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星星都有自己的壽命,而當壽元終了時,便會化爲流星,徹底隕落。這是天地規則的一部分,但對於失去母親的童言來說,卻是他無法承受的痛苦。

剛剛跟母親團聚,還沒有說幾句話,便永遠的分別了。他不知道母星爲何如此急切的要這樣做,也許正如母星所言,這是她的使命,是她必須完成的事情。

童言已經記不清自己有多久沒有這樣哭過了,不過在悲傷之後,他又不得不繼續保持堅強。他是很難受,可算難受也得挺着,他是很痛苦,可只要還活着他必須忍住。

母愛是偉大的,即使他都快記不清母親這個稱呼了,可當他看到母星之後,當母星將所有的星辰之力注入他體內之後,他似乎瞬間回憶起了一切。他只是母星星體分離出的一塊星石,經歷千年才化爲星辰。爾後有了神智,有了星宿之靈。從那時起,他才知道自己並非孤身一人,從那時起,他對母親有了依賴。

只可惜,好景不長,天界不允許他這樣的一顆魔星存在,終於將他徹底的擊落,直至墜入人間,墜入阿修羅道。

那時起,他絕不敢奢望還能重返蒼穹,還能再與母親團聚。他的心只有滿腔怒火,只有無盡的仇恨。

現在他真的與母親團聚了,可短暫的團聚之後,卻是永遠的分離。

他真的有些後悔,如果他不是那麼的渴望提升實力,他也許還能跟母星再好好的相聚數日。只可惜,一切都已經無法改變了。他再一次的失去了母親,又變成孤身一人了。

痛哭之後,他平靜了下來。事已至此,木已成舟,繼續悲傷又有何意義?他相信,母星如果有在天之靈,肯定是希望他能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所以他必須將悲傷深埋於心底,着眼於目前的事情。

來這裏,他是爲了提升自己的實力的。現在得到了母星的星辰之力後,他已經剛進這裏時更加的耀眼奪目了。

周圍的星辰都畏懼的向後退開,讓他這顆耀眼的星更加矚目。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但他還渴望變得更強,他想成爲這片星空最明亮的那一個。

也不知道爲何,可能是得到了母星星辰之力的緣故,他似乎已經找到了壯大自己的方法。不是掠奪,而是融合。

他需要找到自己更加強大的存在,只有靠近自己更加明亮耀眼的星辰,他才能讓自己的星辰之力獲得新的提升。

畢竟不是每一顆星星都能自己產生光芒,有很多星星都是藉助別的星辰的光,才讓自己變得明亮。童言這種獲得提升的方法,其實是源於這個道理。

他本身是可以綻放光芒的,但想變得更加明亮,他必須靠近他還要明亮的星,唯有如此,他也纔可以更強更亮。

於是乎,他開始在星空穿行起來,他只想找到更加強大的星。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在星辰之境待了三天。

按理說,今天應該是他返回之日,可他卻遲遲沒有歸來之意。這讓司命星君有些擔心,不過還是抱有信心。

司命星君這邊在耐心的等待着,雪兒和夜鶯那邊也在焦急的盼望着。

然而他們還沒有等到童言歸來,惡神卻登門了。

一行十餘名天兵天將在一位身着綠色鎧甲的天神率領下來到了天府宮外,他們的到來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看樣子,是來者不善!

“不知司命星君可在府?我等奉神王之命,特來此緝拿擅入天界者。還望星君配合,將擅入者一併交出。”

坐於房間內的司命星君對殿門外的話聽得真真切切,他微微皺了皺眉頭,接着憂心忡忡的道:“沒想到還是那傢伙發現了,此番前來要人,這可如何是好?”

司命星君雖然地位不俗,可與神王相,卻還有着不小差距。在天界,把身份地位看得極重,不說官大一級壓死人,卻也相差不多了。

司命星君自然不會把人交出來,可如果不交,他又該如何應付外面的“瘟神”呢?

“星君,本將知道你在府。明知私藏下界者乃是大罪,難道你還要執迷不悟嗎?與神王大人作對,你可知道後果是什麼?速速將人帶出來,本將可以爲你求情。如若不然,那本將只能硬闖了。到時候,恐怕算本將求情,也是無濟於事了吧?”

司命星君仍舊沒有迴應,這徹底的惹怒了這位綠甲天神。

見他將手長刀用力的在地一震,接着高聲道:“來人啊,給本將破門拿人!”

隨着他一聲令下,隨行的天兵天將立刻手持兵器便要硬闖。

而在這時,殿門突然大開,司命星君也終於現身了。

見他身着灰色長袍,雙手背後,眼神犀利,面露怒色,看樣子,他是被這幾個無禮的傢伙惹惱了。

“真是好大的膽子,竟敢妄圖硬闖本君的天府宮,你們真當本君好欺負嗎?本君告訴你們,沒有本君的允許,你們任何人不準踏足一步,否則,本君便讓你們有來無回!”

話聲剛落,他身長袍無風自動,耀眼的光暈在他頭後出現,氣勢之強,令人動容。

那些本想硬闖的天兵天將一看,頓時嚇得連連後退,畢竟司命星君的名號在這天界還是有些分量的。

綠甲天神見此,冷哼一聲道:“星君,你這是做什麼?我們奉命拿人,你莫非是要死保到底嗎?”

司命星君冷笑一聲道:“綠芒神將,你這話說的未免太過誇大了。本君若想保住一人,憑你們恐怕還真的難進一步。本君之所以在這兒,是因爲你們太過無禮。難道天界的禮數,你們都忘記了嗎?”

綠芒神將不屑一笑道:“禮數?我等乃神王屬將,難道還得給你施禮不成?司命星君,識時務者爲俊傑,速速把人交出來,我們能夠回去覆命,你也能繼續穩坐你南斗六星君首席之位,豈不兩全其美嗎?”

司命星君聽此,頓時哈哈大笑道:“真是笑話,本君的神位乃是天帝所命,可不是什麼神王指派的。想找本君的晦氣,先去天帝那裏要來天旨,如果沒有,本君可要閉門謝客了!”

他這邊話聲剛落,沒曾想一道白光竟突然從遠處飛來。接着那白光在殿前落下,搖身一變,竟然化爲一位天官。

“司命星君接旨,天帝命你速速交出擅闖天界者,不得有誤!”

此言一出,司命星君頓時全身一顫。天帝的旨意?難道……難道天帝也要置童言於死地嗎?

(本章完) 司命星君明顯一時間無法回過神來,他真的不敢相信,連堂堂的天帝竟然也會對童言這個天行者趕盡殺絕。

綠芒神將看了看發呆的司命星君,冷笑一聲道:“星君,你還愣着做什麼?難道天帝的旨意你沒有聽到嗎?哦,本將知道了,你是想抗旨不從,對嗎?”

司命星君一聽此言,立刻咬牙切齒的狠狠回道:“休要在此胡言亂語,亂扣罪名。天帝旨意,本君自然奉行。天官,請把天旨交於小神。小神看過之後,定當領命。”

身着白袍的天官聞此,當即前一步,雙手將手的天旨遞給了司命星君。

司命星君接過,仔細的看了一遍後,終於不再堅持。

天旨是真的,這也意味着,天帝真的要拿童言開刀了。

可問題是,童言此刻尚在星辰之境內,想緝拿他怕是沒有那麼容易。 南瓜車與水晶鞋 但與童言同行而來的兩位姑娘,恐怕是難逃此劫了。

他現在真的有些進退兩難,忠義難兩全。 軍婚禁寵 一面是不容違背的天帝旨意,一面是童言的信任。他無論如何決定,最後都勢必愧對另一方。

他有多無奈,或許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星君,你還要拖到什麼時候?你若不忍交出要犯,那我們替你效勞了。來人啊,給我進去拿人!”

看着天兵天將步步逼近,他終於還是選擇了妥協。不是他不想幫,而是他現在真的無能爲力。他慢慢地轉過身去,身形落寞的走到一旁。

天兵天將一看他不再阻撓,當即衝入殿。

不消片刻,夜鶯和雪兒都被天兵天將押着來到了殿門前。

“稟將軍,天府宮內只有這兩個下界女子,並無其他下界逆賊。”

綠芒神將聽此,微微皺眉道:“什麼?只有她們兩個?司命星君,那身爲天行者的逆賊在哪兒?莫不是被你藏起來了吧?快點兒把他交出來,否則,我等連你一同治罪。”

司命星君聞此,搖頭嘆息道:“他不在本君這兒,至於他到底在哪兒,本君也不知曉。你若不信,本君願隨你一同前往凌霄寶殿,面見天帝!”

綠芒神將冷哼一聲道:“好,我問不出來,由天帝親自問你吧。來人啊,將司命星君一併拿下!”

司命星君冷冷一笑道:“用不着你們動手,本君自己會走。兩位姑娘,本君愧對你們,還望你們不要怪本君。本君也是……唉……”

夜鶯和雪兒現在都明顯有些嚇壞了,畢竟在天界這樣的地方,面對凶神惡煞般的天兵天將,她們終究只是個女孩兒,終究無法做到無所畏懼。

這樣,司命星君連同夜鶯、雪兒一同被帶走了。偌大個天府宮,一時間變得冷冷清清。

只留下那一個小仙童站在角落裏,怔怔的發着呆。

星辰之境內,童言仍舊在找尋着可以讓自己更加明亮的星辰。他已經忘記了時間,心只有一個念頭,那是變強。

然而他並不知道的是,此刻的他已經十分強大了,想找到被他更加強大,更加明亮的星辰,着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他沒有停歇,繼續不知疲憊的找尋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明顯感到自己全身燥熱,好像被火烤一般。但他還是沒有停下身形,繼續堅持着向前飄去。而隨着他向前一分,那灼熱的感覺便會增強一分。

這樣的遭遇,令他滿是不解,但也激發了他的鬥志。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他沒想過要退,所以即使酷熱難當,他仍舊堅持向前。

這樣,他又堅持向前飄了很長一段時間,突然,他猛地發現,眼前的星空似乎變得夢幻起來。

原本清晰可見的星辰,現在都猶如一個個閃光的水泡一般,周圍的一切也似乎變得模糊起來。他知道,自己可能已經快要到達極限了。倘若繼續向前,會不會有性命之危呢?

“我是不是該放棄了?我是不是該回去了?可是……可是我爲什麼還想再堅持一下呢?這一定不是我的極限,我的極限遠不止這些。”

他心如此想着,鬥志再次昂然,他不再硬抗着體內的灼熱,而是將這些灼熱感以星辰之力爲引,努力的排出體外。而隨着他這麼做,他忽然覺得自己的身體輕了不少,對周圍的感覺似乎也更加敏銳清晰了許多。

他其實並不知道,此刻他正經歷着蛻變,經歷着屬於星辰的洗禮。

人修仙問道,無外乎是爲了脫胎換骨,獲得長生,獲得強大的力量。其實星辰也是如此,想變得更加強大,更加純粹,不是體積的大小所能決定的,往往濃縮過後的纔是真正的精華。

他需要派出身的雜質,讓身體一步一步的提純,他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完全取決於他身體的純粹程度。

一塊小小的庚金,一塊千斤巨石還要堅硬純粹,這說明一點,質量纔是根本。

現在看看他到底能把自己提純到什麼程度了,等他沒有一絲雜質之後,他註定會變得更加耀眼,更加奪目。

按照此法,他繼續向前,身體派出的雜質直接化爲塵埃向下墜落。而隨着他身雜質的慢慢減少,他這顆星星的光芒也變得越來越亮。

也不知道又過了多久,他體內的燥熱感已經減少了很多,他向前移動的速度也又加快了一些。

終於,他一直苦苦找尋的星辰,總算是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是一顆光芒萬丈的星星,在這顆星的面前,童言覺得自己是那麼的渺小。他渴望着像這顆星星一樣強大,於是他又一次提升了速度,希望可以靠的更近一些。

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正當他滿懷期待的向前靠近之際,遠處的那顆星竟發出了強硬的警告。

“你若再敢靠近分毫,我便將你徹底吞噬!立刻給我滾開,這裏是我的星界,不是你這種魔星所能沾染的。”

童言聽此,立刻迴應道:“前輩,我只是想借用你的餘光讓自己變得更加明亮一些,絕無他意。還望前輩成全!”

“成全?我若是成全了你,你便會將我取而代之。滾,立刻給我滾!”

童言一聽此言,心莫名的生出怒意,接着高聲回道:“我若是不滾呢?你能奈我何?”

(本章完) 童言的脾氣應該說最近幾年始終不太好,他更是做過一言不合便將人徹底滅殺的過激事情。三寸人間現在遭到如此囂張的斥責,他又怎能咽得下這口惡氣?

他此言一出,那明亮的星明顯也被激怒了,當即高聲喝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既然你不想活,那我便吃了你。”

話聲剛落,那明亮的星身頓時光芒更強一分,並迅速的向童言這顆星包裹過來。

對方已經出手,童言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可面對自己更強大的存在,他又能如何反擊呢?

他奮力釋放出自己的星辰之力,希望藉此震退襲來的星光。可他還是有些低估對方的實力,那包裹而來的星光宛若血盆大口一般,無論他的星辰之力如何掙脫衝擊,竟然都無法將其擊退。不僅如此,在被那更加的星光侵襲之下,他甚至連動彈都變得越發艱難起來。

這一刻,他體會到了什麼叫差距,這種巨大的差距讓他連反抗甚至都無法做到。可他還是在竭盡全力的掙扎着,他絕不甘心此認輸。

“不用白費力氣了,你是逃不掉的。從你冒犯我的那一刻起,你註定要成爲我的獵物了。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聽聞此言,他頓覺全身疼痛難忍,好像隨時都要被“捏”碎一般。在這劇烈的疼痛之下,他忍不住的發出嘶吼和咆哮。

同時,不管不顧的將體內所有的星辰之力都迅速釋放出來。

事實,他的體內此時蘊含着多種力量。其最強大的便是他母星賜予他的星辰之力,除此之外,便是他自己的星辰之力,還有土星之力,金星之力,以及木星之力。

這麼多種星辰之力一股腦的涌出,沒曾想竟突然爆發出無與倫的強悍力量。

在幾種力量的被迫融合之下,宛如一顆炸彈般,“嘭”的一聲便炸了。

這一炸,把他炸得是七葷八素,而也正是因爲這一炸,才讓他得以擺脫那顆耀眼星辰的束縛。

所有的星辰之力一瞬間全部釋放出來,他感覺全身疲憊不已,彷彿隨時都會破碎,甚至隕落。

而幸運的是,被他這一炸,那顆想將他吞噬的星辰也遭到了猛烈的衝擊,原本的耀眼奪目,瞬間黯淡了不少。

“你……你的體內怎麼會有這麼多股力量?你到底是誰?”

聽到對方略帶恐懼的聲音,他當即狠狠迴應道:“我是誰? 帝少強寵:霸愛撩人嬌妻 我是天魔星!雖然我的實力不如你,可你想吞噬掉我,卻也沒有那麼容易。我告訴你,我不管你是多麼強大的存在,想要我死,我讓你陪我一起死。不信的話,你再來試試。”

此刻的他體內哪裏還有星辰之力,不過是咬牙硬撐罷了。不過越是到了這種時候,他越要表現出從容和強硬。唯有如此,他或許才能換得一線生機。

“天魔星?你不是已經被天界的傢伙們徹底毀滅了嗎?你怎麼會重返星空?”

童言聽此,再次高聲回道:“想毀滅我,豈是那麼容易的?我乃星之王者,羣星皆可爲我所用。只要星空尚存,我便不死不滅。”

他之所以這麼說,其實是因爲之前聽司命星君說過,說他能夠吸納其他星辰之力,乃萬年不遇,可成星辰之主,統御羣星。他不認爲司命星君會騙他,所以他在這兒添油加醋的說了一番,其目的只有一個,是鎮住面前這顆強大的星辰。

值得慶幸的是,他的目的達到了,他確實鎮住了面前這顆不可一世的星辰。

“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有如此逆天本領。看來我之前確實小看了你,更不該貿然向你出手。小兄弟,你我皆是星辰一脈,你既然有天命相佑,我自然不能再對你出手。可你能否告訴我,你接下來要做什麼嗎?一直留在這兒嗎?”

童言見對方的語氣明顯緩和了一些,立刻說道:“星空是我的家,我待在這兒無可厚非。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不能在這兒待太久。兄臺,我知道你不是一顆惡星,你之所以對我出手,其實是爲了防備我借你星光對你構成威脅。但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只想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等我變得足夠強大,我得離開這兒了。我的時間不多,所以我不能有絲毫懈怠。雖然我們剛纔大打出手,可我還是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請相信,我無論變得如何強大,到最後都一定會保護好我們星辰一族,絕不再受那些惡神的迫害!”

現在可不是臉皮薄的時候,他心裏十分清楚,唯有藉助面前星辰的力量,他才能讓自己的實力更一層樓。

面前的星辰聽後,隨之沉默起來,也許是在思考是否要幫,也許是在思考是否要繼續出手。

童言耐心的等待着,也藉此機會快些恢復星辰之力。好在這裏是星空,是星辰的家,在這裏恢復星辰之力的速度是外面的百倍,只需要片刻,他能恢復五成以。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那顆明亮的星還在思考。童言等不及他的回答,直接開始源源不絕的吸納周圍的星光,當然,能在這麼一顆強大星辰的面前吸收星光,自然是事半功倍。

沉默了片刻之後,那顆強大的星辰終於開口了。

“既然你是爲了我們星辰一族,我又有什麼理由不幫你呢?但你必須在我面前立誓,絕不做一顆爲害三界六道的惡星,唯有如此,我才能放心的幫你提升。”

這麼好的機會,童言哪裏肯錯過。幾乎沒有思考,他便高聲說道:“我天魔星在此對羣星立誓,無論我日後如何強大,絕不做爲害三界六道之事,全心庇佑星辰一族。如違此誓,粉身碎骨。”

那顆強大的星辰聽此,終於滿意的道:“好,你既然立了重誓,那準備接納我的星源之力吧。至於你能吸收多少,看你自己的造化吧!”

童言一聽此言,哪裏還敢耽擱,當即做好準備。緊接着,更加強大更加溫暖的光芒瞬間將他包裹,第二次的提升終於來臨。

這次提升之後,他又會擁有怎樣強大的實力呢?敬請期待!

(本章完) 司命星君本來讓童言無論如何都在三日內離開星辰之境,然而沒想到的是,對提升實力極其渴望的童言,竟然在星辰之境內足足待了七天七夜。

他並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夜鶯和雪兒已經被打入了天牢,更不知道司命星君因爲收留了他而被剝奪神位,收監候審。

他此刻仍舊在一門心思的提升實力,除此之外,他把一切都拋在了腦後。

天牢內,雪兒坐在冰冷的地,她向牢門看了看,接着輕嘆一聲道:“也不知道大哥哥他現在怎麼樣了,他會不會也被這些惡神抓起來?”

夜鶯聽此,安慰她道:“不會的,童言那麼厲害,這些惡神肯定抓不住他。你放心吧,我猜不用多久,他會來搭救我們了。”

雪兒聞此,搖了搖頭道:“我倒是不希望他來救我,雖然他挺厲害的,可這裏是天界,有那麼多的神兵神將,他一個人怎麼對付得了呢?我只希望他平平安安的,最好直接返回人界。那樣我放心了。”

夜鶯聽此一愣,不解的道:“你難道不希望他來救你嗎?你不怕天界會殺掉我們?”

雪兒苦笑一聲道:“我怎麼會不希望他來救我呢?只是如果他因爲這個陷入險境,甚至有生命危險,那我寧願他不要來。畢竟,他爲了我已經付出太多太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