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燕長老笑道:“我們生意人,會對一些未來的強者估價。看來林督統並不知道自己的身價。我們歐陽家預測過,在未來百年,有六等之人會成爲九州大陸的主宰。而林督統名列其中。這樣的人物,我們豈敢怠慢?”

“哦?哪六等呢?關大家,蕭宓,冷雨,齊婉兒四大宗師?”林楓問道。

歐陽長老搖搖頭道:“四大宗師,唯有關大家財力雄厚,在日後百年有了地位。其餘四人,充其量不過是位居高位罷了。”

“我的修爲不如四大宗師,身後也沒有強大的背景。若是四大宗師都沒有名列其中,我怎麼可能名列其中呢?”林楓更加不解。

“傳聞林督統入神墟了。僅此一點,足以成爲大陸日後的主宰之一。”歐陽長老睿智笑着,好似明明知道林楓在裝糊塗。

“原來如此,只是不知道這個傳聞從何而來。”

林楓並未否認,也沒有承認,而是道:“我想知道六人之中,誰排名第一?”

шшш ¤ttκǎ n ¤¢Ο

“這當然是祕密。”

歐陽長老毫不猶豫道,當他看到林楓臉上失望的表情,露出了狡詐笑意道:“當然,既然我們把林督統當作朋友,也就沒有祕密可言。”

“呵呵,好說好說。”林楓喜笑顏開。

“我們歐陽家認爲,年輕一代人物第一人當數大先生。”

林楓聞言點點頭道:“神墟大師兄,第一當之無愧。”

“那麼第二呢?”林楓緊接着問道。

“第二自然就是雲麓仙宗的墨憑欄。鬼族的鬼圖,魔宗的魔一。普覺寺的永念屬於第三等。而後,神墟大先生之後的弟子屬於第四等,劍聖位於第五等,第六等便是四大宗師。”

“原來如此。”林楓明白過來。

歐陽長老又道:“老實說來,我們起先把林督統。大唐建安公主,風國的大將軍風靈,青雲門賀容聲,空靈之體林妙妙,大周太子列在第七等。這些人之中,修爲天資最弱的便是大周太子。但是考慮到大周實力雄厚,他便計入其中。而林督統修爲不足,脫離了第七等,只因爲你和神墟有了關係。”

看着林楓一臉沉思,歐陽長老笑道:“這些不過是我們歐陽家的推測罷了。事實並非一定如此。大人聽了一笑而過,也不用當真。”

“歐陽世家果然藏龍臥虎。”

兩人寒暄了一番便告辭。林楓看着歐陽長老消失的背影,忍不住長吁一口氣。他的內衣被汗水浸溼,今日的談判看似輕鬆,林楓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歐陽長老可是宗師境界的強大修行者,面對自己的敲砸勒索,換作他人有可能當場會拍死自己。

林楓卻是沒有其他的選擇。他拿出一張宣紙,慢慢打開:

林楓:

你已去北疆一月有餘。不知道你近況如何,是否可以應付北疆的局面。由於魔族此次傾巢而出,我南疆徹底淪陷。魔族一舉攻克我大唐數個大郡。眼見要攻向長安了。

由於連番大戰,我軍損失慘重。大唐國庫開始捉襟見肘,再這樣下去,士卒沒有溫飽之糧,沒有兵器在手,沒有甲冑護身。何以對敵?

魔族大軍之中,還有一些蠻族的部落。大唐建國到如今。從未遇到今日這般的滅頂之危。

林楓,若是有朝一日。大唐滅亡。我唯一希望的事情便是,臨死之前,可以和你見上一面。

若非生死,此生不書信。

唐瑾兒。

這封信,林楓收到了數日,看過了很多遍,一直揣在口袋裏。每一次看的時候,忍不住一臉沉思。

林楓望着長安的方向,喃喃道:“公主,你對我林楓有知遇之恩,我林楓定然不會辜負你的這片信任。”

當晚,林楓拿着關大家的贈予的令牌,找到了關家的分處。然後第二日前往邊境和歐陽長老交易。

所得的銀兩和玄甲,林楓即刻令關家的人以最快的速度運往大唐的都城長安。

看着馬車的商隊浩浩蕩蕩離去,林楓道:“公主,希望這些東西可以解解大唐的燃眉之急。”

兩日之後,林楓孤身一人前往灣太。那裏是歐陽世家的地盤。傳聞灣太是九州大陸最繁華的地方之一。拿了歐陽家的銀子,商貿順利通行,便去看看所謂的繁華之都。

林楓叫來劉權和陳廣,交待了一番之後,便以祕密任務爲由離開了雁門城。

灣太有着和長安鎬京一樣的繁華,但是多了一種另外的味道。這裏沒有熙熙攘攘的車水馬龍。

灣太的人是安靜悠閒的狀態。大道兩旁都是百年老店,並沒有叫賣之聲。行人悠閒,看到自己喜歡的店鋪,便走入其中。

不愧是九州的鉅富,沉澱了數千年的歷史。這些人的儒雅和城池的歷史氣息,並非模仿而來,而是來源於本心。

也只有天堂一般的地方,衣食無憂,富足而又知足的生活,才能薰陶出這樣的氣息。

灣太是百貨之都,各式各樣的商品琳琅滿目。分爲凡人區域和修行者區域。即便是魔族的東西,還是佛宗的東西,這裏都會展現。

林楓閒逛着,注意到前方一幫人身着闊服,腰挎細長的長刀,頭部前面光頭,梳着怪異的髮型。他們身材矮小,眼神古怪咄咄逼人。

“這些都是什麼人?如此囂張?”

“你不知道啊。他們是東瀛國的武士。傳聞跨海而來。”

看着議論之聲,林楓走了過去。看到這幾個武士正在圍着兩個少女。他們眼神之中,盡是褻瀆之色,*腫脹了他們的臉龐。

“他媽的。東瀛的人。”

林楓走了過去,問道:“喂,你們幾個幹什麼的傢伙?”

林楓說完便忍不住笑起來,抗戰片看多了,又亂入起來玩笑起來。

東瀛武士對着林楓唧唧歪歪。氣勢洶洶,逼着林楓後退。

“你們說什麼玩意兒?”林楓壓根兒聽不懂。

爲首的武士怒不可遏,右手握住了刀柄。林楓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右手,令得找個武士的手無法動彈。

兩人僵持的時候,又有兩個東瀛武士圍攏過來。其中一人道:“渡編君不要衝動。在灣太殺人對我們不利。”

“八嘎。”這名武士憤怒到了極點。想要抽出武士刀將林楓砍成肉泥,可就是無法掙脫林楓的右手。

兩位武士繼續勸解渡編君,與此同時,他們看向林楓怒道:“你這個小子敢惹渡編君?我要你現在立刻道歉。”

“道歉?好。”

林楓冷笑,對着渡編君鞠躬道:“你媽的幹活。死了沒有?怎麼養成你這個畜生的東西?”

“八嘎。”

不要說渡編君,這勸解的兩名武士也難以忍受心中的憤怒。那些欺負兩名少女的武士放開了少女,全部抽出了武士刀殺過來。

林楓四處看去,瞧見了不遠處了一個巷道。於是不急不慢的奔向巷道,這些東瀛武士緊追不捨。

一盞茶後,林楓拍拍手,一臉輕鬆的從巷道走出。路人忍不住看向巷道之內,那些武士一個個被打得鼻青臉腫。躺在地上東倒西歪。

“吼起來怪大聲,打起來真蔫了。”林楓說着便自顧離去。

此時,一個風鈴一般的聲音響起道:“公子留步。”

林楓循聲看去。一位身着綠色長裙的妙齡女子走來。林楓認得,她正是剛纔被圍堵的兩名少女之一。

“你好,有事情嗎?”林楓客氣問道。

綠衣女子回道:“剛纔多謝公子出手相助。我家小姐想要當面謝謝公子。”

林楓望去,看到不遠處的那名女子。只是依稀之間,好似有一層淡淡的雲霧在她的臉上繚繞,看不清真容。

“小事而已。我只是看不慣這些東瀛武士罷了。”

林楓說完便轉身離去,綠衣女子攔住林楓道:“公子。小姐一定要我請到公子,當面致謝。拜託了。”

“好吧。”林楓看着她有些可憐,也不想爲難她。

綠衣少女領着林楓走近道:“小姐,這位公子帶來了。”

腹黑少年愛上野蠻女孩 那位少女盈盈一笑,微微屈膝道:“謝過公子幫忙。”

“不用客氣……”

林楓說話之間,此時和少女相隔很近,看清楚了少女的面貌忍不住道:“是你?”

這位女子就是當初在青蠻山脈,自己和赤尻馬猴見面的時候遇到的那個女子。記得赤尻馬猴說過,自己身上的石珠和她有些莫大的關聯。

“哦?我們認識嗎?”少女問道。

“不認識。我叫楓林,你呢?”林楓笑着問道。那個時候自己只不過是不起眼的小人物,她當然也不會記着自己。

“我叫靈兒。”少女回道。

林楓正想說話,此時來了一些官差,上來就壓住了林楓的雙手。林楓不解問道:“你們這是幹嘛?”

“有外邦人士告你搶劫東西。”官差道。

“我搶劫?你們搞錯了吧。”

“我們有人證物證,你還敢狡辯?帶走。”

“喂。你有沒有搞錯。是那幾個東瀛武士欺壓弱女子,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你這是承認了你的罪行,很好。跟我回大牢簽字畫押。”

“我們什麼時候承認了?”

“既然你已經承認,大家就不要浪費時間,趕緊回去結案吧。”官差催促道。

“你們灣太的當官的就是這麼判案的?”

“你若是想要吃點苦頭在簽字畫押也行。”

“什麼苦頭?我倒真是想看看。”

林楓冷笑,若是進入了大牢,遭受了酷刑。那歐陽長老是不是又要賠償鉅額醫藥費了? 盛夏綻放 不多不多,訛他個十萬兩好了。 這個官差把林楓押到官衙,剛剛開始審問,又有幾個官差速速趕來,在他的耳邊輕輕交代了幾句之後。這位官差令人放開了林楓。

“喂,怎麼把我放了?我可是搶劫啊。”林楓問道。

“我們搞錯了。剛纔有人看到你是正當防衛。”官差陰沉着臉道。

“你們搞錯了吧。我把那些東瀛武士揍得稀里嘩啦,你們應該審理我。好歹在我臉上留下點掌印吧。”林楓請求道。

林楓有些泄氣地走出官衙,第一眼便看到了靈兒姑娘。她雙眸明亮,靜靜地站在官衙門外。看到林楓出來,靈兒姑娘嫣然一笑道:“他們沒有爲難你吧。”

看到靈兒姑娘的笑容,林楓問道:“是你讓他們放了我?”

“是的,我在灣太還有些關係。”

“可惜啊。我的一萬兩黃金就這樣飛走了。”林楓痛心疾首。

“你……你說什麼?”

“沒什麼。沒有其他的事情,我便先走了。”林楓尷尬笑道。

WWW¤тт kǎn¤co

“那你準備去哪裏?看公子的穿着和口氣是外地來的吧,而且對灣太之地不熟。”靈兒姑娘問道。

“正是,我聽說這裏繁華,就過來看看。還真不知道去哪裏好呢。”

“我在此有一處府邸。你要是不嫌棄的話,不妨隨我同去,我也好表表答謝之情。”靈兒姑娘輕笑道。

“這個……”

林楓正想拒絕的時候,一個身着白衣的俊秀少年走來,朝着靈兒揮揮手道:“靈兒。”

隨着男子的出現,官衙的人。無論大小官職全部對他畢恭畢敬。很快,這個白衣男子來到了靈兒身前。

靈兒對着白衣男子微微屈膝行禮道:“這次麻煩歐陽公子出手相助。”

“小事一樁。那些東瀛武士越來越無法無天,你有沒有受傷呢?”白衣男子細心問道。

“我無事。”靈兒姑娘輕笑道。

“那就好”,白衣男子這才露出了輕鬆笑意,然後道:“今晚可有空?我想請吃去我家吃晚飯。”

靈兒儼然一笑道:“很是不巧。我有一位朋友遠道而來,我今晚可要陪他了。”

白衣男子這纔看到靈兒身旁的林楓,不由打量了林楓一眼,看着他身上的粗布衣,不由鄙夷道:“是他嗎?敢問他是?”

擄情掠愛:四少夜歡難消 林楓正要開口,白衣男子緊接着道:“你的事情我聽說了。在大街之上打傷外邦友人。在我灣太地區。以和爲貴。這次看在靈兒的份上就不追究你的責任了。”

林楓本來對歐陽世家頗多好感,今日遇到的事情和見到的人,讓他心中生厭起來。林楓冷笑道:“東瀛人士在此處橫行,欺負弱女子卻是無人問津。這樣的事情在我大唐,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白衣男子劍眉一挑。眉宇之間凝聚着怒氣。他冷道:“好一張利嘴。”

轉而,白衣男子看着靈兒道:“靈兒,你出身高貴,莫要和那些賤民結交,這樣只會玷污了你的清譽。”

林楓反脣相譏道:“這位公子所言甚是,交友要慎重,像這等出身顯貴卻又是自命不凡的無知狂妄之徒,完全沒有交往的必要。”

“你……”

白衣男子正想教訓林楓幾句。林楓卻是不給他開口的機會,看向靈兒道:“靈兒,你剛纔不是說今晚請我去你的府邸住宿嗎?這太好了。這幾日若是你有空。 妻恩浩蕩 我希望你可以當我的嚮導,帶我好好欣賞一下灣太的風光人情。”

此時,一位老者急匆匆趕來,恭敬地對着白衣男子輕語幾句。白衣男子露出了凝重之色,看向靈兒道:“靈兒姑娘,我有急事需要離開。等我辦完了事情再來拜訪。”

“歐陽公子請。”靈兒姑娘客氣道。

白衣男子走之前,不忘看向林楓。一臉輕蔑道:“懶蛤蟆別想着吃天鵝肉。”

說罷,白衣男子騎着駿馬絕塵而去。很快不見蹤影。

林楓看着他消失的背影道:“他是誰啊,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靈兒一臉認真道:“簡單來說,他將是歐陽世家海軍總指揮接班人。”

“真的很有來頭。”林楓忍不住道。

林楓跟隨靈兒姑娘去了她的府邸,吃晚飯的時日尚早,林楓獨自在客房睡了一覺。醒來之後,發現窗外飄起了雪花。

看着雪花一片片落下地面,使得地面一層層變白,林楓不由想起了南疆之行,想起了建安公主。而今大唐戰亂,也不知道如何了。

北疆大軍若是投入到大戰之中,對局勢是不是有扭轉作用?但是北疆大軍要看守風國大軍,暫時不得動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