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七十一章茫崖戈壁

--------------------------

「你是……茫崖榜上排名第七位的步青?」易寒吃驚地看向那黑影。

直到此時,易寒才算看清楚那黑影的真實面目,一身的黑衣,挺拔的身材,長相併不是特別突出,但也屬於小帥那一類型,不過眉宇之間隱隱有著一股煞氣,顯然也非善類。

之所以易寒會認定他就是步青,首先是因為他剛才自稱步某,再者,他剛才施展出的黑色大鎚也符合茫崖榜第七名步青的描述,而且似這般妖孽般的年輕人本就不多,對號入座並非難事。

「哈哈,易寒是吧?你可是茫崖榜上年齡最小的一個了。說起來,我們也算是同路,可否一起走?」這步青臉皮可是真厚,眼看在怡兒那裡吃了憋,現在倒打起易寒的主意來了。

「偷雞摸狗的無恥之徒,再不滾,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

怡兒對那步青是怒目以對,顯然對那人是憎惡至極。

話音未落,潔白的畫意光芒已經從她那雙玉手之上蒸騰而起,意思很明顯,並不給步青留有絲毫討價還價的餘地。

「哼!你真的以為我怕你了不成?」步青兩眼一眯,陰寒之意瞬間湧上臉龐,不過很快又煙消雲散而去,對著易寒一抱拳,說道,「易寒兄弟,我們茫崖古戰場內再見!」

「嗖!」

話音畢,那步青身形一晃,化作一團黑影瞬間消失而去。

「怡兒,老實交代,這步青是怎麼回事?」

步青一走,易寒立刻把目光轉向怡兒,嚴肅地問道。

「他就是一個無恥之徒!」怡兒銀牙緊咬,恨恨地說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他那慫樣,還想吃本小姐的豆腐!」

「他欺負怡兒妹妹了嗎?」易寒心中一寒。

「就憑他?要有那個本事才行!」怡兒滿臉的不屑和討厭的狀態,「糾纏我那麼久,每次都被我打得狼狽逃跑,還是不死心,這次居然想渾水摸魚偷我的黑白石髓漿果,門兒都沒有!」

「如此說來,怡兒豈不是早就知道他就在附近了嗎?」易寒有一種被人當槍使了的感覺。

「咋?難道以為你吃虧了不成?」怡兒一雙美目一瞪,「我是看你沒他那麼討厭,所以不和你計較,並答應送你一顆黑白石髓漿果。」

「嘿嘿!」易寒傻笑一下,心中暗道,總有一天,我會把你收拾得服服帖帖!

步青造成的風波終於告一段落,那兩顆黑白石髓漿果正以無比濃郁的醇香召喚著易寒狂熱的心,那香味,猶如是決堤的河水,從那石縫之中傾瀉而出。

在這香味的沐浴之中,即便是易寒,都是生出貪婪的念想,彷彿是面對世上最最美味的吃食,恨不得立刻吞入口中,細細品味。更別提那早就急不可耐的小豹了,清澈的哈喇子已經流了一地。怡兒的懷中,此時也是騷動連連,看來那隻碧海神燕,也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在怡兒一雙美目的注視之下,易寒終於是走進了那石縫之中。

這香味實在是讓人陶醉,越是接近那黑白石髓漿果,易寒越是感覺到渾身無比的舒暢與沉醉。

這種大自然的傑作,真的是讓人嘆為觀止!

「別磨蹭了!」怡兒的聲音從石縫外傳來,帶著不滿的情緒。

這聲不滿,立刻把易寒驚醒過來,他搖了搖頭,一手一個向那黑白石髓漿果抓去。

「咦?」


直到這時,易寒才是發現,那兩顆黑白石髓漿果並不是真正地生長在那根樹樁之上,而是距離樹樁還有半尺多遠,就這樣懸浮著,不即不離。

當易寒的手向它們伸去之時,那兩顆黑白石髓漿果好像是擁有靈性一般,輕輕震動一下,抖出越加濃郁的香氣,然後直接是向易寒的手掌飛來。

「呼!太神奇了!」

易寒深深地吞吸了一口極端濃郁的香氣,把兩顆黑白石髓漿果緊緊地攥在了手中。

外表看起來很是結實的黑白石髓漿果,在那手心之中,竟然是軟乎乎的一團,幾乎像是軟體一般,甚至從他的指縫之中擠了出去,不過韌性很足,整體並沒有分開。

更加奇特的是,這黑白石髓漿果,白的一面入手冰涼,好像是握著一塊萬年寒冰一般,彷彿手指都被凍成了冰棍;而那黑的一面,卻是灼熱如熔化的鐵水,把易寒的手心都燙出一層滋啦啦的水泡來。

不過這般的疼痛對高級畫家的易寒來說,顯然不值一提。

不過,他又一次地發現,自己被怡兒當了槍使。

「小姑娘真是滑頭!」

易寒心中腹誹著,一步步地從那石縫之中退了出來。

怡兒已經準備好了兩個晶瑩透亮的玉瓶等著易寒。像這種成熟的天材地寶,使用玉瓶保存,最能保證其效用不會消散。

「嗖!嗖!」

易寒兩手依次抬起,兩顆黑白石髓漿果分別向兩個玉瓶飛去。

「噗!噗!」

怡兒出手也是不慢,當那黑白石髓漿果進入玉瓶,她那纖細的玉指立刻在那瓶口處輕輕一抹,一道無形的畫意屏障已經被她設置在了那瓶口之上,而後再把一個同樣晶瑩剔透的玉石瓶蓋輕輕合上。如此這般,黑白石髓漿果算是被完好地封存了起來。

「接著,給你一個!」

把兩顆黑白石髓漿果全部封存之後,怡兒小手一揚,其中一個就朝著易寒飛來,算是兌現了她的承若。

易寒把黑白石髓漿果收好,心潮是一陣澎湃。

有了這顆黑白石髓漿果,他最好的夥伴小豹,就可以發生蛻變,必將成為他今後的一個有力助手。

……

一個月之後,易寒和怡兒一行終於是走出了天炎山脈,眼前出現的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戈壁灘。這就是在整個大豫帝國都極為有名的茫崖戈壁,有名的原因除了這片龐大的戈壁本身危機四伏之外,在那戈壁的深處,每隔四年那令整個大豫帝國的青年才俊都為止瘋狂的茫崖古戰場,也會準時的出現。

一頭金黃皮毛、綠色斑點的千葉豹之上,前面坐著身穿灰衣的易寒,易寒的身後,穿著火紅衣裙的林思怡貼著他的後輩而坐,她那兩隻白嫩的玉手緊緊地環抱在易寒的腰間,讓他很是受用。特別是怡兒那一對隨著小豹的奔跑一聳一聳的胸|脯,就像兩個柔軟的小球一般,不斷地在易寒的背上彈跳,讓得他的身體一陣陣地出現酥軟的感覺。

場景雖然荒涼,但是小豹的背上,風景卻是獨好。

「噠!噠!噠!」

豹蹄踢起一陣煙霧,絕塵而去,不肖數天時間,已經深入到了茫崖戈壁千里之內。

「轟隆隆!」

突然之間,巨大的轟鳴之聲如滾滾天雷一般從前方的天邊滾滾而來。

這般的動靜,立刻是驚醒了正自徜徉在無比享受中的易寒和怡兒。


「去!」

易寒雙腿用力,立刻指揮著小豹向不遠處的一處沙丘上奔去。

「啊?那是什麼?」

剛剛到達沙丘頂部,即便是林思怡這樣自詡喜歡冒險的修鍊者,也是頓時驚嚇的花容失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七十二章獸潮

----------------------------

「啊?那是什麼?」

剛剛到達沙丘頂部,即便是林思怡這樣自詡喜歡冒險的修鍊者,也是頓時驚嚇的花容失色。

只見那十數裡外,漫天的塵土被掀起數十米高,彷彿是海嘯一般,帶著隆隆的轟鳴之聲向著易寒他們所在的位置壓將過來。那些轟鳴聲中,仔細辨認的話,隱約可以聽到畫獸咆哮的聲音。

「不好,是獸潮!」

易寒的臉色也是瞬間大變,他曾經聽夏丹山野講過,茫崖古戰場內,每到夜晚,就會出現一波獸潮,成千上萬的畫獸象洪水一般地在大地之上一掃而過,所過之處,草木不存。

但是,他們現在是在茫崖戈壁之上,居然也有這般的「運氣」,而且居然在大白天碰到了如此的大場面。

「獸潮?」怡兒顯然也被這個並不算陌生的辭彙給嚇到了,臉色越加的蒼白起來。

「看,在那獸潮的前方,有三個人影!」易寒凝目之間,驚呼出聲。

隱隱約約之間可以看到,在那滾滾的煙塵前方,有三個黑影正在拚命地飛奔,而且一路跌跌撞撞,顯然已是到了筋疲力盡的地步。

突然之間,跑在最後的一個不小心踉蹌了一下,摔倒在地,還沒來得及再次站起,瞬間就被後面的塵土淹沒了去。

另外兩個顯然是感應到了身後發生的事情,奔跑的速度再度飆升,狀若瘋狂。

「快逃!」看到這般的情形,怡兒秀眉顫抖,緊張地說道。

論冒險經歷,易寒和她根本沒法相比,所遇見過的危險,更是數不勝數。只是粗略地看一下這眼前的陣勢,她就知道,不是他們可以力敵的。

若論那些單個個畫獸,怡兒和易寒或許都是不懼,頂多也就是些二階和三階畫獸而已。但它們數量龐大,特別是狀若瘋狂,即便是不施展畫意攻擊,一個個用它們那龐大的身體砸將過來,也足以把他們砸成肉醬。

「快跑!」易寒一聲令下,小豹馱著怡兒和易寒調轉方向,像狂風一般飛奔而去。

茫茫的茫崖戈壁上布滿粗砂、礫石,小豹的四蹄踏在上面,沙沙作響,帶起一片白色的沙塵。

一條條幹溝毫無生氣地橫卧在上面。除了一些麻黃、沙拐棗等耐旱植物點綴其間,很少有植物生長。

這片戈壁原本是寂靜的,靜得讓人窒息,然而此時卻是飛砂走石,轟隆隆的畫獸奔跑咆哮之聲如滾滾不斷的雷音,那氣勢似要把整個自然界消滅在它的淫|威之下,令人畏懼而又無奈。

易寒他們原本距離那獸潮就有十餘里遠,但那地動山搖的陣勢已是令的他們膽戰心驚,更別提那兩個距離獸潮極盡,隨時都有可能被萬蹄踏屍的修鍊者的感受了。

獸潮揚起的沙塵像白茫茫的雲霧一般,瞬間就瀰漫了半個天空,翻滾涌動著快速向前推進,大有遮天蔽日的趨勢。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之聲劃破蒼穹。

又有一名修鍊者被那恐怖的獸潮淹沒。

還剩最後的一名修鍊者,顯然他的畫意底蘊要高出許多,但也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被他加持到雙腿上的畫意波動已經出現了凌亂的跡象。看來能夠堅持的時間也不會太長。

小豹的速度,在這關鍵的時刻再次地顯現出了它的優勢,即便是身負易寒和怡兒兩個人,也是速度驚人,非但沒有被那獸潮迫近,反而是距離越拉越遠。

「啊!」

又是一聲絕望的叫聲傳來。

不用回頭看,易寒和怡兒就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

那三個被追逐的修鍊者,已經全部地喪命在了獸潮的鐵蹄之下!

易寒和怡兒沒有絲毫的放鬆,他們的體表全都泛起了畫意的波動,如此一來,就可以減輕身體的重量,等於是給小豹減負,以便它奔跑起來更加的省力和迅捷。

雖然他們的速度原本要比那獸潮快,但也不能大意,稍有不慎很可能就如那三名修鍊者一樣埋骨茫崖戈壁。

幾乎是瞬息之間,他們又掠出了數里之遠。


「咦?好像有點兒古怪!」

易寒和怡兒幾乎是同時地轉過有來,向身後看去。因為剛才那般地動山搖般的震動和雷鳴般的轟鳴之聲,在這一刻,突然消失而去。

遙遠的後方,依然有著遮天蔽日的沙塵衝天而起,但是已經失去了之前那種海嘯般的狂暴衝擊力。

很顯然,獸潮已經停止。

「看來這股獸潮是有目的的,它們是要追殺剛才的那三個修鍊者!如今三個修鍊者全部被它們碾壓至死,所以它們也就偃旗息鼓了。」

這是易寒做出的推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