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武決鬥自然要用上,但是在生活中不可能總是在比武決鬥啊,更多的時候只是耍耍嘴皮子而已。那就耍吧,自己既然知道了他的致命點,起碼可以布布疑陣,嚇唬嚇唬他,也許也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譬如說剛纔,楚南在閉眼睜眼之間,就看到李國雄胸口的黑點和他愧對老婆的情景,於是就讓他暗暗胸口,然後又引用了一句他老婆罵他的話,如此的身心兼備的切脈,能不讓李國雄深深震驚嗎?

在李國雄的眼中,楚南搖身變成了一名神醫級別的人物,接下來,楚南說什麼當然就是什麼,李國雄絕對不敢質疑。

面對李國雄的驚訝“你……怎麼知道的?”

楚南故作高深地沉吟一下,然後徐徐說道:“李部~長,不用問我爲什麼知道,你就說你想不想治療?”

“想,想!”李國雄一萬個想啊,如果這輩子在老婆面前不能重振雄風的話,他這輩子差不多走到頭了,“您請坐!”

剛纔還是一副頤指氣使的樣子,現在馬上成了點頭哈腰。

“你是不是跟冷星有什麼過節啊?他特別交代,你來工作的時候一定要百般刁難你。”李國雄先賣了一個乖,好拉近自己和楚南的距離。

“哦”楚南嘴角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這的確很符合冷星的腹黑的性格,於是嘆了一口氣說,“我跟他只是一點點小誤會罷了。”

“小誤會?”李國雄不解問道,他不是剛剛來公司嘛,怎麼就有小誤會了呢?

“你知道樓下那個清潔工嗎?”楚南只能找個理由將這個小誤會圓了。

“知道,就是那麼什麼敏的,略有點姿色,冷星說是他的同鄉啊。”

“臥~槽,什麼同鄉,他們曾是戀人,只是冷星玩膩了一腳踢了人家,而那個任敏是我朋友的姐姐,我看不過去,找過冷星理論過……”

楚南義憤填膺地說,李國雄聽後當然深信不疑。

李國雄拍了拍楚南的肩膀,嘿嘿一笑,說道“楚南,你放心,人事部只是負責招聘而已,你真正的工作地方是開發部,有我罩着,他欺負不到你。”

“那多謝李部~長了,那個啥,你那個病呢,叫怕啪啪綜合症,我也是從一本美國的雜誌上看到過的。說通俗點就是精神緊張綜合症,跟你的工作有着密切的關係。”楚南暗暗佩服自己的猥瑣,連起名字都能和啪啪啪聯繫起來。

“什麼,那個跟老婆做跟工作也有密切關係?”李國雄顯然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理論。

“那個啥,生活跟工作肯定有着密切的關係的,李部~長最近在工作方面,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特揪心呢,譬如老惦記着什麼等等。”

“啊!”

楚南的一語中的讓李國雄更加震驚了,難道自己總是擔心PJ軟件會被雙雙滕遜集團重新取回去直接影響了自己的性~生~活。那個軟件可是少主特別交代的軟件,就差一個程序補丁了,現在幾乎所有的開發部精英都投入了這個開發程序補丁的戰鬥中……

如果這個軟件不見了的話,自己明年的聖丹肯定沒戲,聖丹沒戲了,就要七孔流血,全身腐爛而死……想一回心裏就顫抖一下,想兩回心裏就顫抖三回。

“總之呢,這個病不是單純靠益氣丸之類的藥物可以治療的,也是任何一家大醫院都檢查不出來的,你得……”楚南故意頓了頓。

“得怎麼辦?”李國雄現在看楚南的眼神就如看着生命中的一根稻草一樣,不是壓斷他脊樑的最後一根稻草,而是能從水深火熱中把他挽救出來的稻草。

篤篤篤,這個時候響起了敲門聲。

楚南連忙站了起來,這個敲門聲來得太及時了,第一次聊天也不宜太深入,先到關鍵時候停下來,吊死他的胃口。

李國雄則端正了一下自己的身形,重新戴上趾高氣揚的面具,說道:“進來!”

冷星走了進去,一看楚南竟然還在這兒,心想肯定是李國雄故意在刁難他,於是虎頭虎腦地笑了笑:“這是怎麼了?”

“遲到了三分鐘,正被李部~長罰站呢。”楚南搶先說。

“對,對,正罰他呢,第一天上班就敢遲到,以後還不上天了!”李國雄也大聲喝道,然後後才問,“冷部~長,什麼事嗎?”李國雄巴不得冷星快點走呢。


“也沒什麼事,就是過來坐坐。”冷星隨口答道,然後客氣起來,“李部~長,我和楚南曾是舊相識,麻煩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安排他去上班吧。”

如果李國雄剛纔沒有把冷星的底先漏出來,也許楚南會稍微感激一下冷星呢。

“安排他去什麼組好呢?”李國雄故意沉吟起來。

“安排他去待遇好一點的組吧。”冷星說話間對李國雄眨了眨眼睛。

開發部一共有四組,一組是精英組,待遇自然最好。

“那好吧,既然冷部~長都這樣說了,那個啥,楚南是吧,你就去一組上班吧,直接找那個組長,就說是我安排的。”李國雄果斷地發出了指令,楚南道了聲謝謝就走了。

等楚南出了開發部部~長辦公室,冷星馬上急了:“你怎麼真的安排他到待遇最好的組呢?”

“這……不是你的意思嗎?我已經夠給你面子了啊。”李國雄哈哈一笑。

“我……我那是場面話,你沒看見我衝你眨眼睛了嗎?”冷星解釋說。

“我沒看見啊,你什麼時候眨眼睛了?”李國雄故意愣了愣,差不多得了啊,要不是看在少主的面子上,你冷星算什麼,剛來不久的一個員工而已,有什麼好得瑟的!

既然李國雄都如此說了,冷星自然不敢過分說什麼,人家可是執行總裁的侄子,董事長的表姐夫。

“李部~長,等會……我們還去紙醉金迷?”冷星馬上轉移話題。

“冷部~長,你要去就去吧,我就不去了,老婆讓我早點回去呢,你懂的。”李國雄應酬了起來。

李國雄等會還想邀楚南下班後吃點宵夜呢,那顧得上什麼紙醉金迷。 一天只上兩小時班的勤工儉學大學生竟然被派去開發部一組,消息一傳開,上帝之眼開發部馬上炸開了鍋似的,對楚南的身份開始八卦起來。

“聽說他是冷部長的朋友。”

“什麼朋友,不會是那種朋友吧?”

“誰知道!”

“聽說他是李部長的親戚。”

“不,我聽說是李部長老婆的親戚。”

……

最後越傳越邪乎,甚至有的說是董事長陳不動的老爸的私生子,似乎只是來過過場,體驗一下生活的。

一組組長一聽,也不知道真假,也不敢去問真假,第一反應就是先把楚南像花瓶一樣供起來再說。楚南的工作很簡單,就是坐在獨自的辦公室上上網,聽聽歌。楚南也不解釋,反正自己又不是真的來工作的,完成任務後馬上回去雙修。


閒來無事,又想起了美國的女房東,楚南打了兩句話發了過去:尊敬的美麗的房東大人,你在那邊做什麼呢?你既然說你的武功是武神等級,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華山派的氣宗和劍宗,那一派更厲害呢?

此刻是八點多,在美國那邊應該也是上班的時間了,思量間,蹭的一聲,郵件馬上回復了,楚南真的有點懷疑,女房東設置的是自動回覆模式,不然就是……她整天無聊之極,就等着郵件,然後再發着郵件。如果是這樣思念祖國的親人的話,怎麼不回來呢?

回覆郵件很簡單,就一句話:馬屁精,我的東西你沒有動過吧?


去,竟然不回答我的問題,只是關心她的東西。

楚南又發出了:暫時沒動過!

林房東:諒你也不敢。

楚南:回答我的問題。

林:我在開微軟公司工作,幫忙開發遊戲軟件。偶爾用中醫和氣功幫人治治病。

楚南:見過吹牛的,沒見過那麼會吹牛的,難道在美國吹牛不用交稅!還中醫,還氣功,搞得自己像個全能的武神。

林:想不信由你!關於華山派的劍宗和氣宗的事情,其實是殊途同歸,沒有那一派更厲害之說。你難道也是練武功的?

楚南:是啊,俺也是武神一枚!

林:你是武神的話,我早就是武仙了。(文字的後面還附上了一張美女照,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的美女)

楚南:信不信由你!微軟公司最近開發了一種新遊戲,你知道是什麼嗎?

林:帝國時代

楚南:啊!好像說得有點像那麼一回事哦,我再問問你……

楚南和她的林房東,你一封郵件我一封郵件的聊了起來,探討了不少關於帝國時代遊戲的細節問題。楚南問什麼,她都對答如流,楚南越看心裏對他這個女房東越是暗暗讚許。

聊着聊着有了點相見恨晚的感覺,呵呵,看來又是一個女帝國迷!

再問她一箇中醫的問題試試,楚南眼珠一轉。

楚南:房事總是啪啪啪幾下就完了,怎麼治療?

林:你嗎?(附上美女伸舌頭圖)

楚南:會是我的嗎,一個大一的學生。只是一個問題而已,考驗一下你。


林:鍼灸法,可以刺關元穴和腎俞穴;中藥法,如果懶得煮中藥,買幾盒金匱益氣丸就可以了,同仁堂百年老字號的。

然後楚南又問了她一些鍼灸的手法,她都一一耐心解答,並且說得頭頭是道。最後楚南只能發了一個跪拜的圖片過去,並附上文字:全能女神,請收下我的膝蓋吧!

……

正打得火熱的時候,林卻沒有再回了,也許不想回,也許已經開始忙工作了。


難道真是遇到了一個全能女房東?打開網頁,楚南半信半疑地將關元穴打了進去,自己先查查看。

關元穴位於臍下三寸,是被稱爲提高人體性功能的第一大穴,《扁鵲心書》中記載:中年以上之人,口乾舌燥,乃腎水不生津液也,鍼灸關元穴三百可壯。

腎俞穴的位置與腎相對應,是腎氣轉輸、輸注的地方,通過刺激此穴能益精補腎、強腰利水。

好像她說的沒錯哦,不如……找機會在李國雄身上試試。

篤篤篤,想到李國雄,李國雄就來了,楚南摸了摸鼻子,微微一笑,那……咱就馬上現學現賣。

“楚老弟,第一天來上班,還習慣嗎?”關上房門後,李國雄屁顛屁顛跑了過來,滿臉堆笑。

“有李部長的關照,能不習慣嗎。”楚南嘿嘿一笑,“剛纔我們聊到哪裏了?”

“聊到我這個怕啪啪綜合症呢,不能單純靠藥物治療,難道楚老弟還有什麼好的法子?”李國雄笑嘻嘻問。

“鍼灸啊,鍼灸是通血脈,是治本的方法,藥物只能輔助而已,還有就是心理治療……”楚南沉吟一下徐徐說,一副專家的模樣。

“又是鍼灸,又是心理治療,楚老弟到底是學什麼專業的?”李國雄微微一愕,問道。

“我大學是讀中文系的,但是鍼灸和心理治療法都是家傳的。李部長想不想試試?”楚南試探性地問。

“好啊,現在就走吧。”李國雄有點急不可待了。對於現在的他來說,能有不被他老婆踢更重要的事情嗎?

“好像,現在……還未到下班的時間吧。”楚南看了看時鐘,弱弱地說。

“去,什麼上班下班的時間,在開發部還不是老子一句話的事。只要你能讓我重振雄風,我保證你整天坐着都是吃香的喝辣的。”李國雄說完拉着楚南走出了辦公室,走出了上帝之眼大廈。

開發部職員們又開始八卦了,他們還第一次看見李部長如此對待一個新員工,還未到下班時間就拉着人家的手走了,並且還手拉手,好,好曖昧哦。

“原來我們都猜錯了,這個楚南應該是李部長的那個朋友!”

這也不難猜,都這個點了,兩個人手拉手出去,能去做什麼呢?

“別大驚小怪,也許李部長只是爲他接風洗塵而已,譬如說一起吃吃夜宵,喝杯小酒。”

喝杯小酒,喝什麼小酒呢,兩個大男人要喝酒也是大碗大碗地喝酒啊!

八卦圖本來既是圓的又是方的,你說是什麼就是什麼,越說越神祕,越說越玄乎。 根據楚南的要求,李國雄先去醫療器械**店買了一套鍼灸針,然後載着楚南朝酒店出發了。

“李部~長,我們去哪?”楚南問。

“當然開房去?”李國雄毫不猶豫地回答。

男男開房去,即使知道是去鍼灸,楚南的心裏還是咯噔一下,倒吸了一口冷氣,全身登時一陣雞皮疙瘩。

“聽說鍼灸的時候需要安靜的環境,酒店開房自然是最佳的選擇。”李國雄看了楚南一眼,邪邪一笑,說道,“當然,你幫我做完鍼灸後需要其他特殊服務的話,一切費用都包在我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