線球見了這種快速運動方式如獲至寶,立刻道謝道:「謝謝清除,也會小心試用這移動方法的。」然後立刻學蜘蛛俠分泌出兩根絲裝在前爪上,然後就開始在精靈中心裡盪起了鞦韆。這下好了,夏美更抓不住它了,不過她不想放棄還是一直追著線球跑。……

線球越盪越高興,盪著盪著竟然身體發出白光進化成阿利多斯,夏美看見自己的線球進化總算放棄了回到桌前繼續吃飯,畢竟她知道阿利多斯比線球速度還快,要是追不上線球就更別想追到阿利多斯。

李欣勸她道:「阿利多斯不過是想抓蟲子吃而已,等會它抓完收拾乾淨就行了。」夏美見此又提醒可以,拆掉。」阿利多斯連連答應,然後到了什麼蟲子。

阿利多斯的事情剛解決,二人剛想繼續吃飯,突然外面大街上突然熱鬧了起來,二人立刻出門觀看,門外有很多人朝著東方跑去,李欣和夏美很奇怪,她們心說;落葉鎮十分偏僻難得有外人來,更沒有什麼熱鬧看,今天這些人為什麼都往一個方向跑,難道是若葉鎮要辦什麼大活動。

二人心說;還是找人問問吧!於是一起攔住向東跑的青年男子笑著問道:「先生,您跑這麼快要去幹什麼啊!難道鎮里要在東面辦活動?」

青年男子見是兩個漂亮的喬伊小姐攔住自己,十分願意回答二人的問題,於是他停下來邊喘氣邊回答:「………不是鎮里要辦活動,而是水君,雷皇,炎帝三神獸在鎮子東面降臨,現在它們正在食用我們帶過去的貢品,聽說它們很喜歡吃……」說到這男子向四周看看確定沒人注意,然後小聲說道:「聽說這三神獸喜歡吃……貓糧,狗糧。……」

二人聽到這哭笑不得,心說自己剛把那三神獸餵飽,它們就又去找人要飯了,這三個傢伙難道飯桶嗎?……算了,反正中午精靈中心關門,我們去看看熱鬧好了。順便當面問問它們威懾么餓的這麼快。……想到這裡,二人鎖好門跟著人群想東面跑去。

實際上她們不知道,雖然她們給三神獸做了很多吃的,但是神獸的消化系統效率很高,它們並沒有飽了的概念,食物對它們來說是享受而不是必須。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三神獸雖然在精靈中心雖然吃的滿意,但是回到附近的山上待會就又想吃了,它們又不好意思繼續麻煩李欣和夏美,於是就拿了一些私存的珠寶到若葉鎮的飯館買吃的,不過飯館經理見到神獸來了,知道只是很好的宣傳機會,於是免費給它們提供飲食,三神獸看見吃的就什麼也不顧了,只顧著埋頭狠吃。三神獸到來的消息立刻就傳開了,鎮民沒見過神獸都跑來看新鮮。於是出現了這樣的場景~三神獸在飯館里吃的高興,鎮民們在旁邊看得過癮。

李欣和夏美跑到了飯店附近,但是二人發現這裡人山人海十分混亂根本沒法擠進去,幸虧還有君莎小姐在維持秩序否則非造成踩踏事故不可。雖然以二人的體力大可以強行突破,不過三神獸她們剛看過根本沒這個必要。於是二人站在外面嘆口氣就要離開。

但是此時李欣的手機響了,李欣一看手機發現是空木博士打來的。於是立刻接通手機,手機里傳來空木博士的聲音:「欣,聽說水君,雷皇,炎帝三神獸來到若葉鎮了,是真的嗎?」

李欣說道「是真的,神獸就在××飯館大吃大喝呢,你要是想看可以過來看,就是這裡的人太多了您大概擠不進去。」

空木博士聽到這個消息不知為何有些沮喪,他說道:「謝謝,我知道了,我這就去看看,這次機會難得,我得近距離好好觀察神獸……唉,這「觀察三神獸」恐怕就是我在若葉鎮做得最後的研究了。」

李欣聽到這裡傻了,喃喃的問道:「最後的研究?您難道要離開這裡,為什麼呢?」

空木博士說道:「的確,我要離開這裡,原因是空木研究所要搬遷了。」

李欣更糊塗了,問道:「為什麼空木研究所突然要搬遷?」

空木博士回答:「那是自然的,由於神獸來到了若葉鎮,若葉鎮會變成旅遊勝地很快就會變得繁華起來,而研究所是精靈聯盟的重要機密研究措施,所以研究所出於保密需要是不可能建立在繁華的地方的,所以若葉鎮繁華了,我的研究所就必須要搬遷。」

李欣明白了,不過想到這好不容易造好的研究所要搬遷,那就意味著會造成大量的資源浪費和重複用工。所以他覺得一定要阻止此事,於是它和夏美說了事情經過,二人決定一定要想辦法和叫三神獸趕快離開。

二人拿定主意,但是二人還是沒法擠進飯店見到三神獸,所以二人心一橫,到鎮子外找沒人的地方變回神獸原形直接飛過去。於是很快一條三頭飛龍和一條黑白巨龍來到了飯店上空盤旋,當然人們很快發現了變成神獸的李欣和夏美,這下可好了,圍著飯店的人群認為神獸要打架(水君,雷皇,炎帝是兄弟打不起來,但是加上其他神獸就不一定了,而且李欣和夏美對於人類還是「未知」神獸),立刻就在君莎小姐的疏散下立刻跑到較遠的地方進行圍觀。

二人見人沒了,趕緊落到飯店門口把三神獸喊出來,然後對它們說道:「你們別在這裡吃了,否則的話由於保密需要,空木研究所就要搬遷了。」

水君說道:「為什麼我們吃飯會和研究所搬遷有關?」

李欣回答:「那是當然的,你們要是總在這裡呆著就會吸引來大批遊客,這裡就會變得繁華,而研究所是機密設施,出於保密需要是不能蓋在繁華的地方的。」

水君聽見這話懂了,思考了一陣說道:「不過就算是我們走了,這裡還是會因我們來過變得繁華,所以根本沒用啊!」

李欣和夏美商量了一下說道:「那就這樣吧,你們以後別在一個地方呆著,最好在各地巡迴遊玩,到了城鎮你們可以隨便找地吃,不會有人向你們要錢的……不過你們最好先到離這裡遠些的地方多逗留一會,轉移人們的注意力。」水君想想覺得不錯就答應了,對人們說道:「我們三兄弟現在要到煙墨市去吃飯,你們要跟著就過來啊!」說完就帶著雷皇,炎帝跑了。李欣和夏美見此鬆口氣也飛到無人地變回人身,回到了精靈中心。

隨著神獸的離去,鎮里漸漸恢復了平靜,鎮民各自回家了。二人到了精靈中心不久就接到了空木博士的電話,他在電話里說:「雖然沒有看見神獸很遺憾,但是研究所不搬遷實在太好了,……」二人聽到這裡總算鬆了口氣,心說總算沒白忙活。不過二人不知道雖然三神獸的事情解決了,但是三神獸對若葉鎮的影響卻遠沒結束。…… 二人處理完三神獸的事情一看錶大吃一驚,原來經過三神獸這麼一折騰,現在竟然已經是下午四點了,一天就快要過去了,二人心說:今天這經營精靈中心的第一天過的可真是「充實」啊!上午幫著神獸做飯,下午儘力阻止了研究所搬遷。………不過仔細想想好像這兩件事有因果關係,因為要是上午沒餵飽神獸,也就沒有下午空木研究所要搬遷的事情。……鬧了半天今天這一天只能算是功過相抵……汗。

二人正坐在精靈中心的櫃檯後面想事情,突然一下從外面衝進來幾個青年,這些人看樣子都是訓練師,進來就直奔櫃檯說道:「喬伊小姐,給我們開房。」

二人奇怪了,心說:我們在這裡呆了幾天也沒見過有人開房,今天這是怎麼了。於是邊給他們辦手續邊問:「你們來這個偏僻的小鎮子幹什麼?」不過有人住店,那自己今天還得伺候他們。

幾個青年七嘴八舌的回答上得到消息,說有水君,雷皇,炎帝三神獸降臨此地,所以來這裡看看,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三神獸的遺留物,要是找到遺留物將其賣給有錢人我們就能發財了。喬伊小姐快點給我們辦手續,我們趕著去××飯店呢?神獸可在那裡吃過飯,說不定我們能撿到它們的便便。」二人聽到這話差點沒栽倒,但是還是忍住驚訝給他們辦了手續,然後將房門鑰匙遞給他們。幾人道謝後接過房門鑰匙就奪門而出撿便便去了。

二人見人都走了,趕緊用精神感應商量,夏美先說道:「沒想到神獸那麼受歡迎,這些人竟然連神獸的便便都要。」

李欣想到了什麼,鐵青著臉說道:「名人遺物有人要,當然也有人要神獸的遺留物,這倒是不奇怪。不過這樣一來我們的麻煩大了。」

夏美說道:「我們有麻煩了?有什麼麻煩?」

李欣鎮定鎮定情緒說道:「我們有很多麻煩,麻煩1,來找神獸遺物的傢伙肯定不止這麼幾個人!恐怕精靈中心很快就會滿員,而且我們不敢保證他們什麼時候才會走,所以我們這幾天……會很忙。麻煩2那三神獸剛才用過的休息房間,這個一定不能讓人知道,否則很快會有記者來採訪我們的,那樣我們就出名了,更不得安生了。」

夏美聽完這話臉色變了,說道:「這麼嚴重,那我們先得去吧那房間清理一遍,這樣吧,我們一起去清理房間,吉利蛋留下來看櫃檯,登記那套它都會,叫它看櫃檯絕對沒問題。」

李欣搖搖頭說道:「吉利蛋留下,那波克比們也得留下,那就會有人逗著波克比玩……那結果……你就是你難道忘了昨天喬伊小姐被你的吉利蛋打了嗎?我們只能輪流去清理房間,留一個人在這裡看櫃檯,不過我們的精靈倒是有不少可以幫忙的,清理房間應該不費勁。……現在,趕快去把能幫忙的精靈調過來,要有手的精靈。」

二人立刻調來精靈,李欣弄來了格鬥三兄弟,怪力,巨藤蔓(波克比在,只能調來五隻),夏美則弄來了吸盤魔偶,快泳蛙,詛咒娃娃,戰槌龍(吉利蛋和波克比在,只能弄來四隻)然後李欣打頭陣,先上去指揮精靈清理房間,夏美則是留下看櫃檯。……

此時大木博士和空木博士正在進行線上會議,這次會議是為了討論今天若葉鎮出現的神獸問題召開的,尤其是討論三頭龍(李欣)和黑白飛龍(夏美)這兩隻新精靈的問題……

空木博士那邊是一個人,大木博士這邊除了他還有沒事幹在旁邊旁聽的水笙,空木博士看了現場視頻后先說:「這兩條龍形精靈我從沒見過,而且它們的樣子也很奇特,三頭龍不僅有三個頭和四隻爪子,而且身上的顏色竟然是星空圖案,而那黑白飛龍身上的顏色類似虎鯨。……大木你知道這兩隻精靈的消息嗎?」

大木博士回答:「我只知道那條三頭龍的消息,這三頭龍×月×號在白銀山出現過,當時被四天王親眼目擊並且和火焰鳥打了個平局。所以這條三頭龍肯定是神獸,因為只有神獸才能和另一隻神獸打平。」

空木博士問道:「那時間四天王當時在白銀山幹什麼?石英大會要開賽了,他們不去做些準備嗎?」

大木博士回答:「當時他們是在利用開賽前的空閑時間乾重要的是,也就是給欣和夏美進行超能力方面的特訓。」

但是此時在大木博士的那邊,在旁邊圍觀的水笙卻說道:「這兩隻神獸我都見過,它們來過浮空島?」

大木博士和空木博士一起問:「它們還去了浮空島?它們去浮空島幹了什麼?」

水笙回答:「應該是受創世神的指示來島上查找魔法資料,這兩條龍分工明確,那隻三頭龍吸引浮空島防禦系統的注意力,黑白巨龍潛入島內偷看資料,然後它們就離開了。緊接著我們就收到了創世神給的全部魔法資料,創世神而且創世神還在資料上附上一封信說這次潛入只是一次測試,雖然我們沒能阻止它們偷資料,但是我們通過了測試。」

大木博士問道:「三頭龍和你們的防禦系統糾纏了很久,不過你不是說過浮空島的防禦系統里有跟蹤導彈嗎?它是怎麼躲過去的?」

空木博士笑著說:「大木你忘了,跟蹤導彈是用熱信號跟蹤的,那條三頭龍是靠著翅膀飛行的,根本發不出熱信號導彈沒法跟蹤,所以跟蹤導彈對它來說和普通導彈差不多,而且神獸的體質能抗幾次導彈,所以只要它小心些別被打中太多次就沒問題了。」

空木博士繼續問水笙:「三頭龍的事情先不說,那黑白龍是怎麼潛入島嶼的,它的體型足有六七米高,你們怎麼沒看見。」

水笙回答:「黑白龍是變成人形潛入島嶼的,據和它交過手的法師報告說,那黑白龍的人形態是帶著半黑半白的面具,戴上大禮帽,穿著燕尾服,披著披風,拿著一根古怪的白色棍子的男性形象。那樣子就像一個魔術師,雖然由神獸變人十分離奇但是絕對真是,因為攝影機拍到了這傢伙變成黑白巨龍的一瞬間。……要是你們想要當時的錄像也沒問題,我可以和父母說給你們一個副本。」

兩位博士見此說道:「那就有勞水笙小姐了,給我們一份錄像副本。」水笙點點頭表示同意。兩位博士說完這話后大木博士問道:「水笙小姐,那兩條龍是什麼時候去的浮空島。」

水笙說了日子,大木博士說道:「當時欣和夏美好像也去了浮空島。」然後兩個博士后陷入了沉思。……

良久兩位博士抬起頭臉上露出微笑,像是有了結果,一起說道:「這兩條龍出現的時候都有個共同點。」水笙見此十分奇怪問道:「你們想到什麼了?」

大木博士說道:「沒什麼,……」然後空木博士說道:「對了,現在若葉鎮的精靈中心好像客滿了,那兩個傢伙可能無法應付吧!你還是告訴喬伊家族叫她們派人支援她們吧!」

大木博士問道:「為什麼若葉鎮精靈中心會客滿?空木博士回答:「還不是因為水君等三神獸出現,所以有人來這找神獸遺留物呢!現在若葉鎮附近的山上全是人,都在找神獸的遺留物,現在若葉鎮的旅館價格足足翻了三番還是客滿,這時候,那免費提供食宿的精靈中心不可滿才怪。」

大木博士聽見這話笑了說道:「那倒是,不過精靈中心可居住的人有限,而且這次叫她們去精靈中心就是處罰和鍛煉他們,所以我看不必………滴滴滴」

說到這裡大木博士的電話響了,大木博士接起電話說道:「喂,我是大木博士………你說什麼………不會吧,再說一遍……好,我知道了,我這就安排。」

大木博士放下電話說道:「現在我們不派人也不行了,若葉鎮精靈中心要來大人物了,我得趕緊聯繫喬伊家族,老朋友,…我先掛了,下次聊……」大木博士結束通話,撥通了喬伊家族的電話……

李欣沒叫幫忙,就靠自己和精靈們把房間打掃完了,李欣最後檢查了一遍后叫精靈們回去休息,自己回到了前台找夏美,李欣對前台的夏美說道:「好了,那間房間我打掃完了可以對外出租了,現在情況如何。」

夏美趴在櫃檯上有氣無力的回答:「除了你打掃中的那間房間,所有的房間都有人訂了,看來我們今天晚上有活幹了,至少得準備幾十個人的伙食,不僅如此,剛才還不斷有人過來問有無空房,還有不少人來買東西和恢復精靈,真是累死我了。」

李欣安慰她道:「沒什麼?現在還有一間房間,只要將這房間訂出去就可以不收人了。」

夏美嘆了口氣,說道:「那間房間有人定了,剛才有個喬伊小姐打電話訂下了那房間。聽說要來個大人物。……」

李欣說道:「我們看個精靈中心還得伺候大人物,喬伊家族把我們當牛使喚嗎?小心老子這條牛進化成肯泰羅。」

夏美聽見這話笑了,吐槽道:「現在你這條牛頂多進化成大奶罐,那樣也好,你不用訂牛奶了,哈哈哈……,算了,我們還是出去買材料吧!就快到吃飯的時間了,看來這做飯也得還得麻煩精靈們幫我們的忙!」李欣點點頭表示同意,夏美從櫃檯里出來說道:「買材料的事情交給我吧!你剛打掃完房間趁機休息休息。」

夏美剛想出門,外面進來了四位喬伊小姐,喬伊小姐看見二人就說到:「行了,欣,夏美你們可以休息了,現在這裡有我們接管。」

二人如蒙大赦,立刻說道:「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離開若葉鎮了。」

喬伊小姐回答:「想得美,這是給你們的處罰,我們只是暫時接管精靈中心,我們走後你們還是要在這裡呆滿六天時間才能走。」

二人聽到這話心中涼了半截愣在原地,喬伊小姐又問道:「房間除了我們訂下的房間,其他的房間全住滿人了嗎?」

李欣回答:「沒錯,其他的房間全住滿了,你們看看登記冊就知道了。」說完這話就拉起夏美要離開。

喬伊小姐拉住她們說道:「你們要去那裡?難道想跑掉,那你們以後就別去醫院看病了。」二人心說我們本來就不用看病。

李欣說道:「還能怎麼辦?野外露宿唄,現在若葉鎮精靈中心滿了,肯定旅館也滿了,我們在此地有沒有親戚能讓我們留宿,你們又不許我們離開,我們只能野外露宿啦!」

喬伊小姐說道:「你們在這裡沒親戚,我們可有,所以我們晚上有地方住,不必住在這裡,你們就給我在這老實呆著吧!」二人聽到這高興了一些,心說:還好,不用露宿街頭了。但是二人很快又奇怪了,因為二人發現,四個喬伊小姐已經手腳麻利的開始打掃衛生和採買等工作,雖然大人物要來這些人要仔細干這些工作不奇怪,但是這些喬伊小姐還邊干工作邊笑。

此時若葉鎮外的公路上,一輛豪華汽車向若葉鎮開來,車上坐著一個美麗的少女,少女長著大眼睛,高鼻樑,小嘴巴長相十分秀氣美麗,而且看起來充滿了活力。那少女拉開車窗看著若葉鎮皺起了眉頭說道:「竟然沒有歡迎的人群,更沒有鮮花和掌聲,我這個「蟲之歌姬」是著名歌手,身邊全是鮮花和掌聲。何時受過如此冷遇?」

旁邊經紀人說道:「這裡的人都忙著找神獸遺物呢?那裡有空來歡迎您,還有,這次在精靈中心訂下的房間還是我們動用關係擠出來的,您就湊合湊合吧。」少女點點頭,拉上了車窗。但是她沒看見,一個黑影一直鍥而不捨的,跳動著跟在車后。…… 李欣和夏美看著喬伊小姐「邊勞動邊笑」的舉動十分奇怪,二人對看了一眼夏美用心靈感應說:喬伊小姐們果然厲害,打掃衛生和做飯都這麼高興,我們是比不了啊。

李欣點點頭表示同意,但是他說道:「可是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喬伊小姐的舉動很奇怪,好像她們很喜歡這位即將到來的大人物,很樂意為其服務一樣。」

夏美點頭表示同意然後說道:「好像的確是這樣,不過來什麼大人物都和我們無關,我們回房休息吧!不過休息前先把精靈換換,今天這批精靈既幫著我們打掃衛生,也得幫我們買東西做飯實在太累了,換它們回去休息休息。」

李欣點點頭表示同意,於是二人來到精靈傳送器前換精靈,但是她們剛把精靈換好想回屋休息,一個忙著打掃衛生的喬伊小姐發現了她們想回屋休息,立刻說道:「你們這幾天要是住在這裡就不能這麼悠閑,你們得幫我們幹活。」二人聽到這話心裡涼了半截,心說今天我們已經很累了還得幹活。這是命苦,這倒是實話,雖然二人的特製身體並不累,但是精神十分疲憊。……

但是喬伊小姐不準備放過她們,立刻遞給二人拖把和掃把,然後對二人說道:「你們別忘了自己還在處罰中,所以你們一切都得聽我們的,現在和我一起掃地拖地,地要拖得能照出人影,一會加奈小姐來了才會高興。」二人聽到這隻能認命了,拿起拖把掃把開始掃地。

二人心說:鬧了半天總算知道這個大人物叫加奈,聽名字來的肯定是個女人。但是這人到底是幹什麼的?為什麼喬伊小姐這麼喜歡她,對對能為她服務都感到如此高興呢?

於是二人邊拖地掃地邊問喬伊小姐:「加奈小姐是誰啊!為什麼你們這麼喜歡她呢?」

喬伊小姐白了二人一眼說道:「你們連這個都不知道,加奈小姐是城都著名的少女歌星,而且還是一名蟲系能力者。我們可是她的狂熱粉絲呢!」

二人聽到這明白了,原來是個歌星要來,不過這歌星怎麼自己從沒聽說過?二人心說:這也難怪,我們都是宅男,宅男對於遊戲、動畫里的重要人物很熟悉,但是對現實中的歌星肯定不熟悉。就拿李欣來說,來了這個世界只有一年多的時間,他就記全了這裡的遊戲動漫人物,但是歌星她只知道最著名的幾個。不過蟲系能力者的攻擊絕招就是音波攻擊,因為這點他們不僅能發出常人無法發出的高低音,而且耐力好可以一唱唱半天。所以當歌星對他們而言再合適不過了。

喬伊小姐說完這話,又想起了什麼似的看看兩人,然後叫道:「你們怎麼還是我們喬伊家族的樣子,趕緊變回你們的原形,否則一會加奈小姐來了,你們要是有什麼失誤會給喬伊家族丟臉的。」

二人雖然不願意但是還是變回少女原形,然後繼續掃地擦地,過了一會地擦完了,喬伊小姐總算對她們說道:「你們現在可以休息一會,待會和我們一起準備晚飯。」二人懶得抗議先來到飲水機前接了幾杯水一飲而盡。然後到精靈中心門前的一個沙發上坐下休息。二人一邊聊天一邊看著外面的街景。

二人聊了一會就看見一輛豪華汽車在門口停下,然後從桌上下來了一位穿著華麗的少女和幾個穿著西服的男人,二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喬伊小姐口中的加奈小姐到了。至於穿黑西服的男人,肯定是加奈的保鏢和工作人員。

喬伊小姐見加奈小姐來了立刻迎上去打招呼,手裡拿著一個筆記本準備要簽名。但是二人坐在原地一動不動,她們沒聽過加奈的歌曲,所以對於要簽名一點興趣也沒有。

喬伊小姐們迎上去說道:「加奈小姐您總算到了,我們等您很久了。……我們都給您準備好了一切,我們是您的狂熱粉絲,……所以您能不能給我簽個名作紀念。」喬伊小姐們由於見到了了心中的偶像激動地滿臉通紅,由於激動她們說話都有些結巴和不合邏輯,說完后全都向加奈遞上筆記本和筆。

加奈小姐在若葉鎮外沒看見歡迎自己的粉絲很沮喪,現在到了精靈中心見到了有粉絲歡迎自己當然很高興,立刻接過筆記本給喬伊小姐們挨個簽名。

加奈簽完了名,看見了坐在沙發上聊天的李欣和夏美,由於發現二人沒看她眉頭微皺,但是還是對二人搭話道:「你們是誰,為什麼不來找我要簽名呢?」

二人看不慣加奈的這種不可一世的口氣,於是頭也沒抬的回答:「我們是誰並不重要,但是我們又不認識你為什麼要管你要簽名?」

加奈聽見這話大怒,她心說:我在城都地區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兩個丫頭居然說不認識自己,肯定是自己的競爭對手派過來在找茬的?自己一定要好好教訓她們。

加奈想到這深吸一口氣準備用音波攻擊給二人一個教訓,她四周的工作人員和喬伊小姐們由於被嚇傻了也沒阻攔她。但是她的音波攻擊沒有發出去,因為就在她振動聲帶,逼出肺中空氣發力的關鍵時候,早有準備的李欣手一甩髮出一個水球正好打進她嘴裡,由於水的倒嗆進加奈的體內,她的音波攻擊被硬生生打斷,水進到了肺里整個人十分難受蹲在地上連連咳嗽。喬伊小姐和她四周的工作人員立刻過去照顧她。

李欣和夏美見此知道自己的禍闖得有些大,於是急匆匆的說道,我們去廚房準備晚飯了,二人就逃進了廚房暫避。

但是二人進了廚房嚇了一跳,她們竟然看見一個黑影趴在蔬菜上偷吃蔬菜,這個黑影長著一條彈簧似的長尾,看見二人進來就把尾巴捲起來一彈就想從窗戶逃出去,李欣放出比比鳥將其打了回來,黑影撞在桌子上撞昏了倒在地上,二人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有彈簧尾巴的黑影竟然是一隻跳跳豬,二人立刻救醒它。

跳跳豬醒過來就擺出一副任人宰割的姿勢說道:「我竟然被你們這些混蛋抓住了,……罷了,罷了要殺,要剮還是把老子做成豬扒都隨你們,老子哼一聲就不算好漢。」(跳跳豬是超能力系精靈,會精神連接所有二人很容易就聽懂了它的意思)

二人聽到這話笑了,心說這隻小豬倒是很有骨氣,李欣於是問它:「我們不傷害你,但是你要告訴我們你來這裡幹什麼?」

跳跳豬說道:「還不是為了找那個加奈報仇,老子為了報仇從檜皮鎮附近的桐樹林一直跟到這裡都快累死了,但是她周圍的人太多我一直沒找到復仇的機會,今天跟到這裡肚子又有些餓了。只能趁著那傢伙停下休息的機會找些吃的。」

李欣見此奇怪的問道:「你和她之間有什麼過節,你為什麼找她報仇?」

跳跳豬回答:「她在進桐樹林遊玩的時候,我想向她要一些吃的,但是她不僅不給我吃的,還為了找樂子放出飛天螳螂追打我,那飛天螳螂用克制我的惡系絕招試刀對付我,我打不過它只能滿樹林跑,因此我的臉在同類面前都丟盡了。……你們看,你們看,這裡還有疤痕呢?」說著跳跳豬亮出屁股上的傷疤現身說法。

二人看見傷疤都對跳跳豬的遭遇鳴不平,但是此時李欣卻發現有人來了,於是將跳跳豬藏進書包里,剛把跳跳豬藏好廚房門就被推開了,加奈和保鏢們走了進來,加奈看見廚房裡面的二人說道:「你們果然躲在這裡,你們膽子真大啊!竟敢往我嘴裡潑水竟然,弄壞了我的嗓子你們賠得起嗎?……好,我給你們一次公平的機會,我們來次精靈對戰,你們要是贏了我,我就不追究你們傷害我的責任。你們敢和我比賽嗎?」

二人聽到這話笑了,說道:「怎麼不敢,今天我們就來教訓教訓你。……」 加奈看了二人一眼說道:「那一小時精靈中心的後院見,……」但是說完這話后她開始疑惑的上下打量二人,最後說道:「對了,你們兩人中到底是誰往我嘴裡潑水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