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母看著加起來都超過百歲的三個人在房間里鬧騰,抱著寶寶頓時笑開了花!

等幾人鬧夠了,大家坐了下來,梁母這才有空問張嫂子的情況。

「媽,當時幸好是鬧區,車速不快,所以張嫂子只是有點骨折,其他都還好,等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喬語介紹道。

梁母放下心,道:「那我明天還是去看看她吧,不然我不放心的!」

喬語點了點頭!

約翰看時間差不多了,也不打擾人家一家人團聚了,遂起身道:「那我就先走了,你們好好聊!」

梁景銳點了點頭!

喬語看梁母臉上有了疲憊之色,隨即道:「媽,要不你就先去休息吧,有什麼事等明天再說!」

梁母不舍地看了看孩子們,道:「那好吧,明天見,小寶貝們!」抱起孩子,每個都好好親了下,才依依不捨地回了房間!

看著母親出去,梁景銳立即抱起喬語,笑道:「小語,想不想我啊?」

喬語害羞地捶了下,笑道:「你別想矇混過關,醉酒的事,還有我出來前,沁雪堂的事,都還沒交代清楚呢!」

梁景銳臉一垮,無賴道:「我不管,我很想媳婦,我就要親!」

說完,抱著喬語回了房間,只留下兩個孩子,安靜地待在自己的嬰兒床上「咯咯咯」地吐著泡泡。

過了好久,兩人一起來到孩子的床邊,梁景銳疼愛地摸摸孩子們的小臉,問道:「小寶貝們,有沒有想爸爸啊?爸爸可想你們了,你們玩的開心嗎?」

只見小寶寶們拉住爸爸的手指,就要往嘴裡塞,梁景銳趕緊抽回手指,對喬語道:「孩子們可能餓了,你先喂他們,我去找找零一和零二!

喬語知道他要問些事,於是點點頭,就不再理他了!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梁景銳失落地轉身,臨走時還小心地瞪了眼幸福地躺在媽媽懷裡的寶寶,然後就只聽寶寶「咯咯咯」地笑了起來,似乎是在炫耀,又好像是在得意!

梁景銳氣得無可奈何卻只能咬緊牙根,出了房門!

來到零一零二房間,兩人也似乎早就知道,都還沒有休息,彷彿在等著他一般!

梁景銳看著倆人,笑道:「這次多虧了有你們,否則,都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事呢!」

兩人慚愧地連說不敢!

梁景銳這才說道:「那我們就說說各自的情況吧!」 我瘋了嗎?

我瘋了!

哈哈……

夏熏溪看著蕭閻雲絕情的背影,腳下有些踉蹌,好不容易穩住的時候,卻不小心被身邊的玫瑰花刺給扎傷了手!

一步一步,像是踩著鮮血一樣,慢慢的朝著那一棟小小的房子走去!

她不明白,不明白為什麼只要是自己看上的東西,她都要來搶!到底是為什麼!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

是不是只要自己一無所有了,她才會覺得開心!才會放過自己!

花開半夏 心好累,真的好累!

在家要裝孝女!在自己的親身母親面前還要裝仇人,到了公司要裝無所不能的總裁,下班了要裝一個堅強的女人!

到底有誰明白我也只是一個脆弱的女人,一個需要人疼愛的女人!

不是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嗎?

你不會最會哭嗎?

那你就永遠也不要笑!

夏熏溪眼中閃過濃濃的恨意,一路上走到那一座小小的房子門前的時候,看著這熟悉的地方,在門前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陳菲德找過來的時候,夏熏溪已經凍得嘴唇發紫了,偏偏就是那樣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一副沉思的模樣!

輕嘆了一聲,看著這有些刺眼的玫瑰花。終究還是沒有爆發出來!

只是無比心疼的脫掉自己的外套將她包裹起來,細心的呵護在懷中!

許久,才感覺到一點暖意的夏熏溪微微的抬眼看著身邊的陳菲德,顫抖著嘴唇說到:「我是不是真的很壞?」

「沒有!你在我心中就是最美最善良的!」

像是沒有聽到他這一句話一樣,夏熏溪自顧自的說到:「那就壞給他們看吧!」

說著,像是想到了什麼,有些不安的看著陳菲德問到:「你會幫我的是吧?」

「是!我會幫你!」不問緣由,不問事故,陳菲德眼皮都沒有眨一下,靜靜地看著夏熏溪說到。

就好像是在說一句微不足到的話一樣。卻莫名的讓夏熏溪覺得心安!

許是夏熏溪此刻腦袋有些發暈,或者是現在的陳菲德真的太過溫柔,讓她一顆冰冷的心慢慢的融化了!

夏熏溪不管不顧的伸手摟著陳菲德的脖子就抱了上去,整個人緊緊的靠在他的身上,感受著他的溫度,才覺得自己還活著!

蕭閻雲那嫌惡的表情還在腦海中徘徊,他那憤怒的聲音就好像要刺破她的耳膜一樣,讓她想要再一次像以前那樣笑著裝作無所謂都做不到!

整個人在寒冷的冬天凍了足足兩個小時,可想而知結果是什麼!

當陳菲德將夏熏溪給抱上車的時候,她就已經有點神志不清了!

可是她依舊死命的抓著陳菲德的衣領,不讓他送自己去醫院,不讓他告訴任何人!

陳菲德眼神有些複雜的看了一眼那宛如仙境的地方,最後還是敗下陣來!

叫了幾個醫生去夏熏溪的家,他也一路上快速的往家裡面趕去,看著夏熏溪臉頰微微有些發燙的臉頰,終於忍不住打了一個電話!

只是簡單的行動兩個字,那邊的小雲還是愣住了,有些焦急的詢問夏熏溪是不是出事了,偏偏那之後陳菲德就已經掛斷了電話!

好在是陳菲德提前安排了,帶著夏熏溪一回到她的別墅之後就是一通忙活,直到輸液的瓶子吊上的時候,陳菲德才鬆了一口氣!

「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又生病了!」

陳菲德望著身邊臉色不佳的美女,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去青海園外面坐了兩個小時就這樣了!」

「你瘋了嗎?你竟然讓她一個人去那個地方,再說了……就算是去那裡,她也不會將自己搞成這個樣子的。是不是……」

陳菲德有些煩躁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有些不耐煩的說到:「你就不要問了!你幫我好好照顧她。我出去有點事!」

「人都病成這個樣子了,你還能有什麼事!喂……陳菲德!」

喬珊珊看著陳菲德氣沖沖的背影,忍不住直跺腳!

有些不甘心的看著躺在床上的夏熏溪,恨恨的罵到:「明明是我先認識你的,偏偏你最關心的永遠都只是她!我……」

想要生氣,可是看著夏熏溪病得有些起皮的嘴唇,最後只得恨恨的罵了自己一句:「你就是活該,你就不應該管他們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還是不甘心的跺了跺腳,最後還是下樓去幫夏熏溪倒水去了,回來的時候,還細心的幫夏熏溪蓋了一下被子。然後就有些無聊的在旁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發獃!

好不容易安撫了夏熏染有些波動情緒的蕭閻雲回到家的時候,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陳菲德迎頭揍了一拳!

不偏不倚,剛剛好就在嘴角的位置上!

小寒嚇壞了,從車裡跑了出來去拉陳菲德,卻被蕭閻雲給推開了!

就這樣沒頭沒腦的迎了上去,跟陳菲德扭打在一起!

小寒在一旁叫苦連連,想到夏熏溪的那一刻眼睛都亮了,趕緊打電話!卻不想竟然沒人接聽!

忍不住沖著陳菲德兩人吼道:「我說你們能不能收斂一點!這裡可是公眾場合,你們這樣下去,要是被有心人傳到網上,公司那邊……」

兩人雖然有些不甘心,可是在小寒的提醒下同時想到要是夏熏溪看到的情形,不約而同的停了手!

陳菲德勾了勾有些刺痛的嘴角,咽了一口血唾沫,冷冷的說到:「我警告你,以後離溪兒遠一點,不然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見不見她,輪不到你說了算,再說了,我也不想見一個心腸如此惡毒的人,你最好勸她離我遠點!」

「歹毒!呵……」

陳菲德冷笑一聲,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夏熏溪是被渴醒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四周是一片漆黑,就知道已經是深夜了!

無力的翻身要坐起來的時候,旁邊的床頭燈卻亮了,灰暗的燈光中,夏熏溪看著隱在暗處的陳菲德悶不吭聲的遞了一杯水過來!頓時露出了一個甜甜的微笑!

「我還以為你走呢?」

「沒走!不放心你!」

「你怎麼不開燈呢?看不清楚!」 三人在房間里談了很久,說完后,梁景銳陷入了思考,然後說道:「整件事情最好的切入口就是張嫂子的車禍,其他的事都是一些無傷大雅的小事,完全可以隨便找個人做,只有這件事,手法非常乾淨利落,是專業人乾的,所以你們兩個注意,明天就去交警那裡,再好好查查,最好能找到錄像什麼的!」

零一零二聞言,立即答應了下來!

看兩人這麼認真,梁景銳只好道:「不用太趕,現在有FC的其他人保護,你們兩個就專心查事情吧!」說完,看了看手錶,時間不早了,於是對兩人道:「你們也早點休息!」

零一和零二恭敬的送梁景銳出門,然後零二就拿出一個電腦,零一問道:「你有把握嗎?」

「沒問題,入侵一個街道的交通系統而已,小事一樁!」

零一點點頭,道:「現在首領也吩咐了,你就快點吧,但願視頻資料還在!」

梁景銳不知道零一和零二已經開始行動了,等回到房間,就見喬語已經哄孩子睡著了,於是悄悄來到喬語身後,問道「小語,我想先帶你們幾個回去,張嫂子這裡,我讓這裡分公司派個人過來照顧,畢竟你已經離開時間太長了!」

喬語想了想,道:「那等明天我們去看張嫂子的時候問問,如果行的話,我們就先回國!」

梁景銳親了親她,道:「好!」

第二天,一行人來到了醫院,張嫂子一看這麼多人,立即驚訝道:「老夫人,少爺,你們怎麼來了?這,這實在是太慚愧了!」

梁母按住了要起身的張嫂子,笑道:「沒事,你不用起來,一家人說什麼客氣話,等你恢復好了,我們再慢慢干!」

張嫂子眼睛濕潤了,激動地說不出話來,喬語過去拉著她的手道:「張嫂子,我們要急著回國,我想派個人來照顧你,還有護工,你看可以嗎?等你好一點了,我就接你回國!」

鑒寶金瞳 張嫂子當然知道不可能因為她一個人,讓這麼多人留在這裡,於是笑道:「當然好,夫人這樣已經讓我非常過意不去了!謝謝老夫人,夫人和少爺!」

喬語搖了搖頭,眾人聊了會天,然後大家就準備回國了!

視妻如命 國內,路青小心地將視頻資料進行了處理,這是好不容易在觀音廟不遠處的一個宗教用品店的門口提取的,就是攝像頭質量不太好,圖像有點模糊,遠遠地只能看到是個女人在和那個假冒的工作人員說話,還能看到那個女人用手在幹什麼,路青猜,應該就是用梁母的手機在發消息!

「看你這次還往那裡跑?」看著在軟體的幫助下,逐漸放大畫面,當畫面越來越大時,路青的心裡越來越不安,他緊緊盯著那個女人的手,一直在不停的回放一個鏡頭,就一個鏡頭,那就是那個女人在戴手套之前的樣子。

最後,當畫面定格時,路青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敗,他無力地向後靠在椅背上,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那給女人得手上,戴著一枚戒指,就是他贈送給妹妹路靜的,專屬於暗夜首領的戒指,全世界就這兩枚!

路青抬起手,看著自己手指上的戒指,眼睛痛苦地閉了一下,沒想到,原來這一切都是,都是靜靜在搞鬼!

她根本就沒有放棄自己意圖!

當想通一點時,其他的自然而然就串了起來,滿月宴上的珍珠,讓他想到,他曾給靜靜買了條珍珠項鏈,那本是給母親的,可惜母親沒有多久就過世了,然後將珍珠項鏈送給了靜靜!這個丫頭,竟然拿母親的遺物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路青只覺得怒火鋪天蓋地而來,氣憤地拿出手機,立即打給了妹妹!

誰知,那特殊的鈴聲就在門外響了起來,路靜正好推門而入,只見她笑盈盈地對哥哥道:「哥,你找我有什麼事?剛好我也有事找你,我們真不愧是兄妹啊!」說著,自在地坐在了沙發上!

路青收起手機,冷冷地看著妹妹,問道:「你找我什麼事?」

路靜奇怪地看著哥哥,哥哥從來沒有用這種口氣和她說過話!

「哥,你怎麼了?」 我的私家星球 路靜關心道。

看著妹妹關心擔憂的眼神,路青心一軟,再想到母親臨終前拉著他的手說一定要照顧好妹妹,於是嘆了口氣,問道:「到底找我什麼事?」

路靜看哥哥神色雖有異,但也沒在意,直接道:「哥哥,你能再給我個人嗎?我身邊就兩個人,太不方便了!」

路青神色一動,道:「我記得你一起是最討厭有人跟著的,現在怎麼兩個不夠,還要人?」

路靜哪裡敢告訴哥哥,派給她的倆人都被她派了出去,現在,她想做點什麼都不方便!

「哎呀,哥哥,以前是以前,現在我想要啊!」路靜走過去,拉住哥哥的手臂,撒嬌道。

路青頭疼的揉了揉額頭,問道:「那我問你,這是不是你做的?」說著,就將面前的電腦轉到妹妹這邊!

路靜好奇地低頭看去,當看到這是什麼后,臉色一變,放開了手,慌張道:「哥哥,這,這個~」

「靜靜,難道你還沒有放棄嗎?我告訴過你多少次了,讓你放棄你的念頭,那不僅是因為梁總裁和喬總裁感情很好,根本不容別人插手,更何況,梁總裁對我有知遇之恩,如果不是他,現在的我還在街頭鬼混,你也沒有條件上大學,現在我們的一切都是他給的,你怎麼能破壞人家的家庭呢?」

路靜聞言,激動道:「哥哥,既然他對我們有恩,那就讓我去報恩啊!再說感情哪是說放下就放下的,哥哥,我第一次這麼的愛一個人,你為什麼不支持我,還要一再地反對我?」

路青氣道:「那是你根本就插不進去,那你為什麼還要去?難道你就不難過嗎?守著一份永遠也得不到的愛情,你難道就要這麼過一生?」

「不試過怎麼知道不會成功,哥哥,我愛他,我一定要得到他,哥哥,你幫幫我吧,哥哥!」

路靜的眼淚緩緩留了下來,她拉著哥哥的手,慢慢地跪了下來,哀求道,「哥哥,你就幫幫我吧!」

路青心痛地看著妹妹,為什麼,為什麼靜靜就是執迷不悟呢?

彎下腰,將妹妹扶起來,路青難過道:「靜靜,除了我給說的那些,其實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梁景銳根本不能惹,我們也惹不起,靜靜,如果你再這樣下去,我們兩個都得完蛋,靜靜,你醒醒吧!」

「怎麼會,哥哥?你不是暗夜的首領嗎?」路靜不相信地道。

路青苦笑了一下,道:「暗夜算什麼?暗夜是梁總裁一手扶起來的,他也就能一手毀了它,而且,靜靜,你太天真了,你以為梁景銳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豪門嗎?當你進入這個圈子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梁家根本是凌駕於其他豪門之上的,這個家族,不是有錢那麼簡單,而是深不可測,暗夜,呵呵呵,僅僅是人家扶起來找妻子的工具而已,等哪天說不要了,就會像丟垃圾一樣丟掉的,所以,靜靜,千萬不要再去愛他了,這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我們一定會找個更好的,你會幸福一輩子的!」

路靜聽了哥哥說的這些,渾身軟軟地坐了下來,她彷彿看到,那個人離她越來越遠了!

突然,她像想起了什麼,立即問道:「那,喬語是怎麼回事?」

路青搖搖頭,道:「我也不了解喬總裁,但我知道,她也不簡單,她可以調動的勢力絕對不在梁家之下!」

路青想到在Z國尋找梁景銳時出現的神秘勢力,他不知道那是什麼組織,但是很明顯,比暗夜更加的深,那些成員,每一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曾經讓他羨慕不已,夢想著將暗夜也發展成那樣的,可惜,現在他才發現,那太難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是梁總裁根本就不想,所以,暗夜,就只能是暗夜!

路靜聽了,漸漸低下了頭,難拿道:「為什麼,憑什麼?憑什麼?」

路青嘆了口氣,扶起妹妹,道:「靜靜,去好好休息一下吧,然後起來,我們從新開始,好不好?」

路靜沒有說話,彷彿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路青只好將妹妹扶著躺在床上,然後蓋好被子,不放心的離開了!

路靜看著天花板,此時,她的腦海里閃過和梁景銳相處的點點滴滴,尤其是他的深情,雖然那不是給自己的,但是,那卻是那麼珍貴的感情。

「為什麼就不能是我呢?」路靜又一次自問道。

她緩緩抬起手,看著手上的戒指,曾經,她憑著這枚戒指在帝都里暢通無阻,而她也很享受那種感覺,那是多麼美妙的感覺,不用謹小慎微,不用小心計算,享受別人奉承,羨慕的目光,可是,現在哥哥卻告訴她,這不過是他手裡的一個工具而已,那麼,梁家的勢力究竟有多大?

「真想試試那種滋味啊!」路靜嘆息道。 小雲在門口的時候,就有點小心翼翼!

最後好像是下定決心一樣,推開了那一扇門,看著坐在辦公桌後面不苟言笑的人,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

「什麼事!」

「蕭閻雲找你!」

「沒空!」

夏熏溪頭也不抬的回了一句,手中的文件翻的嘩嘩作響!

小雲沉默了半響,還是忍不住勸說到:「小姐,其實這件事情真的不怪蕭先生的。畢竟他根本就不知道二小姐在後面做的那些事情,他……」

「那又怎麼樣?眼瞎難道還要我原諒不成!」

夏熏溪冷漠的看了小雲一眼,忽略掉她那欲言又止的樣子,繼續低頭忙著手中的事情!

半響,小雲見沒有希望,不由得嘆了口氣又退了出去!

看著站在辦公室門口的蕭閻雲,臉色有些不好的說到:「我們總裁在忙,說了,沒時間見你!」

「我也不是非見她不可。我只是想要告訴她做人不要太過份了!」

蕭閻雲有些氣呼呼的沖著小雲訓斥到。想到自己竟然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第一時間還過來要跟她對峙,就莫名的覺得好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