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李有才的身體已經全部脫離水面了,也就是說,李有才他現在正吊在空中,當然,他也看到了水裏的異樣,要說他現在心裏面是不害怕的,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但害怕又有什麼用呢,害怕難道就能不用死了嗎。

“快拉,大家快拉”,李肅此時心裏面也是非常着急,當然咯,本來已經都看到希望了,都看到李有才他可以不死了,現在卻突然發生這麼意外的事情,李肅他的心裏面能不着急嗎,救一個人的性命,那是多麼快樂的一件事情。

還有就是,李肅他早就已經在心裏發誓了,要救每一個任務參與者,魔王它想殺幾個,那麼自己就要救幾個,李肅他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放棄,李有才都已經在海里待了十分鐘了,這本來也就是又給了大家一點希望。

一點生的希望,那麼,它此時是不是又要讓這一點希望在大家的眼前消失,不管這一條大水蟒,它是怎麼想到過來的,它是因爲什麼原因過來的,李肅他都不管,李肅他現在一定要做的事情就是,將李有才毫髮無損的救上來。

那條大水蟒,它的移動速度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快,一眨眼的功夫,它就已經離輪船沒有多遠了,當然,離輪船沒有多遠了,那麼也就是代表着它離李有才也沒有多遠了,但說是沒有多遠了,其實也還是有幾十米遠的。

只是,它的移動速度那麼快,幾十米對於它來說,那又算得了什麼,不就是幾秒鐘的事情嗎,幾秒鐘之後,保證它就已經到了李有才的身邊,甚至是,如果它的動作還能再快一點的話,那麼,李有才命喪它口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真沒想到,竟然在這個時候,還有意外發生,在十分鐘都已經過完了之後,還會有大水蟒突然過來,真不知道魔王它是怎麼設定的,難道說,它這次是想先給任務參與者們一點希望,然後再將這一點希望當着任務參與者們。

當着任務參與者們的面把它捏碎,將它打消,之後好讓任務參與者們全部都陷入絕望之中,那麼,到底它的用意是什麼,它爲何突然在這個時候,設定這麼一出,難道說,它之後還會有什麼其它的陰謀詭計嗎。

“啊~”,看到大水蟒突然從水裏衝了出來,並且還離自己很近很近,這時,李有才也終於由於是太害怕了,然後情不自禁的就叫了一聲,叫了出來,衆人看到大水蟒離自己這麼近,於是也趕緊扔掉手中的繩子。

這一下,由於就只有李肅一個人在拉繩子了,所以,李有才一下竟然還向下滑了不少,雖然說,李肅他知道大家也許有可能會將自己手中的繩子放掉,但是李肅他沒有想到,竟然大家都會同時的放掉,那麼這一下。

這一下,自己一個人肯定是沒有那麼大力氣的,說真的,李肅他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將繩子扔掉,也就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至於到底能不能將李有才救上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李肅他現在已經是盡力了。

但結局到底會是怎樣,這個就真的要看李有才他自己的造化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雖然說,這句話現在用在這裏好像是有點怪怪的,但是,道理還是一樣的,註定李有才他是什麼樣的命運,那麼,他就是什麼樣的命運。

大水蟒是無情的,它們本來就只是魔王的“殺人工具”而已,甚至是,它們也有可能死在魔王的設定之下,弱肉強食,任務參與者們之所以會死,原因也還是因爲,大家都太弱了,在任務世界裏,根本不是任何存在的對手。 「怎麼了?」

韋武問道。

「韋武你在哪裡?」

周雨晴有些焦急地問道。

「我在龍山療養院呢。」

韋武如實說道。

「韋武,出大事了,你趕快去京城公安局,秦穆然被抓起來了!」

周雨晴話音落下,韋武頓時便是感到有些意外,因為秦穆然剛剛離開龍山療養院沒有多久啊!

這怎麼可能呢!

「這不太可能吧!剛剛老大離開這裡沒有多久啊!」

韋武有些不太相信地說道。

「怎麼不可能!人家京城公安局的副局長親自打電話來問的,你要是不去,那我就去了!」

周雨晴懶得跟韋武廢話,當即冷冰冰地說道。

「我肯定會去!如今周家剛剛動了唐家,這件事你們就不要出面了,暗地裡就好!一切讓我韋家來吧!敢動我老大,他們這是在玩火!」

韋武全身散發出濃烈的殺意說道。

「好!」

周雨晴知道韋武的能力也知道韋武背後韋家的實力,要是他們出手了,秦穆然也不會有什麼事情。

不過既然自己的爺爺說了,這是秦穆然自己做的一個局,哪怕如今周家的風頭很盛,他們也是要出手幫助秦穆然的!

打完電話,韋武便是又在手機里的通訊錄里翻了一遍,找到了秦霜的電話,打了過去。

電話嘟了有將近一分鐘,這才接通。

剛一接通,電話那邊便是傳來了秦霜帶有憤怒的聲音。

「你最好給老娘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要不然,老娘讓你以後不能人道!」

聽到秦霜這話,韋武嚇得身體一個哆嗦,下意識地夾緊了雙腿,他知道,自己的這個電話肯定是打擾到秦霜睡覺了!

秦霜的起床氣,那可是永遠不能夠忘卻的禁忌!

「小姑!」

「叫姐姐!」

韋武聽到秦霜的聲音,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這都哪裡跟哪裡啊!

「這麼早打電話給我什麼事,要不是重要的事情,老娘剪了你!」

韋武嚇得連忙說道:「姐,老大在京城出事了!」

「什麼?」

聽到韋武這話,秦霜全然沒有睡意了,立刻從床上蹦了起來,道:「我的然然怎麼了!」

然然?

韋武聽到秦霜對秦穆然的稱呼,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聲,這都是什麼昵稱啊!你可是秦穆然的小姑啊,弄的跟小情侶似的。

不過對於秦霜這個魔女來說,什麼事情做不出來,而且他還不敢反駁,要不然霜姐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霜姐,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不過京城公安局的副局長說老大被他們另外一個副局帶進審問室了,說殺了十五個人,人贓並獲,正在審問呢!」

「呵呵!十五個人?我家然然殺了又怎麼樣?還人贓並獲,就我們然然那個身手,他要走誰能夠攔得住他?」

秦霜聽到韋武的敘述,冷笑一聲說道。

「霜姐,我也是這麼覺得的,我感覺,老大這是要對李家動手了!」

韋武分析地說道。

「李家?那個京城的李家?」

「嗯!」

「這才回去多久啊,這小子就去找李家報仇了?這麼牛掰的嗎?」

秦霜聽到韋武這麼說,不僅不意外,反而是有些激動地說道。

「霜姐,事情是這樣的……」

韋武徹底無語了,這個秦霜,不愧叫魔女也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很快,韋武便是將秦穆然來到京城后發生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哎呦,小五啊,照你這麼說,我家然然回到京城以後本事漸長啊,都敢睡了人家的未婚妻了!那個唐浩還被我們家然然給弄死了?後來李浩然想要來對付然然了?」

秦霜將韋武說的事情大概總結了下,問道。

「嗯!大概就是這樣吧!」

韋武點點頭,接著道:「霜姐,你說我該怎麼辦?直接闖進京城公安局要人嗎?」

「要什麼人?我想著那個李浩然敢這麼來抓我家然然,定然是要來明的了!既然這樣,想要動用私刑那是不可能的!正好讓然然抓住了把柄,到時候他就處於下風了,所以我斷定,48小時以內,他們是不敢怎麼樣的!現在我就回來!小五子,幾個小時后準備接駕!」

秦霜也是我行我素,聽到韋武的話后,立刻便是決斷出來道。

「什麼?霜姐,你來京城?」

韋武聽到這話瞪大了眼睛。

「當然!怎麼,老娘就不能回來了嗎?老娘的家在京城,我回家不行嗎!」

秦霜也是聽出了韋武之中的驚訝,立刻有些不悅地說道。

「可以!可以!姐,你什麼時候到,我親自去接你!」

韋武這個時候怎麼能夠說不呢,秦霜都要回來了,要是把她惹毛了,真的就有可能讓自己下輩子不能人道了。

別人忌憚他這個韋家大少的身份,秦霜可不管,要不然,她就不會在京城也被叫做「魔女」!

魔女,天不怕,地不怕,無所顧忌,肆無忌憚,重點是,讓人沒有辦法!

比脾氣,她的脾氣弄的你沒脾氣。

比身份,她是京城七大家族秦家最受寵愛的小女兒,秦家就是她最大的倚仗。

比身手,她的身手,哪怕是韋武都不一定擋的住,秦穆然在西方地下世界能夠這麼快成立冥王殿,並且將他成為天神神殿,這個裡面,秦霜不可或缺!

一旦秦霜回來,能夠折騰的兩位祖宗都在京城,京城註定會熱鬧非凡!

「嗯!這就對了!小五子,姐姐看在你表現不錯的份上,就讓你以後還能夠人道吧!」

我有一間超神制卡屋 秦霜一副特赦的樣子道。

「姐,你真的是太美麗善良了!」韋武感動地想哭。

「老娘我本來就天生麗質,還用你說?現在不跟你說了,老娘起床洗漱然後飛京城了!」

秦霜說完,便是掛掉了電話。

打完電話,秦霜打開床頭的燈,露出那張傾國傾城的容貌,嘴角微微上揚,笑道:「臭小子,現在可以了啊!都學會給別人帶綠帽子了!老娘倒要看看你還能能到什麼時候!你的仇,這一次,小姑幫你一起解決了吧!」

說完,秦霜便是起身,開始收拾準備前往京城! 竟然又說到了這裏,那麼有一件事,也就不得不說了,在任務世界裏,任務參與者們除了通過找到生路而讓自己活下去,其它的也是再沒辦法了,那麼也就是說,除此之外,別無他法,要想活下去的話,那麼就必須得找到生路。

必須得找到生路才行,所以,此時的李有才哪怕是真的死了,那麼也不會覺得有任何的奇怪,可能只是會有一點遺憾罷了,本以爲他能夠活下去,誰知最後還是死了,一樣的,其他任務參與者的心裏也是“死了”。

李有才他是這樣死的,當衆人都放開自己手中的繩子之後,就變成只有是李肅一個人在拉了,那麼,李肅一人之力肯定是不夠的,所以,導致了李有才又下滑了一些,不過,下不下滑,其實也不是很重要,最主要的是。

最主要的是,大水蟒它有那麼大,那麼長,所以,它猛地一下從水裏衝了上來之後,一口就咬住了李有才的下半截身體,差不多是吞到了腹部左右的位置,而大水蟒的這一口,力量也很大,所以,李肅根本沒法再抓住繩子了。

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大水蟒將李有才帶到水裏面,這時,李有才的半截身子在大水蟒的口中,半截身子在外面。

“呃~”,“啊~”,水面上已經出現了大片紅色,很明顯,這是大水蟒咬破了李有才的身體流出來的鮮血,李有才的半截身子在外面拍打着水面,但不管怎麼樣,它都已經無法再逃脫出去了,因爲,大水蟒已經死死的咬住了他。

也許就是因爲太痛了吧,所以,李有才已經忍不住的叫了出來,同時,求生的慾望使他沒有選擇坐以待斃,甚至是,在這個時候,他還企圖自己能夠逃脫出去,但是,事實上是絕對不可能的了,接下來,就看大水蟒它想怎樣了。

就看大水蟒它是想李有才早點死,還是晚一點死了,但李有才是絕對會死的,這個根本無需質疑,如果說,到了這一步,李有才他還能活下來的話,那麼,那麼真的就是奇蹟了,不,就算是出現奇蹟,李有才他也是死定了。

別的先不說,就先說說他身體裏流出來的這些血,還加上他現在還在一直流血,哪怕是,現在大水蟒放過他,讓他再回到輪船上面來,那麼,他肯定也會因爲失血過多而死的,根本是,沒辦法了,這次大水蟒殺人的方式。

大水蟒殺人的方式,這次還真的是有點不一樣,一般情況下來說,大水蟒殺人都是直接選擇一口吞,但這次,它沒有,它竟然選擇的是,先咬住獵物,然後讓獵物因爲失血過多而死,之後,估計它也是還會再一口吞下。

“李有才”,果然沒錯,它最後確實選擇了一口將李有才吞下,李肅也就是看到了這裏,所以才痛哭流涕,甚至是,他還從內心裏面發出了一聲大喊,不知道那條大水蟒有沒有聽見,但是,它反正是吞了李有才就準備走了。

不,應該是說,它吞下李有才之後,就馬上走了,彷彿豪華輪船上面的人,它好像看不見也聽不見似的,可能,只有在海里面的任務參與者,纔是它們可以進食的對象,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也應該就是“它”的設定了。

估計也就是這樣,只是,總感覺李有才他死得太痛苦了,像之前的穆曉雲、陳小詩還有趙藝三人,其實他們三人跟李有才比起來,他們三人還算是好的了,至少一點,他們三人死得沒有李有才那麼的痛,痛苦。

“李肅,別傷心了,傷心也是沒有用,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先活下去,之後再爲李有才報仇”,看到李肅一個人在那裏痛不欲生,痛徹心扉,李小藍走了過去,然後說了幾句話,想要安慰一下李肅,隨便提醒一下李肅。

提醒一下李肅這是在任務世界裏,我們沒有過多的時間去爲別人傷心,爲別人哭泣,因爲,也許在不久之後,我們也會變得和他們一樣,到那時候,又有誰來爲我們傷心,爲我們哭泣,有嗎,真的會有人這麼做嗎。

不是說他,李肅他也真是的,在任務世界裏死個人,那是很平常的事情嘛,李肅他都已經經歷了這麼多了,怎麼到了現在,他還是這麼的想不開,還是這麼的認真,虧他還是學道的呢,怎麼就這麼的看重紅塵呢。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有時候這些都是定數,誰也改變不了的定數,好了,基本上就是這樣,如果大家還有什麼疑問的話,不妨在某個地方將它寫出來,說出來就好,到時候,只要是看到了,那麼都會給予回答的。

聽到李小藍這麼一說,李肅他並沒有說話,也沒有其他的什麼表示,就還是和李小藍沒說這話之前是一樣的,一樣的表情,一樣的痛苦,一樣的傷心,一樣的痛恨魔王,一樣的恨自己沒用,一樣的覺得活着到底是爲什麼。

我能救得了一、兩個人,但我能夠救得了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嗎,我能嗎,不,我不能,如果我真的能的話,那麼我爲什麼救不了陳叔,救不了地獄俱樂部的朋友們,救不了就在之前沒多久死了的李有才,還有其他的無辜的人。

李肅在心裏也想過,我到底該怎麼做,我的心裏現在爲什麼會有這麼多的顧慮,難道說,我已經不再是從前的我了,還是說,我變了,變得害怕了,變得怕死了,變得明明已經想到了生路而不敢去嘗試了。

不敢去嘗試的原因,就是因爲自己怕死,自己心裏有顧慮,等等,到底是因爲我是怕死了,然後才找的這個心裏因爲有顧慮而怕死的理由嗎,其實就是因爲自己怕死了,然後纔不敢去嘗試一下生路的嗎。

而是說,因爲心裏有更多的顧慮,所以,自己不能輕易的就死掉,然後纔不敢去嘗試一下生路的嗎,到底是那種情況,我又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到底,到底爲什麼,爲什麼,其實,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就連李肅他自己。 時間過的很快,已經到了下午,秦穆然至始至終一個人都在審訊室里坐著。

反正現在這個時候,也沒有人敢對自己動用私刑,秦穆然則是心安理得地坐在特殊的椅子上面,閉著眼睛養神。

體內,《元龍訣》的心法自動運轉,他陷入到修鍊之中。

另一邊,秦霜已經從趕回了京城。

秦霜剛剛從私人飛機上面下來,韋武便是已經在門口等候著,看到秦霜,臉上立刻堆出一副笑容迎了上去。

「姐!你來了啊! 霹靂之男神拯救計劃 辛苦了……」

「滾!沒大沒小的,誰讓你喊我姐的,喊小姑!」

秦霜這一個猝不及防的罵,讓韋武懵了,可是還不等韋武反應過來,秦霜又是一頓暴雨梨花般地批頭而罵:「你小子現在膽子肥了,連輩分都記不住了!你這是要佔我家然然的便宜,還是想要和你老子稱兄道弟?」

秦霜一連串地罵著,韋武的臉那叫一個黑的厲害。

尼瑪,帶不帶這麼玩的?

明明之前是你讓我叫你姐的,現在又罵我?有沒有這樣的啊!

不過,這些,韋武都只能夠在心裡想著,他還就真的不敢說出來。

若說韋武這麼大怕過誰,秦穆然算一個,另外一個必然就是眼前的秦霜了!

要知道,秦霜可是連秦穆然聽到都要老老實實的存在,她的手段,可是層出不窮,讓你崩潰,而且這位大小姐心情飄忽不定了,開心了,什麼都好說,要是不開心的話,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都不給面子!

一想到這裡,韋武也只能臉上堆著笑容,看著秦霜說道:「小姑……」

「嗯!這才乖嘛!」

秦霜看了眼韋武,這才滿意地說道。

「小五啊,有段時間沒見了,你是越來越白了!不錯,有做牛郎的潛質!」

秦霜上下打量了下韋武,煞有其事地說道。

「小姑,牛郎就算了吧!我這麼帥,就不用跟人家搶生意去了!」

韋武尷尬一笑說道,秦穆然這個小姑,說話一直都是這麼不修邊幅。

「不用跟人家去搶,小五啊,你這樣的,我那群姐妹一定很是喜歡的!」

秦霜特意笑了笑說道。

「小姑,你就饒了我吧!老大他還在警察局呢!咱們先把他弄出來再說好不?」

韋武真的是服了秦霜了,無奈,只有將秦穆然拉出來說道。

「哦!對哦!只顧著跟你說這個,差點將正經事給忘記了!敢將老娘的小然然抓到警察局去,老娘不把你警察局炸平了,老娘就不姓秦!」

秦霜氣呼呼地說道。

「走!小姑,我帶你去市局!」

韋武說著便是給秦霜打開了自己豪華汽車的車門,邀請秦霜坐上去以後,便是發動汽車,向著京城公安局開了過去。

沒多久,他們兩人便是來到了京城市局之中。

「小姑,這就是京城公安局了,老大就在二樓審訊室里。」

韋武停好車,指著面前的京城公安局的大樓,說道。

可是,他話音落下,卻是沒有聽到秦霜的回復,轉身看去,卻是秦霜已經單槍匹馬地殺了進去。

剛剛走進警察局,秦霜便是立刻很不顧形象地扯開了嗓子,開始罵了起來。

「那個姓黃的副局長給老娘滾出來!」

秦霜這麼一喊,頓時驚動了警察局裡不少的警察,他們一個個都將目光落在秦霜的身上,彷彿在看一個怪物一般。

當然,也有不少人是注意到了秦霜的容貌,雖然現在她帶著墨鏡,可是墨鏡依舊阻擋不住她那傾國傾城的容顏!

看呆了!

沒錯,就是看呆了,當然,這個目光之中也包含著一絲原始的慾望!

不過,秦霜都已經罵上門來了,自然也得有警察問事,否則傳出去的話,警察的面子可就丟大了,被人罵到局子里了。

這不,一個比較年輕的警察回過神來后,立刻朝著秦霜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道:「這位小姐,請問你找黃局有什麼事情嗎?」

不等這名警察說完,秦霜彷彿找到了一腔怒火的發泄點一般,全部都發泄到了這個警察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