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們閒聊之餘,我們已經來到了沙漠公路S210之上。在這沙漠公路的兩旁,有蘆葦防欄和蘆葦方格防沙體系。

有了這種防護,很大程度上的保護了這條公路,不過前提是別遇上大沙暴,不然什麼防護都是浮雲。

司機是特種陳金剛安排的特種保鏢,在路上一句話也沒說。只是說了一句,我們會在晚上十二點上下抵達制定地點。

雖然在沙漠公路上行進,不會有堵車,也不會有什麼彎路,加上這雪佛蘭越野車的超強動力。

我們會在四五個小時後抵達的,不過夜間行車異常危險,在加上這裏照明極差,根本就沒有路燈。所以我們的行進速度不得不減慢。

不過還好,我們還是在預計時間抵達了制定位置。

來到指定地點,發現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二十分鐘,姬無雙看了看手中的GPS和羅盤,並且擡頭望了望漫天星辰,最後便對着我點了點頭:“炎子,就是這裏。我們接下來只要約過沙漠公路,向着東面走,便能抵達三河古河道!”

聽姬無雙開口,我直接點了點頭。然後便招呼衆人圍過來。

衆人聽到我的招呼,當場便圍了過來。我清點了一下人數,一個不少。然後便對着大家說道:“諸位,現在我們都到齊了,我們首要任務就是先找到昨天率先抵達這裏的駝隊。然後連夜趕路,在天亮前在選擇好位置休息!”

買買提聽到我這樣的安排,當場便點了點頭。

至於爲何要連夜趕路,這完全是處於沙漠氣候考慮。別看這會兒沙漠之中還涼颼颼的,還必須披上一件外套。這要是到了白天,那可真能把人烤熟。

氣溫平均約三十七八度,地面溫度最高可達七八十度。如果赤裸身體不小心摔倒在茫茫銀沙之中,完全可以把人活活給燙死。

爲了避免這種情況,我們只能夜晚趕路,白天休息。而且夜晚有星辰引路,不容易迷路。

打定主意之後,我便扭頭對着三名司機開口道:“三位,你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你們可以回去了!”

這三名司機在聽我這話後,其中一人卻沉聲對我說道:“李先生,董事長讓我們三人順你一起趕路!”

“什麼?和我們一起?”姬無雙驚呼一聲。

要知道我們可不是什麼戶外冒險,我們要尋找和接觸的東西,很有可能與孔雀王朝的滅亡甚至與仙有關係。

這三個人跟我們一起,豈不是毫無用處?甚至還會拖累我們。

至此,姬無雙直接反對:“不行,我們不能帶上你們三人,你們回去吧!”

說話的那名大漢也不在意姬無雙的直接拒絕,而是很有禮貌的對着姬無雙開口道:“姬先生,我們三人曾經服役於我國某尖刀特種兵部隊,退役後我們甚至在敘利亞做過僱傭兵,最重要的是,我們三人都需要錢。”

朝撫女帝 軍人就是軍人,說話也是如此的直接。不拐彎抹角,一句話直接開門見山。

雖然我對着三人的簡歷很是滿意,畢竟三人都是特種兵出身,甚至在敘利亞這種戰亂過做過僱傭兵。對於這種刀口舔血的男人,我向來都比較尊敬。

但我們要做的事兒,的確不是什麼僱傭兵可以幫上忙的,所以我還時打算拒絕他們。

不過我還沒開口,嚮導買買提卻用着不咋地的漢語說道:“多一個人,多一條活路。但我們走進黑沙漠後,很需要他們這種經過專業訓練的軍人幫助,因爲那裏有數不盡的危險,就算是我也無法預知和猜測!”

此刻突然聽到買買提這般說道,我的眉頭微微的一皺。然後再次看向了三名退役僱傭兵,剛纔說話的那名僱傭兵見我望向他,他再次開口道:“李先生,我們真的需要這份工作,而且我們不會拖你們後腿的!”

聽到這裏,我沒有馬上搭話,而是扭頭望了一眼姬無雙和千雲香以及末葉道長。

三人剛開始的時候還很排斥這三人加入,但在聽到嚮導買買提的話語後。現在卻又微微的點頭,表示答應。

我見三人點頭,便不再決絕他們,而是對着那三名退役僱傭兵說道:“那好!但你們記住,此行所見所聞,最好都不要向任何人透露!”

三人都是軍人出身,更是做過僱傭兵,當然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他們聽我如此開口,三人想都沒想,直接點頭答應。

至此,我們的隊伍再次擴大。由五人小隊,現在直接擴展到了八人隊伍。 如今多加了三人,我們本來打算不要的東西,現在也都一併帶上。

比如手電筒、鐵鍬、*、照明彈這些東西。畢竟這幾樣東西,對於他們三個這樣的退役僱傭兵,實在是太有用了。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最讓我們驚訝的是。在三輛雪佛蘭越野車中,竟然還有槍械。

至於啥型號,我卻瞧不出來。就認識有手槍和衝鋒槍,不過聽買買提這個幹過土夫子的盜墓賊說,這三人分別持有的是衝鋒槍是衝鋒槍之王AK47。

以及以色列特種兵使用的銀白色手槍,*。

雖然我是個道士,但聽到這兩種槍械的名字,也是如雷貫耳。

畢竟連小學生都知道AK47和*,甚至小的時候還買的玩具手槍,都是這兩種槍械的原型。

除了槍械,還有手雷。當三名特種兵隊員全部裝備完畢的時候,真別說,這身行頭還很是唬人的。

不過我們卻卻不怎麼放在心上,在我們的世界裏。這些東西對我們來說,根本就沒用。斬妖除魔也沒有絲毫的用處。

當然了,對於這些槍械的來歷,我們也不加以追問。用腳趾頭都可以想到,這些玩意兒肯定是馬經理通過特俗的渠道搞來的。

最後,我們帶着一身行頭,直接走向了沙漠公路的東面。

同時姬無雙正在用無線電聯繫駝隊,這陳金剛給的裝備就是好用。就算這茫茫沙海之中,信號也是好得不行。

最後通過聯絡,發現駝隊在距離我們一公里的地方。

所以我們九人加快了腳步,馬不停蹄的向着駝隊的地方趕去。在沙漠中行走,很是吃力。

但一公里卻也不遠,再加上這會兒是晚上。所以我們不一會兒便發出了駝隊。

此刻我開着天眼,發現駝隊共有三十幾匹沙漠駱駝。大多是那種體格健壯的成年駱駝,但其中也夾雜了幾匹老駱駝。

之所以如此,是因爲老駱駝可以更好的在沙漠中找準方向,並且經驗更加豐富,往往在危急時刻,有着絕對性作用。

剛來到駝隊,便有一名女子來到我們面前,她蒙着面。看不出年紀,但她的那雙入墨一般黑的雙眸和長長的睫毛卻也很是動人。

這名女子剛來到我們面前,還不等她說話,買買提便開口道:“李炎,這就是駝隊的主人,罕古麗!”

那名女子聽買買提介紹,當場便開口道:“大家好,我叫罕古麗!”

以前我聽人說過,罕古麗在當地語中的意思是蝴蝶花的意思。

而這位罕古麗也會加入我們的隊列,畢竟駝隊是需要人指揮的。買買提雖然可以勝任,但卻不如養這些駱駝的人。

這位罕古麗會加入我們的陣營,這也是我們事先知道的。

不過我萬萬沒有想到是一名女子。也就在我罕古麗向我們問好的時候,她緩緩的揭開了絲巾。

因爲我開着天眼,所以可以清晰的看清她的容貌。當罕古麗把絲巾全都揭開的時候,我心頭一震。

好傢伙,這罕古麗不僅是一名女子,甚至還是一名年輕女子。年紀約二十左右,而且輪廓分明,全身上下都散發這異域風情,這女子是我見過最美的外族女子。

對於我這個獸血青年來說,看見美女多少都會有些小激動。

但這只是短暫的,畢竟我們是來幹正事兒的。穩定了心神,我伸出右手,並且面帶微笑的開口道:“你好,我叫李炎,是這次行動的隊長!”

罕古麗微微一笑,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你好,以後我和我的駱駝都跟着你了!”

說罷!我與罕古麗的手握在一起。她的手很暖和,皮膚也很好。

當然了,心頭就那麼點點小躁動。特別是那句,跟着你了。 入骨暖婚:老婆大人有點萌 怎麼讓我有一種賣身的感覺。

隨後,我們詢問了一下駝隊的情況。這罕古麗一聽我詢問,當場便認真的開口回答:“李隊長,駱駝共有三十五匹,其中三十匹全都負重帶水,只有五頭駱駝帶着帳篷乾糧等雜物!”

聽到這裏,我點了點頭。畢竟在茫茫沙海之中行走什麼最重要?當然是水了?

駱駝可以不吃不喝十天左右,我們人可不行。就算是我們現在這般道行,不喝水也活不了多久。

雖然三十匹駱駝全都負重水,完全可以讓我們在沙漠之中活上兩個月以上。如果節約着喝水,甚至時間會更常。

在簡單的得知了駝隊的情況後,我便下令連夜趕路。姬無雙方面早已經和買買提確定了方位,見我下令趕路。

罕古麗駝隊負責人直接便換來了九匹強壯的駱駝,然後我們這個九人分別爬上了駱駝,然後開始向着沙漠的深處走去。

看着天空中點點星辰,又看了看四周入海一般的黃沙。心頭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涼氣,此行是否成功,心頭真還沒什麼底。

不過事已至此,也只能一條道走到黑,而且一定要找到羽城中的仙寶。唯有如此,如花方能有再活命的機會。

在沙漠中晚上趕路到也涼爽,畢竟這地兒晝夜溫差大。此時我們確定了方向,由買買提和罕古麗領頭,三名保鏢末葉道長殿後,我、姬無雙、千雲香此時也樂得自在。

我問姬無雙如果按照我們這個速度,抵達三河古河道的交匯處需要多久。

姬無雙看了一眼手中的GPS然後開口道:“我想需要二十天!”

姬無雙的話音剛落,千雲香便在一旁附喝道:“我看不行,買買提都說了。我們再往前走,就是黑沙暴的頻發地段。而且還有很多位置的危險,這一去,恐怕最快也需要一個月!”

聽聞千雲香的分析,我也表示認可。她說得沒錯,我們不久後就會進入當地人口中的死亡沙漠地帶。

而且當地人更喜歡叫這裏是被胡大詛咒過的沙海,凡是來到這裏的旅行者,幾乎都死在了裏面。

這裏除了黑沙暴,還有很多流沙坑、沙漠中特有的一些未知生物。

不管是哪一種,都足以讓人喪命。而我們這纔剛開始,什麼危險都沒有遇到,所以並不能太樂觀必須得防範於未然,免得怎麼的死的都不知道。

了到這裏,我們開始對我們幾人懂得道術的道士進行分工。

每次由三人兩人負責值班,其餘兩人則休息。而這兩人也都以前以後,分別照顧駝隊的前後,以防遇到危險,防範於未然。

做出這個決定之後,便由我與末葉道長開始。等到了下半夜,就換姬無雙和千雲香。

從超神學院開始征服萬界 現在末葉道長在駝隊尾部,而我則騎着駱駝來到的駝隊的前端。

當我與買買提和罕古麗匯合後,二人也不多疑。畢竟我是此次行動的隊長,全程大體行動機會都是由我指揮。現在來到駝隊的前方看看路徑,到也無妨。

我來到買買提和罕古麗的身旁,對着罕古麗和買買提開口道:“二位,這一路下去辛苦。你們誰先去休息一下,我來換班,這樣大家也都有充足的精神不至於旅途疲倦!”

買買提和罕古麗聽我這般說道,都微微的笑了笑,罕古麗更是溫柔的開口說道:“買買提老爺子你休息一會兒吧!下面就讓我和李隊長領路!”

買買提見罕古麗這般說道,也不推辭。罕古麗畢竟是駝隊主人,有她帶領駝隊,順着他剛纔指示的方向走斷然不會有任何問題。畢竟這地兒還沒有進入危險地段,只是一片普通的沙漠地段,所以買買提直接點頭答應。

接下來,我便與罕古麗在前面帶路。長夜漫漫,帶路也很是無聊,我開啓天眼掃視了周圍一眼,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便與罕古麗閒聊。

在閒聊中我得知,罕古麗原來與這買買提認識,並且買買提和罕古麗的父親以前都是手藝人。

也就是沙漠中的土夫子,後來退隱山林。罕古麗家便做起了駱駝買賣的生意,昨晚便是買買提電話給她,並且僱主很是捨得出手,給了大價錢。

再加上罕古麗的父親患病,也需要很大一筆錢,罕古麗又是她父親唯一的孩子。所以罕古麗便親至趕着駝隊接受了買買提的邀請……

聽到這兒,我感覺這罕古麗與我其實也一般,都是爲了自己的親人。

也許她知道此行的危險,但爲了自己的父親,也決然加入。

罕古麗問我爲何要來這胡大詛咒的沙海,而我也是笑了笑,在沉默了少許之後纔開口回答道:“我也是爲了自己的親人,因爲在這片沙海之中,也許有一種東西可以治癒我那位親人。”

我的語氣之中夾雜着一絲憂愁,而罕古麗卻聽得很入神。

接下里,又平靜的過了兩個小時。大約在凌晨三點多,一股陰風突然憑空出現。

而一股陰風一出現,我的心頭便是一緊,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我深吸一口氣兒,當場便伸手擋住罕古麗,嘴裏且陰沉的開口道:“快讓駝隊停下,可能遇上了些麻煩!”

罕古麗不敢怠慢,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還是勒緊繮繩嘴裏發出有些怪異的“咕咕”聲。

罕古麗突然喚停駝隊,讓所有人都有所察覺。身後的就無雙和最後面的末葉道長更是大吼了一聲:“怎麼回事兒?前面怎麼停下了!”

見姬無雙和末葉道長詢問,我的臉色不有的一變,雙眸直視不遠處的小沙丘然後嘴裏陰冷的開口道:“遇上了點東西,我去去就回!”

說罷!我猛的一提繮繩,當場便催動駱駝向着不遠處的小沙丘疾馳而去! 我一手擰着繮繩,一掌就拍在了駱駝的屁股上。然後嘴裏直接低喝一聲:“駕!”

駱駝都是被罕古麗馴養過,此刻見我催動。當場便奔跑了起來,駱駝的速度雖然比馬慢,但在這沙漠之中卻是最好的交通工具。

而我的剛騎着駱駝向着沙丘衝去的時候,駝隊最後的三名退役特種兵也猛催動駱駝疾馳而來。

不僅如此,他們還本能的拔出了衝鋒槍。

同時,只聽爲首的那名壯漢直接對着另外兩人開口道:“老二、老三,你們負責外圍警衛,我跟上去看看!”

“是大哥!”二人異口同聲的回答道,沒有絲毫的遲疑,在很短的時間便做出了一個戰鬥隊形。

罕古麗以及買買提見我們這般,好似都有些被嚇着了。在這一段,除了自然因素,還有馬匪出沒。

現在見有人把槍,讓他們都繃緊了神經。畢竟位未知的恐懼,是最爲嚇人的。

不過反觀我們幾個有道行的人,則都是一臉的輕鬆。除了最開始的驚訝,到此刻的淡定。

姬無雙和千雲香更是打着哈欠,一副打瞌睡的模樣。

我騎着駱駝,不一會兒便來到小沙丘之上。而剛來到這裏,我便停止了繼續前行。

而同時,那名退役特種兵已經跟了過來。見我停在沙丘之上,當場便掃視了一眼周圍,然後舉着衝鋒槍對着我凝重的開口道:“隊長,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兒?”

我見他這般問道,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既然這三名特種兵打算加入我們,現在也正好讓他們看看眼,看看這個不一樣的世界。

畢竟我們此行,可不是去旅遊。這一路上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千奇百怪的事物。

至此,我直接扭頭對着這名特種兵開口道:“沒啥,前面的沙地中有一具殭屍!”

此言一出,特種兵瞳孔明顯放大,眉頭也微微一皺。

他開始還以爲自己聽錯了,再次開口問道:“前面沙地有啥?”

我露出笑意,繼續回答:“殭屍!”

能穿越的修行者 “殭屍?”

“沒錯,就是殭屍!”我肯定的回答。

但這名特種兵隊員明顯不相信,當場便質疑道:“殭屍?香港電影中的殭屍?”

“怎麼?不相信麼?”我略有興致的問道。

“怎麼可能?世界上怎麼會有那種東西?如果有哪些東西,那我在外殺戮了那麼多人,爲何從來沒有遇到過什麼妖魔鬼怪!”特種兵隊員辯解道。

但我卻不急於解釋,只是對他開口道:“如果你不信,就去前面的沙丘!”

特種兵隊員見我一臉的認真,好似沒有開玩笑的樣子。但他也堅信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妖魔鬼怪,那些只是我們腦子裏的幻想。

所以他只是在遲疑了一會兒之後,當場便下了駱駝,然後直接走向了我們不遠處的沙丘。

因爲今天的月亮還比較大,所以還是有一定的視野距離,並不是伸手不見五指。

特種兵隊員一步一步的靠近那塊沙地,同時他隱約的感覺周圍的溫度好似涼了一節。

不過他可是做過僱傭兵的特種隊員,無論是心理素質還是反應能力,都遠遠的超越了常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