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勸張彬的肖清璇話還沒有說完,表情就一陣錯愕。

只見明岩大搖大擺地走出去,指著潘武:「你誰啊?我家少爺的名字隨便喊的嗎?」

明岩自認為跟著張彬經歷過大風大浪,什麼劉師毒師的,見了少爺不都點頭哈腰?那些人哪個不位高權重?像眼前這個小白臉,能比得過他們?還敢在少爺面前叫囂,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麼?你們不要告訴我這個家丁是在跟潘武說話!」

「他哪裡來的勇氣啊,不知道潘武是天雨城第一天才嗎?」

「一隻手就能捏死他……」

「愚蠢!」

聽到周圍人的議論聲,明岩臉色變了又變,他著實沒有想到,這個小白臉居然是天雨城的第一天才,和少爺有的一拼啊!

現在是騎虎難下,明岩將發抖的雙手背到身後,故作強勢:「吵什麼吵,不就是個小白臉嗎?裝什麼大尾巴狼,快滾,別礙我家少爺的眼。」

反正有少爺在背後撐腰,大不了就被揍一頓唄。

逼已經裝出去了,難不成還能收回來?

瞬間,周圍鴉雀無聲。

他們的確是被驚到了,這樣強勢的家丁還是頭一次遇到,簡直打破了他們的觀念,超越了他們的思想,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就連錢鍾藝也是瞳孔緊縮。

但見潘武忍著滿腔怒火,渾身都在顫抖。

他堂堂天雨城第一天才,誰見了不恭恭敬敬的?就這一個小小家丁,居然這麼狂妄,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裡,讓他怒不可遏。

「你,找死!」

潘武怒喝一聲,直接出手。

他已經想好了,不把眼前這個混蛋打成肉槳,這口氣難消。

爆裂拳!

潘武直接拿出來了自己最剛烈的武技,勁風撲鼻,拳頭還沒有到,明岩就感覺自己的臉都塌陷了。

「打人不打臉!」

明岩驚叫了一聲,撒腿丫子就跑,轉眼間就躲到了張彬的身後:「少爺救我!」

眾人無語。

這是來搞笑的嗎?

剛才那麼猛,還以為深藏不露,是什麼高手呢,結果跑起路來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比誰都快。

前後落差太大,實在是讓人受不了。

而這個時候,潘武的攻擊目標已經轉移到了張彬身上:「好一對主僕,今天一起教訓!」

張彬沒有躲避,未移動半步,不過他的眉頭卻深深皺了起來。

眼前這個人給他非常強大的感覺,尤其這一手爆裂拳含怒崩發,很難抵擋,畢竟他的穩定修為才氣境四重,不是對方的對手。

如果這時候飢餓襲身,修為暴增,就算十個潘武都不夠他一巴掌拍的。

嘆了口氣,張彬出手抵擋。

唰!

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想看看結果怎麼樣。

卻讓他們難以置信的是,兩人對攻,並沒有撞在一起,而是擦肩而過,勁風呼嘯。

「怎麼回事?」

周圍人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就覺得渾身冰冷,眼前的那片區域突然間大雪紛飛,張彬和潘武兩人都深陷其中,冰雪覆蓋在他們身上,迅速地將他們凍成冰塊。

這一切來的太突然,太詭異了,其他人都嚇得紛紛後退,生怕自己也陷入冰雪之境中,同張彬兩人一樣,化為冰雕。

就聽有聲音傳來:「何人如此大膽,敢在城主府鬧事?」

聲音冰冷卻不失威嚴,讓聽到的人心中產生懼意。

就見一位滿頭華髮的老嫗從假山後面走了出來,楚詩茵就跟隨在她後面,神情恭敬。

人群中有人驚呼:「呂蒙呂前輩!」

什麼?

這老嫗就是呂蒙?二品幻術師?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隨後又紛紛躬身。

二品幻術師值得他們這麼恭敬,想一想一般副職業達到了一品,在天雨城這種城池中,那身份就比得上城主了,更別說二品幻術師,身份會多麼高貴?簡直無法想象。

這種人就算是在京都,那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吧?

「嗯嗯…不錯。」

呂蒙一邊走著,一邊打量著在場的所有人,露出滿意的笑容。

隨後看向張彬兩人後,忍不住青筋暴起:「胡鬧!」

這兩人的心境她都看出來了,可以說是罕見的天才,讓她忍不住都想立馬收為徒弟,可偏偏這兩個人,一來到城主府就打鬧,似乎有難解的仇恨,讓呂蒙一陣頭大。

「也罷。」呂蒙擺了擺手:「既然你們兩人如此暴躁,那就在『冰雪幻境』好好磨練磨練心境吧。」

隨後又看向其他人:「各位跟我來,盛宴已經擺好了。」

說完,便回身走去。

楚詩茵詫異地看了一眼變成冰雕的張彬,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時候肖清璇卻急忙跑到呂蒙旁邊,急切地問道:「呂前輩,不知道張公子在冰雪幻境中是否有危險?」

可以看出,肖清璇非常的著急。

張彬已經答應她今晚去看病,而且父親的病情也在日漸惡化,不能再拖了,張彬可不能出事啊!

「肖小姐,放心吧,少爺他不會有事的。」不等呂蒙說話,明岩就大大咧咧地站出來說道。

周圍人再次沉默。

這家丁膽子是真的大,先是嘲諷潘武,害的他的主子跟潘武一起凍成冰雕,現在又不知禮數,萬一惹得呂蒙前輩不喜,那他家少爺又得遭殃。

在場這些人都出自名門望福,看到這一幕後,心中皆是冒出一個想法:「找跟班千萬別找明岩這樣的,坑主子啊!」

果然,明岩話一說完,呂蒙就看向了他,目光如炬,讓明岩渾身一陣哆嗦。

隨後呂蒙詢問楚詩茵:「詩茵,這孩子是誰?他心境不足一層,怎麼會來到這裡?」

楚詩茵颳了明岩一眼,回道:「是張公子的跟班。」

「哦。」

點了點頭,呂蒙看了眼還處在幻境中的張彬,長袖一揮,只見張彬周圍冰雹狂涌,砸的那冰雕身子都在劇烈搖晃。

明岩:「……」

沒想到自己無意的舉動竟把少爺給害了,心中無比愧疚。

另一邊肖清璇頓時慌了,美目焦急:「呂前輩,還請放過張公子,小女……」

「行了,盛宴已經開始了,都過去吧。」呂蒙打斷了肖清璇說的話,對其他人吩咐道。

「是,呂前輩。」

這些人不敢怠慢,看了一眼在「冰雪幻境」中遭殃的兩人,心中一陣膽寒,急忙跟著呂蒙向前走。

冰雪幻陣他們也有耳聞,雖是幻境,但是只要處在裡面,就跟真實的毫無差別,時間長了,甚至能把人凍死。

很快,一行人已經快出了這個小庭院。

卻聽背後有憤怒的聲音傳來:「老東西,我得罪你了嗎?折騰我干毛!還有你們,等等我啊,別搶我的美食,不然跟你們沒完!」 聽聲音是張彬傳來的。

這讓其他人驚訝不已,他們都知道,冰凍在冰雪幻境裡面是無法說話的,難不成……霎時間,所有人都回過了頭。

咔哧咔哧!

讓人驚掉眼珠子的是,他們看到張彬正啃著周身的冰塊,很快就露出了頭。

眾人無語。

這叫什麼事嘛。

二品幻術師的幻境就算是氣境六重的高手來了也破不開,但在張彬面前,似乎就成了美食?

而且還吃的津津有味!

至於張彬對面的潘武,隔著冰層,可以看出他本在嘲諷張彬被懲罰的表情僵硬無比,甚至是他也想嘗試張彬的辦法,用盡全力的張了張嘴,發現嘴唇都動不了一下。

……

一幫人的嘴巴逐漸張大,都快要塞進去一個鴨蛋了。

在他們的目光中,就見張彬狂啃著冰塊,速度極快,不到三個呼吸,周身的冰層全部被吃完。

恢復行動后,張彬抬起頭一陣狂吸,那正頻繁降落的冰雹化作一條冰龍,直接被張彬吞噬。

但見冰雪幻境的頂層出現了一個大窟窿,陽光投射進來,整個幻境都在快速的融化。

「嗝~」

打了個飽嗝,張彬繼續狂吞周圍的冰雪,並朝著潘武的方向開出了一條道路。

來到潘武跟前後,張彬看著他,捏了捏拳頭:「剛才你是想找事?」

潘武整個身體就只剩下眼珠子能運轉,急忙左右晃動,就跟搖頭似的,意思很明顯。

他著實是被張彬粗狂的吃法嚇到了。

「那你有沒有想過欺負我跟班的下場?」張彬拉著臉說道。

潘武眼珠子左右上下的晃動,都快要哭了。

他現在身體被困,就是案板上的魚,任人宰割。

這時候張彬要對他出手,那隻能被白揍一頓了。

他堂堂天雨城第一天才還從來沒被人揍過呢,一想起惹怒張彬的後果,他就感覺天地都要崩塌了。

所以只能盡全力地配合張彬,以求對方息怒……

「好,不說話就是默認了!」

潘武聽后吐血,他也想說話啊,可是動不了嘴啊!

其他人則無語至極。

這少爺也太無恥了吧?

怪不得會有明岩這樣的跟班,有其主必有其下人啊!

只見張彬摸了摸拳頭,毫不猶豫,轟地一聲就朝著潘武的腹部砸去。

在臨近冰層時,不知為何,冰雪竟然紛紛融化,讓張彬的拳頭受不到任何阻擋。

通!

一聲悶響,潘武身體紋絲不動,但是嘴角卻流出了一絲血跡。

氣境五重的高手血肉緊密,就算故意衝撞在巨石上面,也頂多出現一塊淤青……能把潘武直接砸吐血,張彬絕對是用了全力。

潘武忍著身體傳來的巨痛,臉色鐵青。

他恨不得直接從冰塊里崩出來,將這小子打成肉餅!

然而這想法剛一生出,就變成了深深的恐懼,就連他全身皮膚上都出現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那是被嚇出來的……

只見張彬眯著眼睛:「剛才這一拳是替明岩打的!」

潘武:「……」

通!

又是一聲悶響,毫無防備的,潘武嘴角又流出了一絲血。

張彬:「這一拳是因為你長的太寒磣,讓我很厭煩。」

潘武臉色異常的難看,心中狂吼著:「老子長的有那麼丑嗎?」

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