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包這個小子現在是上幼兒園的年紀,可是顧小冷現在卻是上初中的年紀!幼兒園還好說一點,自己可以把他送到李大利的幼兒園去,可是這個初中……

樂天覺得有點麻煩……

「起床啦!太陽都曬屁股了。」他吼道。

樂包一溜煙就爬了起來,他向來是沒有睡懶覺的習慣的,昨晚實在是因為睡得太晚的原因。

顧小冷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就發現樂天正在盯著自己看。

「啊!」

她尖叫一聲,急忙護住自己的胸口。

「幹嘛?弄的你好像有什麼東西護一樣……」樂天哼了一聲。

顧小冷無語,自己已經開始發育了好吧?

「趕緊穿衣服,今天給你們找個地方上學。」樂天催促道。

「上學?」樂包驚喜的看著樂天。

「包子你去上幼兒園。」樂天說道。

樂包高興地點點頭。

「小冷你看幾年級來著?」樂天問。

顧小冷飛快的穿著衣服,當著一個男人的面穿衣服,這對於她來說還是第一次。

「我想直接上大學……」她說道。

「你開玩笑?你多大?」樂天瞪著眼珠子。

「怎麼了?高中的東西我都早就學完了……」顧小冷不屑的看著樂天。

樂天眨了眨眼,以這個姑娘的智商……這個還是有可能的。

直接上大學?這個問題……

「你確定你要直接上大學?」他又問了一次。

「確定、肯定、一定!」顧小冷重重的點了點頭。

霸愛首席寵嬌妻 「那我再研究研究……」樂天回答。

他下樓去了,兩個孩子忙著搶洗手間,搶廁所……

暗部四人組看著樂天,施紫竹做了早飯,他們四個正在慢慢的吃著。

「一起吃點?」施紫竹問。

樂天點點頭。

一碗粥,二片炸饅頭片,一碟小青菜……簡簡單單!

兩個孩子下了樓,樂包看到有吃的,就高興的跑過來討吃的,顧小冷看了看,一副興趣不大的樣子。

樂天看了她一眼,顧小冷才坐了下來,拿了一小塊炸饅頭片,就著粥慢慢地喝著。

「我們什麼時候能學符咒?」施紫竹看著樂天。

「今天就開始……」樂天點點頭。

施紫竹四個人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以後我有事就會招呼你們,沒事的時候你們就在工作室練習符咒……我會慢慢的將震地符教給你們,如果你們的天資還不錯,我也會教你們其他的符咒。」樂天說道。

「我們會努力。」施紫竹就像是小學生表決心一樣。

「什麼符咒?電視里的鬼畫符?」顧小冷小聲的問樂包。

「沒錯!」樂包點點頭。

「你懂不懂?」顧小冷隨口問道。

「略懂……」樂包嘟囔了一聲。

顧小冷意外的看著樂包,這小子什麼都是略懂,可是他略懂的東西在自己的眼裡都是非常神奇的存在。

早飯吃完,顧小冷和樂包就等在客廳,樂天和暗部四人組去了工作室。

他翻出了兩本書,扔了出去。

「想學符咒,先學這個吧……」

施紫竹看了看,她到吸了口冷氣,這兩本書居然是兩本神文註解,一本是悉曇梵文!另一本是天城梵文!

她看了看上面的鬼畫符……一陣陣的頭疼。

好在這兩本書雖然看起來厚,但是裡面至少有三分之二都是一些圖文,所以真正的文字其實也不算多。

「首先要做到認識神文……我會不定期的考試,等你們熟練的掌握神文,我們再進行下一步。」樂天說道。

「那我們要多久才能會符文啊?」二號問了一句。

「如果你們肯吃苦的話……兩三個月吧!」樂天沒好意思多說。

當時他學這兩種文字的時候,樂天記得自己至少學了三年!

只不過自己那個時候是學學這個學學那個……一天要學十幾樣東西。

一聽兩三個月,施紫竹四個人也算是鬆了口氣。

「那……鬼書呢?我們不用學嗎?」四號問。

「那個先不著急,鬼書在符文上幾乎不用,那個東西一般都是用來記錄重要事物的……如果你們想學,在學會了這兩種神文之後,我也可以教你們。」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鬼文學起來那可更難了,沒有三五年的時間,你根本想都別想。

「行了!加油吧……我先出去了。」樂天點點頭。

看著樂天離開,施紫竹看了看其他三位。

「開始吧……」她說道。

兩個人先學悉曇梵文,另外兩個人先學天城梵文!這樣可以有個相互的對照,因為樂天的書只給了兩本。 “葉子,你說這些,是不是財經學院的學生呢?”忽然羊駝子轉過身來。朝着我問了一句。

他這句話把我嚇了一跳,死掉了幾百個學生,想想都有些讓人毛骨悚然。而且從那些屍骨看上去。已經死了有很多年了,很多年前的大學生可和現在不一樣,那個時候的大學還沒有擴招,考上大學基本上就等於有了鐵飯碗。很多人一輩子都把希望寄託在家裏的大學生身上。

如果這些真的是財經學院的大學生。那麼這可是比之前的那些事情更加棘手。

但是這麼大的事兒。卻沒有走漏一點點的消息。我來上學這麼久,也查過不少關於財經學院這邊的靈異傳說,可是從來沒聽說過死幾百個學生的事兒。

這也不讓人意外。比如楊老爺子爲什麼在財經學院佈置八卦陣的原因,我也沒有查到。想到這兒,我心裏又是一驚。難不成就是因爲這些白骨。所以纔有了後面的八卦陣。

正在這個時候,方大師那邊已經在喊我們。

那幾百句屍骨已經被從這個深坑擡了上去。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也已經從上面下來。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兩個人的臉色非常的嚴肅。看着眼前的這個深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葉子,你和楊樂一起在上面看着,一旦有任何的異常,立刻告訴我們。”楊老爺子指了指那條搬屍骨形成的路,朝着我和羊駝子說道,而就在那個路口,有很多警察在那邊守着,不讓其他人從那兒下來。

而方大師他們幾個的任務更重,現在這地方雖然已經被撒了石灰,消了毒。但是這個深坑出現的太過詭異了,誰都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其他的東西。

更讓我們擔憂的是,之前我進入另外一個空間之後,就是從人工湖這邊回來的,這裏還有和那個空間交界的入口。現在整個人工湖都坍塌了,那個入口到底怎麼樣了誰都不清楚。

可是那個空間裏面,可是有非常多的喪屍,一旦出問題把那些喪屍放出來的話,估計要不了多久,整個大學城都會變成喪屍的世界。這樣想想,都覺得特別的恐怖。所以必須得用最快的速度把那個地方找出來,把所有的隱患都排除掉。

這還不算完,之前冷叔和張叔帶回來消息,組織那邊的試驗計劃可能也就在這幾天開始,誰都不能保證會不會拿財經學院開刀,因此還必須得注意那些事情。

我和羊駝子的最主要任務,就是盯着那些可疑的任務。

剛上來,就接到了林萌那邊打來的電話。

“你是說,昨天晚上你們聽到了詭異的動靜?”聽到林萌的話之後,我立刻疑惑的朝着她問道,聲音都提高了八度。

“恩,不是我聽到的,是顧子藝聽到的。”林萌說完話之後,把手機遞給了顧子藝。

說道顧子藝,我纔想起來是那個帶着眼鏡十六歲的小女孩兒,當時我去救她的時候,還差點被人誤會。

“葉子哥,昨天晚上半夜我上廁所的時候,看到那邊有手電筒亮,就趴在窗戶上看了一眼,發現好多人在湖心島上。”顧子藝開口朝着我說道。

“大概有多少人?”

“差不多五六個吧,當時太冷了,我就瞄了一眼趕緊回來睡了。”

掛斷電話之後,我趕緊轉身問羊駝子,之前在那洞裏有沒有看到別的人,或者聽到別的動靜。按照顧子藝所說的那個時間,羊駝子還在島上那個洞裏困着。

聽到我的問題之後,羊駝子想了好半天還是搖了搖頭。那個時候,羊駝子被困在了那個洞里正在想辦法擺脫出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時間去想別的事情,也沒有聽到其他的動靜。

不過這個消息,還是得趕緊告訴楊老爺子他們爲好,說不定那些人就是組織裏面來執行計劃的人?

所以我讓羊駝子先在這兒看着,自己立刻朝着楊老爺子他們那邊跑了過去。

到了楊老爺子身邊的時候,我把剛纔林萌她們的話全部給楊老爺子他們幾個說了一遍。聽完之後,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面色嚴肅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冷叔和張叔。看到他們的眼神,我也有些疑惑。

“葉子,你看看這個就知道了。”張叔拿出手機,把其中一條短信給我看。

只是爲你 看到那條短信之後,我心裏也是咯噔一下。整條短信上,就只有五個字:昨晚已行動。

但是這五個字,卻非常的沉重。這就說明,組織的那個計劃昨天晚上就已經開始執行了。昨天晚上羊駝子被困在了洞裏,顧子藝看到了很多人爬上了湖心島,而今天整個人工湖都塌陷了。這就說明,很有可能這就是組織計劃的一部分。

想到這兒,所有人的心裏都開始擔憂了起來。

楊老爺子讓我上去把那個中年保安帶過來,他有話要問。說完話之後,楊老爺子就讓其他幾個人先不要輕舉妄動,自己和我一起上來去找之前的那個大領導。

“楊爺爺,那些屍骨都是財經學院的學生嗎?”我和楊老爺子一邊往上走,一邊朝着他問道。

看到他點頭,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裏竟然埋了幾百個學生屍骨,以前財經學院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根本查不到,但是這次的事情出來之後,估計那些事情都會被全部挖出來的吧。

上來之後,楊老爺子就跟旁邊的警察說了兩句,那個警察帶着他去找大領導,而我則是去把那個中年保安給帶來過來。中年保安之前就已經在警方那邊錄了口供,所以我現在問什麼他也不隱瞞。

昨天晚上他也看到了手電筒,但是他們幾個到了人工湖那邊的時候,裏面就沒有任何的動靜。他帶着幾個保安拿着手電筒繞着湖心島轉了很長時間,沒有發現異常之後,才轉身回去的。

估計他也沒有想到,會出這麼大的事情。我們以前也偷偷上過那個島,也沒有發生什麼事兒。

不過從他這兒可以得到確認,真的有幾個人登上了那個湖心島。甚至很有可能,也發現了山洞鑽了進去。

可是,現在那些人又在哪兒呢?

我轉身看了一眼身後的深坑,難不成那幾個人還在這坑底?

“羊駝子,你還記得那個山洞大體的位置嗎,就以那個亭子爲參照物。”我把中年保安送到楊老爺子那邊,回來之後指着那個亭子朝着羊駝子問道。

他先是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起身朝着深坑中央的那個亭子看了過去,大概兩三分鐘之後朝着我點了點頭,說如果自己沒看錯的話,那個洞口應該就在東北方向四五米的地方。只不過現在連人工湖都一起沉了,他也不管保證那個洞沒有被水給淹沒。

假愛真歡,總裁狠狠愛 這些當然不是我應該考慮的,還是趕緊把這事兒告訴方大師他們去。

當智明和尚聽到我的分析之後,一巴掌拍在了羊駝子的肩膀上,拍的羊駝子打了個趔趄差點摔倒:“楊樂,你說的可是真的?”

羊駝子活動了一下胳膊,朝着他點了點頭。

“看來,待會兒老楊回來之後,咱們有事兒做了。”

沒過多久,楊老爺子就回來了,而且回來之後還帶着那個中年保安。更讓我有些吃驚的是,那個中年保安肩膀上還扛着一捆繩子。看到這捆繩子之後,我就認了出來,這就是當時我從實驗樓裏找到的那條大繩,只不過拿到這兒來幹嘛呢?

接下來我才知道,楊老爺子跟我想的一樣,要找到那個地方下去看看情況。

羊駝子很快就找到了方位,我們把繩子的一端綁在了亭子的柱子上,然後其他人開始在羊駝子說的那個地方開始往下挖,希望能夠挖到那個洞口。

“羊駝子,你是不是記錯了,這都挖了十多分鐘了,還沒有挖到地方?”我拿着鏟子,有些氣喘吁吁的朝着羊駝子問道。

“應該沒錯,如果掉下來沒有轉向的話。”剛纔他說話的時候還很有自信,可是現在說話的時候,卻開始有些遲疑。

就在我準備繼續往下問的時候,方大師那邊來了一聲“挖出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我趕緊轉過身去往那邊看,只見方大師面前有個黑漆漆的洞,旁邊的一些積水瞬間就從那個洞流了進去。洞口又一些淤泥,特別的潮溼。羊駝子看了好一會兒之後才確認,這就是那天自己遇見的那個洞口。

現在必須得要下去看看裏面的情況才能夠確認,可是我們到底誰下去卻成了問題。

“行了,你們不用爭,我去。”冷叔上前一步,聲音平淡的說道。

看到冷叔出來之後,我們都不再爭論了。確實,現在冷叔是最適合下去的。我們把繩子綁在了冷叔的腰間,而旁邊的方大師則一把抓過我的揹包,從我包裏翻了好一陣子,把一把鏽跡斑斑的刀遞給了冷叔。

那把刀是楊家墳撿到的,本來是一把斷刀,最後還是方大師想辦法把到給再次接起來的。 送樂包去幼兒園的過程無比的順利,因為樂包這個孩子見人說人話,見人鬼說鬼話,什麼人他都能交流。

李大利倒是極其意外的看著這個小男孩。

「你兒子?」他驚詫的問。

「你想什麼呢?我弟弟……」樂天哼了一聲。

「要不我認個乾兒子吧?」李大利問道。

樂天翻了個白眼。

「那我是不是也要喊你爹?」他瞪著李大利。

李大利無語,自己也沒有這個意思啊。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無所謂啊。」他笑呵呵的說道。

「滾!」

樂天哼了一聲。

他看了看樂包,這傢伙居然已經和三個小女孩玩的不亦樂乎了,因為樂包的年紀已經到了五歲,所以他直接開始上中班!

「樂先生……您的孩子……」園長走過來看著樂天,好像要說什麼。

「我弟弟……」樂天糾正。

「哦,您的弟弟還需要馬上補辦本地戶口!還有各種防疫針的打針記錄……要不然幼升小是沒有辦法升學的。」園長提醒道。

「這麼麻煩?」樂天一愣。 泊心公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