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事出異常必有妖,葉一鳴將神念盡數向那人收斂之後,清楚的看到那人雖然在自爆,可就在即將自爆的時候,一道靈魂傳信卻驟然從腦海中射出,直接去到傳送陣上。

「倒還有些本事,而且對於想要將消息傳出去的信念也足夠堅定,正合我意。」葉一鳴心中冷笑一聲,立刻飛身後退。

同一時間,那人的身體就自爆開來。

鴻蒙五重強者的自爆雖然極為離開,卻還無法傷到鴻蒙七重的至強者,更何況葉一鳴乃是深藏不露的鴻蒙九重強者,更加不會有所在意。

最後一個鴻蒙五重強者見到這一幕,眼中終於升起一抹逃遁之心,幾乎瞬間就已經去到傳送陣上。

但就在他滿心歡喜的打算將傳送陣開啟的時候,卻發現葉一鳴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就當傳送陣上光芒閃爍起來的瞬間,葉一鳴手中魂冢劍那烏黑的劍光,就已經從他的腰間一斬而過。

隨即,傳送陣就已經開啟。

當葉一鳴回到眾人身旁的時候,傳送就已經完成,看著被鮮血沾滿的大漠關,葉一鳴的臉上終於閃過一抹笑意:「雖然失去了一個鴻蒙五重強者的魔界,可這次的收穫貌似也是頗豐嗎?真不知道以後來找本座麻煩的人,又會是什麼樣的修為呢?」

葉一鳴低聲自言自語的時候,公孫天翰就已經帶著羅玉和賈童開始收集散落在屍體旁的魔戒。

玉羅剎聽完葉一鳴的話,不由疑惑道:「葉祖大人不是已經將活口都殺了嗎?他們還怎麼會知道魂冢劍在您手中?」

「剛剛自爆的那個傢伙,死前將消息用一縷分魂帶出,直接去到傳送陣上,被最後那人開啟傳送陣之後送了出去。」葉一鳴淡然一笑。

玉羅剎頓是啞口無言。

心中卻在不斷暗道著:真不愧是鴻蒙九重的強者,對翟紫恩感興趣,幫翟紫恩拉下仇恨不說,同樣也在扮豬吃老虎,那些人到現在恐怕都以為他只有鴻蒙七重的修為吧?真不知道那些人派來鴻蒙七重或者是鴻蒙八重強者后,那些強者看到葉一鳴會是什麼表情呢?

葉一鳴看到玉羅剎思索,卻並沒有多做在意。

他的修為雖然恢復,可神國和復活眾人所需的天材地寶更是無數,能夠多弄來一點天材地寶也是好事,至於如此一來會引來多少敵人,則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中。

公孫天翰三人的修為都是大主宰最後,尋找區區數十枚魔界本就是小事,片刻時間就已經將七十多魔戒給葉一鳴遞了過來。

葉一鳴隨手將其中能夠轉換神國之力和化神神晶的東西盡數收斂之後,就將魔戒扔給三人,道:「咱們也該出發了,先去掩日宗轉一圈,收取掩日宗藥材的同時,順便將寰宇盟和地煞門的藥材也一同收集起來,同時也等一等可能會追殺而來之人。」

「是。」

玉羅剎、公孫天翰四人同時稱是。

但玉羅剎聽聞葉一鳴的話之後,早已經將之前心中的猜測盡數拋諸腦後,心中、眼裡只有無盡的欣喜,以及對於葉一鳴去到掩日宗后,對寰宇盟與地煞門帶來的情形。

……

……

魔界東南域界之中。

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之中,一個中年男子猛然拍案而起:「區區一個鴻蒙七重的螻蟻,竟然也敢對我們的人出手,來人,立刻給出發的人傳信,改變行程追殺葉一鳴!」

「尊令!」

「阿大,你的修為已經卡在鴻蒙八重多年,也是時候放你去魔界大陸轉轉了,帶上阿二、阿三,去將那葉一鳴的首級給本座帶回來。」

「是。」 第1822章掩日宗

葉一鳴帶著眾人從秘境中走出來之後,就立刻將魂冢劍收了起來,帶著幾人快速朝著玉羅剎口中的掩日宗方向飛行而去。

他的速度雖然不是很快,可看在玉羅剎這些修為極低之人眼中,卻是快速無比,讓玉羅剎不禁產生一絲疑惑,難道葉一鳴不準備等待敵人了?

但就在她這種念頭出現后的盞茶時間后,葉一鳴就帶著他們朝著不遠處的一座城池落了下去。

「公孫天翰、羅玉、賈童,你們三人立即進城購買藥材,無論等級無論功效,全給本座打包過來,然後去城內最大的酒樓見我。」葉一鳴下令一聲,就帶著玉羅剎直奔城內走去。

「是!」

軍婚密愛 三道喊聲同時從身後傳來。

這一刻的玉羅剎才終於明白葉一鳴所說等待的用意,等待這個辭彙並非前行速度慢才算,他們的趕路速度雖快,可想要購買整個城池內的所有藥材,所需耗費的時間尤其是減速趕路能比?

別看眼前這座城池不大,同樣也不是什麼貿易城池,但其中的藥材鋪子絕對不在少數,即便公孫天翰三人的修為已經極高,想要將整座城池購買一遍,至少也要兩三個時辰才行。

葉一鳴進城之後就不再著急趕路,反而變成了一路走一路玩,當他們去到這一座城池最豪華的酒樓之時,就已經是一個時辰后了。

只不過公孫天翰三人的動作速度,還是超出了玉羅剎的猜測,他們等待還不足一個時辰,三人就已經趕了過來,而且他們的神念都極為廣泛,自然能夠看出三人的確將整座城池整個收集了一遍。

但這種收集卻有分類,對於最小類型的藥鋪,他們根本不講價,中大型藥鋪直接將價格壓低一倍,並且強悍的修為氣息展露出來,讓那些人不得不乖乖出售,但當他們去到與中央三殿有關的店鋪時,就直接開搶。

這一座城池本就不大,在鴻蒙強者盡數閉關的這個年代,大主宰境界就已經是巔峰,而且三人背後有人,做事更加肆無忌憚,即便是一些大主宰中期強者出現,都會被他們的氣勢所震懾。

尤其是每當他們說出,他們是為葉祖大人收集藥材,並且在說出『葉祖大人』四個字的時候,都是一副朝聖的嘴臉,更加讓那些人感覺到恐懼。

葉一鳴的威名雖然已經在各大勢力高層中流傳,卻還沒有流傳到這些低等級人物的耳中,可公孫天翰的修為以及表情震懾力實在太大,讓那些人不得不感覺到恐懼。

只不過那些人雖然表面上認慫,可卻都跟隨在三人的身後。

因此當三人在葉一鳴面前躬身下拜,並且將魔戒遞上來的時候,感覺到那些尾隨三人氣息的玉羅剎,就將鴻蒙境界的氣息散發出去一些。

玉羅剎雖然是坐在葉一鳴身邊,但無論表情還是坐姿明顯都是以葉一鳴為主,那些大主宰境界的強者即便沒有進入酒樓,卻也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這些。

當他們發現僅僅是葉一鳴身旁的一人,竟然就是鴻蒙境界的強者時,嚇得他們連滾帶爬的離開。

葉祖大人,這個稱呼幾乎在短短的半個時辰之後,就已經傳遍這座城池所有勢力的耳中。

不過這個時候,葉一鳴就已經帶著四人以極快的速度去到下一作城池。

依舊是葉一鳴帶著玉羅剎遊玩,公孫天翰等人前去收集藥材,但這一座城池的規模明顯在之前那座城池之上,因此這一座城池內還是有很多人不買三人的賬。

但每當出現口角的時候,玉羅剎都會在體外形成一道虛影,直接落到正在發生口角之處,也不用她廢話,只需身上鴻蒙四重氣息施展,冷哼一聲:「葉祖大人所需藥材,你等也敢不賣?」

簡單的一聲冷哼,簡單的一句話語,就將那些只有大主宰修為之人嚇得半死,別說半價,幾乎讓三人以一成的價格將東西收走。

隨著他們這般強勢作風一座座城池內收集過後,葉祖大人這四個字也如同暴風一般吹襲開來,所有人都知道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葉祖大人需要大量藥材。

但這件事傳出去沒多久,又一道更加撼人心神的傳聞就傳進他們的耳中。

「那位葉祖大人據說是西南域界的一個小域界仙魔域仙魔宗的老祖,其修為強悍無比,而且據說是從天外而來,就連天王殿和天魔殿的人都敢殺。」

「切!你這算什麼消息?我跟你們說,我一個兄長就是天魔殿外圍成員,我聽他說那位葉祖大人殺了好多天魔殿戰士,而且還將沒能殺光的天魔殿戰士盡數打劫了一遍。」

「這麼厲害?」

「你們的消息早就過時了,前不久那位葉祖大人與天王殿的三位鴻蒙老祖以及天魔宗的天魔老祖和瀟湘尊者前去降神山尋找魔界之主大人的魂冢劍,而且說好那位葉祖只收取天王殿鴻蒙老祖的東西就不要魂冢劍,結果破開封印之後他就直接強搶了魂冢劍,還將那三位天王殿鴻蒙老祖和天魔老祖兩人打成重傷。」

「哇!這麼厲害?」

「何止?我還聽說還有道天魔界實力的數十位強者也趕過去搶奪,結果被那位葉祖大人一個人殺的屁滾尿流,只有一道殘魂將消息傳了出來,結果道天魔界那邊剛剛收到消息,那道殘魂就掛了。」

「哇!偶像啊!」

「那位葉祖大人也太厲害了,只不過他似乎將中央三殿和道天魔界那邊的人都給得罪了吧?」

「這個誰知道呢?可能那位葉祖大人本就不將那些人看在眼中吧?」

一道道傳言出現之後,簡直比瘟疫還要快的速度流傳開來,當葉一鳴等人還在一座大型城池收斂的時候,這道消息就已經傳進他們的耳中。

也正是因此,公孫天翰三人的收斂速度就變得更加快速起來。

幾乎他們報出『葉祖大人』四個字之後,所有店鋪都乖乖的將藥材送上來,而屬於中央三殿的勢力之人則是快速逃竄。

「葉祖大人,這件事似乎有人在背後推動啊?會不會是翟紫恩等人?」玉羅剎端著手中茶杯,與葉一鳴相視而坐,但相比葉一鳴眼中那平淡的目光,她的眼中卻儘是擔憂之色。

「有翟紫恩等人的關係,不過這件事不是他們做的。」葉一鳴淡然的將盞中清茶一飲而盡。

「哦?」

玉羅剎露出不解的目光。

「翟紫恩背後必定有人,而且他們本就想讓我取得魂冢劍,最重要的是他們與道天魔界那邊不和,讓我取劍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畢竟如今的中央三殿已經變質,他們除了我這個看似瘋狂卻跟各方勢力都沒有關係的人之外,不敢相信任何人。」

「而且他們出來之前,我還沒有對道天魔界的人動手,可你聽聽這些傳言,詳細程度就好像他們親眼所見一般,所以推動這件事的必然是道天魔界的人,他們只是想要引更多的人對本座出手罷了。」

「畢竟本座得罪了中央三殿和道天魔界,已經算得上跟整個魔界為敵了。」葉一鳴淡然的笑了一聲,就好像那些敵人要對付的人跟他沒有絲毫關係一般。

玉羅剎的眼中立刻閃過明悟之色,但當葉一鳴將話說明白之後,她眼中的擔憂之色卻全部消散了。

「難怪葉祖大人一點都不擔心,原來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這麼說來……真是要為道天魔界的人叫一聲委屈啊!」

玉羅剎的心中默默的想到,眼中對於葉一鳴的佩服之色也更加濃郁起來。

這個看似年強的人,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存在,為什麼無論修為還是眼界都強悍到這等程度了呢?

不知不覺中,五天時間就悄然流逝。

這五天里關於葉一鳴的事情流傳的更加廣泛,甚至就連葉一鳴此時在什麼地方落腳,身邊有什麼人,下一站可能去那一座城池,都被人詳細的分析出來。

但葉一鳴所等待的『追殺』卻遲遲未至,甚至當他跟著玉羅剎走進掩日宗的時候,都沒有見到半個人影跳出來要搶奪他的魂冢劍。

這一點雖然可疑,但葉一鳴擁有著絕對的實力,在腦海里過了一遍之後就將之拋諸腦後。

掩日宗作為魔界之中傳承了數百上千萬年的大宗門,而且還是魔界前十的宗門,其輝煌程度完全不可與仙魔宗同日而語。

但葉一鳴在掩日宗的山腳下看上去,就能發現掩日宗比他所經過的任何城池都要顯然,通過神念的觀察之後,更是讓葉一鳴看得有些雙眼發綠。

「這個宗門竟然比我所見過的任何宗門都要強大,那其中的藥材和丹藥豈不是更多?究竟能不能支撐我將神國恢復呢?」葉一鳴的心中默默的想著,但跟隨在他身後的眾人,卻都不知道葉一鳴早已經將掩日宗內的藥材,盡數看做了自己腰包內之物。

隨著玉羅剎親自給葉一鳴引路,讓他們很快就登上了山,在宗門門前眾弟子幾乎看天人一般的目光中,走進了掩日宗內。

一入宗門,更顯富麗堂皇,一些重要一些的殿堂更是在殿堂表面鑲嵌著滿滿的玉石,就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暴發戶一般。

「葉祖大人,在我們這些巔峰宗門之中,經常會有交流比斗出現,因為各大宗門弟子的流動,也讓各大宗門開始出現一些在表面功夫上的比拼,雖然有些俗套了,還望葉祖大人見諒。」玉羅剎一臉的賠笑,讓那些前來拜見的弟子一個個驚得目瞪口呆。

「見過羅剎老祖。」

良久之後,他們才反應過來,連忙向玉羅剎行禮。

但玉羅剎在葉一鳴面前恭敬,可在這些弟子面前卻是滿滿的老祖作態,也不張嘴,從鼻孔中帶出一聲『嗯』就連正眼都不看那些弟子一眼,就繼續帶著朝著掩日宗內部行去。

「那個小子是誰啊,竟然能讓羅剎老祖親自引路?」

「看起來羅剎老祖好像很怕那小子似的,難道那小子也是鴻蒙境界的強者?這怎麼可能?他才多大年紀?」

「這個……有可能啊!」

「嗯?」

所有弟子的目光盡數被吸引過來。

那人見到這一幕,臉色更顯難看,猶豫良久,才在眾弟子的目光下投降,道:「我上次去城池內參與拍賣會的時候,聽說了一件事,就跟羅剎老祖大人有關?」

「什麼事?什麼事?」所有人都好奇的問了起來。

「前不久我們魔界出現了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那是個狠人,殺了天王殿的人,屠了天魔殿的軍隊,搶了天王殿老祖要尋的寶貝,還殺了道天魔界的鴻蒙強者,此人據說是仙魔宗的老祖葉祖大人,據說羅剎老祖似乎就跟隨在他的身邊。」

「什!什麼!?可我們為什麼都沒聽說啊?」

「這件事我也略有耳聞,似乎是因為這件事太大,上面的人給壓了下來,所以大家還是不要議論了。」

一道道抽氣的聲音從這些弟子口鼻之中傳出,可很快就讓他們變得安靜起來,再沒人敢討論這件事。

畢竟宗門高層插手,甚至此時已經關係到羅剎老祖,自然不是他們能夠議論的範圍之中。

此時的掩日宗正殿之中,六個身上散發這鴻蒙強者氣息之人,正在用神念觀察著宗門內的一切。

他們的確將這件事壓了下來,但他們也早就知道等到羅剎老祖帶著那位葉祖大人到來之時,這件事情必然將會壓不下去。

鮮妻超軟萌 但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一天竟然來的這麼早。

不過他們雖然都是鴻蒙境界強者,面對玉羅剎親自引路的那位少年,臉上卻不敢有絲毫不敬之色,其原因卻不是葉一鳴敢殺中央三殿和道天魔界之人的原因。

自從玉羅剎離宗之後,寰宇盟和地煞門前來找麻煩的次數就更多了,甚至在三天前還曾派遣大軍前來示威。

掩日宗的岌岌可危,讓他們這些高層已經不敢再對葉一鳴有任何猜測和排斥,畢竟敢在這個時候答應幫助他們掩日宗的強者,也只有葉一鳴一人而已。 第1822章交易

葉一鳴跟隨在玉羅剎身後足足走了大半個時辰,都沒有見到掩日宗的宗門正殿在什麼地方,反倒是每經過一處地方的時候,都會詳細的給葉一鳴介紹,看她的樣子分明是在無言的拿掩日宗和仙魔宗對比。

而且她的口氣聽起來看似是在自曝其短,事實上則是在無形的訴說著掩日宗的強大。

她的口氣即便連公孫天翰等人都能聽出些其他的味道,遑論葉一鳴?是以讓公孫天翰三人時不時擔憂的看上葉一鳴一眼。

但葉一鳴自始至終都是那副風輕雲淡的表情,讓他們看不出任何東西的同時,也讓心中的擔憂稍稍削減了不少。

他們不得不承認仙魔宗的一切都比掩日宗差,可在鴻蒙九重強者葉一鳴的眼中,那些所謂的財富只要他想得到,就能通過任何方式去得到,至於掩日宗上強者雖然不少,可他們也相信真正能夠進入葉一鳴眼帘的則是一個都沒有。

玉羅剎同樣知道這一點,可哪怕只有一丁點的希望,她都不想要放棄。

隨著她一路帶著葉一鳴四人前行,一路將掩日宗的歷史等等事情講述出來,一些跟隨在他們後面,試圖探查羅剎老祖的用意,以及葉一鳴身份的人,一個個聽得心中不斷抽搐。

「為什麼我怎麼聽都好像羅剎老祖在用掩日宗引誘……」

「閉嘴!」

那人的話才剛剛說出個前奏,就被跟在他身旁的一個師兄弟喝止,即便那人什麼都沒有說清楚,可他們卻也能夠聽得出來,那人後面要說的是什麼話。

羅剎老祖要拿整個掩日宗來引誘這個青年人加入嗎?

還是……她想要讓那青年幫助掩日宗,所要付出一些讓掩日宗難以想象的代價呢?

那人,究竟是不是那個傳說中的葉一鳴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