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戚靖山殺意已經達到了頂點,有人敢對自己的寶貝兒子下手,徹底的觸犯了戚靖山逆鱗。

戚靖山大手一揮,「動手,一個不留。」

隨著那冷冽的話音傳出,一股股使得黑龍面如土色的恐怖波動從四面猛然席捲而開,一道道身影在黑龍等人驚恐的神色中兀然出現,對著那幫驚魂失措的土匪席捲而去。

一陣陣慘叫聲不斷的響起,黑龍山的土匪幾乎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任憑那突然出現的人影宰割著。

黑龍看著不斷倒下的手下,那面如土色的臉龐此時愈加的難看起來,同時心中暗自怒罵著。

戚靖山身體之上的波動此時依然達到了一個巔峰,身體之上的衣服都是無風自動,看著眼前眼神閃爍的黑龍,戚靖山一聲冷笑,身形微晃就要出手。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爹,把這個王八蛋留給孩兒。」

隨著那熟悉的聲音落下,一股使得人們驚訝的波動,從盤坐在地面之上的單薄身形中猛然席捲而出。

感受著猛然激蕩而出的玄力波動,戚靖山神情微微一怔,止住了就要射出的身形,回頭對著身後看去。

就見那倒掛在半空的玄力漩渦已經瀟洒開來,那道單薄的身影此時也是慢慢的顯露出來。

戚風看著戚靖山那略顯有些擔心的神色,微微一笑,雙手在地面之上輕輕拍下,身形猶如利箭一般,猛然激射而出。

隨著身形的射出,一道高亢的嘯聲也是隨之響起。

「受死吧、」


戚風怒吼一聲,那低垂的雙掌猛然探出,縈繞著淡白色的光芒,對著神情猙獰的黑龍捍然印去。

此時戚風由於晉級時服用了玄靈丹,雖然吸收了一部分,但是身體之內依然還是被那渾厚的玄靈丹能量充斥著,有種不發泄不痛快的衝動。

黑龍看著一個剛剛晉級玄丹境的毛頭小子居然敢挑屑自己,心中的怒火無疑達到了頂點,同時腦袋也是急速的轉動著,「只要控制住戚風,戚靖山就會投鼠忌器,自己才有一定活命的機會。」

想到這裡,黑龍的臉龐之上不由得露出了獰笑。

「呼、呼、」

兩隻雙掌攜帶著陣陣呼嘯聲,猛然而止,對著黑龍的胸膛猛然印下,那中氣勢也是有些駭人。

就在兩隻大手即將要轟在黑龍的胸膛之上時,就見黑龍一聲冷笑,那低垂的雙掌猛然抬起,快如閃電般對著戚風的雙手狠狠撼來,沒有一絲要躲閃的意思。

在戚靖山等人有些擔心的神色中,四隻大手轟然相交,一聲劇烈的暴擊聲也是隨之響起。

只見戚風那急速前進的身形猛然止住,在半空中一個倒翻倒射而回。

而那黑龍也是滿臉的驚駭之色,雙腳不斷的后移,足足退出了有數米之遠。

此時黑龍心中的震驚無比,自己可是實至名歸的玄丹境三星,而眼前的小子只不過是一個剛剛晉級為玄丹境的毛頭小子,就連境界恐怕都是沒有穩固下來,居然把自己給震退了,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但是黑龍畢竟是久經沙場的老油條,稍微一愣之後,雙腳在地面之上猛然跺下,止住了後退的身形,一聲厲嘯,體內的玄力盡數灌注與雙腳之上,狠狠的在地面之上跺下,身形爆掠而出,對著戚風蠻橫的爆射而來。

戚風臉色通紅,體內那澎湃的玄力,使得此時的戚風只想好好的大戰一場,看著迎面激射而來的黑龍,舔舔嘴唇,戰意高漲,使得戚靖山等人都是有些驚訝。

「吼」

一陣低沉的吼聲從戚風的嘴中出傳了出來,伴隨著那低沉的吼叫聲響起,只見戚風並沒有絲毫要閃避的意思,雙腳重重跺下,此時的雙腿猶如生了根一般,徹底的釘在了原地。

下一刻黑龍那爆射而來的身形依然而止,迎面而來的蠻橫衝擊力使得戚風臉龐都是有些刺痛。

「來吧。」

戚風一聲怒吼,那微微低垂的雙手沒有絲毫的花哨,猛然平推而出,對著迎面砸下的一雙大手狠狠的悍去。

黑龍看著戚風如此的託大,那猙獰的臉龐之上布滿了兇狠之色。

「小子,這是你自找的。」

黑龍看著戚風的舉動,心中一陣狂喜,同時暗暗說道。

四隻大手再次在人們那驚訝的神色中,以刺激眼球之勢轟然相交。

「咚、咚、」

劇烈的暴擊聲不斷響起,一道道狂躁的玄力衝擊波也是隨之蕩漾而開。

戚靖山死死的盯著場內的情況,心中也是無比的緊張,畢竟兩者之間也是差了太多,這種鴻溝很難逾越的,即使戚風晉級為玄丹境。

隨著四隻大手相交,一股蠻橫而狂躁的衝擊力順著雙臂猛然倒襲而回,直接侵入到了雙臂之內。

只見戚風雙臂之上的袖子此時也是盡數被震為碎屑,隨著那狂躁的衝擊力飄蕩而去。

感受著那在雙臂之內胡亂肆虐的能量,戚風的雙腳重重的搽在地面之上,對著後面倒滑而出,體內的玄力此時也是瘋狂的涌轉著,努力的清理著進入雙臂之內的狂躁能量。

黑龍一擊得手,身形僅僅是微微的一滯,下一刻再次激射而出,猶如那跗骨之蛆一般,緊貼在戚風那急速後退的身形前,一雙大手之上光芒閃爍,一道丈許大小的玄力手印隨之而現,被其掄圓了對著戚風狠狠的猛抽而下。

此時的黑龍明白,只有控制住了戚風,自己才有一線活命的希望,所以觸手間,沒有絲毫的留手,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把戚風給重創。

戚靖山看著戚風被黑龍一擊震退,同時險象環生的戚風,就欲要出手相助。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使得戚靖山止住了身形。

就見戚風嘴角掛著一絲絲血跡,呲牙對著迎面緊跟而來的黑龍一笑。

那急速後退的身形在此時也是猛然止住,一雙略顯白皙的雙臂在黑龍驚奇的眼神中,緩緩抬起。

「追的可爽。」

一聲低沉而冷冽的話音從那單薄身形的嘴中傳了出來。

伴隨著冷冽的聲音落下,似乎就連這片天地的空間都是有些凝結的跡象。

黑龍那急速前進的身形猛然止住,聽著戚風那刺耳的話語,心中莫名的生出一陣不安感。

與此同時一聲慘烈的叫聲傳入到了黑龍的耳中。

黑龍聽著那熟悉的聲音,臉色瞬間大變,回頭看去,只見黑豹被戚常山一掌直接給轟飛了出去,伴隨著慘叫聲響起,黑豹的氣息在快速的消失著。

「二弟。」

看著那倒飛而出,已經失去了氣息的身形,黑龍一聲悲吼,慢慢的轉過身來,看著雙臂橫在胸前的戚風。

一字一句咬牙切齒憤怒道;「小雜種,我要活撕了你,為我二弟報仇。」

戚風那冷漠的雙眼看著黑龍,「一招解決你。」

隨著那冰冷而有些誇大的聲音落下,只見戚風的身形微微顫抖,下一刻化為一道殘影依然消失在了原地。

黑龍心中大驚,不由得暗道;「好快的速度。」


「死吧,」

一聲冷冽的聲音在黑龍的耳邊響了起來,聽著那猶如從地獄傳出的聲音,此時的黑龍心中的憤怒早已消失的不見蹤影,被濃濃的恐懼所充斥著。

現在的黑龍無疑驚駭到了極點,此時也是後悔到了極點,後悔當初不該聽那傢伙的話,貪心戚家的家產。

同時心中也是對於這個突然晉級的戚風感到駭然,一個剛剛晉級為玄丹境的小子,居然如此的變態,今天自己算是踢到鐵板上了。

戚靖山等一眾戚家的族人,看著大發神威的戚風,一個個臉龐之上的表情可是精彩到了極點,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化為殘影,對著黑龍發動攻擊的戚風,心中都有種不現實的感覺。

尤其是戚常山父子三人,更是滿臉的難以置信之色,臉龐之上充斥著濃濃的不甘之色。

「呼」

一道破風聲在此時也是響了起來,一道閃爍著光芒的拳頭猛然映入黑龍的視線之中,對著黑龍的腦袋蠻橫的怒轟而來。

看著那盡在咫尺的拳頭,黑龍再也沒有了那狂囂的盡頭,一股死亡的味道襲上了心頭。

「救我、」

<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了。」

金牌經紀人:旗下皆是小鮮肉

那冷漠的面孔沒有絲毫的憐憫之色。

「白宏,你這個畜生,你敢騙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在那夾雜著使得黑龍提不起絲毫反抗之力的拳頭落下之際,黑龍厲聲吼叫道。

隨著黑龍那厲嘯聲落下,戚風的爆拳也是如期而至,在黑龍驚懼的神色中,狠狠的轟在了其的腦袋之上。

「砰」

一聲劇烈的暴擊聲夾雜著爆裂聲響了起來。

在戚家族人驚駭的神色中,黑龍的腦袋直接被戚風一拳給轟爆開來。

白色的腦漿子夾雜著紅色的血液對著四下濺飛而去。

饒是現場慘烈無比,可是當人們看到戚風居然如此血腥時,一個個都是忍不住有種要吐的衝動。

一拳轟爆黑龍,戚風的身形緩緩止住,感覺到體內被消耗差一盡的玄力,回頭看了一眼戚靖山等人,有些艱難的呲牙笑笑。

一陣陣疲勞感緩緩席上心頭,在戚靖山那興奮的神色中,只見戚風腦袋一歪,直接昏迷了過去。

「風兒」

看著戚風昏迷了過去,戚靖山不由得焦急無比,身形猛然激射而出,一把拖住了倒向地面的戚風。

戚靖山看著倒在懷裡,感覺到氣息有些紊亂的戚風,有些急躁的對著戚常山道,「安排人把這裡清理乾淨,一會所有的管理者去議事廳匯合,我有事情要說。」

隨著那急切的聲音落下,只見戚靖山抱著戚風,身形化為一道流光,對著自己的住處激射而去。

一場大進攻,以黑龍山兩名土匪頭子被擊斃而落幕,而這場大戰戚風的舉動,徹底使得戚家的族人,改變了對戚風的看法。

雖然那黑龍並不是多麼的厲害,但那也是玄丹境三星的強者,居然被剛剛晉級為玄丹境的戚風給轟爆了,這種消息一旦傳了出去,恐怕戚風的威名都會使得青陽鎮為之顫抖。

戚常山看了一眼自己的兩個寶貝兒子,無奈的嘆了口氣,自己和戚靖山明爭暗鬥了一輩子,本以為到了戚俊戚虎這一輩,可以揚眉吐氣,可是眼下看來,自己的這個想法又要落空了。

此時的戚俊和戚虎即使再不願意相信這件事,可是活生生的事實擺在眼前,使得二人不得不去接受這個現實。

司婉兒看了一眼戚常山等人,眼神有些意味深長,回過頭來,身形化為一道殘影,對著戚風的住處急速掠了過去。

戚靖山抱著戚風,身形急速掠動,心中猶如打碎了五味瓶,看著懷中那俊俏的臉龐,心中不知是喜還是悲。

回到住處,戚靖山把戚風小心的放在床榻之上,看著臉龐有些扭曲的戚風,戚靖山一時也是不知如何是好,焦急的在原地來回踱步。

此時的戚風也是名副其實的玄丹境了,自己這個做父親的比起戚風也是強出了那麼一些而已,所以戚風體內出現的狀況,使得戚靖山束手無策,只能焦急的等待著。

「嘎吱」

房門一聲輕響,只見司婉兒滿臉的擔心之色,從門外走了進來。

「師傅,小風哥哥怎麼樣了。」

戚靖山看著自己的寶貝徒弟,臉龐之上的焦急之色有所消散,有些溺愛道;「暫時還不知道,只能等等看了。」

司婉兒聞言微微一愣,臉龐之上也是被濃烈愁雲所瀰漫。

戚靖山無奈道;「晉級玄丹境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就是常人晉級都需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專心去晉級,可是小風居然在這個關鍵時刻冒險晉級,雖然僥倖成功了,可是我想恐怕也是造成了不小的後遺症。」

「所以要等他醒來,就得需要一段時間了。」

戚靖山話音一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看著司婉兒惆悵的臉龐,無奈的搖搖頭,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房間內只剩下司婉兒和躺在床榻之上的戚風。

司婉兒看著戚風因為疼痛而有些扭曲的臉龐,小心翼翼的伸出嬌手,慢慢的把戚風掛在嘴角的血跡擦去,黛眼中露出了擔心之色低喃道;「小風哥哥,你可不能有事,你一定要堅持住。」

安靜的房間內,伴隨著戚風低微的呼吸聲,只有少女那獨有的低喃聲不斷傳出。

戚靖山站在房門外,眉頭緊鎖,回頭看了一眼戚風所在的房間,臉色慢慢恢復了往日的堅毅,眼神之中閃爍過一道寒光。

「白宏,你這個王八蛋,你給我等著,我要讓你為這次做出的愚蠢決定而後悔。」

戚靖山心中惡狠狠的怒罵著,邁動腳步對著議事廳趕了過去。

眼前的景色一變,戚風再次來到了那神秘的空間,只見四道透明的身影永遠在那裡不知疲倦的演練著玄技的修鍊之法。

可是此時的戚風並沒有任何的心情去觀看,而是把好奇的眼神投向了那空間的深處。


因為之前在自己晉級玄丹境即將失敗時,體內突然多出了一股奇怪的力量,引導著體內的玄力,這才促使自己晉級玄丹境也一舉成功。

而最為讓戚風想不通的是,在晉級玄丹境后,居然有著一股力量駕馭者自己把那黑龍都給轟爆了,這才是讓戚風最為無解的事情。

所以當一進來到這神秘空間時,戚風不由得有些期望的對著眼前的空間看去。

只見這片空間此時居然變得和之前不一樣了,原本有些荒蕪的空間,此時居然有了一絲絲生氣,在空氣中似乎有著淡薄的玄氣在緩緩的流動著。

有了這個發現,戚風也是大吃一驚,對於這片空間,戚風也算是比較熟悉了,可是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

想到這裡,戚風緩緩邁動腳步,對著空間的深處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隨著不斷的深入眼前的空間,可是並沒有出現什麼意外,戚風的膽子不由得大了起來,前進的速度變得快了一些。

不知走了有多遠,可是眼前的空間依然如故,似乎沒有盡頭一般,使得戚風眉頭微皺,看著在空間內以肉眼可見的淡薄玄氣,戚風無奈的搖搖頭,走了這麼長的時間,上次出現的神秘聲音猶如消失了一般,居然沒有了一點信息。

想到這裡,戚風有些氣壘,就欲轉身對著來時之路退回,突然那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透視小仙醫 故鄉人,歡迎你的到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