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葉修和獨角蜥蜴已經在這不歸路行走了大約一個時辰,這中間一人一獸遇到了多次那種不明物體的攻擊,所幸的是之前都躲過去了。

一路上,一人一獸都極為小心的向不歸路的前方走去,雖然那股威壓壓的葉修和獨角蜥蜴運轉功力都有些費事,實力被壓制,但好在的都堅持下去了。

突然,葉修感覺冷風從四周襲來,越來越狂,甚至吹的人臉都有些生疼的感覺,葉修也是勉強穩住身形,而他身旁的獨角蜥蜴則是將他護在了身後,用自己巨大的身子抵擋著狂風。

又是一陣狂風,葉修發現周圍景象竟然發生了變化,不待他反應,周圍景象又是一變,葉修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和小林應該是進入了陣法之中。

既然是陣法,那定然要有陣眼,唯有找到陣眼他和小林才能出去,所以此時葉修苦思陣眼所在之處。

就在葉修苦思之際,陣法停止,周圍景象不再發生變化,卻是一道高亢聲音響起,「不歸路上不歸陣,不歸陣里不歸人,吾問不歸人究竟何為不歸?」

聽到聲音,葉修和獨角蜥蜴猛地看向四周,卻沒有發現任何人影,更無法確定這聲音傳來的方向。說完那一句話后,這聲音就消失,好像不曾響起一樣。

或許這只是當初建這陣法之人的一道留音而已,但葉修相信,這句話定然和這陣法有必然的聯繫,想通其中關鍵自己和獨角蜥蜴便可闖過去。

「不歸路上不歸陣,不歸陣里不歸人,吾問不歸人究竟何為不歸?」葉修嘴裡反覆念叨這句話,最後變成心中默念,邊念邊想這話的意思。

從字面上理解,這不歸人正是此時身在不歸陣的葉修,最後一句話便是問葉修何為不歸。

究竟何為不歸,葉修也在心裡默問自己。不過話說回來,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葉修也是很擅長的。

然而不容葉修多想,陣法再次發生變化,其周圍景象也再次變的不同,且變化速度越來越快。

「獨角蜥蜴,到我這裡。」聽到葉修的話,獨角蜥蜴立馬來到了葉修的身旁。

「小林,你在上面是否發現什麼情況?」

「若說情況,便是我發現這不歸陣之高大我無法估計,我越是向上方查探,這陣的結界也升的越高,且我的精神力速度根本不及它的速度,我剛試著硬闖這結界,但是根本闖不出去,最後結果只會是魂銷命魂滅。」

聽到獨角蜥蜴說的情況,葉修點頭示意了一下,便不再說話,眉頭卻是緊鎖,眼神更是透露出凝重之色。 衛衍被艾倫突然冒出的這句話給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后,他眸中寒光凝聚,看到艾倫的神情已經帶了冷意:「你說什麼?」

艾倫絲毫沒注意到危險的來臨,他一臉夢幻地道:「衛,你知道嗎,從看到你姐姐的第一眼開始,我就已經被她深深的吸引了,奉她為我的頭號女神了!」

說著,艾倫忍不住抱怨,「之前看到有人說女神喜歡你,說你是她的童養婿,我還以為我已經沒希望了呢。原來是有人在誤導我,這誰真的太壞了,不行,這帖子我要刪掉!」

衛衍聽著他前面的話,臉色已經徹底陰沉了下去,但是聽到後面的不由疑惑:「什麼帖子?」

艾倫將自己面前的平板往衛衍面前一推:「那,你看這個,這下面還有許多人在罵女神,實在是太過分了!」



風玫與雲加一同到了校長室,校長早已在裡面等著了。

「小夙,你爸已經打電話過來說了,你就在我這裡等著就好,我手上有些急事需要出去處理下,就不在這裡陪你了。」

風玫乖巧點頭:「校長您忙。」

算來衛冕還是這位老校長的學生,這也是衛冕同意衛夙到這所學校上學的原因之一。

風玫坐在沙發上並未亂看亂翻:「雲加,手機給我。」

坐這裡也無聊,玩會手機打發時間。

雲加:「……」老闆吩咐了,手機不能給小姐的。

「嗯?」風玫納悶看著雲加,難道他剛剛走神沒聽到她的話?想著,她直接對雲加伸出手,「手機給我。」

雲加往兜里一掏:「啊,小姐,手機好像丟了。」

風玫:「……」懶人聽書

「應該是掉在來的路上,小姐我這就去找找。」說著雲加就要往外走。

風玫嘴角一抽:「你給我站住!」

雲加頓時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就如站軍姿一般。

風玫好笑:「雲加,不是當演員的料,你也就別裝了。是我爸讓你不許把手機給我的吧?直接說不就是了,我還能從你手中搶不成?」

雲加苦著臉:「小姐教訓的是。」

風玫翻了個白眼,後背往沙發上一靠,閉上了眼睛。

在雲加眼中,她就是在閉目養神,而實際上——

「二傻子,查查,網上是發生了什麼與我相關的事情。」

【啊?哦!】系統一時沒反應過來,最近一些世界,宿主都沒使喚過它,它都快忘了自己還有一點用的。

系統查的很快,幾乎立即就篩選出了風玫想要的東西。

【宿主你自己看,有人在你們學校官網上發了這個。】

意識海中是系統打開的網頁,風玫一眼就看到了校園官網上置頂的那個帖子,標題十分醒目——

衛家大小姐對自己弟弟懷有不可告人的心思,是人性的泯滅,還是道德的淪喪!

風玫嘴角一抽,就不能想個有新意一點的標題嗎?這個簡直太讓人嫌棄了!

心中吐槽著,讓系統將帖子點開。

系統剛點開帖子,風玫還沒看完一行字,結果就變成了「內容不存在」。 過了好一會兒,葉修這才開口,問向身旁的獨角蜥蜴道:「你是說這結界是會隨破陣者向上方的高度而變化,意思是這結界並不是固定高度,讓你無法估計?」

「是啊,確實如此,說來,我也感覺有些奇怪。」只見獨角蜥蜴用力的點了點它的大腦袋,肯定的回答道。

得到獨角蜥蜴的肯定回答,葉修露出一副若有所思之狀,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陣法發動速度越來越快,目前對葉修和獨角蜥蜴還沒造成什麼傷害,只是困住了他們。但很難保證,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何況就算一直被困在這裡也會被困死。

「小林,閃開!」

一聲大喝,葉修躍上半空,獨角蜥蜴也是如此,躲過了一支木劍的攻擊。緊接而來的卻是,更多木劍的攻擊,一人一獸左閃右避,葉修也拿出了長劍抵擋,他心知這是陣法徹底啟動了。

躲閃之際,葉修說出了不歸的意義,「不歸,是無法回頭的選擇,不歸,也意味著死亡。」實際上,這也不能算是他完全的胡說八道。

然而葉修的話語落下,卻聽先前消失的聲音再次響起,「這就是不歸嗎?你的不歸當真是淺顯,三歲娃娃都知道的不歸意義,若是對不歸只有這點理解,那你就永遠留在這不歸陣里吧。」這話說的竟是這般平靜,讓葉修聽不出一絲感情。

忽然,葉修想起了先前剛踏上不歸路時看到的不歸路石碑,或許那座石碑裡面蘊藏什麼秘密,能幫助她找到陣眼,破開不歸陣。

「不歸,我為何選擇不歸?」葉修暗暗問道自己,「其實,說到底也是因為身為男兒的熱血。」

接著,正當葉修準備說出心裡話時,情況又發生了變化。

此時,那些原本攻擊葉修和獨角蜥蜴的木劍已經沒了,卻是換成了一波波玄鐵劍向一人一獸襲來,漫天玄鐵劍,如同玄鐵劍雨一般,讓人躲閃不及。

「嗯!」一聲悶哼,葉修的後背被劃了一道,鮮血流了出來,將白色衣袍也給染紅。

見狀,獨角蜥蜴立馬沖了過來,此時它的身子也受到了數把玄鐵劍的攻擊,幸好它身為上妖獸中的巨獸,肉身強大,這才受傷不重。

「小林,你在這裡等我,我去石碑上看看情況。」說罷,葉修便縱身一躍飛到石碑上。

從石碑上向周圍看去,葉修發現自己竟然能憑肉眼清晰的看見周圍結界,結界上面也是用鮮血寫滿不歸二字。且葉修能感應到這鮮血主人與寫字之人是同一個,也就是說這不歸陣便是這寫字之人所設。

到底何人願自身鮮血來布下這不歸陣,雖然武者造血能力強於普通之人,強者造血能力更是遠超常人,但他們的每一滴血也都飽含靈力,不願輕易放棄。

「哈哈哈,管這布陣之人為何不歸,管不歸於他而言有何意義,我只知道,於我葉修的意義就是挑戰,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一陣揚笑聲響起,葉修雙眸瞬間變得澄凈,似乎拋卻心中雜念與迷茫,想通不歸意義。

不歸於每個人的意義都不同,但正如葉修所說,他知道不歸於自己的意義,說到底就是為了變強……

葉修想通不歸意義,只見他提起手中長劍,大喝一聲:「凌世孤天下!」便見五道五種不同顏色的強大靈力以葉修為中心,向四周擴散,一波接著一波,衝擊著結界,如同巨浪翻騰一樣。

只見強大的靈力和結界相撞,讓百里之內都產生震蕩,怕是整條不歸路都受到了影響。

一記強招出,結界出現一絲裂縫,見狀溫凌逸再出第二招,獨角蜥蜴亦是出了強招,配合葉修。

再出手,一道由靈力凝聚成的利劍現於葉修左手。

「凌欲孤心刺!」

「英魂寂滅斬!」

兩聲大喝連續響起,赫然是葉修再次一心二用,靈力與精神之力同時使用。

「轟隆!」

一聲巨響,如同天雷怒吼,只見結界破,不歸陣破,強烈的震蕩也衝擊著葉修的五臟六腑。

「噗」,一口鮮血噴出,但葉修眼裡卻是露出笑意。

此時,周圍景象竟變成剛踏上不歸路時的樣子,不歸路石碑還屹立在那裡。

見到這副景象,葉修明白了,原來自己和獨角蜥蜴一直都在剛踏上不歸路的位置,他們早就進入了這不歸陣里,包括那襲擊他們的不明物體亦是陣中之物。

就在葉修沉思之際,那道聲音第三次響起,「小輩,今日你能破我不歸陣,不代表你能闖過不歸路,後面還有更多有趣的存在在等你。」

只見葉修嘴角微微上揚,雙眸透著堅定之色,周身散發著強者氣勢,輕聲說道:「不歸嗎?即使前方是我葉修的不歸路又如何?即便粉身碎骨,魂破命魂散我葉修亦是無畏無懼。因為身為男兒的尊嚴,絕不容許被困難踐踏。」

果然,這布陣之人對葉修的回答很滿意,竟然讓他破開了陣法。

破開陣法后,葉修聽到前方有流水聲,於是決定帶著獨角蜥蜴過去看看情況。

還沒走到地方,獨角蜥蜴就停下了腳步,隨後說道:「葉修老大,這裡有河蚺的氣息,並且這傢伙的實力還挺厲害的,估計又是一個母的。」

聽到獨角蜥蜴的話,葉修來了興趣滴,因為他對這河蚺也有些了解,於是當下便立馬向那裡趕去。更加巧合的是,葉修剛趕到河邊,就發現一道帶著濃烈邪氣的黑光閃現,緊接著一個小女孩出現在他的面前。

雖然這小女孩兒看起來很可愛,粉雕玉琢的樣子,只是滿身都是邪氣而已。

果不其然,獨角蜥蜴這傢伙說得太對了。這河蚺果然是個母的,葉修還真是不得不佩服它這分辨雌雄的能力。

「哈哈,你這傢伙,還真是夠有本事的啊。」葉修笑著誇獎道。

接著,葉修就和獨角蜥蜴便向那河蚺的方向走去,準備靠近它。雖然自己的實力加上獨角蜥蜴的實力是在這河蚺之上,但葉修還是將自己的氣息隱匿起來了,獨角蜥蜴也是如此,以防萬一。

只見葉修不急不慢的走向了那河蚺,好像他即將面對的不是什麼妖獸,而是去看什麼風景一樣,但從葉修的眼睛中可以看出他的戰意,只不過並不是很濃烈而已。,畢竟這河蚺的實力和先前的天風雄獅還有那頭兇狠的母獅子相比,還算不得什麼的。

此時,葉修已經到了那化成小姑娘的河蚺身後,停下了腳步,離它有不到二十步的距離,而那河蚺還在盯著河水看,並未感覺身後有人。

過了幾息時間后,葉修突然淡淡的開口了,「現在的妖獸真是厲害,前一刻還是兇狠的模樣,下一秒就是溫柔可人的妹子。」

聞言,那河蚺快速的轉過身子,驚恐的看著葉修和他身旁的獨角蜥蜴,滿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見狀,葉修再次開口道:「怎麼,很驚訝我能發現你是嗎?也好奇我靠近你,你為何一點也感應不到?不要以為你隱匿氣息很厲害,但我一樣可以發現你,何況,隱匿氣息並不是只有你能做的更好。」

此時,那河蚺也回過了神,緩了過來,雖然它強裝鎮定,但仍能從它的臉上看出恐懼。這河蚺不傻,它自然知道葉修和獨角蜥蜴加一起的實力在它之上。

只聽這河蚺開口了,聲音聽起來如同二十多歲的女子,和它所化成的人形有一些不相符。

「怎麼,我就在這裡修鍊也礙事了?」

聽到它這麼說,葉修笑了一聲,隨後說道:「沒有,我又不是閑的蛋疼,只是想和你打一架而已。」

說到最後一句話,葉修原本平靜的語氣忽然變得充滿戰意了,想要和這妖獸絞手。

葉修等了幾息時間,那河蚺還是沒有回應他。見狀,葉修不打算浪費時間,已經運起靈力,準備出招。

而那河蚺也早有準備,見葉修要出招,竟是先極運靈力,化掌成拳,衝到葉修的方向,同時,只見此時的河蚺周身已被黑色霧氣包裹住,和那河面上的黑氣一樣。

就在那河蚺已經衝到葉修面前之時,情況再次發生變化,那河蚺竟是從人形化出本體,頓時一條身長几十丈的黑色巨蟒出現在葉修面前,盤踞在他上空。

「哼,不過是徒有其表罷了,身子變大了又能如何!」

話音剛落,一旁的獨角蜥蜴語帶嘲諷的說道。這傢伙,此時正蹲坐在那裡看熱鬧。

至於葉修,他則是連武器都沒有拿,而是大喝一聲:「無影拳!」便見他一拳打向上空,拳影閃現,拳風勁猛將河水都震了起來,河岸邊的古木都被震斷。

「啊!」只聽一聲大叫,那河蚺深受重創,一口黑血從它那血盆大口突出,葉修及時閃開,這才沒有被黑血濺到衣服。

隨後,便見河蚺那巨大的身子緩緩向下落去,「嘭」的一聲,砸在了地面上,塵土飛揚,但可以看見它已經將地面砸出了坑。

見狀,葉修不免有些驚訝,因為他覺得這河蚺的實力應該不止這麼簡單。

為了防止這傢伙太狡猾了,葉修警惕性更強,他可不想落入這傢伙的陷阱里。 先前葉修和冷千翔約定要一起找血猿之心,冷千翔表示自己搞定他那邊的事兒就會找葉修,如今二人已經會和了,來到了新的探險地方。

此時二人一獸已經進入了這密室深處,發現這裡非常昏暗,若不是手中舉著火棒,怕是都看不清裡面的情況。

隨著往裡的深入,他們越發感覺這裡的危險,甚至手中的火棒都已經無法照出周圍的情況,這也說明了這裡的龐大。

「你們看,這地上有格子,上面還有數字,看起來像機關。」只聽獨角蜥蜴對二人說道,要知道,小林的視力雖然不好,但很多對它來說熟悉的東西還是能看清的。

聽到獨角蜥蜴的話,二人低下頭,同時展開靈識,讓視力變得更好,發現果然如獨角蜥蜴說的那樣,並且葉修看出這和地球上的九宮格很像。

看出這個問題,葉修對獨角蜥蜴和冷千翔說道:「這是九宮格,若是不能破解,是過不去的。無論硬闖還是破解錯誤,都會觸動陷阱。」

聽到他的話,獨角蜥蜴和冷千翔都愣了一下,對於九宮格這種存在,他們還是第一次聽。

看到他們迷茫的樣子,葉修開口解釋道:「這是一種遊戲,既考驗人的數字推理能力,又考驗人的邏輯思維能力,也是很有趣的。」

「哈哈,葉修老大年紀輕輕,但見多識廣,我這個活了百年的傢伙卻不知道,真是慚愧,老大就是厲害。」聽到獨角蜥蜴的話,葉修笑了笑,淡淡的回應道:「這其實是一種上古時期的遊戲,如今已經消失了,你不知道也正常,我也是湊巧在一本古樹書上看到。」葉修隱瞞了地球的事兒。

冷千翔和獨角蜥蜴聽完葉修的解釋,也知道這裡只有他能夠儘快想出破解之法,便不再打擾葉修。

此時的葉修努力想著關於九宮格的破解之法,畢竟他也有幾十年的時間沒接觸這遊戲。

過了半個時辰,只見葉修動了。來到第一個格子前,嘴中念叨著:「一居上行正中央,依次斜填切莫忘;上出框時向下放,右出框時向左放。」同時葉修還將格子來回移動。

一刻鐘后,陣陣「咣當咣當」的聲音傳來,只見地上的格子有順序的移動著,片刻過後,停止了響動,格子也不再移動,葉修知道這是破解了這九宮格機關。

「好了,咱們過去吧。」

一個時辰后,二人一獸終於進入了密室的最深處,通過靈識,他們可以感受到這裡的寶物雖然不是很多,但隨便拿出一個都要比外面好很多,甚至有的已經擁有了靈性。

「你們看,這和上古時期的小劈天鉞很像,看起來也是個神兵利器啊。」聽到葉修這麼說,獨角蜥蜴和冷千翔他倆的目光也被吸引到了密室右邊隨意躺在地上的一柄銀鉞,上面還透著古樸的氣息。

二人走到這東西面前,蹲下身來仔細瞧了一瞧,發現這正是小劈天鉞。之所以這麼叫,是因為上古時期有一神器叫劈天鉞,和它相對的是斬地斧,並且非普通上古神物。小劈天鉞則是仿劈天鉞煉的,威力不足劈天鉞的萬分之一。

葉修和冷千翔就這麼蹲著沉思著,獨角蜥蜴不明情況,於是對他們倆人說道:「兩位老大啊,你們將這神物收起來吧,就算你們的武器不是這個,但將來也是可以派上大用場的。」

沉思中的二人聽見獨角蜥蜴叫道二人,也不做多想,葉修先是示意冷千翔起了身,自己過去雖小心卻不做作的拿起小劈天鉞,看沒事,這才遞給冷千翔手中,冷千翔一笑,將東西收到了儲物袋中。

大約三個時辰的時間,二人一獸都是在這裡尋找寶物,意外收穫確實不少,且所得之物比外面的寶物更強一籌,甚至更多。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