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勇到了這個時候,好像還是沒有意識到危險就在自己的面前:

“別人怎麼想那是別人的事情,由他們去吧。難不成讓我死了,二弟才能夠真的安心啊,哈哈……



楊勇只是開了一個玩笑,沒想到在宇文成都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如果王爺千歲你能夠這樣做,太子應該不會反對的!”

楊勇這個時候才意識到了事情有些不妙,這個宇文成都好像就是衝着要自己的性命來的,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

“宇文將軍,你開什麼玩笑,我和太子是親兄弟,何況,他程偉了太子,我都沒有說什麼,難不成他反倒要將我置於死地不成?”

“太子有這個意思,只是顧念到你們之間的兄弟情義,所以不好意思開口而已。所以才讓我來告訴王爺。”

“你這是在謀反!”

楊勇徹底的慌了,身體都在微微的顫抖,宇文成都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如果我們對當今萬歲如何了,應該算是謀反,可是你不過就是一個逍遙王爺而已,太子的身份地位恐怕要比你高上不少吧,所以我們還不算是謀反。而且,王爺,聽微臣的一句話,假如你自己動手還能夠保證你王爺的尊嚴,可是如果讓我動手,也許你還要多吃一點兒苦頭。”

“你當我這個王府中的都是死人麼?”

難得楊勇有了一點兒血性,可是聽着他的聲音,怎麼都有點外強中乾的味道。宇文成都根本就沒有將楊勇的質問放在眼中,他仰天哈哈大笑:

“王爺,實不相瞞,你的王府早就已經被我的家丁給包圍住了,今天你的生死已經由不得你自己來決定了!”

“你們這樣做就不怕我父皇追究下來麼?”

“追究?哼,現在韓擒虎和賀若弼的大軍還都在漢國,他們就是想要回來,也是鞭長莫及。現在留在國內的大部分精兵,也都已經被我們父子收攏了。萬歲想要追究我們的責任,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手上的籌碼!”

到了這個時候,宇文成都的眼中殺機盡顯,他慢慢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拉出了懸掛在腰中的寶劍……

(本章完) 第3321章

隨著丹藥出爐,最後一道雷劫落下,中年婦人手裡一柄仙器舉在頭頂,企圖擋下最後一道雷劫!

「咔嚓……」

最後一道雷劫含著天威落在對方的仙劍上,瞬間仙劍被劈成碎片,眼看著馬上要落在中年婦人的頭頂時,墨九狸丟出一道銀光,竟然是她之前比試煉器時,煉製的四階上品仙劍!

將最後的雷劫擋住了大半,中年婦人雖然還是被劈到了,但是身上有鎧甲護體,並沒有受傷,只是有些狼狽罷了!

中年婦女看向對面的墨九狸感激的說道:「多謝你小姑娘!」

「舉手之勞!」墨九狸笑著道。

「我的回靈丹是中品,你呢?」中年婦女拿出自己的丹藥說道。

「極品!」墨九狸也拿出自己的丹藥說道。

哪怕隔著結界,眾人也能明顯感覺出墨九狸手裡的回靈丹和中年婦人手裡的回靈丹,相差的多大!

墨九狸手裡的丹藥晶瑩剔透,甚至帶著柔和的光,而中年婦人手裡的丹藥,也就是品質看著不錯而已!

「小姑娘,你真的很強,我很期待你能在八荒大比上綻放光芒!」中年婦人看著墨九狸手裡的丹藥,讚賞的說道。

「那就借前輩吉言了!」墨九狸禮貌一笑的說道。

「我叫墨藍淇,你呢?」墨藍淇看著墨九狸問道。

「墨九狸!」墨九狸聞言一愣,隨即想了想說出自己的名字。

「沒想到你也姓墨,我們還真有緣!」墨藍淇也是微微一愣笑著說道。

她對墨九狸的印象很好,不僅是因為墨九狸的煉丹術和煉器術比自己強,而是墨九狸那種不驕不躁,清冷又不做作的氣質,讓墨藍淇很舒服!

知道墨九狸也性墨后,比起墨族的那些晚輩,墨九狸讓墨藍淇更多了一絲好感!

想了想墨藍淇拿出一塊墨色玉佩遞給墨九狸說道:「這是我的信物,希望以後我們還能遇見!」

說完也不等墨九狸拒絕,墨藍淇直接捏碎了號碼牌,離開了擂台!

沒有在外圍停留的離開了!

其餘人對於墨藍淇的舉動,只是理解為對方看好墨九狸的天賦罷了!

可是夏長老,和第七擂台上的芍藥卻震驚不已!

夏長老還好,驚訝過後很快回神,但是芍藥整個人都傻眼了!

為什麼?為什麼?分明在這個小小的東鳳國,自己才是應該最受矚目的,可是為什麼會是哪個賤人?墨藍淇前輩是什麼人啊?

為什麼會易容出現在這裡參加比試,還對哪個賤人刮目相看?這些都是應該屬於自己的才對!

芍藥看著墨九狸的視線,簡直葯殺人!

特別看到墨九狸手裡那枚黑色的玉佩,眼中的殺意更甚,這讓墨九狸好奇的挑眉的看了眼第七擂台上的芍藥,不明白自己又不認識對方,為何對方有這麼重的殺意?難道就因為這枚玉佩?

雖然墨九狸一開始就看穿了墨藍淇的易容,但是卻並不知道對方的身份!

現在芍藥殺人般的視線,盯著自己手裡的玉佩,倒是讓她猜測到一些什麼! 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宇文成都,楊勇哆哆嗦嗦的向後退着,堂堂的一個王爺到了這個時候,竟然嚇得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就是想要喊自己府中的護衛,都喊不出來。宇文成都手上的寶劍在陽光下泛着寒光。

按照之前楊廣的意思,是利用刺客讓楊勇在神不知鬼不覺中死去算了,可是宇文父子怎麼會不借着這個機會成大事呢,如果楊廣真的站到了自己的身邊,他們不介意順水推舟,將楊廣推到皇帝的寶座上,如果楊廣依舊對他們鬧出的事情不理不睬,他們也考慮着是不是直接將大隋朝的國姓改一改。

有了這種想法,宇文成都纔出奇的高調,聚集在王府外面的家丁,是他們邁出第一步的資本。

看着宇文成都的兩眼血絲,楊勇感到從腳底升起了一股寒意,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在後花園的橋墩上傳來了一聲輕笑聲:

“宇文成都,你號稱是大隋國的第一猛將,怎麼現在衝着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王爺耀武揚威,你就不感到丟人麼?”

忽然出現的聲音,讓宇文成都和楊勇兩個人都嚇了一跳,幾乎同時順着聲音看去,一道身影從橋墩上飛過來,還沒有等到宇文成都明白過來,這個身影已經將楊勇拉到了旁邊,和宇文成都保持了一段的距離。

這是一個身體精瘦的男子,臉上帶着輕鬆的笑意,當他把楊勇和宇文成都之間的距離拉開之後,擺弄着手中的一把匕首,悠哉悠哉的樣子,看上去非常的愜意。

“你是誰,怎麼跑進我的府裏來的?”

率先發問的竟然不是宇文成都,而是楊勇這個荒唐王爺。

剛剛出現在楊勇府中的荊軻也被楊勇的問題弄的一愣,他心裏想:有沒有搞錯,宇文成都可是要刺殺你的人,我出現在你的府中,完全是爲了保護你的安全啊!

可是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沒有心思和這樣一個糊塗的傢伙計較了。荊軻

也終於明白了,爲什麼楊堅會放棄楊勇作爲儲君,而是選擇了楊廣。這傢伙的腦子還真的不是十分的靈光。在歷史上,幸虧是楊廣成爲了楊堅的繼任者,如果真的將江山放到了這個楊勇的身上,還未必會有後來幾十年的輝煌呢。

“王爺,你用不着管我是怎麼進入到你的府中的,還是先考慮考慮你自己目前的處境吧,宇文成都手上的寶劍可不是用來殺雞的,而是可以殺人的兵器。”

經過了荊軻的提醒,楊勇纔回到了現實中,想到了眼前虎視眈眈的宇文成都,嚇得他一哆嗦:

“對對對,宇文成都,你知不知道你再幹什麼,你這是在造反!”

身邊多了一個人,而且至少在楊勇看來是非常牛逼的一個人,他立刻膽氣增加了很多。衝着宇文成都大聲的喊道,同時對着後花園的外面大聲的招呼着:

“來人,來人!”

宇文成都這個大隋朝第一猛將的這個稱呼,楊勇還是知道的,看荊軻那瘦小枯乾的樣子,還真的未必是這個大隋朝第一猛將的對手。多喊過一些家丁護院來還是比較穩妥的。

一些家丁護院衝進來,對於宇文成都他們還是認識的,自然而然的就將荊軻當成了敵人,紛紛圍攏在荊軻的周圍。荊軻感到一陣的無語,真是有着糊塗的主子,就有着糊塗的奴才。楊勇總算沒有將糊塗進行到底,跳着腳的大聲喊道:

“圍住宇文成都,是他要造反!”

有了楊勇的命令,那些家丁纔將視線放到了宇文成都的身上,只是在他們的眼中依舊帶着難以置信的神色。

就在這個時候,在王爺府的外面忽然發出了一聲喊,接着傳來了叮叮噹噹的兵刃撞擊的聲音,一個家丁慌慌張張的跑進來:

“王爺,王爺不好了,宇文家的家丁殺進來了!”

頓時整個王府亂成了一團,宇文成都也知道事情緊迫,別管皇帝到底喜不喜歡自己的

這個兒子,畢竟人家是父子。時間拖延長了,難免會發生變故一聲大喊之後,宇文成都揮舞着手中的兵刃衝了上來,那些家丁也揮舞着兵刃阻攔,宇文成都如同一隻獅子衝進了羊羣一樣,那些家丁護院立刻傳出了一片哭爹喊孃的聲音。

荊軻後退了半步,站在楊勇的身邊,他的任務是保證楊勇不死,至於宇文成都,他弄出來的動靜越大越好。

那些家丁根本無法阻擋住宇文成都的攻擊,建立起來的鬆散的防線在宇文成都的一次攻擊之下就徹底的凌亂了。就在宇文成都即將要衝到楊勇的旁邊的時候,忽然在他的身邊綻放出了兩道寒光。

宇文成都可是一個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大將軍,他從這兩道寒光中就可以感受到出手的人和其他的那些家丁根本句不是一個檔次的,連忙向後撤步,兩個妙齡女子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阿青和若離兩個人的手上握着兩把長劍,四隻明亮的眼睛看着宇文成都,明顯帶着挑戰的意味。

很久沒有遇到真正可以讓她們使盡全力的對手了,宇文成都這個隋國的第一高手,顯然是檢驗她們本領最好的試金石。

宇文成都的心猛的沉到了谷底,剛剛一次不經意的交手,他已經感受到這兩個女子中的任何一個的本領都不再他之下,今天刺殺楊勇恐怕沒有之前想象中的你們輕鬆。只是他的心裏也非常的疑惑。之前早就針對楊勇的王府上做過調查了,在他的府中,根本沒有什麼可以拿得出手的高手,這幾個人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

打鬥聲在王府的門口傳進來,可是本來已經非常靠近後花園的打鬥聲竟然慢慢的改變了方向,重新向府門的方向靠近,這個變化讓宇文成都更加的奇怪,自己的手下沒有衝到後花園中幫助自己,反而向付門外殺去到底爲了什麼,難道事情又有了新的變化了?

想到了這裏,一種不妙的感覺從宇文成都的心底升起……

(本章完) 第3322章

墨九狸直接把玉佩收了起來,然後看向高台山的太子東方城!

大概是察覺到墨九狸的視線,太子東方城這才回過神來!

「下面我宣布,東鳳國四海盛會到此結束,擂台上的十個擂主,請留下,其餘人可以散了!」太子東方城起身宣佈道。

隨著太子的話落下,擂台周圍的結界也緩緩消失了!

周圍的眾人自然不願意這樣散去,特別是眾人的視線都追逐著墨九狸的身影,墨九狸的名字也隨著四海盛會的落幕,徹底被傳開了!

「等一下!」這時,一道女子的聲音,含著靈力的傳開。

太子等人一看,發現是第七擂台上的女子,對方好像是扶桑宗的煉丹師!

「何事?」太子沒說話,倒是二皇子冷淡的問道。

芍藥有些不滿二皇子的態度,但還是指著已經被人送到第七擂台的茯苓的屍體說道:「東鳳國是不是應該給我扶桑宗一個交代?」

「這位姑娘怕是誤會了,四海盛會開始之前,我就宣布過規則了,四海盛會生死不論,我在開始前就提醒過你們,可以隨時退出吧!」太子東方城臉色一沉的說道。

本來對方來自扶桑宗自己不想得罪的,但是對方卻用這樣的態度跟自己說話不說,還故意找事,別以為東鳳國小就好欺負,他還真不想給扶桑宗這個面子,何況現在是眾目睽睽之下!

「呵呵……我自然只是四海盛會的規則,只是我師姐的死,我卻不能這麼算了,我不過想問太子殿下,我如果要為師姐報仇,你們東鳳國可會阻攔?」 長生種物語 芍藥看著東方城問道。

東方馳聞言總覺得哪裡不對,剛想說什麼的時候,就聽到自己的太子哥哥說道:「私人恩怨,我們自然不會阻攔!」

「很好,墨九狸是嗎?我師姐在你擂台前面死掉的,我今天就要殺了你為師姐報仇!」芍藥直接看向第九擂台的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撲哧……」

「哈哈哈……」

「我沒聽錯吧,這女人腦子有包吧!」

「估計是個瘋子!」

「難道扶桑宗的人都是瘋狗不成,簡直是腦子有坑!」

不等墨九狸說話,下面眾人絲毫不給扶桑宗面子,指著芍藥罵道。

芍藥被氣的滿臉通紅,心裡更是把墨九狸給恨死了!

如果不是對方,這些垃圾怎麼敢對來自扶桑宗的自己指指點點!

「墨九狸,你自盡吧,只要你自盡這件事就算了!」芍藥看著墨九狸怒道。

「你該不會真的腦子有坑吧,你師姐死了跟我有什麼關係?別說她不是我殺的,就憑我渡劫的時候,她暗中對我出手,就足夠她死一萬次了!」

「扶桑宗?呵呵……我聽聞扶桑宗雖然不是什麼頂級宗門,但是也算是個名門正派吧,難道是我對扶桑宗又什麼誤會不成?扶桑宗難道都是些只是些沒什麼本事,暗中下毒手的敗類?」墨九狸冷笑的看著芍藥問道。

那茯苓被擊殺了,她也沒想在這裡再提這件事, 沒有了家丁的幫助,宇文成都立刻陷入到了兩個女子的圍攻中。開始的時候還有王府中的家丁試圖上去幫忙,可是兩個冒失的傢伙再剛剛衝上去之後,就立刻被宇文成都手上的長劍斬成了兩段之後,就再也沒有人上前了。這個重量級的戰鬥,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小人物能夠有幸參與到其中的。

阿青和若離也不希望這些家丁參與到中間,有了這些傢伙的存在,反而讓他們兩個無法完全發揮出自己的本領,那些家丁識趣兒的站在周圍充當看客,正好讓兩個女子的本領完全發揮出來,攻擊也漸漸的變得更加的有章法。

在經過了幾個回合的較量之後,宇文成都的心再次沉到了谷底。

也許自己的確非常強悍,但是這兩個女子靈敏的身法,完全可以輕鬆的壓制自己,他的本領更多時候是在戰場上衝殺非常奏效的,可是這種江湖遊鬥,還真是沒有什麼優勢。尤其是在距離他不遠的地方,還有另外一個男子靜靜的站立在楊勇的身邊,從他剛纔移動的動作上可以看出來,他也不是省油的燈。

外面增援自己的護衛都沒有衝進來,證明事情一定是發生了變化,否則就憑着楊勇院子中的這些護衛,根本無法成功的阻擋住他們如同潮水一般的攻勢。

有了退堂鼓了,宇文成都手上的動作也就慢了很多,在抵擋了阿青和若離的兩次攻擊之後,快速的後退,原本想要衝回到前院,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然而,在他剛剛移動的時候,荊軻也動了,他等待的就是這個機會,荊軻要達到的效果就是一擊致命!

人影一閃,宇文成都只是來得及看到一串影子從自己的身後劃過,後面的事情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站在院子中的楊勇和那些家丁們,就看到在一串黑色的影子穿過宇文成都的身邊之後,宇文成都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了。片刻,在他的脖項處,鮮血狂飆,碩大的頭顱也落在了地上。

幾乎在

荊軻得手的同時,阿青和若離兩個女子的身影也在院落中消失,如果不是看到地上躺着的體溫還沒有完全消散的宇文成都的屍體,還真的會誤以爲他們三個從來就沒有來到過這裏。

養尊處優的楊勇何時見到過這樣血腥的場面,第一時間嚇得驚呼出聲,等到他稍微鎮定了一點,視線奇怪的在院子中搜索,他還在懷疑剛纔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假如楊勇知道雷鋒是誰,他一定會把這個偉大的稱號放在剛剛出現的這三個人的身上。做了好事不留名,這好事做的還真是徹底。

“王爺,我趕緊去前院看看去!”

王府的護衛頭領因爲後花園中發生了戰鬥,他急於救主,所以一直呆在後院中,前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他還不是非常清楚。宇文成都雖然厲害,但是再厲害的死人也興不起什麼風浪了。總算在吃驚之後,這個護院頭領很快就能夠清醒過來,快步的向前院走去。

經過了剛纔血腥一幕的洗禮,楊勇覺得自己的神經好像在瞬間也粗大了很多。連忙在衆多護衛的簇擁下也向前院走來。

剛剛進入到前面的院子,一股血腥的氣息撲面而來。地上橫七豎八的躺着幾十具屍體。另外數百人還在激戰中。

如夢奇談 不過與其說是激戰,還不如說是一場圍攻,幾十個人被兩夥人圍攏在中間屠殺。其中一夥兒是王府的護衛,另外一夥幫助他們的,竟然是,御林軍!

“是太子派兵來了麼,不是說他對我不是非常的信任麼?”

楊勇忍不住低聲的說道,沒有人能夠回答他的問題。戰鬥現在已經接近了尾聲。在最後一個宇文家的私兵倒在血泊中之後,楊勇快步的走上前去:

“是誰派你們來的?”

御林軍頭領恭恭敬敬的對楊勇施了個禮:

“我們是奉萬歲的旨意到此,王爺受驚了!”

楊勇心中對於自己的父皇真是敬仰的五體投

地,竟然能夠提前知道自己遇到了危險。

都城中的很多地方都是亂成一團,清剿宇文餘黨的戰鬥在很多地方都發生着。楊堅靜靜的坐在自己的御書房中,雖然他沒有親眼看到對於宇文化及等人的圍剿,不過事情的每一步進展,都在他的掌控中。通稟都城中的情況的士兵和太監在御書房中往來穿梭,隨時向楊堅這個最高“統帥”進行着彙報。而楊堅也好像重新回到了自己當年大將軍的倥傯生涯。穩穩的坐在椅子上。

和楊堅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垂首站立在御書房中的楊廣。他垂頭喪氣,如同鬥敗的公雞一樣。

當宇文成都和宇文化及父子已經授首的消息傳遞進了御書房的時候,楊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看着身邊的楊廣,楊廣臉如土色。儘管他還是在最後的時刻選擇站在楊堅這一邊了,可是還是沒有想到楊堅的動作竟然如此之快,如果現在告訴他清剿宇文化及的事情不是提前做足的準備,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幸虧你在最後時刻還是選擇了和我坦白,否則在這次清剿中,也許還會多牽連上很多人。”

聽到了楊堅的話,楊廣站在原地嚇得一哆嗦,心中一陣的後怕。楊堅的話說得已經是非常清楚了,就是告誡楊廣,他和宇文化及私下裏的小動作根本就沒有逃過他這個睿智帝王的眼睛。

“兒臣知罪!”

楊廣規規矩矩的跪倒在御書房中,宇文父子已經授首,他沒有了自己最大的依靠,想要重新崛起,只有寄希望於楊堅高擡貴手了。

“你和我年輕時候頗有幾分相似,所以因爲賞識你,才讓你作爲了太子。但是,你和我年輕時候的野心也非常相似,這讓我很不放心啊。好在你迷途知返,否則真的會追悔莫及,下去吧。”

楊堅輕輕的揮了揮手,只是將宇文父子送上了斷頭臺,而沒有出現自己兩個兒子手足相殘的事情,這讓他甚感欣慰……

(本章完) 第3323章

那茯苓被擊殺了,她也沒想在這裡再提這件事,但是這芍藥竟然缺心眼的說了,墨九狸可不會善良的放過她!

就算對方是第七擂台的擂主,墨九狸也不介意滅了對方的!

「你……你胡說,我師姐都不認識你是誰,怎麼可能會害你?」芍藥怒道。

「我相信這場四海盛會,很多人都錄了留影石,你不信的話可以看看啊……」墨九狸諷刺的說道。

「你……」

「嗖……」

結果芍藥的話還沒說完,半空中就落下一道光幕,裡面正是墨九狸和墨藍淇比試煉丹的畫面,很快就到了墨九狸渡劫的時候了,畫面十分清晰,將第九擂台附近的包括在裡面!

這時,原本站在第七擂台下的茯苓,竟然走了過來,站在了第九擂台前,然後趁著最後一道落下的時候,拿出一把明顯碎了毒的匕首,射向擂台上渡劫的墨九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