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義從善如流,被蘇瑾拉着在隊伍空間裏尋找合適的物品,隊伍空間刷新出的物品很多,但想要找到適合自己使用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地獄手冊的靈能可能有數千種,甚至數萬種,反正到現在也沒有人知道所有靈能的種類,而地獄空間中刷新的物品,很大一部分是需要相應的靈能契合的,這樣一來有很大一部分就被否決掉了。

兩人瀏覽着隊伍空間的刷新,忽然蘇瑾的雙眼一亮,他將瀏覽的界面停住,指着一樣物品道“這個怎麼樣?”

“這是……金丹?”楚義一愣,蘇瑾所指的東西正是一枚金光閃閃的金丹。

“天地之間,何以爲大,何以爲渺,混混不覺,生死一世,噩噩苟且,一世生死!一粒金丹種,藏於丹田內,日日勤休整,終成駕雲仙!”

“丁級靈物,可成長靈能寶物,種種威能,需要宿主自行探索,其等級根據宿主的加持而升級,到達最高端時,能夠使宿主脫離低級生命形態,可使用靈能類型,真力,靈力,內力……兌換積分一萬五千點!”

蘇瑾和楚義面面相覷,兩人一開始只是看到金丹兩個字就留意了一下,畢竟這類名詞在華夏的網文小說中很是常見,但兩人仔細閱讀介紹,並且看到兌換積分的時候,都楞住了。

“嘶……這是個逆天的東西啊!”蘇瑾倒吸一口涼氣,他有些後悔自己兌換高級身體強化劑了,這玩意比高級身體強化劑雖然貴了不少,但其威能效用也同樣不是在一個等級內啊!

“需要的靈能類型似乎都是咱們華夏傳說中特有的,我真好能用,那就……那就兌換這個金丹?”楚義對這金丹也很感興趣。

“就他了!”蘇瑾點頭,他最感興趣的是所謂幫助宿主脫離低級生命形態,最初兌換的金丹只是丁級,遠遠比不上諸神之賜的地級,但其可升級這個特點,就註定這件寶物的未來不可限量。

一萬五千積分,也只有楚義能夠兌換,蘇瑾雖然也很眼紅,不過他除了眼紅之外也沒有其他辦法,而馬上兩人就更加驚訝了,因爲楚義兌換了金丹之後,隊伍空間的列表里居然找不到這個東西了,也就是說這金丹只能兌換一次,根本不允許宿主進行標註。

“完全憑人品的東西,這下我更加期待它未來的變化了。”蘇瑾嘖嘖稱奇,地獄手冊裏的物品,其限制越多,威力相對來說也就越大,丁級的金丹兌換初始價格就是一萬五千點,而且一個隊伍只能兌換一次,這足以彰顯金丹的價值了。

兌換結束,地獄手冊上並沒有出現金丹,這就讓兩人很是納悶了,蘇瑾想了想雙眼一亮,提示楚義搜尋一下自己的丹田。

結果楚義果然在自己的丹田找到了那枚金丹,楚義琢磨了一下,臉上立即露出喜色,對蘇瑾道“老大,我的內裏大幅度增長,而且……運轉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

“大幅度增長?你現在內力有多少?”蘇瑾很是好奇,他的精神力非常匱乏,即使現在也不過三百多點,在事件中根本不敢放開了使用,而其他人的靈能上線有多少,他還真是不知道。

“原本是一千兩百點,現在是三千點,翻了一倍還多!”楚義很是興奮,他本身就是依靠內力和武道的宿主,現在內力翻了一倍多,嘴裏開心的道“哈哈……果然積分還是要用掉的!”

傅少的億萬甜妻 蘇瑾感覺自己的嘴角在抽搐,他真是想一腳踩爛楚義的洗澡盆,這tm也太不公平了,自己累死累活,現在的精神力上限不過三百七十點,而楚義的內力已經快是自己的十倍了。

“老大,你怎麼了?”楚義見蘇瑾一臉不善,有些不安的問道。

蘇瑾嘆了口氣,有些事情是羨慕不得的,只能拍了拍楚義的肩膀道“以後隊伍的戰鬥都交個你了,我要做一個安靜的智囊!”

與此同時,花野真衣站到了沙利葉的身前,沙利葉的眼光從疑惑,好奇,驚訝到最後的震驚。

“原始神民,居然還存在着,真是不可思議!”沙利葉看着花野真衣,不敢相信的搖着頭。

“我到這裏來,是想和你談一談!”花野真衣神色不變,如果這裏掌控一切的還是七宗罪,他肯定不敢涉足,那些瘋子一樣的傢伙可不在乎你是什麼,對於他們來說,沒用的殺掉,有用的視情況殺掉。

但沙利葉不同,他是真正的大天使長,於無數圓中不曾毀滅,接近舊神的存在,他的核心在善惡之間徘徊,應該說沙利葉是最爲接近人的大天使長。

“原始神民,說起來我還要稱呼你一聲老師,不知道你想和我談些什麼?” 修佛傳記 沙利葉疑惑的問道。

“我想和你合作,我想……結束這一切!”花野真衣的表情堅定且倔強,她對面的沙利葉則很是驚訝。

“雖然我不覺得這一切能夠結束,但如果你想的話,看在與原始神民的情分上,我可以幫你一次!”沙利葉微微點頭,他伸出自己的手,示意花野真衣牽住。

花野真衣也伸出手,兩人牽手前行,踏入一片光中。

蘇瑾在地獄空間中依舊兌換了大量的練習時間,他對暗器的掌握如今已經非常嫺熟,張清都覺得大概已經沒有東西能夠教他了,不過蘇瑾也不擔心,他的目標是小李飛刀,現在不過是給自己打底子罷了。

回到現實世界沒多久,花野真衣也回來了,她看起來心情不錯,張羅着要做一桌子飯菜慶祝一下。

“得到靈能了?”蘇瑾見花野真衣的表情,大概就已經有所猜測了,不過爲了保險還是問了一下。

花野真衣理所當然的點頭,笑嘻嘻的對蘇瑾道“得手了,以後我就不是拖累你們的包袱了!”

“說什麼傻話呢?我和楚義可沒有覺得你是什麼拖累我們的包袱。”蘇瑾瞪了花野真衣一眼,大家生死相依,是最重要的同伴,說什麼包袱就有些太見外了。

花野真衣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笑着道歉,蘇瑾好奇的問道“什麼樣的靈能,能讓我見識一下麼?”

花野真衣想了想,她點了點頭,然後輕輕的在蘇瑾的身上點了一指,蘇瑾有些不明所以,他剛想說話,忽然間卻覺得異常疲憊,那感覺就好像連續加了幾個班,然又有好幾頓沒吃,總之異常的難受。

“這是?”蘇瑾感覺自己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眼皮也很重,他立即催動精神力,精神力一運轉,那股疲憊感便立即如同潮水一般消散。

“呼……怠惰,這是七宗罪的力量!?”蘇瑾驚訝的看着花野真衣。

花野真衣笑着點頭道“沒錯,我得到了七宗罪的力量,不過現在能夠使用的只有怠惰之力,以後隨着我自己變強,其他七宗罪的力量,我也可以使用!”

“厲害!”蘇瑾忍不住誇讚了一句,七宗罪的力量有多恐怖,他是最清楚的,如果花野真衣能夠完美複製這些力量,那她的強大可想而知。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想要完全和七宗罪一樣,有些不太可能!”花野真衣聳了聳肩,如果真的能完美使用七宗罪的力量,未免有些太bug了!

蘇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自己想的確實有些誇張,甲級事件的七大敵人,將其力量完美複製在一個人的身上,確實有些異想天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蘇瑾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看了眼電話號碼,蘇瑾有些意外。

“韓夢瑤?” 蘇瑾非常意外,打來電話的居然是韓夢瑤,兩人距離上次見面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將軍墓事件之後,韓夢瑤便沒有再來打擾他,這一次她忽然打來電話,蘇瑾猜想應該是有什麼事情。

“見面?現在?”韓夢瑤似乎很着急,要求蘇瑾馬上和他見面。

蘇瑾皺了皺眉,他現在身上畢竟還擔任着保護韓夢瑤的職務,只能答應了下來,並且苦笑着對花野真衣道“看來我暫時吃不上你做的大餐了!”

“沒關係,以後做給你吃,一樣的!”花野真衣笑道。

蘇瑾離開公寓,韓夢瑤與他約定見面的地方是市中心的一處辦公樓,看了眼這辦公樓蘇瑾就覺得奇怪,s市市中心每一塊土地都是寸土寸金,做一些商業性的生意最爲合適,顯然辦公樓這種東西出現在這裏有些讓人奇怪。

到達辦公樓的頂層,有人爲蘇瑾打開大門,韓夢瑤正與一名年輕男子一起,陪着一名老者說着話。

“蘇先生,你來了。”韓夢瑤見蘇瑾到來,立即上前打了個招呼。

“沒來晚吧!這兩位是?”蘇瑾看着兩人,這兩個人顯然平日裏久居人上,雖然帶着和煦的笑容,但依舊會給人一種距離感。

“這位是我師兄,呂金成!”韓夢瑤介紹道,呂金成與蘇瑾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然後韓夢瑤繼續介紹“這位是我師傅,楊天正先生,我師傅同樣也是s市特勤處的處長,這一次找你的其實是我師傅。”

蘇瑾眼皮微微一挑,特勤處?這個部門往常蘇瑾只在小說裏聽說過,沒想到居然找上了自己,而讓他更沒有想到的是,韓夢瑤居然也是特勤處的人。

“呵呵,小夥子不用擔心什麼,夢瑤不是我們特勤處的人,單純只是我的弟子而已。”楊天正笑了笑,他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很難讓人相信這是之前統領特殊事件管理科的老前輩。

蘇瑾疑惑了,他直接問道“楊老先生好,那不知道您找我是有什麼事情麼?”

“是這樣的,最近s市不太平,出了些讓人頭疼的事情,我們特勤處人手不足,夢瑤這丫頭知道我的難處,便向我推薦了你,說你本事了得,所以這一次……我是想向你求助的。”楊天正笑呵呵的說道,他臉上掛着一絲不好意思,好像真的遇到了難處一樣。

蘇瑾心中可不相信這番說詞,他的直覺告訴他,特勤處的這些人有可能和司徒燼是一夥的,而且想想看,當初韓夢瑤帶自己去將軍墓,隨後政府的人就封鎖了新月島,這一切聯繫在一起的話,蘇瑾可不相信韓夢瑤不是特勤處的人。

極有可能自己和韓夢瑤的接觸,本身就是司徒燼的手段,而且如今徐然已經將司徒燼被修改的記憶恢復了,司徒燼現在找自己麻煩也是正常的。

想到這裏,蘇瑾淡然道“抱歉楊老先生,在下只是個普通人,恐怕幫不上你什麼。”

“呵呵,小夥子不要太謙虛,我知道之前b市來的人冒犯過你,不過現在國家有困難,需要民間的高手幫忙,夢瑤對你可是極力推薦,希望你能摒棄前嫌,伸出援手。”楊天正說話似乎很溫和,但蘇瑾從中品味出的東西可不是那麼溫和了。

楊天正的話很簡單,我們已經知道了你有本事,現在需要你幫忙,你就別推三阻四的了,當初司徒燼能找你的麻煩,我們特勤處一樣能。

蘇瑾實在不想和政府部門扯到一起去,不過既然場面已經這樣了,他也不想當面讓特勤處不好看。

“……可以讓我先知道你們遇到什麼難辦的事情了麼?如果在我能力範圍之內的,我不介意出手。”俗話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就算蘇瑾如今的實力超絕,遠超普通人,但面對國家機器,他還是要小心謹慎,惹怒對方絕對不是好主意。

畢竟自己雖然不怕,但自己還有朋友,有小妹,有父母,這些是他的牽掛,自己如果和政府部門結了怨,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受到牽連。

楊天正聽蘇瑾這樣一說,立即笑了起來,他很滿意的點頭道“其實你不用太擔心,這一次你只是咱們請的外援,行動的時候或許根本不需要你出手。”

“楊老先生還是沒說什麼事情。”蘇瑾皺眉道。

楊天正哈哈一笑“哈哈,好吧!其實事情很簡單,s市內最近出現兩件事情,一件是三起命案,而且全部都是滅門的慘案。”

蘇瑾有些意外,華夏治安之好,說是世界之最也不過分,平日裏連偷雞摸狗都很少見,殺人更是隻在電視上聽說過,至於滅門慘案,蘇瑾回憶了一下,似乎從沒有類似的報道。

“第二件事情也很簡單,同樣是命案,不過死的是一羣外國人,你要知道s市畢竟是國際都市,而且華夏的治安一向很好,這樣在短時間大量的命案非常不正常。”楊天正繼續說道。

蘇瑾這次倒不是很意外,之前那些地獄手冊宿主在自己的公寓就被徐然一次幹掉了七個,看起來s市這樣的宿主強盜不止那些。

楊天正眼角的餘光觀察着蘇瑾,不過蘇瑾臉上幾乎沒有變化,他心裏又何嘗不在防備着特勤處的人。

“我覺得這兩件事很有可能互有關聯,本來特勤處的力量應該是夠用的,但驗屍的時候我們發現,很多死者的致命傷都非常奇怪,爲了以防萬一,纔要辛苦你這位民間高手。”楊天正笑呵呵的說道。

蘇瑾對宿主強到那羣人也很感興趣,既然有這個機會,那麼不妨藉此探索一番,畢竟有政府的力量撐腰,有些事情做起來就要輕鬆簡單多了。

“好吧!我願意幫忙,不過我希望只此一次。”蘇瑾說道,他不想和特勤處牽扯的太深,主要是司徒燼那邊也是個大麻煩,把他招惹來的話,到時候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楊天正對於蘇瑾的態度非常滿意,他笑道“那就麻煩蘇先生了,金成啊!你和夢瑤今天就和蘇先生一起走一趟,看看能不能查出點什麼來!”

呂金成點頭稱是,帶着蘇瑾和韓夢瑤離開,三人離開後楊天正若有所思,他忽然笑了笑“看來司徒燼懷疑的沒錯,這個年輕人……不老實啊!”

蘇瑾與呂金成韓夢瑤同行,呂金成邊走邊介紹情況“蘇先生,我們現在去第一次發現的案發現場,那裏死去的是一家三口,父親的胸口被穿刺,心臟不翼而飛,只是那個被穿刺的傷口只有針眼大小,絕對不可能從傷口裏取走心臟。”

“有沒有可能是某種腐蝕性的大小,將心臟直接腐蝕在胸腔裏?”蘇瑾問道,既然取出去,那麼最大的可能就是還留在胸腔裏。

呂金成搖了搖頭“沒有,我們做了完整的解剖,腹腔內其他器官都完好無損,唯獨心臟消失,從心脈上的傷口來看,似乎被巨力拉扯過,當然我的結論還是不可能從那樣的傷口把心臟取走。”

蘇瑾沒有說話,用科學的眼光來看,確實不太可能,但從宿主的角度來看,這也不是難事。

“遇難的女子與男子是夫妻身份,她的死因就簡單多了,額頭受到了強烈的衝擊,手指大小的傷口貫穿顱骨,直接腦死亡!”呂金成繼續介紹道。

“那第三個人呢?”蘇瑾隨口問道。

“第三個人……應該是這家的小孩,是個男孩,六歲左右,不過我們沒有找到他的屍體!”呂金成苦笑着搖頭。

蘇瑾一愣,他疑惑道“既然連屍體都沒有找到,那你們有什麼理由認爲那個孩子也死了?”

“怎麼說呢?我們雖然沒有找到那孩子的屍體,但是我們找到了他的皮膚,一整塊,從頭到腳極其完整,如果充裝上物品,絕對能夠做成一個完美的娃娃!”呂金成嘴角帶着古怪的笑容,蘇瑾覺得這傢伙如果去演恐怖片,單憑藉這個笑容就一定能夠大火。

“這樣說的話,確實能夠確認孩子的死亡。”蘇瑾點了點頭。

韓夢瑤此時卻搖了搖頭道“恐怕沒那麼簡單,我師兄剛纔也說了應該,也就是說我們也不能確定,因爲經過專業人士鑑定,那張皮不像是被剝下來的,說是和蛇一樣,是自行蛻皮!”

“蛻皮?”蘇瑾猛的一愣,還沒聽說過人能夠自己蛻皮的。

辦公樓外一輛豪華跑車已經在等待,韓夢瑤自然是跑車的主人,半個小時後穿過擁堵的公路,三人終於到達案發現場。

這是一處中檔小區,特勤處似乎對事件進行了保密處理,小區裏並看不到什麼人對這裏感到好奇的,也就是說至少現在小區裏還沒有人知道命案的發生。

“你們進行保密處理了?”蘇瑾向呂金成問道。

呂金成點頭道“案發後警方接到報案,第一時間就將案件轉交給我們特勤處了,我們將報案人控制住,並且對周圍一公里的住戶進行了排查,以確認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情。”

案發處在三樓,呂金成有住宅鑰匙,打開住宅大門後,蘇瑾看了一眼,住宅內被破壞的非常恐怖,很難讓人相信這樣的傷害居然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案發現場分明是經過劇烈的戰鬥,屋內被破壞的嚴重,看起來就好像是被恐怖分子用炸彈給炸過一樣。

“這裏是聾啞人專用社區麼?”蘇瑾忍不住吐槽。

呂金成笑了笑,他道“我們也覺得很奇怪,按說能夠形成這麼嚴重破壞的戰鬥,絕對不可能無聲無息,但事實上除了這家的鄰居發現他們一家人半個月都沒有出門,出於好奇的目的,最後才發現這裏的慘狀外,其餘附近的鄰居沒有一個人有所察覺的。”

所謂使出反常必有妖。蘇瑾敲了敲自己的鼻樑,隨口道“那只有兩個可能了,第一是有人在戰鬥的時候將附近所有人都給弄聾了,二就是他們有辦法讓戰鬥的動靜不傳出這扇門。”

蘇瑾走入屋內,他仔細觀察着周圍的情況,特勤處將現場保護的很好,所有的東西都有標註,盡最大可能保證現場和案發時不會有太大的出入。

片刻後,蘇瑾將目光看向了牆壁,他的眼神微微一閃,牆壁上大片的灰石,牆皮掉落,他伸手摸了摸。

“蘇先生有什麼發現麼?”呂金成見蘇瑾將注意力放在了牆壁上,好奇的走上前來詢問。

“算是有吧!呂先生看看這堵牆。”蘇瑾用手指敲了敲牆壁。

呂金成畢竟是專業人士,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問題所在,牆壁被破壞的非常厲害,但問題就在於這一點,蘇瑾剛纔敲擊牆壁的時候,直接將牆壁給敲穿了。

“很薄,這不合常理。”呂金成皺起眉頭,他不能理解怎麼會發生這種情況。

韓夢瑤也好奇的湊了上來,她戰鬥力比呂金成強的多,但是不像呂金成擅長刑偵追蹤,所以沒有明白兩個人在打什麼啞謎。

呂金成給自己的師妹解釋道“以牆壁被破壞的程度來看,這裏絕對是受到了巨大力量的攻擊。”

“這點我也看的出來。”韓夢瑤點了點頭。

“但怪就怪在這裏,這麼大的力量居然沒有徹底將牆壁擊穿,你看這邊。”呂金成的手指順着牆壁移動,口中繼續道“所有的破壞點都在同一個位置停止,就好像……。”

“就好像沒有被破壞的外側牆壁,被某種東西保護了,或者說是阻擋了。”韓夢瑤畢竟是聰明人,呂金成已經解釋到了這個程度,她自然也發現了不對。

呂金成微微點頭,他用手指戳了下牆壁,和蘇瑾剛纔敲擊的情況一樣,剩餘的外側牆壁不到半釐米後,非常容易就被戳穿。

“蘇先生,你有什麼想法麼?”呂金成看向蘇瑾。

蘇瑾微微點頭,他道“就像我剛纔說的,這麼大動靜都沒有驚擾到周圍的人,那麼不是所有人都被弄聾了,就是有戰鬥的雙方有什麼辦法將動靜擋住,留在了戰鬥現場。”

“……蘇先生的意思是,保護了外側牆壁的東西,實際上是某種能夠隔絕聲音的護罩?”呂金成疑問道。

蘇瑾笑了笑“當然,這個可能超乎常理,但是從現場的情況來看,確實有這個可能,而且很大。”

“怎麼可能,就算戰鬥的雙方真的能夠找到一個巨大的護罩,但想要將它遍佈房間,這怎麼看也是一個巨大的工程,而且牆壁是從內裏的中心被保護的,也就是說這東西必須鑲嵌在牆壁裏側,這就更不可能了吧?”韓夢瑤對蘇瑾的猜測嗤之以鼻,認爲根本是在瞎扯。

蘇瑾倒是不在意韓夢瑤的態度,他將目光看向了呂金成,顯然師兄妹兩人中,拿主意的是呂金成這個師兄。

果然,呂金成微微點頭,他道“並非沒有這個可能,至少在我華夏……確實有一些人能夠做到,他們把那種東西叫做禁制!”

“禁制,師兄你說的是……道家的那些傢伙?”韓夢瑤似乎也知道什麼,好奇的問道。

蘇瑾被兩人這麼一說,也有些好奇,他現在心裏已經確定是宿主的所作所爲了,但兩人忽然提出一個道家,似乎這道家的人,同樣能夠做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有可能,之前師傅提到過的那個人,道家未來的天師,徐然!你還記得吧!?”呂金成說道。

蘇瑾微微一愣,徐然?徐然居然是什麼道家的人,而且還有可能是未來的天師?那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

韓夢瑤點了點頭,她疑惑道“師兄你的意思是……徐然能夠做到這種事情?”

“未來的天師接班人,應該沒問題吧?”呂金成自己心裏也沒譜,但只從特勤處的資料來看,徐然確實是華夏最受器重的年輕人,未來有可能成爲守護這個國家的神祕力量。

“那我們現在就派人把他抓起來。”韓夢瑤異常激動,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

蘇瑾和呂金成都是一愣,兩人互視了一眼,蘇瑾咧嘴道“呂兄,受害人一家的照片有麼?我想看一看。”

“蘇兄說的是,我倒是把這個給忘了。”呂金成連忙說道。

韓夢瑤氣的腮幫子都鼓起來了,不滿的道“喂,你們兩個才認識多長時間,什麼呂兄,蘇兄的?你們惡不噁心!”

呂金成苦笑着道“沒辦法啊師妹,你那話說的我都沒辦法接,那可是徐然,未來的天師,道家總長,說抓就抓?”

“未來的天師怎麼了?俗話說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師兄你怎麼開始畏懼強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韓夢瑤很是不滿,一臉都是要爲天下無辜請命,幹掉那些強權敗類的氣息。

呂金成咧了咧嘴,忽然對蘇瑾拱了拱手道“蘇兄對不起,讓你見笑了。”

“無妨無妨,龍生九子尚且子子不同,何況你們只是師兄妹。”蘇瑾連忙擺手,看那表情分明是在說你也不容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