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曾經有很奪得人尋找鍊金石,都失敗了……因爲他們不知道鍊金術的真諦是把弱小的東西變的強大……把黑暗的心靈變的光明……阿月,現在你知道了其中的真實……那我的目的也達成了……”

藍月亮看着大德寺老師,淚水溼潤了他的眼睛。

“得到鍊金石的人會得到強大的力量……但是其內心也不知道何時變的更加黑暗了……”

大德寺老師又在微笑了。

“……總有一天,這個世界將要被戰火燃燒……對我來說,我要把可以對抗這股戰火力量的人培養長大……”大德寺老師的肩膀化成了一片土灰。

“大德寺老師!”藍月亮着急地叫着。

“這個拿去吧,”大德寺老師用一隻手支撐着自己的身體,纔沒有倒下,他把手中的那顆金黃色石塊放到了藍月亮的手中,藍月亮看也沒有看它,想要扶起大德寺老師,但是他的力氣太小了,藍月亮扶不動。

“這就是……鍊金石……”

大德寺老師緊緊地轉着藍月亮的手。

“能把這場戰火撲滅的人……只有你……月……”藍月亮驚駭地發現大德寺老師的手已經變成了乾巴巴的泥土。

然後大德寺老師微笑着,化爲了凜冽的冬天的風的土灰,隨風而去……

煉心石。

不是鍊金石。

大德寺老師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師。

藍月亮的心裏在吶喊,淚水模糊了他的眼睛。 一雙溫暖的手纏上了藍月亮的脖子,藍月亮擦去了眼角的淚水,回頭看見紫楓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人的體溫是最好的安撫劑,這話真的很不錯。藍月亮止住了淚水,勉強擠出一絲微笑。

“別哭,頭兒,”紫楓苦笑着說,“我瞭解了你的心情。”

“不瞭解。”藍月亮說,“大德寺老師是個很好的人。他用他的生命爲我上了最後一課。”

“是啊。可是你還有別的人,父母,朋友和我……”紫楓安慰道。

“是的。”藍月亮心中的壓力似乎減輕了一些,看着紫楓的臉龐,又看向天空。

那輪紅色的月亮。

“惡魔之子!”藍月亮忽然想起自己應該做什麼了,看着地上那一堆塵土,那是大德寺老師存在過的印記。

他撿起那尋魔機,指了指湖面上的船,鎮定地對紫楓說:“紫楓姐姐,走吧。上船!”

想來紫楓應該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紫楓點了點頭:“恩。”

看着那艘鐵達尼克號*,藍月亮的心起伏不定,一手握着尋魔機,一手抓着鍊金石,那塊乒乓球大小的石頭,還留着大德寺老師的體溫。

“頭兒,你知道嗎?剛剛你最後的那個金色的生物,就是代表你已經成爲了聖鍊金術師,那是隻有最強的鍊金術師才能夠學會的鍊金術。那種鍊金術甚至不需要任何的材料就能夠創造許多。”紫楓和藍月亮跑到水岸相接處時,紫楓說。

藍月亮點了點頭,他現在沒有心情去想別的事情,他只是感覺襖那船上一定有什麼。存在着什麼……

“在1912年4月14日撞上冰山沉沒的豪華*,爲什麼會在這個地方。”紫楓自言自語着。

藍月亮向紫楓點了點頭,然後他們使用飛行咒,飛向了湖的中央——那艘船所在的地方。


藍月亮還從來沒有這麼快飛過,他們飛過一段水面,幾乎不怎麼感覺到累。

清涼的風吹過藍月亮的臉,他被吹得緊閉上眼睛。他轉過頭,看到紫楓就在他後面飛翔,儘可能低地貼着水面,躲避着迎面而來的急速氣流。

“紫楓姐姐,你剛纔有沒有受傷?”藍月亮這纔想起紫楓剛纔昏迷了。


“沒事的,”紫楓加重聲音說,風比較大,所以她擡高了聲音,“只是中了一個麻痹咒語而已。”

船很近了,隱約的,藍月亮可以看清它的輪廓,上面全是一些水草和一些螺螄,鏽跡斑斑的,陰暗的感覺遍佈藍月亮的全身。

現在,藍月亮感覺到自己的臉有些寒冷和僵硬,他用盡他最後的一分力氣衝刺,然後他感覺到自己的雙腳落在了堅實的土地上——他們落在了船的甲板上。

一切都是黑的,周圍一片黑,藍月亮感覺到自己的腳是溼漉漉的。

一股腥氣的味道傳進藍月亮的鼻子中,刺激着他的嗅覺細胞。藍月亮感到很不好受。

這艘船真的很大,藍月亮站在船頭就像站在一個巨大的足球場上一般。

空洞的船艙在他的眼前。

“那麼,然後要怎麼做?”紫楓用沉重的聲音問哈藍月亮。

“在那邊,”他說,迅速的提起腳跟,然後就向一邊跑去。

地面微微有些滑,藍月亮差一點摔倒,但是還好及時穩住了身體。

“你認爲呢個‘惡魔之子’在船上嗎?”紫楓問。

“我想可能在其中的某個房間內。”藍月亮猜測。因爲這裏房間很多。

他們跑到最近的一個甲板室,推開了裏面的門。腐臭的感覺讓藍月亮有種想吐的感覺。

紫楓捂住了鼻子。

他們站在一間寬敞的、方形的屋子裏,除了地板和天蓬,這裏的一切都是黑色的。沒有門牌、沒有把手、桌子一張挨一張地擺放在黑色的牆上,桌子間的牆壁上有插在燭臺的蠟燭,蠟燭還剩下一小截。房間裏面放了一些雜物,有些是藍月亮見過的,有些是藍月亮聞所未聞的。

這裏似乎沒有什麼古怪的東西。他們受不了這氣味,匆匆地關上門退了出去。

“看來——不是這裏。”紫楓放開鼻子深吸一口氣說。

“那應該在別的房間。既然大德寺老師他用尋魔機讓這艘船出來了,那麼就應該在這裏纔對。”藍月亮分析到。他們在船身上跑,船的兩邊都有甲板室,後面是餐廳和公衆休息房。

“恩——”藍月亮嚥了一下,“試試這間——我們可以試幾扇門,”他急忙說,“要是看到了什麼就知道是哪一扇了,來吧。”

他大步走向正對着他的那扇門,紫楓站在後面。當他把左手放在冰涼平滑的門上時,他感覺到把手很麻,同時凝聚所剩不多的魔法力,準備對付萬一躲在門裏的東西。然後他推開門。

門輕而易舉地打開了。

經過第一間屋子的黑暗與混亂,這間長方形的屋子算是比較整齊,不過這裏並沒有藍月亮料想中的什麼可怕東西。這個房間相當空,除了幾張桌子,就只有有屋子正中擺着的一個巨大的水缸,缸裏盛滿了渾濁的液體。藍月亮猜測這個水缸以前是用來養金魚什麼的。

“走吧,”紫楓說,“這裏不對,我們得接着試。”

於是他們急忙跑到下一個黑暗的房間內,現在在藍月亮眼前晃出的東西不再是桌子和水缸,而是一個個的麻袋。

“袋子裏有什麼嗎?”藍月亮問。

“我試一下。”紫楓的手指射出幾道水箭,把那些袋子射了個對穿,一時間藍月亮以爲會有什麼東西會尖叫一聲跳出來,但是沒有,飛在空中的是無數的灰塵和顆粒。是大米等糧食的顆粒。發黴的氣味更加濃了,藍月亮一分鐘也不想再呆下去,於是他們立刻出去。

他再次走向下一善舊門,仍提心吊膽的。

這回的房間比剛纔那個更髒,長方形的,相當昏暗。他們站的位置,周圍全是一些破舊的麻布,好像是水手服,或是更衣室吧。只不過,在牆上有一個壁櫥,擺着一些小物品,看上去是如此的古老和破爛,旁邊櫃子上面的裂紋和殘缺讓藍月亮奇怪它居然沒有倒塌。門旁邊還有一些木屑,在門的一邊掛了一塊破爛不堪的窗簾。

藍月亮的心中不禁升起疑雲,這艘船上的人員都到哪裏去了?跳海了嗎?

看來也不在這裏。這樣的感覺讓藍月亮不自覺地想起了學校的那一幢空樓,那時自己很害怕,不過現在有紫楓在,自己倒沒有按麼強烈的恐懼感。

“我們走吧,”紫楓拉拉他道,“不是這裏,頭兒,來,咱們還是走吧。”

“好的。”藍月亮跟着走出了門。

門在後面關上了。

“紫楓姐姐,爲什麼這艘船上連一個人的影子都沒有呢?”藍月亮問出心中的疑惑。

紫楓躊躇道:“或許當時都跳進了海里……”

周圍的空氣冰冷而寧靜。

他們已經找遍了所有的甲板室,但是什麼也麼有,沒有任何的可疑的東西。

“看來不會這麼容易不是嗎?”紫楓他頗有興趣地說,“一定在某個比較隱蔽的地方纔對。”

щшш.Tтka n.¢〇

他們經過艙外平臺,走到公衆房,這裏首先是個大廳,裏面烏漆麻黑的,只能夠隱約看見裏面的一張張華麗的餐桌,有的餐桌翻倒在一邊,餐盤的碎片到處都是。

餐廳上方的許多圖案精緻的吊燈破破裂裂的。從這裏的景象藍月亮可以很容易猜想出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使這艘船從遙遠的海底來到這裏?”藍月亮嘀咕着。

“頭兒,小心點。”紫楓拉了藍月亮一把,藍月亮停住腳步,正好看見前方的地板上有一個破爛的洞。再一看,藍月亮發現這個大廳裏面很多地面上都有這樣的洞。

這些都是因爲時間長了地板腐爛的緣故吧。

這樣,藍月亮走的更加地小心了。

他們躡手躡腳地往前走,不時檢查一下身後。

“看一下桌子底下會不會有什麼。”藍月亮說。 奉子成婚,霸道總裁寵妻上癮

他們小心翼翼地檢查着所有的桌子,這不是很容易,因爲這裏桌子很多,而且他們還要儘量小心不掉進洞裏去或者被洞絆倒。

很顯然,桌子下面除了一些餐具什麼都沒有。

他們有些失望,大腦飛速地運轉着。

“應該不在這裏,很可能是休息室或者船長室。”紫楓推測說,“我們應該去那裏看看。”

藍月亮點了點頭。

這裏的休息室分爲頭等艙和貧民艙。藍月亮他們先從頭等艙查起。

頭等艙比較豪華,但是現在全是一片狼藉,什麼都是翻倒在地上,很多房間的沙發、櫃檯都裂成了兩半,裏面的畫像歪歪斜斜地還掛在牆上。

“怎麼回事,哪裏都沒有。”藍月亮嘀咕幾聲。但是他心裏堅信,在哪個房間,一定有什麼存在着,在等待着自己……

“去貧民區。”藍月亮說。

貧民區在底下二層,那裏的環境與頭等艙簡直是天壤之別。這裏的牀全部都是上下兩層的牀鋪,沒有任何的寶貴的東西,物品都很簡陋。

這裏的地面都是坑坑窪窪的,大洞小洞到處有,藍月亮絆了好幾次,幸好那些洞都不大,否則就藍月亮這麼小的個子,掉下去綽綽有餘。

藍月亮的嗅覺神經都麻木了,雖然這裏的氣味更加的濃重,但是藍月亮和紫楓都已經沒什麼感覺。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

怎麼回事?難道自己的所作所爲都錯了嗎?這艘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沉默。

一股陰森森的感覺在無聲無息中傳播着。

藍月亮忽然感覺到,在船上的哪個地方,似乎有一雙眼睛在注視着他們。


“還有別的房間嗎?”

“貨艙、物資艙、主計室、娛樂室、木材室、水兵室、祈禱室、參謀室、船長室……”藍月亮念着,“這裏應該有一大半都去過了。還有船長室和物資艙……”

“那就去看看吧!”紫楓振作起來說。

他們又走到了外面的物資室,那裏堆滿了各種各樣的箱子和麻袋。

藍月亮似乎感覺到有什麼人的視線在默默地注視着自己,但是又找不到。

紫楓凝神聚氣,手上忽然出現一把長長的激光劍,嘩啦的一聲,藍月亮眼前的那些箱子、麻袋都被撕裂成了碎片。

藍月亮屏住了呼吸。

無數的灰塵在空氣中散發着。

有那麼一刻,藍月亮強烈地認爲在那些箱子裏面會有什麼可怕的存在撲出來。

但是沒有。箱子成了木片,麻袋成了碎布。可是什麼都沒有出現。什麼都沒有。

物資艙裏空蕩蕩的。

藍月亮發現自己的害怕之情一下子沒有了,反而有幾分失落,剛纔那一瞬間,自己竟然希望什麼東西出現。

“看來……”

“也不在這裏。去船長室!”藍月亮說。

於是他們跑出了物資艙,跨過坑坑窪窪的地面跑到甲板外面。登上生鏽的鐵樓梯來到了船的最高層——駕駛艙,也是船長室了。

裏面很暗,只有紅色月光照進來。

在駕駛艙的正中央有一張破爛的桌子,桌子的後面是一把椅子,駕駛艙靠窗的地方就是駕駛舵。

在昏暗的光照下, 老師陳平凡

怎麼也不在這裏。

“難道這艘船上什麼都沒有嗎?”紫楓打量着周圍,說。

“等等,桌子上好像有什麼東西。”藍月亮說着走了上去,來到了桌子前,他太激動,以至於他也沒看地上是否有洞。

桌子上有一本筆記本,是羊皮的那種,已經發黃了。

藍月亮跳起來纔夠的着,他把它拿了下來,捧在手裏看了起來,這些文字是外國語,但是藍月亮在時光屋裏六年間也學會了一些,他小聲地念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