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王虎已經跑出了數十丈開外,聞言之後哈哈一笑,不但沒有感恩反而小人得志一般的叫囂道:「野種你給我等著,我威揚表哥現在就在家中,我定讓他來把你碎屍萬段!」

葉天並不理他,因為在決定放他生路的時候就料到了他會有這麼一手,所以他只不過是在心裡暗道:「如此小人,再見之日必是你喪命之時!」 葉天躺在床上,回想著王虎所說的話久久不能入睡。

說起徐傲,在靈武鎮的小輩當中也算的上是一號人物,雖然其天資修為稱不上最佳,但是他作惡多端、心狠手辣,和王家的王威揚並稱『靈武二害』,當然每日打架鬥毆下手狠毒的他,其實戰能力絕對要比靈武鎮其他小輩強上許多。

「徐傲,徐傲…」葉天不斷低聲重複著他的名字。

「據我所知,他應該是一個四段武士了吧!整整十段的差距…」

想到這裡,葉天豁然起身,毫不遲疑的來到了屋后他平日練功的所在。

四段武士的力量,對於葉天目前的能力來說顯示是個難以跨越的障礙,徐傲既然能夠打破武者界定從而進入武士界定,就說明其身體已經能夠和天地之間的元力產生共鳴。


僅僅是四段武者的葉天現在雖然也能感受到元力的所在,但是因為他的身體還沒有達到能夠與元力產生共鳴的強度,所以也是不敢貿然吸引元力的,因為元力入體,對人體的要求非常之高,如果沒有一個極為強勁的體魄,那麼貿然和元力共鳴是極有可能對自己造成非常大的傷害的。

元力雖然看不見摸不到,但是它為修習武道之人所帶來的力量增長,絕對非常重要,能否和元力產生共鳴,這二者之間的差距也絕對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呼…」

在沉重的呼吸聲中,葉天結束強於他人三倍的修鍊,他拭去滿頭的汗水后抬頭看向天空,此時東方已經現出了一抹魚肚白,不知不覺中,已是凌晨了。

「我在進步,徐傲也在進步, 婉轉之戀 …」

葉天微微嘆了一口氣,不過目光之中卻滿含著堅毅神色。

「想要儘快報仇,看來我還要進行一些更大膽的嘗試才行!」

整整十段的差距放在常人身上要六七年之久才能達到,雖然葉天可以藉助靈藥之力來完成更高的修鍊強度,但是想要完成對徐傲的超越恐怕最少也需要倆年左右,可是誰能保證在倆年裡徐傲會不會離開靈武鎮或者實力會不會突飛猛進?況且用不了多久估計王家之人也會前來尋仇,屆時自己還有沒有命活到超越徐傲那一天也未可知。

所以,這種種變數讓葉天不得不鋌而走險,採取一些特別的措施…

所謂的武者界定,是武道一途修鍊的開始,因為元力既可以強化力量也可以傷害身體的雙面性,所以想要元力共鳴是對身體的承受能力有著非常高的要求的,而武者階段的修鍊便是一個為元力共鳴打好基礎不斷強化身體的過程。

武者達到九段之後稱之為武士,武士界定的身體已經達到可以元力共鳴的標準,這個時候相比於武者界定的變化就會非常明顯的顯現出來,那就是元力所帶來的巨大好處。

好處有兩點,其一:可以吸引天地元力入體,雖然仍然不能長久滯留於體內隨時調用,但是卻可以藉助其在體內循環的過程來更加快速的提高修鍊速度,是為武士專屬的修鍊法門。其二:也是更重要的,那就是出手之時會和周身的元力產生共鳴,那種力量比起單純的力氣簡直是強了數倍有餘。

「唉,為求速成不顧身體承受力去鋌而走險強行嘗試元力共鳴的人也不在少數,但是成功者卻是少之又少,最後的結果大多都是被元力沖斷經脈變成一個廢人,其成功幾率不到萬分之一。如此方法真的可行么…」

葉天猶豫了起來,不到萬分之一的成功率實在是太過冒險,他不怕變成廢人,他怕的是自己變成了廢人之後永遠失去了為母親報仇的能力。

猶豫只是片刻,轉念之間葉天便做出了決定,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去冒險又怎麼會達到別人無法到達的地步。

想到這裡,他盤坐於石台之上,然後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調整呼吸繼而入定,竟然極為大膽的開始嘗試起了需要踏入武士界定的人才敢於嘗試的一步——試圖與元力共鳴!

元力,是天地間一種奇異的氣旋之力,它鋒利如刀,緊緻如網,對於身體不夠強大的武者來說絕對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存在。

此時葉天正面色謹慎的緩緩吐納著,因為他知道,對於自己來說強行元力共鳴一個不小心將會陷入萬劫不復的結果。

『嗡嗡嗡…』

周身響起了細微的空氣震動般的聲音,與此同時葉天的身體也開始出現了陣陣的刺痛之感。

「感應到了!」


葉天心中暗喜,刺痛之感來自於元力,這種狀態便是感應元力時的表現。

刺痛感並不強烈,因為它極為分散,就好像夏日的蚊蟲一般,這叮一下,那咬一口。當然,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因為以葉天現在的身體強度跡象還不足以瞬間吸引到過多的元力。

不過隨著時間流逝,這種情況以一種明顯的頻率變化了起來,由最開始的星星點點已經變作了非常密集的刺痛,大約在一炷香的時間后,刺痛已經漸漸的轉化成了一種麻木之感。

隨著麻木之感越來越重,周圍的嗡鳴聲也越來越急,與此同時葉天突然感覺到皮膚之上猛的一緊,那種感覺就好像被一張無形的大網籠罩,而且不斷的向內收縮,越來越緊、越來越緊…


「呃…」

葉天痛苦的呻吟出聲,汗水淋淋而下,且不說胸肺中異常的憋悶,就連皮膚肌肉也開始產生一種撕裂般的疼痛,這種感覺讓葉天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頭腦之中的意識也開始漸漸模糊,甚至產生了嗡鳴。

『嗡嗡嗡…』

『嗡、嗡、嗡…』

來自於元力氣旋和自己腦海之中的嗡鳴以倆種不同節奏同時響起,不斷的摧殘著葉天的身心,讓其頭暈目眩,目眥欲裂。與此同時,葉天的筋脈也開始出現了異常酸痛的感覺,好像被人用力拉扯一般…

「不好!再這樣下去筋脈恐怕就要被振斷了!」

這個想法瞬間在葉天心中滋生,這也的確是筋脈盡斷的前奏…

到了現在,葉天已經是騎虎難下,陷入了兩難境地,若果立即收手的話,先前進入身體的元力氣旋恐怕會失去控制直接把自己撕碎。可如果繼續下去,按照目前這種情況估計也好不到哪去。

「橫豎都是一死,只能拼了!」

現在收手必死無疑,奮力向前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此時元力形成的氣網已經越收越緊,在強力的收壓之下,葉天的皮膚甚至開始滲出了細微的血汗,此時的他只能用柔術來盡量的收縮全身肌肉來減輕壓力。

肌肉壓縮到極致,渾身開始了劇烈的顫抖,同時腦海之中的嗡鳴聲音也越來越急…

『嗡嗡嗡…』

『嗡嗡嗡…』

突然,那張無形的大網似乎一松,全身的疼痛如潮水般退去,頭腦也瞬間變得清明了許多,腦海中和周身元力氣旋所發出的的嗡鳴聲已經達到了完全一致的頻率,進而合二為一,此時正以一種極為平穩的頻率引導著葉天的脈絡筋肉不斷振動,同時一縷若有若無的元力也在振動中沿著脈絡循環了起來。

「難道成功了!?」

葉天壓下心中的狂喜,繼續享受這由元力共鳴產生的振動所帶來的舒適感覺,這種感覺應該就是人們所說的元力入體循環。

大約一個時辰過後,這種感覺才緩緩消失,而那股細微元力也消失無蹤。

葉天興奮之色溢於言表,此時他的肌肉筋脈之中已經生出了一種極為富有張力的感覺,出拳、踢腿,任何動作都會帶給他彈簧般的感覺,其力量、速度、爆發力顯然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天眷於我,讓我贏下了這場以性命為資本的賭博。」

輕鬆的嘆了一口氣后,葉天回想起了剛才的經歷,這種突破絕對不可能用僥倖來解釋,如果想要繼續如此修鍊,那麼他必須找到成功的原因。

剛剛的種種驚險過程在腦海中逐一劃過,可成功渡過難關的關鍵之處到底是什麼呢…

葉天眉頭緊鎖,進入了閉目沉思當中。

突然,一道靈光自腦海中閃過。

「是柔術!」

葉天豁然睜開雙眼,是在動用了柔術之後身體才開始和元力氣旋產生共鳴的!

「是修鍊柔術給身體帶來的柔韌度到達了元力共鳴的要求!」

葉天欣喜若狂,雖然目前身體的力量速度和堅韌度還不能和九段武者相提並論,但是其柔韌程度所帶來的承受力絕對已經堪比一段武士!

「靈丹、再加武士界定才能使用的元力循環修鍊法門,看來達到用元力共鳴來激發力量的武士界定應該用不了多久了!」

想到這裡葉天也是躍躍欲試,轉身豁然出拳。

『咔、咔、咔!』

隨著幾聲斷裂之音傳來,其身後的一塊大石竟然出現了數寸的裂縫!

這種情況再次讓葉天震驚,這可不是五段武者所能擁有的力量!

「連破兩段?」

如此的進階速度讓葉天瞬間信心倍增,心中冷冷的道:「半年,只要半年!徐傲好好珍惜你這生命中的最後半年吧!」 身邊人潮湧動,叫賣之聲不絕於耳,此時葉天正走在靈武鎮最熱鬧的一條集市之中。

「儘管連破兩段,但是距離徐傲的四段武士界定還差著整整八段之多!我可不能放鬆心態。」想到這裡葉天從道路兩側形形色色的攤位之中收回了目光,匆匆而去。

很快,人群開始變得稀薄了起來。

抬眼看去,只見天陰山脈悄然隱匿於傍晚的暮色之中,龐大的山脈連綿不絕,一些險峭的危崖山巒出雲破霧聳立雲間,猶如荒古巨獸張牙舞爪。

「趁著天色還沒黑透,爭取進山採集些靈藥。」葉天心中如此想著。

就在這時,葉天卻是感到左側的樓閣之上有目光向自己盯來

這座樓閣是靈武鎮最大的酒樓,為冷家所有,七層之高,且雕樑畫棟、碧瓦朱檐建築頗為精美大氣,名曰:廣聚軒。

此時廣聚軒三樓的一扇窗子敞開著,臨窗而坐的是一個身形瀟洒、儀錶非凡的中年男子,他嘴角含笑,目光之中頗有讚賞之意的向葉天看來。

「他看我作甚?」葉天在心中小聲嘀咕了一句,隨後搖了搖頭,便不再理會,悶頭繼續走去。

「就是他吧,我記得他一個流浪兒啊,怎麼突然這麼厲害了…」

「唉,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沒走兩步,又有聲音響起,葉天轉頭看去,只見路邊一對砍柴歸來的夫婦正一邊偷偷看著自己,一邊小聲的議論著。

葉天並未理會,但是心中卻暗自開玩笑道:「呵呵,誰說的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里,沒想到不過一天小爺爺的威名就傳遍這靈武鎮了。」

原來,從他今天進入這條集市到現在已經聽到不下十人在背後偷偷言語了,而他們所說的則都是王虎被自己廢掉一條手臂的事情。

「聽說他從二段武者晉陞到四段武者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這種速度簡直就是恐怖啊!」

「真是不得了,咱們那笨兒子要是有這種天賦就好,我也不用成天砍這些破柴火了!」漢子唉聲嘆氣,話語之中流露出濃重的羨意。

那婦人一聽卻來了火氣,嘲諷道:「我十九歲嫁你時你就是一段武士,現在咱們孩子都十九了你還是一段武士!俗話說的好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專打洞。埋怨咱們兒子笨?你怎麼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呸!」那婦人重重的啐了一口強行拉著漢子離開了。

葉天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於靈武鎮居民的八卦能力他向來都是心服口服,不過把他當做榜樣可確實讓他不大習慣…

不做多想,葉天繼續悶頭前行。夕陽的光芒把他的影子拉的老長,遠遠的在街道上投射而去。

由於街道上已經幾乎沒有什麼人了,所以葉天更是加快了腳步。

可腳步才動,斜刺里卻突然竄出了一個人影,葉天急忙閃身躲開,可沒想到那人影竟然也追了過來擋在了葉天身前。

「故意找茬的么?」葉天心中暗想,不過隨後還是讓了一步。

他可不是什麼脾氣暴躁的大戶少爺,不是逼迫到一定程度是不會輕易暴起傷人的。

「葉天是吧?」

就在馬上擦肩而過的時候,一隻大手按在了葉天的肩膀之上。

「不知閣下何人?有何指教?」葉天扭頭看向那人,只見此人著了一身黑色的大袍,是一個二十齣頭面色陰鷲的男子,此時他正笑容陰冷的看著自己。

「你竟然不認識我?」那人語氣驚訝,似乎頗為自負。

其實這人在葉天看來倒也有些幾分眼熟,只不過厭煩其行為,不願搭理他而已。

「呵呵,不認識就算了,不過我可認識你啊!」黑袍男子見葉天不答話自顧自的說道:「一個月的時間突破兩段,而且還廢了王虎一條手臂,你的天資和膽量到是和我很像啊!」

「無聊。」葉天甩脫了他按在肩膀上的手,想要繼續前行。

「慢著!」黑袍男子言語囂張,繼續道:「我十七歲達到一段武士、二十歲踏入武師界定。你、該知道我是誰了吧?」

十七歲達到一段武士、二十歲踏入武士界定、如今二十二歲已經達到四段武師的高度,能有如此天資在這整個靈武鎮葉天只聽說過一個人,那就是王虎的表哥——王威揚!

既然是仇人相見,葉天也沒必要再客客氣氣的了,只見他轉回身來把王威揚盯住,呵呵一笑后不屑的道:「你怎麼跟個娘們似的,要替王虎報仇直接來唄,磨磨唧唧聽的小爺爺我煩躁死了。」

那王威揚聞見葉天並沒有出現他預料之中的慌亂、驚恐倉皇逃竄反而罵起自己了,頓時得意臉色唰的變作無比尷尬,不過片刻之後卻又滿是是好奇的打量起葉天來:「呵呵,果然有些意思。」

此時,廣聚軒三樓的那個中年男子身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個十八九歲的白衣女子,而那中年男子在聽到葉天的話后嘴角也是再度揚起讚賞的笑意,對著身邊的女子道:「面對強敵洒然自若毫無懼色,此子日後定然不凡!」


「爹爹,他就是救了小妹一命的那個葉天。」白衣女子補充了一句。

中年男子聞言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他的事迹於一夜之間沸沸揚揚傳遍全城,一月之間連破兩段不說,還能在從沒修習過武學的情況下窺破瘋虎拳的弱點!呵呵,看來…咱們靈武鎮又要出大人物啦!」說罷目光深邃的看向樓下的二人。

冷風吹過,涼意陣陣襲來。

「你到底動不動手,我可要走了!」此時葉天已經是耐心全無,因為王威揚已經圍著他走了好幾圈了,不打不罵只管上下打量…

「別急,看得出來你比傳言中更厲害一些啊!」王威揚終於停住了腳步,有些興奮的道:「該是四段武者後期,馬上就要突破了吧?」


葉天聞言一怔,不過隨即卻是嗤之以鼻,在心中冷笑道:「什麼眼神,就這也敢在這裝的神秘兮兮,自己不閑丟人么…」

「從昨夜到現在,不過一晝的時間竟然又要突破了?呵呵,果然是個天才!不過…」王威揚說道這裡眼中瞬間湧起陰冷之色,五指成抓突然向葉天襲來。

「不過我就喜歡毀掉天才!」

葉天的能力原本就低他太多,現在又被他偷襲,閃避不及間胸前已是多出了五條深深的血痕。

「你好卑鄙!」葉天怒罵一聲揮拳反擊,雖然毫無勝算可言,但是坐以待斃絕不是葉天的風格。

王威揚輕描淡寫擋開了葉天的攻擊,然後冷笑一聲道:「小子!這是搏命,不是比武,何來卑鄙一說?真是幼稚。」

聽到比武二字葉天靈機一動,閃身退後數步站定,挑釁道:「說到比武,既然你也自詡天才敢不敢只用四段武者的力量,咱們較較技巧如何?!」

「哦?」王威揚聞言似乎提起了興許,道:「倒也有趣,反正我也閑著無事,料你也耍不出什麼花樣,今天就陪你玩玩,玩夠了給你個痛快的死法!」

言罷,王威揚一雙虎爪舞的大開大合欺身而上。

由於有人打鬥,所以有不少想看熱鬧的人向這邊靠攏,但是在見到王威揚之後便又遠遠退開,隔著老遠進行觀看。王威揚的惡名在這靈武鎮可是如雷貫耳,其手段能力絕非凡俗,站的近了弄不好就受到牽連。

此時人群之中驚呼聲不絕於耳…

「王威揚!那人是王威揚,他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啊,那小子要懸了!」

「不光心狠手辣還他娘是的個天才!看人家這架勢,這才叫瘋虎拳呢!估計那小子一拳之下恐怕就要腦漿四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