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雖然附近的小蟲子不叫了,帳篷裡面的鼾聲還是那麼響亮。那黑衣人輕輕地走到華夏國選手的帳篷前,伸手就要揭開帳篷的門帘。

忽然,那帳篷的門帘被人從裡面掀開,一隻黑乎乎的槍管從帳篷里伸了出來。

那黑衣人大驚,他急忙向側面一閃,躲開槍口,並猛地出手,向著槍管抓去。

「突突突!」隨著一陣火舌噴吐,一梭子彈傾瀉而出。

那黑衣人死死地攥著槍管,側著身子,那麼多的子彈竟然沒有一粒打中他。

一梭子彈打完,帳篷里的人立即棄槍,並從帳篷裡面竄出,同時一掌向著黑衣人的前胸拍去。

那黑衣人也扔了槍管,五指成爪,向對方的手掌迎去。

「哎呀!」帳篷里出來那人情不自禁地叫起痛來,此人正是譚明。譚明原來想用「霹靂火」灼傷黑衣人,卻沒想到被對方尖利的爪子刺傷手掌。

那黑衣人雖然沒受傷,但是他的衣服被譚明揮出來的熱風掃中,他的袖子已經點燃了。

黑衣人剛剛把袖子上的火撲滅,突然一陣刺骨的寒氣又向他襲來。出手偷襲的人不用說也知道是韓冰。

這股寒氣要是撞上普通人,絕對能把對方凍成冰棍,但是這黑衣人修為高深,竟是夷然不懼,並突然出手,將韓冰的肩膀撕了一道口子。

韓冰見自己的寒氣也剋制不也對方,遂拉著譚明急忙後退。

黑衣人知道已經中了對方的埋伏,不過,他並不慌張,反而向四周看了看,想找到他今天晚上要找的人。

「別看了,我在這兒!」黑衣剛剛轉過身,就聽到郝仁笑嘻嘻地說道。

今天晚上的這個埋伏就是郝仁布下的,專門為了抓捕黑衣人——吸血鬼帝比爾.德古拉。

傍晚,郝仁和譚萬山、蒙雲溪、伊勢無家四人一回到營地,伊勢無家就說,比爾.德古拉慣於夜間殺人,今天晚上很有可能會來營地騷擾一番,所以他建議,從今天晚上開始就要加強防範。

其實,郝仁也在心裡這麼盤算了。於是,他就和譚萬山、蒙雲溪開始商量著怎麼為比爾.德古拉設一個局。

最初,郝仁的意思是讓譚萬山、蒙雲溪、譚明、韓冰和伊勢無家五個人躲起來,由他負責在比爾.德古拉現身的時候將比爾纏住,然後讓東、南、西、北四大護衛用魂兵對比爾進行攻擊。

但是這個計劃遭到了譚明和韓冰兩人的反對,他們覺得,憑他們的「霹靂火」和「玄冰寒氣」完全可以將吸血鬼帝進行「燒烤」或者「冷藏」。

譚明和韓冰是沒有見過比爾.德古拉,所以他們才如此自負。象蒙雲溪和譚萬山就不敢誇這樣的海口,因為他們剛才親眼看到比爾.德古拉擒拿伊勢無家時那輕輕一飄,就那樣的輕功,他們練到死也練不出來。

郝仁也想讓譚明和韓冰見識一下吸血鬼的厲害,所以他就安排這二人躲在帳篷中實施第一輪偷襲。很顯然,第一輪,譚明和韓冰完敗。

接下來,郝仁才實行他的計劃。他一現身說話,比爾.德古拉就向他撲了過來,那速度比白天擒拿伊勢無家時更加快捷。

比爾.德古拉在飛行的過程中已經完成了變身,此時,他十指如鉤、獠牙如刀,面目十分猙獰。還在三米開外,他的右爪已經將郝仁完全罩住。

「來得好!」郝仁贊了一聲,突然左手揮出,駢指如戟,向比爾.德古拉右手的手心「勞宮」穴點去。

比爾.德古拉這麼一大把年紀可沒有活到狗身上,他的見識廣著呢。要知道,就連他的兒子約翰.德古拉親王對華夏國的中醫有興趣,還是受他的影響呢!

比爾.德古拉深知雙手「勞宮」穴的重要性,此時他見敵人要點他的「勞宮」穴,立即爪形一變,方向一轉,反而向郝仁的右臂抓去。

上次,在萊蒂西亞的時候,郝仁曾經用拳頭和約翰.德古拉硬撞一下,雖然他撞斷了約翰的兩根指甲,但是他的拳頭也被約翰抓破。他知道,憑爪子的硬度,比爾肯定還要在約翰之上,他是絕不能讓胳膊被比爾抓住,否則會被比爾抓成肉泥。

郝仁身子一矮,躲過了比爾的爪子,突然一拳向比爾的小腹擊去。待比爾雙手護住自己的小腹時,郝仁又一跳,騰空而起,向比爾咽喉扣去。

郝仁用的功夫正是從宣萱那裡學來的「天魔舞」,不過,隨著他修為的不斷提升,他對「天魔舞」的領悟也越來越透徹。現在他練起「天魔舞」來已經遠超宣萱和桃花源中人了。

郝仁以前的身法不如吸血鬼,現在他把「天魔舞」練到這個境界,就連比爾.德古拉這個吸血鬼帝也自愧不如了。

比爾爪子尖利,郝仁身子靈動,二人各有所長,各有所短,一番纏鬥,打得天昏地暗。

哦,對了,這天本來就是黑的!

郝仁原來與東、南、西、北四大護衛說好了,他不下令,四人不要出來。他之所以要這麼做,其實是想看看,憑自己的化神境巔峰修為,能不能幹掉比爾.德古拉。

自從進入地階的元嬰境,郝仁就再也沒有敵手。高手固然寂寞,對於他想在武道一途上繼續精進也沒有一個砥礪。這就象下棋,老是不和人較量,時間久了,棋藝反而會下降。

從這個方面考慮,郝仁要趁這個機會,將這段時間的突破和感悟都用在比爾.德古拉的身上,看看他的突破和感悟是不是有效,效果怎麼樣!

二人打得難分難解,漸漸地比爾.德古拉有點氣短。他沒想到,這小子的耐力比他還強。他更不知道,地球上能象郝仁這麼真氣澎湃如海、氣息綿綿不絕的人還沒有一個。

比爾越打越吃力,他虛晃一招,突然身子向後飄去。

郝仁一聲冷笑:「想走,門都沒有!」 發覺比爾.德古拉要逃,郝仁右手的食指一點,「煩惱絲」如蛇芯子一樣迅即吐出。隨著他的食指虛繞,「煩惱絲」已經纏住了比爾.德古拉的雙腿。

「煩惱絲」虛虛實實,比爾.德古拉根本覺察不到腿上有東西。他身形一展,象一隻蝙蝠一樣就要向遠方飛去。可是他剛剛飛出十多米,卻又被郝仁拉了回來。

「怎麼會這樣?」比爾.德古拉還以為敵人會什麼魔法呢,他驚叫一聲,然後突然就明白了,「你用的是『煩惱絲』?」


比爾能認出他是被「煩惱絲」纏住,這很正常。因為這「煩惱絲」是郝仁從吸血鬼親王約翰.德古拉手上搶來的,比爾是吸血鬼帝,他和約翰應該是很親密的關係。

郝仁嘿嘿一笑,看來比爾還不知道約翰.德古拉死在他的手上,今天就跟比爾算個總賬吧!

「我兒子的『煩惱絲』怎麼會在你的手上?」比爾.德古拉厲聲說道,原來約翰是他的兒子。

「約翰.德古拉親王是你的兒子?」郝仁冷哼一聲,「你兒子想殺我,結果被我給殺了。這『煩惱絲』就歸我了!」

「約翰、諾丁漢和菲利普都是你殺的?」比爾.德古拉的眼睛血紅。

「對,他們都該死!吸了那麼多人的血,還想上天堂嗎,我有義務送他們下地獄,你也一樣!」

聽了郝仁的話,比爾不由得縱聲長笑,聲音凄慘至極:「三個月前,約翰接到一個哥倫比亞商人發給他的圖片,說是有一樣好東西要出手。我兒子還把那圖片給我看了,經得我的同意,他帶著諾丁漢和菲利普來到南美,結果就此杳無音信。沒想到死在你的手裡!」

郝仁知道比爾說的好東西就是人皮紋身,他冷笑道:「那東西是我們華夏人的,任何外族人都休想染指。你兒子妄想從我身上搶去,我只有殺了他,才能震懾宵小,以儆效尤!你給我記著,就是到了陰間,見到我們華夏鬼魂,也要給我躲著走!」

「你承認殺了我兒子就好!」比爾.德古拉說道。

「怎麼,你難道還想去告我?」郝仁笑道。

「告個屁!我們德古拉家族的事,向來自己解決。」比爾說道,「這段時間我日思夜想,並派人到處查探,若不是因為需要每天吸一個活人的血,坐不得長途航班,我可能早就來南美了!」

「那你這次是怎麼來的?」郝仁早就想弄清這個問題了。

「自從知道米國人要舉辦一場叢林生存大賽,我就想來見識一下世界上的高人,然後再查一查我兒子的事。英格蘭的官方接受了我的請求后,我就事先坐了船來。這是我剛買了兩個月的船,我在船上裝了些非法移民,英格蘭到巴西走了一個多月,我就靠吸這些非法移民的血活下來的!看來,這次的叢林大賽我真是來對了,正好可以為我兒子、孫子、重孫子報仇!我們今天晚上決一死戰!」

比爾.德古拉說著,突然大吼一聲,接著他的身體就發生變化。雖然是在暗夜中,以郝仁的視力和修為卻是看得清清楚楚。

只見比爾.德古拉那原本白皙光潔的皮膚開始變得黯淡、褶皺,短短十幾秒的功夫,一個成熟頗具男人魅力的紳士竟然變成了老態龍鐘的將死之人。

但是這將死之人卻比之前更加生猛,雖然他的雙腿被「煩惱絲」纏住,但是雙腿同時起跳,那速度竟然比之前還快了些。

比爾.德古拉一跳就跳到四五米高的空中,然後他雙手連連舞動,十根手指向著郝仁的刨去。他的動作如疾風暴雨,讓人眼花繚亂。這樣一來,郝仁擅長的點穴功夫就不靈了。

郝仁心一橫,立即沉腰坐馬,雙手一圈,瞬間團成一個太極球,向著尚在空中的比爾.德古拉推去。


「轟隆」一聲,太極球迎上了比爾.德古拉的利爪,本來就是氣體凝聚的太極球被比爾抓破,氣爆聲響沏夜空。

之前,任誰撞上了太極球,都被震得口吐鮮血,可是比爾.德古拉卻只是身子一晃,仍然疾速俯衝。

郝仁知道,現在的比爾.德古拉是將自己用來養顏、駐顏和抗衰老的能量都用來作最後一擊,雖然這些能量只能堅持短暫的一會兒,但是就這一會兒,他足以殺掉地球上的任何一個高手。

果然,比爾.德古拉瞬間就來到郝仁的面前,雙爪齊出,向郝仁的胸膛抓去。郝仁雙臂一橫,攔在胸前。

隨著一陣鑽心的疼痛,郝仁的雙臂雖然攔住了比爾.德古拉的利爪,但是他的雙臂卻被抓個正著,比爾的十根手指深深地陷入他的手腕。

「嘿嘿,我要先抓爛你的雙臂,再劃破你的胸膛,最後扒出你的腸胃,我要看著你慢慢的死掉。不過,你不要擔心,我會和你一起死。我要帶著你下地獄,親眼看到你在我兒子的靈魂面前顫抖!」看來,這吸血鬼使出最後的能量,自己也不打算再活下去了。

「我不是那麼容易就死的!」郝仁說著,突然大叫:「東、南、西、北,你們快出來!」

郝仁的話音剛落。他的身邊就出現四個人影。「快動手!」


隨著郝仁一聲令下,四人一齊舉手,他們的手中瞬間出現一把利刃,那就是他們的魂兵。然後魂兵迅即落下。

郝仁也在四大護衛的攻擊範圍內,但是他體內有元神守護,只是感覺到痛,魂魄卻並不受傷。

而比爾.德古拉就不同了。他的身體連連顫抖,叫聲更是凄厲得讓人心顫。可能是因為逼出了身體的所有潛能,他挨了四刀,竟然還沒有死。

魂魄遇襲,這種痛苦讓比爾.德古拉連拚命的勇氣也沒有了,他突然放開郝仁的手腕,身子一縱,就要向空中跳去。

「你走不了!」郝仁的「煩惱絲」還纏在比爾的腿上,他用力將「煩惱絲」一拉,比爾又被拉了回來。

四大護衛又是一人一刀。這次,比爾.德古拉就沒有那麼硬氣了。他弱弱地叫了一聲,然後就沒了氣息。 終是一個沒忍住,龍唯心拍著男子的肩膀哈哈大笑出聲。

胡鬧,胡鬧,真是好名字啊好名字,哈哈哈……

「你也覺得我這名字好聽吧,我每次一報出我的大名,所有人都會覺得好聽。」胡鬧嘿嘿一笑,很是得意。

「恩,很有個性的名字,我喜歡!」

好不容易止住笑意,龍唯心給了胡鬧一個無比堅定的眼神,點頭道。

「胡公子儀錶堂堂,氣質不凡怎麼會做了殺手這一行?」龍唯心其實更想說的是,大哥,你確定你是殺手而不是被殺?

胡鬧眉頭皺了皺,滿目的糾結之色,開口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師傅是殺手,師叔也是殺手,師姐師弟們都是殺手,恩……因為他們都是殺手,所以我自然也是殺手。」

原來是殺手窩裡長大的孩子。

不過……據漁夫口中得知,這逸幻島並無殺手組織,難道胡鬧並非這島上的人?

正欲開口問胡鬧的身世,突然厚重的殺氣襲來。

「臭妖精,我看你這次往哪跑?」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話 ,龍唯心眼眸一寒,看來斬草必須除根,否則,總有些人不知死活。

「我當是誰,原來是人渣呀,對了,你那褲子洗乾淨了?」

董仁札這次浩浩蕩蕩的帶來了足有四五十人的陣仗,其中多是劍痴級別的仗劍者,跟隨在董仁札一旁的兩個男子,則均是劍尊的級別。

聽到龍唯心提及讓他有損顏面的事情,董仁柞火氣騰的一聲就竄了起來,目光落在龍唯心一旁的胡鬧身上,心中暗想,有胡鬧這個高手在勝算更大了。

「哼,這次你是插翅難逃!你同夥的妖精呢,不是害怕了,逃跑了吧。」

胡鬧看著來的一眾人馬,低頭想了想,隨後從腰間取下一條黃藍相間的彩帶不由分說的系在了龍唯心的頭上。

「你幹什麼?」龍唯心剛一側頭,胡鬧已經系好了,龍唯心抬手縷了下隨發飄揚的帶子,疑惑的問道。

「人太多了,我怕一會兒找不到你,這樣我就可以一眼看出哪個是你了。看我是不是很聰明!」胡鬧滿臉得意,抬著頭,仰著下巴,等著龍唯心誇獎。

見胡鬧的樣子,龍唯心苦笑一聲,她要違心的說一句,你真聰明嗎?

「上,我要活捉她!」

沒有給龍唯心與胡鬧太多交流的時間,董仁柞已經下令開始進攻。

一群人瞬時便將龍唯心與胡鬧包圍了起來,紛紛抽出手中的長劍,一擁而上。龍唯心眼光微寒,招出長劍迎了上去,目標卻直指董仁札。

擒賊先擒王,不是龍唯心打不過那些渣渣,實在是懶得動手。

「胡鬧,你站在那兒幹什麼,還不抓住她!」董仁札見胡鬧像個無事人一般,立刻橫眉立眼地嚷了起來。

「你是誰啊?」

胡鬧皺著眉頭看著董仁札,怎麼也想不起來,這人是誰,看著面生,恩,他看誰都不眼熟。

董仁札懵了,果然不靠譜啊,他花了一個月的積蓄雇了胡鬧,這會兒,竟然被賴賬不說,還和對方站在一起,這是花了錢給別人請了打手嗎?

「胡鬧,這些雜碎交給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