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電話又響,褚墩抓起一聽,又嚇了一跳,電話里竟是冷鵬程的聲音:「我命令你,立即停了冷靈兒的職,讓她回家閉門思過!」

「冷大人,您,您這是為什麼呀?沒有正當的理由,我若停了大小姐的職,這不是自找胖揍嘛!」褚墩結結巴巴的追問。

「一中那麼大的事,完全是冷靈兒的嚴重過失,別廢話,立即執行!!!」

電話那頭的冷鵬程,啪的一聲已經掛了電話。

笑著搖了搖頭,褚墩拿起了另一部電話,然後擺足威風,立即下發了冷靈兒的停職令,還把該教訓的,狠狠教訓了一頓…

…………

渾渾噩噩的回到家裡,那一會冷靈兒的渾噩,其實卻並不為連被兩道令牌停職之事。

雖然已經兩天兩夜都沒睡,此刻冷靈兒卻仍無睡意,她獃獃的倦怠在被窩裡,開始啟動冰雪聰明:

如此惡凶歹極的褚墩,應該是立即逮拿了,立即咔嚓!

上峰竟然不讓抓,這又是為什麼呢?

顯而易見,這明顯是想放長線欲釣大魚,或者是,以免打草驚蛇的套路呀。

那麼,這個大魚大蛇,到底有何大錯呢,需要如此大動干戈,張這麼大的網呢?

想,想,使勁兒的想,冷靈兒想不出具體答案,卻想出了一頭冷汗。

看來這魚和蛇的事兒大了!

可這親親的魚和蛇,卻一直以龍虎自詡呀。

想著,想著,又頭痛欲裂…

哎…我不能再想了。

還是各安自命吧,善惡有報,蒼天有眼,蒼天又繞過誰呢?

以前庇護你們,只是為一份親情,我雖無心向惡,可再不能執迷不悟了!

不過現在好,我就是再想助紂為虐,都沒有機會了。

那我往後,該怎何去何從呢?

淡泊名利,我早做到了,可世間再無寒子劍,已無人再愛我冷靈兒!

註定孤獨一生的結局,也是拜你們所賜。

哼!還有你,鐵芸嫣,原來你在哄我,看來你的重案組一組,早已經滲入石頭城了。

不過,倒不能因為這個而去怪你,你代表是正義,你身負著除惡的使命,若換成是我,也不能告訴我,說要嚴查我的父兄了。

哼!狡猾的鐵芸嫣,知道是你在暗中護我,欲讓我離開這是非之地,可你搶了我的愛人,我才不會領你這份情呢。

鐵芸嫣,我仍然恨你!恨不得去宰了你!

不過,此刻無助的我,還是再聽你一回,丟開這些煩惱俗念,先睡一覺吧。

倒希望這一睡紮下去,就別再醒來了。

倘若如了我願,便能做一個無憂無慮的睡死美人鬼,如此甚好!

可睡覺,怎麼能睡死一條生如夏花,生機盎然的人間精靈呢?

再被媽媽叫醒時,弱弱的冷靈兒睜眼一看,窗外已華燈初上。

「媽,我不餓,我好睏不想起來了,靈兒還要睡,」嬌滴滴著,拖來媽媽那細潤暖暖的手,緊緊貼在紅紅的臉上。

「不行,必須要起來,你哥回來了,你未來的嫂子也來了,」夏沁樂得,直接揭了冷靈兒的毯被。

被媽媽哄著寵著穿衣起床,被媽媽侍候著去盥洗打扮,媽媽此刻的虛榮心思,冷靈兒自然明白:

我那未來的兒媳婦,你可看好了。

我冷家,也有一位比你還漂亮的嬌格格呢。

被幸福無比的媽媽隆重推出,冷靈兒被可愛的媽媽,直接領進了廚房。

眼前,一種快樂的氣氛中,冷靈兒看見了一個極為溫馨的場景。

那個叫炵炵的女孩,正穿著花圍裙,戴著套袖,在案前擀麵。

哥哥冷俊也是同樣的裝備,正靠那女孩最近的地方,在用大火細炒肉臊子,為晚飯臊子面做準備。

「哥,哥,哥,」突然被感染得心裡滿是和雨細風,冷靈兒快樂得走到哥哥身後,甜甜的喊。

「哈哈,我家的大寶貝兒起來啦,」冷俊笑著,從鍋里捻起一塊燙手的瘦肉丁,直往妹妹嘴裡送。

乖乖的張口接來,冷靈兒一嚼一咬后急忙驚讚:「哇哦,哥哥的廚藝好棒耶,好香好香。」

甘彤彤轉頭,也給了冷靈兒一個甜美的笑。

一股清新襲來,冷靈兒收到這份清新的甜美后,自然也用甜甜的笑靨如花回應。

豪門掠情:總裁大人極致愛 就站在他倆中間,冷靈兒開始仔細打量此女。

只見她,亭亭俏立臉似香梨,肌如聚脂雙眸若水,鼻似美玉唇恰紅櫻。

那齊肩的烏溜短髮,給她又添了幾分靈動和俏麗,她那潤脖下,是一套簡約的立領天青色格子裙。

85分,這是冷靈兒給甘彤彤的第一印象分。

繼續關注她。

只見甘彤彤用纖長的十指,壓著那根黑紅色的擀麵杖,非常熟練的將那塊面,用連推帶壓的方式,向前滾動幾圈后,再輕輕的拉回攤開,然後撒上一些防沾粉。

如此反覆幾番后,這兩平方左右的案上,已快被那張越來越薄的麵餅覆蓋滿了。

只見她又攤開這張,已若滿月的大麵餅,然後用手指輕輕一撩,見那塊麵餅已彈薄若破。

然後,見她將擀好的面,十字對摺,疊成了扇形放到菜板上,然後開始一刀一刀的切成了細條。

大功告成,甘彤彤用沾著麵粉的手,優雅的撩了一下那縷漆黑的劉海。

又朝冷靈兒淺淺一笑,甘彤彤裊裊轉身,她欲去洗碗池邊時,卻被冷俊一把拽住了。

先在圍裙上擦了擦手,冷俊忙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塊香香的蘇綉香手帕,急忙無限愛戀著,輕輕替甘彤彤擦去那額間一點粉。

甘彤彤羞得一笑后,便低頭離去,這回冷靈兒樂得是實在忍不住了,她狠狠一拳過去,砸在了哥哥的肩上。

見哥哥憨憨笑著撓頭,見甘彤彤頭都不好意思抬了,冷靈兒情不自禁的,又給這端莊靈巧,美麗高雅的女孩,狠狠的加了10分。

正在旁邊餐盤中,擺放烤鴨和鹽水鵝的夏沁,此刻又是美滋滋的,一分鐘要抬三次頭。

看著眼前這三個惹人歡喜的大寶貝,夏沁此時的幸福歡樂,也情不自禁的爆了棚。

晚飯,很快就準備妥當,這臨時組合的一家四口,快樂圍桌而坐,開始進餐。

此刻,冷靈兒的心裡和嘴裡,這頓清淡濃香的手擀臊子面,可真比那龍肝鳳髓有滋有味多了。

給甘彤彤的碗里,夾了一筷鹽水鵝后,冷俊抬頭見冷靈兒的小嘴嘴,好像有些嘟起來了。

忙陪著笑臉,也給妹妹夾了一筷后,冷俊又想起了爸爸要殺寒子劍的命令。

於是,冷俊來了個突然襲擊:「寒子劍那個不知好歹的東西,現在做什麼呀?他跑哪裡去了?」

就在冷靈兒已經被份這天倫之樂,沖得忘記煩惱,差點將寒子劍現在何處的重大信息,脫口而出時。

每次來這個家裡,從來都不會插嘴,也不會隨便打岔的甘彤彤,卻突然心裡一急,她急得不管不顧的,立即站了起來… 幸好,在這種快樂融洽的氣氛中,誰也沒注意到甘彤彤的突然反常。

不輕不重的用胳膊,故意撞了一下冷靈兒后,也迅速去夾來一筷烤鴨放到她的碗里,甘彤彤柔柔的笑著說:

「靈兒妹妹,快趁熱嘗嘗這需要預約排隊,才能買得到的桃木烤鴨吧,果然名不虛傳,可香呢!」

冷靈兒自然是微微一愣,也立即明白了哥哥的惡舉動機,但她沒露聲色,也朝甘彤彤甜甜的笑道:「謝謝,你也多吃一點吧。」

慢悠悠的將那塊,油淋淋的脆皮烤鴨夾起,冷靈兒這才轉頭盯著冷俊,眼裡含著狠怒,冷冷的說:

「今天有貴客在,那天的提示,我就不想再重複了,請你以後,不要再空勞牽挂寒子劍此人!」

夏沁一聽,也用極其輕蔑的表情,撇嘴著說:「是!以後任何人不許再提寒子劍這個人了,就憑他那個窮光蛋鄉巴佬,也配得上我家靈兒嗎?」

冷俊一聽,立即自覺心虛,他沒敢頂嘴,忙低頭吃飯。

這才若有所思的冷靈兒,一邊開始細嚼慢咽,一邊用餘光看看甘彤彤,緊急分析她剛才的舉動。

突然間,冷靈兒覺得,此女非常面熟,自己絕對是在哪裡見過她!

再緊急調動百億枚腦細胞一起回憶數秒后,冷靈兒的腦海里,又突然靈光一閃。

可就是這一閃,閃出的卻是一陣有根據的慌亂。

此女,不正是前些時,寒子劍被海龍大哥,從大漠中接回時,那個和鐵芸嫣一起,走下直升機的女孩嗎?

不錯,應該是她,當時隔得並不算遠。

更何況,海龍大哥那台高倍天文望遠鏡,可是超一流的高清晰。

那麼,問題來了…

鐵芸嫣,她是重案一組的大組長。

精靈之性格大師 那此女是…?

冷靈兒突然越來越慌,越來越亂了。

突發的慌亂中,她哪裡還有心思吃飯呢。

還是不動聲色的起身,冷靈兒轉身便去了衛生間。

立即啟動手機QQ,打開小念彤的QQ相冊,此相冊中,有一組近百張,小蘿莉那次大漠之行的照片和一些視頻。

忐忑不安中,冷靈兒將這些照片,一張一張的點開。

終於,她發現了三張疑似的合影照。

一一將這三張照片放大,再放大,直至臉部清晰。

這回,終於可以肯定了,是她,就是她,百分百的是她!

絕世醫妃:王爺別太壞 該死…

那個該死的鐵芸嫣,你不但搶了我的子劍,竟還將暗探,安插到我的家裡來了!

非常不厚道的是,你這個小妖竟還用上了美人計!

鄙視你,鐵芸嫣!

咬牙切齒的冷靈兒,牙齒咯咯響了數秒后,突然又像被泄了氣一樣,她軟在梳妝椅上急思:

那代表正道的重案一組,可是一支鼎鼎有名,聞名遐邇的利劍。

這支強大的國之利劍,一直令壞蛋分子們聞而生畏。

被鐵芸嫣盯上,已經算是非常恐怖了,現在好,她竟連暗探都安插進來了,看來此案有多重,已經可想而知!

那麼,子劍當初所說,如今已快成現實。

這個目前看上去平平靜靜的家,已經在風雨中毫無懸念的,正在飄搖欲墜!

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呢?

像電視劇里演的那樣,立即出去揭穿她,然後讓壞蛋哥哥滅了她嗎?

我不能!

如果這樣做,那我不就是背叛正道和誓言,也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了嗎!

或者,我保持沉默吧,讓父兄坐以待斃!

可是,他們兩個,可是我在這個世上,不可複製的親人呀!

我們血脈相連,爸爸生我養我愛著我,哥哥從小到大深寵著我,我若棄了他們,天理能容嗎?

此刻,苦不堪言的冷靈兒好像被利劍,劈成了兩半個。

兩個紅糊糊,活生生的冷靈兒,在冷靈兒面前晃動,她們分成了反方和辯方,就這個殘酷的話題,正在激烈爭辯。

吐沫橫飛中,兩個兇巴巴的冷靈兒,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說著說著,竟開始指手畫腳的推推搡搡。

冷靈兒冷冷的冷眼相看:

不管你們,你們兩個最好能打一架,誰打贏了,姑奶奶就聽誰的!

於是,眼前這兩個虛幻的冷靈兒,真的開始大打出手了,她們混戰一場后,直打得昏天暗地,都沒能分出個勝負來。

激戰無果,已傷了元氣的二位靈兒,只能重新合二為一,灰溜溜的元神歸位,然後將這個天大的難題和決定權,又還給了本主冷靈兒。

用冰冷的水澆了一下臉,冷靈兒重新回了餐桌。

本不該心虛的冷靈兒,卻心虛得偷偷瞄著甘彤彤。

只見滿臉愛意的哥哥,正和她四面相對。

哥哥的眼裡,此刻是千真萬確的真愛。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個暗探美人的眼裡,竟然沒有一點點演戲的成份,她也是真真實實的快樂和喜歡。

見妹妹眼裡突然有異,好像還有一絲不快,冷俊又岔話問道:「一中那個葉翰林的案子,你們發現什麼線索了嗎?」

「一中的工地,是你旗下的公司承建,葉翰林肯定是你的人殺埋,你還來問我!」不提還罷,這一提,冷靈兒直接拍了筷子,怒目而視。

有準兒媳在場,夏沁自然先幫兒子,忙在桌下輕輕捅了一下冷靈兒,提醒她要注意分寸:

「臭丫頭,怎麼跟你哥哥說話呢?他那麼大的攤子,十好幾萬名員工,難免良莠不齊,他能監管到每個人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