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者先天三境,前中後期。葉風原就是先天圓滿,修鍊諸天御藏經后,更無這些說法。他現在只需要不斷的修鍊各種功法戰技,修鍊越深刻,丹田中的星辰也就越完美。

沒修鍊一門功法戰技,就會新誕生一顆星辰,這個過程會伴隨他一生。

收拾好情懷,葉風出現在修鍊石室中,整個人氣息更加神秘,處於一種巔峰狀態。

他沒想到的是,此番修鍊居然耗時三天,也就是說他在諸天御藏碑中待了足足三天,在外面也消失了這麼長時間。

期間,赫連素素曾來過,被喻行舟告知葉風在閉關,失望而回。在葉風氣息從枯木峰消失的瞬間,聞人離就察覺到了,知道這個弟子身上有著大秘密,並沒有深究。

枯木峰又陷入了平靜,得到血神子的記憶,君言、喻行舟都在閉關修鍊。聞人離的身影也很久沒有出現,他在閉關煉化神器血刃,雖然已經認主,但那只是初步。就是一件法器,認主簡單,瞬間即成,但想要完美煉化,如臂指揮,就需要很長時間了。更別說是神奇,所以聞人離想要真正成為血刃的主人,就要不斷溫養孕育,這是一個長年累月的過程。

就像葉風,不說諸天御藏碑、天帝印、輪迴盤三大異寶,就是承鈞劍、重巒峰、彌天甲、和紫血劍,平日他也是不斷用心神溫養著。隨著他實力的增強,幾乎沒有動用過的重巒峰現在也形如雞肋,因為葉風如今一拳轟出,威力比使用重巒峰更大。不過葉風仍然保留著,偶爾打打悶棍也是不錯的,尤其是群戰時,化為山嶽砸下,用途也是蠻大的。

劍宗如今氣氛越來越緊張,所有內門弟子都在努力修鍊,完成任務,爭取在不久之後的大比中取得好成績。

回到劍宗的一年中,葉風沒有再外出,基本上都在枯木峰潛修。偶爾陪赫連素素遊玩,劍宗很多地方都留下兩人的蹤跡。他如今不再是默默無名之輩,威名直逼戰榜前三,受萬人崇拜。無數年輕人羨慕他美人相伴,但無人敢惹,駱承皓被族內下令進入煉獄道修鍊,沒機會找葉風麻煩,所以他也很是清閑。

一年來,葉風將以前學習的低階功法重新修鍊,全部練至大成境界。不斷感悟完善青蓮相思劍法,又在傳承大殿兌換十幾門高階劍法,日夜修鍊,劍道上的感悟更深。

經過一年的沉澱,葉風將秘境中的收穫全部消化,氣質變得更加內斂,溫文儒雅。

對自己的肉身,有更加深刻的了解,所有力量完美掌控,輕鬆自如。而且本源神通——逆戰蒼穹,他也能輕鬆使出。一旦施展神通,一刻鐘內維持五倍戰力,就是凝神後期也能碾壓,足以抗衡凝神圓滿武者。

他現在的實力,超越劍宗絕大多數核心弟子,當然是在別人不動用寶物的情況下。葉風現在是先天境,可以運用天地元氣,操縱法器,比以前更加明白寶物的威力。

法器只有在用靈氣趨勢下,才能爆發最大的威能。先天境雖能以元氣操縱法器,但是天地元氣畢竟是靈氣要低級的能量,不能完美髮揮法器的作用。而且先天武者就是丹田中的全部元氣耗盡,也只能維持法器變化很短的時間。但葉風不同,他丹田中的星辰乃是由天地元氣形成,無窮無盡,足夠他消耗。要知道,那可是一縷混沌之氣演化而成的。一縷混沌之氣是什麼概念?無窮無盡的天地元氣,海量的靈氣。

受於境界限制,葉風只能運用天地元氣,質上遜於靈氣,但勝在量多,可以說,就是凝神圓滿武者丹田中靈氣的總能量,也不能和葉風體內的那些星辰相比。

正是因為掌控無窮無盡的元氣,可以運用法器的諸多變化,葉風也更加清楚法器的威能。而且這個世界還有無數的秘寶異寶符寶,威力絕倫,毀天滅地。說不定某個小人物就有可能得到機緣,擁有那些威力巨大的寶物,斬殺強者。


所以,知道得越多,葉風越是謹慎。那些核心弟子修鍊多年,常在秘境闖蕩,身上總有幾件威力巨大的寶物。不似散修和小勢力的弟子,那些一流宗派和三大宗派的頂尖天才,每一個都不可小覷。

諸天御藏碑中,經過一年的時間,發生很大的變化。山嶽、河流、草原、湖泊、森林,覆蓋千里,無數的荒獸生活其中。

修鍊了諸天御藏經,完美掌控諸天御藏碑,雖然還不能再造日月星辰,演化生靈。但對於無生命的物質,也能通過混沌之氣製造出來。和葉若遊玩的一個月,葉風在世俗中採購了大量的花草樹木種子,全部灑在裡面,才有了這片景象。

血湖中,葉風又加入了一些寶血,如今的蟻群更加龐大,百萬數目。經過半年時間的進化,終於誕生出蟻后,產下大量的卵,源源不斷的孵化,吞噬無數的荒獸,漸漸成長。

這些血蟻,大多數有先天境實力,最先的一批,在煉化大量血液后,終於有三十來只進階凝神境。資源、時間,葉風有的是,總有一天,他能帶著無數高階血蟻,征戰域外戰場,屠戮異族。

隨著大比的臨近,那些外出歷練的內門弟子一個個返回,劍宗也變得更加熱鬧,氣氛越來越緊張。

無數的山峰,弟子來來往往,尤其是主峰上,更是熱鬧非凡,數不清的人往來各處大殿,兌換功法、寶物、丹藥,為大比做準備。

落雁峰,葉風、畢岩、太叔季雲、宋火鑾和習牧相聚,花園錦繡,樓閣古典,五人言笑晏晏,說著一些趣事。

「還有三天就是內門大比,這次比試以往更加精彩、激烈,誰都想爭取一個名額。以前的話,很多人不在乎名次,懶得參加。但這次不同,滄瀾界現世在即,名額有限,那些隱藏實力的人都會一個個冒出來,黑馬橫行啊。」畢岩感概道。

「是啊。尤其是一年前血魔宗秘境出世,天材地寶無數,更是刺激到很多人的心神,嚮往滄瀾界。」宋火鑾說道。

「嘿嘿,你們信不信,這次肯定有站榜上的人進不了前百名。」太叔季雲嘿嘿一笑。

「這是肯定的。原本就有很多的人壓制境界不突破,為的不就是在大比中一鳴驚人嗎?而且這次有些人在血魔宗秘境中得到寶物,實力變得更強,想要擠進前百名,很難!」畢岩說道。

「誰相信戰榜上的人就是劍宗內門最厲害的弟子,誰就是傻瓜!」葉風笑道。

每個宗派都有隱藏起來的傳人,明面上的那些,不過是迷惑欺騙無知之人而已。隨著在劍宗待的時間越長,葉風知道的事情也越多。



戰榜前三就是劍宗內門最優秀的傳人嗎?不見得。劍宗百萬弟子,先天境就數十萬,哪一個不是天賦絕佳的?如此多的弟子,會誕生多少天驕。就是萬里挑一,也有數十人。

至少葉風知道,不說他自己,就是性格淡雅的赫連素素,實力絕對不在戰榜第一之下。劍宗宗主的女兒,實力能差嗎?就是用資源堆,也要堆出一個高手來。而且她的天賦絕對不差,可以說是絕世。

所以,葉風從不相信戰榜,上面的人絕對代表不了劍宗內門最頂尖的實力。 劍宗內門大比,十年一次,並非所有人都能碰上。兩屆之間有十年時間的差距,一般的弟子只要不發生意外,十年足夠從武道境突破到凝神境,錯過大比。此次大比更加引起人們的關注,很多早就可以突破的弟子都在壓制境界,為的就是爭奪進入滄瀾界的名額。

絕劍峰頂,熱鬧非凡,無數的外門,內門弟子,核心弟子,都在沸騰著,因為劍宗內門大比就要開始了。

凝神境核心弟子,很多都是執事,在維護秩序。也有不少人是來參觀,摸清內門優秀弟子的實力,結交拉攏。

轟隆隆——

突然,一處巨大的戰場出現在空中。這是「虛空戰場」,平時不開放,只有在重大事情,或者劍宗進行大聚會,才會真正開放。

戰場廣闊,巨大,由一處秘境改造,就是蛻凡、通玄境的強者在其中戰鬥,都不會對戰場造成半點損害。

「虛空戰場」降臨,八方通道出現,不斷地有人潮進入其中。

葉風進入劍宗兩年多,對「虛空戰場」也是只聞其名,未識廬山真面目。今天,他終於見到了,對戰場的恢宏震驚無比。

中心是一個巨大的圓形場地,廣闊遼遠,竟是一尊角斗場,四周看台之上,密密麻麻數百萬座位。此時,無數的劍宗弟子進入角斗場,尋找位置坐下。

角斗場的遠處,有山脈森林,河流大川,草原沙漠,也有無盡汪洋,完全是一座小世界般。

很多執事在維持秩序,組織人員落座,避免騷亂。

葉風、赫連素素、畢岩、太叔季雲、宋火鑾、習牧一行人隨便找了一處地方坐下,低聲笑語,等待大比的開始。

周圍無數道目光落在他們這群人身上,羨慕尊敬者有之,嫉妒者同樣不缺。他們都是內門赫赫有名之輩,實力早就得到人們的認可,尤其是葉風,雖然沉寂一年,但他做出的種種大事件仍然讓人記住,是劍宗年青一代風頭最勁的人之一。很多人在底下私傳,認為他才是內門最強者。


角斗場東面看台的最高層,空出一片巨大的地方,那是劍宗高層落座之處。

很快,一道道身影在空中飛過,降臨在那片位置,足足四五十位蛻凡強者,全是宗門長老。

「呼!」

七道身影驟然出現,氣勢浩瀚如深邃汪洋,又似巍巍高岳,通玄境大人物。沒想到此次內門大比,居然同時出現七位太上長老,就連宗主赫連笑笑都現身一見。由此可見,劍宗對這次大比的重視。

幾十位蛻凡境長老見宗主等人到來,全都起身行禮。

葉風和赫連素素還好,兩人都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別說蛻凡境,就是通玄境都見過不少,倒也能心情平靜。

百萬弟子見到這麼多高層出現,大氣都不敢出,心中激動無比,很多人臉色都有著潮紅,敬仰的望著他們。

蛻凡境長老還好,偶爾還能見到,那幾位太上長老和宗主都是神龍不見首尾的大人物,很多年都不見得現身一次,這次竟然會觀看大比。宗主和幾位太上長老身上籠罩著強大的氣息,令人看不清真容,好像光線進入他們身邊,就會變得扭曲起來。

葉風目光投向那邊,微微一笑,感受到赫連笑笑、聞人離和君言的目光,他們都在看著他。

隨著高層的出現,場上變得肅靜起來。半步凝神,還有凝神境核心弟子都在神念傳音,相互之間交流著。

「內門隱藏不少高手啊,戰榜上的人如果這兩年沒有什麼突破,估計懸了。」葉風神念和赫連素素交流著。他發現不少人身上的氣息強大,完全不遜色突破前的畢岩他們,甚至更強。在他這片區域,半步凝神都有十幾位,可想整個內門加起來將是一個恐怖的數字。如果這些人想要出名的話,戰榜將更迭頻繁。

「戰榜不過是糊弄人而已,那些隱藏實力的半步凝神境不下千人,要不是因為滄瀾界的緣故,他們早就突破了。而且有很多人因為壓制不住,靈氣入體,最後功虧一簣,不得不突破凝神境。」赫連素素道。

一般的人,在精神力聚變,誕生出魄后,都會轉化靈氣,進入凝神境。現在因為滄瀾界現世在即,很多人都苦苦壓制境界,不敢轉化。但仍有不少人壓制不住,潛移默化之下,丹田中的元氣轉化成靈氣,只有成為凝神境,無緣於大比。因為進入滄瀾界,體內是不能有一絲靈氣的,否則是自尋死路。

葉風修成聖體,只要他自己不願突破,就是維持到壽命將盡也行。赫連素素身份尊貴,秘法異寶不缺,自然也不用擔心。畢岩幾人若非葉風傳授他們一種得自血魔宗的秘法,即使最終獲得名額,說不定在接下來的一年中也有可能不得已放棄機會。

這次大比前百名,都能得到進入滄瀾界的資格,不出意外的話,應該都是半步凝神。但得到名額,仍然有隱患,丹田中不能有靈氣,否則的話,只能放棄,將得到的名額讓與別人。

「諸位,你們都是劍宗內門弟子,來自東域各地的精英天才,這次內門大比,空前浩大,獎勵非常豐富。自第二輪比試開始,第一次戰勝對手,可以得到一百貢獻值,以後每次翻倍。前三千名,可以免費得到一個在傳承大殿選擇一門高階功法的機會,加一件下品法器;前一千名,一門高階功法,一件中品法器,丹藥若干;前百名,一門高階功法,一件上品法器,丹藥若干,更重要的是,得到進入滄瀾界的名額;前十名,除了功法、法器、丹藥外,將由長老親自指點一年。大比第一名,頂級功法一門,極品法器一件,珍貴丹藥若干。」

功德殿長老話音一落,所有的弟子頓時眼睛睜得大大的,心中興奮無比,沒想到這次居然獎勵如此豐富。

最頂尖的一批人,目的自然是盯著滄瀾界名額去的,但功法、法器、丹藥同樣渴望,而且能得到長老的一年指點,這可是非常難得的機會。雖然這些天才弟子很多本身就是拜在長老門下,但是師傅也是很少親自指點的,畢竟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怎麼樣,動心了沒?還是原來的選擇,不去爭第一名,只要得到滄瀾界名額就放手?」赫連素素俏皮的道。

「第一有什麼好爭的,我又不缺那些東西,還是讓其他人爭取吧!」葉風微微一笑,說道,「不過你可以爭啊!」

「我才不稀罕!給我又怎樣,有你這個內門第一高手在,還不是名不副實。」赫連素素白了他一眼。

「雖然你說的是實話,但千萬別說出去,我可不想麻煩上身。」葉風打趣道。

「臭美!」赫連素素嬌哼一聲,眼中卻儘是笑意。

「嘿嘿!」

角斗場聲音變得嘈雜起來,有人在低聲交流,有人凝神靜思,有人目光在尋找目標。

熱血沸騰,戰意衝天!

所有人都在等待。

等待戰鬥開始。

這個時候,非一般的人物,心情很難平靜,都被空氣中的戰意感染。這是揚名立萬的機會,贏了,意味著名聲,利益。

武者,來自於世俗,卻又超脫世俗,仍然躲不開名和利。

長生!誰都渴望,但又有幾人能得到!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此時,就是展現價值的時候,就是生命綻放璀璨的時候! 劍宗內門數十萬弟子,不可能一一比試,那將耗費很長的時間。「虛空戰場」劃成很多區域,每片區域十里廣闊,容納一千人。這一千人自行戰鬥,最後剩下的百人將晉級下一輪比賽。

第一輪考驗的是個人的實力,智慧,運氣,實力強不代表一定晉級,也有可能被淘汰。比如你在某片區域實力第一,卻可能會被數十上百人聯手圍攻,也有可能會被競爭對手暗中偷襲,慘遭淘汰。

這一輪,淘汰率百分之九十,剩下的基本上都是最優秀的。一個人可能武力較低,但他能靠著智慧,計謀,經驗躲避開,最後成功晉級,這也是實力的一種。其實第一輪考驗更多的還是生存力,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實力再強,一旦失敗或者死亡都會成為浮雲。

參加比斗的每個人都領有一枚玉牌,上面有區域號碼,玉牌不得收入空間戒指,否則視為棄權。

「大比第一輪開始!」

功德殿長老的聲音在空中震蕩,傳入所有人的耳中。

「嗖!嗖!嗖——」

玉牌散發白色的光芒,包裹住一道道身影,消失不見。

葉風和赫連素素相視一笑,兩人的身影在光華中漸漸消失。

葉風的玉牌上顯示數字是八十六,也就是說他在第八十六號區域。玉牌不得離身,不得收入空間戒指,只要玉牌破碎,就意味著失敗,淘汰。

武者見的比試,死傷難免,但禁止故意殺人,一旦出現,不但取消大比資格,而且還要受到執法堂的追究。

八十六號區域是一處森林,到處都是合抱的古樹,鳥雀無聲,好像一片無人區。每個人都是隨機被傳送進來的,一千人分散在方圓十里範圍內,的確很難遇到。

對於先天境武者來說,十里區域真的不大,半個小時就能跑個來回。就像葉風,神念一掃,可以搜索過半個範圍,若是集中到一個方向,無人可遁跡。不過,葉風無需如此,反正只要玉牌不失,就能晉級,他也懶得去搜尋,只要別人不惹他,不會主動出擊。當然,如果不幸遭遇,只能怪別人運氣背了。

戰鬥已經開始,呼喝聲,兵器碰撞聲響徹林間,天地元氣在波動。

泥土中,灌木叢間,大樹之頂,都可能隱藏著人,隨時偷襲。

玉牌正面數字代表區域,背面數字代表人數。此時,葉風手中的玉牌顯示,這片區域還有八百三十四人。不到半個時辰,已經有百多人被淘汰出局,而且上面的數字仍然在不斷減少。

葉風踏著厚實的大地行走,小紫蹲在他肩上,眼睛四處轉動,也許感到甚是乏味,取出一顆靈果興奮的吃著。


「咻!」

一團耀眼的劍光炸起,令林間光芒大盛,劍氣撕裂空氣,嗤嗤作響。

嘴角翹起,承鈞劍驟然刺出,快得不可思議,攜著無窮的天地元氣,轟在劍光中。

「轟!」

劍光消散,一道黑色的身影狼狽飛退。

葉風呵呵一笑,一步踏向前,陡然出現在偷襲者跟前,長劍一揮,點在他的腰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