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你的幸福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他們無法保護好你,不管是將你交給誰我都不放心。

七兒,我決定了,不管你喜不喜歡我,這輩子我最重要的人是你。」

這些話穆塵從來就沒有對她說過,穆七震驚得無以復加。

「這就是塵哥哥讓我去想那個問題的原因?」

「是,你不討厭我的接觸,不討厭我的吻,這並不能代表你就愛我,也許是你從小到大對我養成的依賴作用,我不想利用這樣的關係讓你做錯誤的決定。

當高傳出現以後我發現我比想象中更難以割捨你,什麼寬容大度都是假的。

與其將你交給別人,不如讓我守護你一輩子可好?」

穆七聽到他這番話是震驚,但心裡卻有一些雀躍。

之前眼前是一片迷霧,那麼這一刻穆塵替她撥開了迷霧,好像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她心中那隱隱期待的似乎就是這件事。

「好。」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的回答。

穆塵心中忐忑,因為穆七會拒絕,會遲疑,會思考,卻沒想到她回答得這麼爽快。

「七兒,你對我……」

這一次換成是穆七微笑打斷,「塵哥哥,我不知道我對你究竟是什麼感情,不管是親情也好,愛情也罷,你早就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

這輩子我就沒打算和你分開過,正如我說的那樣,我不討厭你的接觸,相反我還很喜歡。」

手指緩緩撫上他英俊的臉頰,「喜歡塵哥哥的眉,喜歡塵哥哥的眼,喜歡塵哥哥的擁抱,喜歡你的一切一切。

過去我老是想要給你找個女伴,覺得是我拖累了你,早知道你這麼喜歡我我就不胡思亂想了。

在學校里有很多男生追我,看到他們我心裡沒有一點感覺,反而想的人都是你。

也許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也對塵哥哥上了心,這種感情是信任、是依賴、也是喜歡。

我還不太明白愛情是怎麼回事,但我可以確定我對你的感情絕對不止是親情,我想要永遠陪著你。」

穆七反過來大膽的表白讓穆塵心裡一亂,他沒想到自己一直以來思考的東西,穆七竟然從來就沒有糾結過。

早知道如此,他又何必走那麼多彎路。

「七兒,所以你是接受我了?」

「塵哥哥,我一直都是你的啊。」穆七主動勾著他的脖子,「沒想到塵哥哥這麼喜歡我呢,那就更好了,我要一輩子黏著你。」

穆塵繃緊的臉終於露出一抹笑容,那是他期待已久的事情。

「七兒,謝謝你……謝謝你能接受我。」

那顆心猶如坐過山車一樣起起落落,他甚至擔心今天的表白就是終結兩人感情的劊子手,還好沒有。

「傻瓜,塵哥哥那麼聰明怎麼就猜不透我的心?」

穆七嘴角的笑容燦爛,「因為我最喜歡塵哥哥了,我又怎麼可能捨得離開你呢,一想到要和你分開,我就覺得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從今往後,你是我的親人,也是我的愛人,我們一輩子都不分開好不好?」

穆塵鄭重其事的點頭,「好。」

「告訴你一個秘密。」

「恩?」

「你的吻我不僅不討厭,而且……很喜歡。」

說著穆七主動吻上了他的唇,猶如春風細雨綿綿滋潤心田。

只有這一次,穆塵正大光明的攬著她的腰肢加深了這個吻。

不知道守護了她多久,不知道愛了她多少年,但他知道這份愛意這輩子都不會隨著時間而減少。

兩人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情到濃時,穆七的手機響起。

穆七小臉粉撲撲的,穆塵比過去要主動很多,讓她差點就溺死在他的溫柔之中。

「我,我先接視頻。」

是顧安楠發過來的視頻,穆塵鬆開了穆七,他剛剛是不是太粗魯了一點?會不會嚇著小七,雖然他已經竭盡所能的控制了。

穆七接通了視頻,「姐姐。」

顧安楠咋咋呼呼的聲音傳來,「小笨蛋,我聽說你被人推下湖了,你有沒有受傷?」

叫著她小笨蛋,口氣卻是著急和關心。

「姐姐,我沒事,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你臉這麼紅,一定是發高燒了,不行,我得過來。」

「不不不,不用,我真的沒事。」那邊已經著急的團團轉,「你等著,我馬上就帶傢伙過來,誰敢欺負我妹妹,小爺轟碎了她!」 悠悠挎著帆布包,穿著南宮離送她的那雙紫色平底鞋緩步而行。

走三步回頭看一眼,分明自己在這裡也沒有呆很久的時間,為什麼就這麼不舍呢?

也許她不舍的不是房子,而是房子裡面居住的人。

一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他,聽不到他的聲音,她的心就很疼。

少爺。

這個特別的昵稱卻成她這輩子印刻在心裡最無法磨滅的存在。

其實悠悠一直都想要問問南宮離,如果當初他先遇上的人是自己,那他會不會喜歡自己,哪怕只有一點點的喜歡。

這個問題困擾她很久很久,她卻沒有底氣去問。

她怕南宮離回答她的是一點都不喜歡,那樣她會更難受。

南宮離能收留自己這麼久已經算是自己的幸運,她不能太過貪心。

至少現在離開,少爺會記得她的好,而不會覺得悠悠是一個貪得無厭的女人。

這麼想著,悠悠邁出的步伐更加堅定了一點。

她最後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居住的房子,口中輕喃道:「少爺,再見,再也不見。」

這裡離姐姐住的地方並不遠,悠悠這些日子在美國生活,基本口語已經沒有問題。

通過她努力學習,很多單詞也已經熟悉。

她只是帶走了一些零錢,到了附近的公交車站,她早就查找好了路線。

看著窗外的景物往後倒退,雨絲在玻璃窗上劃下道道痕迹。

她的心就像是這天氣,霧蒙蒙中落下一場雨,將她所有的希望全都淋濕。

明明是自己做好的決定,但想到那個人的時候她的心還是會疼。

這種痛不是女人產子,那幾個小時劇痛難忍,而像是有人在你的心上拉了一道口子。

口子也許不會太深,但只要你呼吸抽痛之時,痛就會如影隨形。

十天半月不會好,就算很久以後好了也會留下一道疤。

每當看到和那個人相似,或者有關他的東西,腦海之中一定會出現他的身影,思念如影隨形。

想著這些日子和南宮離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悠悠心裡很不是個滋味。

她不敢再停留,怕時間越長自己越是捨不得離開。

終於到了經年的公寓,經年並不知道悠悠會過來,一開門對上悠悠哭紅的眼睛。

「姐……」

經年將她擁入懷中,「怎麼了這是?他欺負你了?」

之前經年就把自己的地址留給了悠悠,並讓悠悠有空就過來玩。

那時候的悠悠說要給南宮離做飯,一次都沒有來過。

沒想到這次自己還沒有叫她,她便主動過來。

「沒有,姐,是我離開他的,因為我知道我們不可能在一起。」

「小年,誰來了?」阿才拴著圍裙從廚房探出頭來。

悠悠臉上還掛著淚水,沒想到一想最討厭男人的姐姐家裡會有一個男人。

「是我妹妹來了,沒關係,你繼續做菜吧,我陪陪她。」

「好。」

阿才何等聰明的人,見悠悠在哭也就沒有多問什麼。

「姐,你們……」

經年有些不好意思,「他……是我男朋友。」

之前在巴黎的時候經年都和以前一樣,沒想到進展這麼快。

「恭喜姐姐終於找到了真愛。」

悠悠比任何人都知道經年的不容易,從前她為了保護自己而獻出自己的身體。

從那以後經年就變了,變得不再相信任何男人,更是厭惡男人。

她能親口承認這個男人的身份,就說明這個男人對她來說很重要。

經年將她拉回房間,替她撫平臉上的淚痕。

「悠悠,你不是很喜歡他,這次為什麼捨得離開了?」

「姐姐,少爺不喜歡我,再說我也配不上他,他遲早都是要結婚的,留的時間越長我越捨不得離開。

與其到那時候彼此都尷尬,我還不如早點離開,至少留下的還是一些很好的回憶。」

「你說得也很對,可是你捨得嗎?」

悠悠無奈苦笑:「我從來就沒有擁有過,怎麼需要舍呢?」

經年無奈的嘆息一口氣,她護了這麼久的妹妹,這一次終究是護不了。

悠悠和自己的情況不同,阿才並不是什麼達官貴族,只是一個孤兒。

她們之間只需要真心相愛就可以,也用不著介意什麼身份。

悠悠喜歡的人乃是大家族獨子,像是他這樣身份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喜歡悠悠。

就算是他喜歡,他的家族也不會接受悠悠的身份。

說來說去,等待悠悠的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悲劇。

自己早就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勸悠悠離開,悠悠卻聽不進去。

她說只想要陪著南宮離,哪怕多一天多一個小時。

難得現在她能想得通,對她來說也是一件好事,這種事情越拖到後面對悠悠傷害越大。

經年抱著悠悠,「沒關係,以後姐姐保護你,你還有我。」

「姐,明知道和他不可能,但我還是好想好想他。」

「傻丫頭,我都懂,但這世間多得是無可奈何,對了,我和你姐夫商量過了,準備柒爺的生日之後回中國。」

「回中國?」

「出來這麼多年了,難道你不想回去看看,萬一爸爸早就回來了呢?」

「爸爸……」

悠悠想到那個男人,腦海中只有模糊的影子。

「以前我們是害怕村民,現在有你姐夫和我們一起,他可以保護我們,我們不用再那些惡人。」

「姐夫?姐姐,你真的同意嫁給他了?」

這下該輪到經年害羞,「他是個好人,不介意我的過去,可以包容我的脾氣,我喜歡他,這輩子只想做他的女人。」

「姐,我真替你感到高興。」悠悠發自肺腑道。

本以為她們兩人這輩子都不可能擁有幸福,經年找到了阿才,終於撥開雲霧見月明。

「傻丫頭,你也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我相信。」

阿才紳士的敲了敲門,「吃飯了。」

「好,就來。」

經年牽著悠悠的手出去,悠悠不好意思的打了聲招呼,「姐夫。」

「這個稱呼我喜歡,悠悠對吧,請坐,不知道你要來,我就隨便做了幾個菜,你湊合著吃,下次我給你做一頓大餐。」

「不用不用,姐夫這就很好了。」

悠悠看了一眼全是經年喜歡吃的菜,更加羨慕。

「悠悠,你要是沒有問題的話,我讓阿才給你弄簽證,咱們早點回國。」

「好,我沒有問題。」

出來這麼多年,姐妹兩一直都想回去看看。

當年要不是經年被人糟蹋,她們也不會逃走,那個年代,她們沒有手機,也不知道爸爸是不是會回來。

一晃這麼多年,兩人漂泊在外,也不知道爸爸是不是早就回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