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柏的嘴在動著,咬碎的帝嚳神丹的汁液統統都輸送給石靈兒。楊柏的心在瘋狂的跳動,那是期盼,期盼石靈兒的歸來。

上空的大陣還在運轉,在這生死大陣之中,楊柏就這麼抱著石靈兒,把帝嚳神丹一點點的輸送進石靈兒的體內。

等全部送完的時候,石靈兒身體依舊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讓楊柏心都要凝固了,可就在楊柏想要發狂的時候,嘴中突然傳來奇特的能量。

「怎麼回事?」楊柏的嘴唇彷彿綻放光芒,石靈兒的身體也綻放光芒,那中毒之後的五彩之體,在慢慢的消散,大陣當中好像出來無形的風,這樣的風吹過石靈兒,石靈兒的身體在起伏,那是生命的歸來。

「真的可以?」楊柏都要落淚了,剛才石靈兒死在楊柏的面前,楊柏心都要碎了。如今看到石靈兒身上逐漸溫暖起來,呼吸已經重新出現,雖然石靈兒還沒有蘇醒,可是帝嚳神丹真的有作用了。

帝嚳神丹,上古流傳下的神丹。 無限劍神系統 這世上無人知道帝嚳神丹到底有什麼作用,一切都只是傳說而已。

楊柏的嘴唇之光也在綻放,楊柏激動的心更加跳動起來,一股炙熱的能量,從石靈兒的嘴中慢慢的輸送出來。

「靈能,為什麼帝嚳神丹也給我輸送能量?」楊柏根本想不到,一股滂湃的靈能瘋狂的輸送進來,楊柏體內的龍元道在瘋狂的運轉起來。

同時龍紋令把靈能慢慢的轉化龍氣,龍丹在轟鳴,一切都在復原,甚至這種復原是剎那間,這股靈能太多了。

「帝嚳神丹,不是給石靈兒起死回生嗎,為什麼會反哺我?」楊柏弄不懂,這個時候也無需弄懂,只能夠瘋狂運轉功法。

石靈兒的眼瞼在抖動,彷彿做了一個夢,帝嚳神丹不光碟機除了屍毒,也讓石靈兒重新復甦過來。

其實楊柏並不知道,帝嚳神丹的確能夠起死回生,那也得看死人的神魂還在不在。石靈兒如果是普通人,而且死的久遠,就算是帝嚳神丹也無法復活。

石靈兒剛死,而且眉心的神格碎片還沒有徹底消散,殘留一縷神魂,這才讓帝嚳神丹發生作用。

而且帝嚳神丹分陰陽,外為陽丹,內為陰丹,不過神丹分陰陽,那需要神奇的轉化。帝嚳神丹能夠擁有神秘之力,完全來自陰陽之丹。只是世上根本無人知道神丹分陰陽,而且也不會有現在這樣情景出現。

楊柏是活人,石靈兒是死人,兩人處在生死大陣當中,楊柏被死氣侵蝕,生氣卻讓石靈兒無法復活。

楊柏跟石靈兒是陰陽狀態,生死之氣也是陰陽狀態,帝嚳神丹在這循環當中,也激發了陰陽神丹的作用。

陽丹救治石靈兒,而陰丹之威卻在輸送進楊柏的體內。陰丹能夠讓死氣消散,能夠讓楊柏的境界提升。

楊柏承受這股靈能,戰鬥損耗的一切都復原,而且楊柏龍丹持續的轟鳴,楊柏已經徹底朝著金丹後期而去,而且已經達到金丹大圓滿,那種特殊的意境又一次出現。

「晉陞了?我居然能夠在這個時候晉陞?」楊柏無法說話,雙眸閃爍無比,嘴中的光芒卻在更加的耀眼奪目。

「幹什麼呢?我的帝嚳神丹!」向萬里發出哀嚎,看著石靈兒真的有了氣息,向萬里痛心疾首,元嬰都在上空跳躍,好好的神丹卻浪費在一個死人身上。

楊柏就是傻子,就是白痴,為了一個女人,那可是神丹。向萬里根本不明白,也不會明白,而且看著楊柏還摟著石靈兒,向萬里只能夠操控大陣,希望在徹底復原之前,能夠打斷楊柏。

可是生死棋之下的龍泉劍突然劍鳴一聲,化為一條神龍扶搖而起,滾滾龍威降臨,無數的金芒形成銀河,阻擋大陣。

避塵珠也是光芒大盛,長河水在逆轉,生死氣在被擋下,楊柏的抱住石靈兒的時候,龍鱗甲猶如流水一樣歸來,落在楊柏的身上,形成一套暗金色的甲胄,楊柏的臉龐都被奇特的頭盔覆蓋。

楊柏的氣息突然消散了,沒有殺氣,沒有怒氣,楊柏的目光卻越發的平和起來,甚至現在的楊柏彷彿化為普通人一樣,楊柏的境界進入新的境界,眉心的龍山神格卻更加的明亮奪目。

「怎麼回事?」向萬里也感受到不同,隱約覺得哪裡不對,可是看著楊柏還抱著石靈兒,向萬里就氣的不行。

可就在這時候,楊柏終於鬆開了,楊柏體內猶如驚濤駭浪,無數的靈能還沒有轉化完畢,不過卻都進入丹田當中,形成靈雲伴隨在龍丹之下。

這些靈能都在龍元道功法之下,慢慢的轉化龍氣,只要給楊柏一定時間,這些靈能轉化龍氣,楊柏的境界會飛躍。

楊柏現在沒有空管為什麼帝嚳神丹會輸送靈能,而是緊緊的看著懷裡的石靈兒,就在剛才,石靈兒眼瞼慢慢張開一道縫隙,楊柏現在擔心的看著石靈兒,不知道死中而活的石靈兒,有什麼什麼異樣。

「楊柏,你哭了?」石靈兒終於睜開眼眸,真的做了很長的夢,在夢中好像楊柏已經發瘋,成為世界的魔王,毀滅一切。

石靈兒的神魂已經歸來,眉心的神格碎片又一次出現,陽丹也改變石靈兒的體質,石靈兒更加適合修鍊。

石靈兒睜開的第一眼,當然認出楊柏,同時也看到楊柏通紅的眼角,以及臉頰之上未乾的淚水。

「不哭,怎麼能哭呢,你活了。」楊柏趕緊擦拭一下,石靈兒真的復活了,帝嚳神丹真的有作用。

「我,我怎麼了?」石靈兒好像忘記中毒的事情,甚至在楊柏的懷抱當中,看向大陣,也是一愣。

「李濟呢,你來救我嗎?」石靈兒的一段記憶好像缺失,或許那是神魂的記憶無法復原,畢竟石靈兒死亡幾分鐘。

「李濟?靈兒,他已經死了,這裡是幽都宮。」楊柏趕緊解釋一下,強大的神念一直在觀察石靈兒,石靈兒只是缺失一部分記憶,應該沒有太大的事情。

「我這是怎麼了?外面這是誰?這個時候,你還抱著我?」石靈兒又一次疑惑的看著四周,尤其看著腰間的儲物袋,石靈兒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抱著你,暖和!」楊柏傻笑起來,石靈兒也笑了起來,這一刻,兩人好像都沒心沒肺,不管外面的腥風血雨。

「真的活了,楊柏,你給廢物,你毀了帝嚳神丹。」向萬里看到石靈兒活了下來,已經徹底爆發了。

可就在向萬里說完時候,楊柏卻猛的抬起頭來,犀利的目光穿透生死旗,冷酷而詭異的看著向萬里。

「靈兒,稍等一下,我帶你離開。」楊柏慢慢站了起來,一抬手,龍泉劍已經返回手中,楊柏的氣息皆無,猶如普通人一樣,只是握住神劍龍泉。

避塵珠也降落下來,守護在石靈兒的身邊,石靈兒趕緊躲在楊柏的背後,暗中也抓住儲物袋,好像在找尋什麼。 周雙卿其實直到現在也依然走不過白以智這坎兒,所以她面對白以智的表情一直都是很複雜的。

直到聽到對方提起了自己要去實習的事情,周雙卿才滿臉難以置信的抬起頭,看著面前的男人。

她沒想到到了現在,白以智在當眾羞辱過自己,甚至還想打自己之後,居然還有臉提讓自己的父親幫忙找實習的事情。

白以智完全沒有明白過來自己的立場,這麼多年來,他哪一天不是對周雙卿呼來喚去的,這就是他們兩個人對話的常態罷了。

所以白以智完全沒有注意到現在的這番話有多麼的過分。

甚至周雙卿待在那裡半天沒有反應,他竟然還有些不耐煩了。

「周雙卿,你給我辦事能不能上點心啊,我們實習的報名還有兩個星期就要結束了,你趕緊在那之前把你爸催一催呀!」

「要是我的實習申請通過了的話,我倒也不是不能考慮讓你再做我的女朋友。」

周雙卿原本就已經非常驚訝了,可是此刻她沒想到白以智還能說出更加不要臉的話來,一下子漂亮的小臉都慘白了。

「白以智,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周雙卿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滿臉不耐煩的男人,語氣裡面滿滿的都是震驚。

周雙卿簡直難以理解面前的男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渣男能夠渣到這個地步也未免太嚇人了,他們兩個之間發生了那麼不好的事情,原本已經是決裂到應該如仇人一般。

他現在居然還有臉像是施捨一般的對自己說什麼還可以做他的女朋友?

白以智聽到這驚訝的語氣,還以為周雙卿是高興的不知所措了呢。

白以智嘴角的笑容忍不住更加得意了,他自己心裡也是清楚的。

周雙卿死心塌的喜歡了自己那麼多年,又為自己付出了自己的全部,怎麼可能說放棄他就放棄了呢?

枳實會所那天周雙卿會跟莆雲古夏走,只不過是當時情緒太激動,又是形勢所迫,所以才在那種氣氛下跟著人家走了。

跟喜不喜歡他其實並沒有什麼關係。

他現在只要給周雙卿這麼一個虛而不實的,能夠讓她重新回到自己身邊的諾言,她不就高興的跟個什麼似的。

就跟她前幾年像條哈巴狗一樣,圍在自己身邊轉的樣子又有什麼分別?

白以智這下子不僅得意了,甚至變得底氣十足,現在還得意的又重複了一遍。

「我說了讓你趕緊催催你爸,我的實習申請再不通過就來不及了。」

白以智滿臉的不耐煩。

「你瘦下來之後,腦子是不是也跟著瘦了,連個人話也聽不懂了。」

「要是你爸爸能通過我的實習,他給我安排個舒服點的位置,那我還是可以考慮讓你重新回到我身邊的。反正你已經為我付出了那麼多了,這麼多年沒有功勞有苦勞,反正這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了唄。」

周雙卿見他這麼半天,都是一副恬不知恥理所當然的樣子,氣得渾身都發抖了。

「讓我當你女朋友是嗎?」

周雙卿發出了一聲冷笑,這在眼前陽光開朗單純的女孩身上是很少見的。

「我當你女朋友了,你的白月光沈清晏可怎麼辦?」

白以智在這得意了半天早,就忘了自己還有沈清晏這麼個女朋友了。

「咳,沈清晏,」

白以智臉上得意的笑容一下子就僵硬了,不過他還是馬上就別過了頭去。

「清晏他現在是我的女朋友,那你也可以做我的紅顏呀,或者我認你當乾妹妹之類的。」

白以智說到這裡竟然還充滿了下流意味,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

「乾妹妹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友情以上戀人未滿的那種。」

連一向見多識廣,自翊活了兩輩子啥人沒見過的許醉凝這個時候都驚了。

白以智脖子上好像是頂了個腦袋,但是怎麼半天凈是不說人話呢?

自己想著腳踏兩隻船,被人當面揭穿之後,不思悔改也就算了,竟然還能說得出紅顏知己乾妹妹這種話來。

這個不要臉的程度真是超出天際了。

白以智倒是覺得自己找到了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此刻正在洋洋自得的又開口了。

「反正你做我乾妹妹也和以前你做我女朋友的時候差不多啊,你就乖乖的在我身邊繼續伺候我就行了,如果我和清晏分手了,那你還是有很大的機會上位的,到時候——」

啪!

周雙卿已經對面前這個男人忍無可忍了,最終沒能忍住,還是一個巴掌抽在了渣男的臉上。

白以智捂著臉,獃獃的看著面前的周雙卿,這個三四年來在自己面前一直唯唯諾諾的小姑娘居然動手。

「你他媽的還敢跟我動手?」

白以智回過神來,面目一下子就猙獰了起來。

周雙卿雙手握拳,即使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但還是頑強的吸了吸鼻子。

「我打你怎麼了?你這種渣男就是該打!我當初也是眼瞎才會看上你的!」

周雙卿其實這麼多天以來,心裡一直在難受,直到現在她才明白什麼叫心如死灰。

她難以想象在這個男人心裡自己到底有多賤。

白以智聽到他這話簡直快要瘋了。

「我怎麼就是渣男了?明明是你自己喜歡,非要貼上來的,我給你機會還不對了?」

「我要這種機會做什麼?」

周雙卿看著白以智一副死性不改的樣子,氣的聲音顫抖。

「白以智,你現在願意和誰在一起就隨便你,總之你以後離我遠點兒,別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周雙卿說完這話馬上就要走,白以智哪裡能夠忍受這麼多年來對自己言聽計從的女人突然打了自己呢,上前一步就抓住了周雙卿的肩膀。

「你他媽的這個時候還敢走?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了。」

白以智對周雙卿向來都沒有任何的憐憫之心,他現在因為憤怒而出手,力氣更是大的很,周雙卿冷不丁的被他拉住肩膀,差點要摔倒。

許醉凝面色一變就要出手,可是身旁卻有人比他動作更快。

一隻修長的大手緊緊的捏住了白以智的手。

白以智沒想到這會兒還有人多管閑事,抬起頭就要罵。

「誰要在這裡多管閑事!看我不…」

他原本是滿臉的憤怒,氣的眼睛都紅了,可是他想那個抓著自己手手腕的手的主人,一下子就呆住了。 那犀利的目光,向萬里就是一愣,這個時候的楊柏,安靜的可怕,身上怎麼一點氣息都沒有,跟剛才極度的暴虐完全不同。

「楊柏,你也是油盡燈枯,你為什麼不自己服用帝嚳神丹,為了一個女人,值得嗎?」

「值得!」楊柏把龍泉劍放在胳膊彎當中,龍鱗甲化為的甲胄成為磨刀石,龍泉劍猛的拔出,無數的火星而起,龍泉劍的光芒又一次綻放出來。

「現在該我了!」楊柏根本不廢話,如今成為金丹大圓滿,就差最後一步,也能夠成為元嬰期。

楊柏的龍丹徹底坐鎮丹田,龍丹上的龍紋,已經開始慢慢演化,楊柏所有的龍氣都在歸來,都是為了化龍的時刻。

向萬里還想說什麼,可就在這時候,楊柏突然一拳朝著生死長河而去,龍鱗甲所化的暗金色拳套,化為隕石一樣。

「就憑現在的你?」向萬里根本不知道楊柏已經復原,甚至陰丹送給楊柏絕世之能。

「轟!」一拳砸出,長河逆轉,死氣長河凌空而起,巨大的水柱居然朝著上空的生死旗而去。

生死旗當中可是有向萬里元嬰,水柱在轟鳴,無數的死氣湮滅下去,嚇得向萬里一個激靈。

「斬!」就在這愣神的功夫,楊柏的龍泉劍徹底舉起,而那一刻,楊柏的氣息終於出現,那是真正的龍威。

「給我破!」楊柏縱身而出,恐怖的龍氣輸送進龍泉劍當中,神劍綻放出更加恐怖的光芒,這是楊柏最強一擊,身為金丹,楊柏也能夠越級而戰。

劍芒化為的神龍太龐大了,以前楊柏斬出的神龍,或許猶如溪流,如今卻猶如長江一樣,巨大龍軀都讓大陣無法承受,剩下的一半生死長河轟然碎裂開來。

生死旗在獵獵作響,旗杆都裂開一道道縫隙,而那條巨大的神龍已經扶搖而上,徹底轟開大陣。

「這不可能,神器的威能是減半的,你怎麼能夠激發出這樣神威。」向萬里狂吼一聲,楊柏明明重傷,怎麼還有這樣的戰鬥力。

「去你的!」一劍為斬,同時從下而上,楊柏又一次斬了出去。楊柏也激動無比,體內的龍氣太多了,多的楊柏都想化為一條龍。

「轟!」更加無比的劍芒出現,生死棋真的承受不住了,當場炸裂開來,無數的屍氣也炸裂開來,形成的能量波,直接讓大殿的一切都化為灰燼。

「不!」向萬里的元嬰逃了出去,可是也看到大陣旁邊的身體直接煙消雲散,向萬里成就元嬰,卻失去真身,境界也會倒退的。

「楊柏,我要殺了你!」向萬里還想拚命,可就在這能量餘波當中,一隻手猛的朝著向萬里抓了過去。

「死的人,應該是你!」楊柏的速度有多快,比閃電還要迅速,尤其龍鱗甲包裹,楊柏的手猶如龍爪一樣。

「為什麼會這樣,你怎麼能夠恢復的?」向萬里的元嬰轟出一道道屍氣,可是全部被楊柏捏爆開來。

向萬里徹底傻了,楊柏太強悍了,這哪裡還是金丹期,徒手間就能夠把元嬰威能給轟碎,而且楊柏已經拿著劍走來了,那可是神劍。

「不,我不能死,我真的不能死。」向萬里畏懼了,堂堂的屍道大長老畏懼了。向萬里可是修鍊這麼多年,如今成就元嬰,未來還屬於向萬里的,一定不要死在這個二愣子手上,楊柏不能力敵。

「想跑!」楊柏怎麼能夠讓向萬里跑,剛才向萬里害死了石靈兒,如果不是帝嚳神丹,楊柏會後悔一生。

神劍斬了下去,神龍又一次出現,向萬里猶如嬰童一樣發出尖銳的叫聲,同時元嬰之上,出現十八個窟窿。

「十八元道遁!」十八窟窿,十八精血,十八幻影元嬰,向萬里居然把元嬰分裂十八,能逃出多少,以後還能夠互相融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