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司法員會有專門的負責地域,需時時進行盤查,禁止各種個人私鬥或者門派私鬥發生,並且收取負責地域門派的供奉,每年需上報一次地域情況。

如若司法員負責範圍之內,因司法員疏忽,發生私鬥或者大規模私鬥,導致有人傷亡的情況,將對司法員進行責罰,甚至抹消!

韓宇看著腦海中司法員必須要承擔的責任,心中不由得嘖嘖稱奇,這上界果然規矩嚴謹。

不過這也和那些妖族入侵有些關係,畢竟那些妖族力量太強大,總是需要團結的。

韓宇正想著,突然雕刻那兩隻眼睛再次放出光芒,一個捲軸和一個空間戒指出現在了韓宇的手中。

記事捲軸,可以用精神力記錄發生的事情,並且其上有有特殊陣法,可以抵抗真命境五層以下修者的一次攻擊!

空間戒指,擁有一個縱橫千萬里的小世界空間,用來儲存各個地方的供奉!

韓宇小心翼翼的將戒指戴在手上,然後將捲軸放進去,隨後才是沖著雕刻微微鞠躬,表示謝意。

面具男帶著韓宇離開了雕刻前,然後冷漠的說道:「你的生命印記已經在雕刻上留下來,只要是你出事,周圍所有的司法員都會趕過去相助!

還有司法處派去的頂尖強者會救你,所以你不需要擔心安全問題。」

韓宇同樣表示感謝,然後虛心的請教道:「那請問前輩,我下一次怎麼到這裡來?」

「下一次,捲軸會引導你進來!」 韓宇哦了一聲,隨後才是嘿嘿一笑:「那個,再問一個問題,這境界的劃分,究竟是按照什麼來分的?」

「你是下界上來之人,不知道這些事情很正常。」面具男的語氣緩和了一些,顯然是是因為韓宇來的實在是艱辛:「在上界分為三種人。

第一種,就是所謂的本界人,這是自這片世界誕生之時就出現的人類,這種人一般天賦異稟,擁有各種各樣的奇怪能力。

第二種,就是下界飛升之人,這些人佔據了大多數,事實上曾經這也是本界的主流,建總立派的大多數都是這種人。

更加重要的是,因為上界之人血脈純粹,所以總是有下界人為了後代能更好的修鍊,所以選擇和上界人結合。

結果就導致產生了第三種人,那就是在這些人的後代。

他們之中之中偶爾會有上界血脈覺醒者,這些人都是被哄搶的存在。

我給介紹這三種人,就是告訴你,這三種人的修鍊速度是不一樣的。

第一種一日千里,戰鬥時法則也幾位強悍,而且領悟力量也很是強大!

但是這些人也會有一些不好,那就是需要從底層練起,不想飛升之人,本來就有極強的實力!

一般靠自己飛升之人,上界之後就會從大帝境界,變成了四象境。

這個境界可以通往四極八荒,天下之大真正的可以闖蕩!

別以為這個境界不如何,要知道這片世界的法則極其強大,若是你達到了四象境,輕輕鬆鬆可以幹掉兩個大帝境界的存在!」

韓宇聽得直點頭,原來上界還有這麼多的門道和劃分,「那四象境上面呢?」

「在上面是八方境,到了這個境界就可以去那所謂的碧落黃泉,從其中找到最合適自己的材料或者神兵,煉製兵器。

往後是真命境,到那個境界能夠真正的領悟法則之力,並且可以真正的融入法則,成為舉手投足都帶著天地之威的強者!

再後來是兵祖境,可以將自己的兵器煉化成另一個分身,若是有機會,還可以在其中賦予靈魂!

然後是金虹境,這個境界已經是能夠被世界接受,不死不滅的存在,可以成為一方門派的老祖!

就是這五個境界,每個境界分為九重天,切記萬萬不可為了追求修鍊速度而冒進。

要知道這片世界的法則極其穩定和強大,絕對不允許你實力不足便晉級,到時候你的下場比下界更加凄慘。

就不是一生再無寸進那麼簡單了,而是有可能道消人滅!」

韓宇仔細想了一下,自己在下界的修鍊,那可是一日千里,若是在這片世界像曾經那樣,不知道有沒有可能?

面具男覺得自己義務已經盡到了,所以告訴韓宇一聲,然後就離開了,他也是有自己的事務要忙碌。

韓宇表示感謝,然後自己離開了黑暗大殿。

捲軸似乎還有引導韓宇離開的功能,很快帶著他離開了那片黑暗的大殿,而後出現在了一座大門前。

說是大門,其實只是一個四方的青銅框,然後中間是一個扭曲的鏡面。

韓宇知道這大概是類似於空間陣法的東西,伸手摸了一下,然後直接被吸了進去。

就在韓宇進入空間通道之中的時候,他手裡的捲軸忽然脫離了他的控制,然後在這片通道之中發出一道光,引導著韓宇沖向了某個地方。

呼!

韓宇感覺自己挪移了只是片刻,出來之後確實一片風光無限好。

遠處數座大山起伏不定,上面青蔥翠綠,還有五顏六色的小鳥飛舞,簡直是漂亮至極!

更加重要的是,在韓宇這個方向看,其中數座山峰都在雲霧繚繞之中,好像是一座座仙山。

不過其中有一座山最受那五彩鳥的喜歡,竟然是有十幾隻之多。

韓宇微笑著接近,畢竟是新上任的司法,總要去認識一下。

只是慢慢的,韓宇的臉僵硬了起來,因為他發現自己飛了這麼久,竟然都無法靠近!

韓宇不相信是自己的實力不行,一個四象一重境界的存在,不可能這麼長時間都飛不過去。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裡有陣法。

韓宇糾結不已,他知道自己在怎麼努力也是白費勁,所以終究還是放棄了,用捲軸引導著自己前往自己的洞府。

洞府選的還不錯,是一座巨大的山峰,在近山頂出有一個大洞穴,其中有三間洞府。

一間是用來閉關修鍊的,一間是用來煉製靈藥的,一間似乎是用來種植靈草的。

不過那靈草此時已經被挖掘一空,只剩下一片正在擴散靈氣的陣法。

「要不要這麼狠!竟然連聚靈的陣法都毀了,你讓我怎麼再種啊!」

韓宇欲哭無淚,他現在剛剛起步,本以為這裡的設施都是完好的,鬼知道竟然全都被毀了。

想到這,還沒有去煉丹室看過的韓宇,急忙趕過去。

推開大門一看,果然其中那聚火陣也已經被破壞了。

不過韓宇覺得這應該不是最惡劣的,他飛出洞府,檢查了一下地下的火脈。

這還是一座火山,曾經也曾毀滅過附近的山脈和那些靈獸。

但是後來這火脈被封印了,所以那位司法員就將這裡給佔據了。

韓宇檢查了一下地下的火脈,發現這裡的火脈已經快要消失殆盡。

「唉!要不要這麼絕?」韓宇嘆息著搖搖頭,然後飛上洞府。

這裡已經沒有辦法在煉丹了,就連那靈草也已經無法在種植,所以韓宇想要在換個地方了。

只是當韓宇在附近搜索了方圓千里的地方,這裡竟是沒有一座山峰比這座更好。

要麼矮,看起來沒氣勢,要麼根本無法布置聚靈陣。

韓宇想了想,還是忍著住在了這裡。

韓宇知道修鍊洞府內的聚靈陣雖然沒毀,但那大概是司法殿給的,所以上任司法員才沒敢毀。

「既然這裡的靈陣已經破碎了,那我就在這裡修鍊算了!」

韓宇乾脆的坐在了靈草地里,然後真的開始冥想修鍊。

這片世界擁有的力量叫天地之氣,修者用其來戰鬥,來增進境界。

但是更多的作用,還是能夠長壽。

本界之人雖然修鍊天賦異稟,但卻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罕見有功法存在,所以他們呼吸著天地之氣,然後增加壽命。

一個普通的人類,都能夠活到幾百歲。

直到第一個飛升上來的人,帶來了幾部功法,並且創建了當初第一個門派。

從那之後,這個世界才開始真正的修鍊時代,開始用這些天地之氣戰鬥。

後來無數的飛升者來到上界,然後將功法傳下去,並且為了更好的修鍊,開始和本界的人相結合。

只是這種風氣一開始還好,到了後來卻大有強迫本界人結合,甚至於還有人將本界的土著當成買賣品。

更可惡的是,還有邪惡的修者,利用這些本界之人煉丹,目的是為了讓自己更加熟悉這個世界的力量!

所以,司法殿成立,一開始的目的是為了保護本界之人的血脈純凈。

後來卻因為妖族的入侵,再加上飛升之人和那些混血者漸漸增加,變成了保護本界的秩序。

當然,買賣本界人,是絕對禁止的!

韓宇腦海中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司法殿種下了這些東西。

而且其中還有一樣東西,解決了韓宇現在最憂愁的事情,那就是功法。

韓宇下界功法有不少,但是上界的卻沒有,誰知道司法殿的雕刻竟是已經給他種在腦海之中。

那是一片司法員都修鍊著的功法。

八門訣。

據說這是在世界之處,本界中人幾位罕見的一本功法。

號稱練至大成,可以打開世界力量的大門,擁有這世界最強悍的本源力量!

八門訣如同它的名字,共分為八道大門!

這八道大門隱藏在天地間,也隱藏在修者的身體之中,一旦開始修鍊就會擁有最強大的能力。

韓宇此時就在凝聚第一道『開門』,這開門是金系力量,一旦開啟之後,可以擁有超強的攻擊力。

天地之氣繚繞,在韓宇的身周飛舞不斷,然後在進入他的身體。

韓宇體內的那個圓球也在旋轉著,並且在微微起伏不定。

這種修鍊自然是極為消耗時日的,在韓宇不知不覺中,竟是有十天過去。

這十天中,他感覺到了最狂暴的力量,也感覺到了最溫順的力量。

「這天地之氣看來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啊?」韓宇緩緩的清醒過來,眼中滿是疑惑。

他剛剛上界來,什麼都不懂,根本沒有人教導,難免什麼都不懂。

韓宇其實還打算繼續修鍊的,不過實在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

因為他身體內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種子,那種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看起來像是圓球,有好像是一個小小的嫩芽,反正不像是與外界力量相牽引的大門。

韓宇隨手拿起戒指中原本就存在的面具,然後待在臉上離開洞府。

這面具還真不是用來遮人臉的,只是司法員的一個身份證據。

這東西是經過了司法殿大能的磨練,只要是司法員使用八門訣的力量激發其中隱藏的一絲靈引,在司法員身後就會出現一座宏偉的大殿。

那座大殿是司法殿,這世間只有極少幾個人去過,但是卻所有人都認識。

更重要的是,司法員的身份極難冒充,畢竟一旦他們做出什麼欺壓普通修者的事情來,就會被司法殿懲處。

所以沒有人藉助司法員的名聲去欺壓修者。

韓宇出了那大殿之後,隨意找了個看起來沒有山的地方,徑直衝了過去。

果然,在他飛了沒多久之後,就見到了一條街道。

這街道上都是修者的店面,來來往往的也都是修者。

韓宇臉上帶著司法員的面具,落下來之後,所有人都很是詫異的看著他,隨後恭敬的讓開。

這樣一來,韓宇心情總算是好點了。 韓宇也不多說,而是轉身回到樓下,然後繼續坐在原來的位置上喝酒。

不知道是不是那弟子故意的,一炷香的時間不長不短,他剛好趕了回來。

那弟子冷漠的將空間戒指交給韓宇,剛想要開口,卻見到韓宇竟是將那些東西全部釋放出來。

看到滿地的靈芝寶物,那些坊市的修者,眼中滿是貪婪的目光。

韓宇也不在乎,就在人群中開始一個個的檢查。

他這做法完全不將萬里劍山放在眼裡,而且這樣一來,暴露了萬里劍山很久都沒有繳納供奉的事實。

雖然地上都只是一些低級的寶物,但相對於韓宇這個境界,卻是恰恰合適。

這是萬里劍山的陰謀,因為他們知道韓宇現在的境界,所以專門找了些他現在需要的東西。

目的就是為了讓韓宇因為貪婪,而佔據了這些東西,然後萬里劍山再去司法殿告他貪污。

但是他們不知道,韓宇是個剛剛飛升上來的人,對於上界的所有東西都一竅不通。

而且韓宇也想到了,萬里劍山可能會栽贓陷害,所以他直接當著眾人清點!

很快,東西被清點完,韓宇滿意的看著那臉色難看的弟子:「不用緊張,你們苦日子還在後面,這只是開頭!」

說罷,韓宇大笑著離開。

回到洞府之後,韓宇當即拿出捲軸,然後將一道手印打上去。

霎時間,那捲軸飛上半空,然後在洞府頂部不斷地旋轉,竟是漸漸的在那裡形成了一道空間門。

韓宇看的很是羨慕,他在想自己什麼時候也能到這個境界?

想歸想,他還沒忘了正經事,穿過空間門來到了那座黑暗的大殿中。

韓宇大概是第一個上任不到第一個月,就拿回來將近十年供奉的司法員。

所以這件事直接驚動了帶他來入職的那個面具男。

「你這是……從哪裡弄來的?」饒是面具男淡定,也不由得很是詫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