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景銳一定是我的,而你終究只能成為他的路人。

喬語卻並不知道這是一場專門的針對,而且這一場陰謀馬上就要以直升機的速度向她席捲而來。

如果喬語知道未來會發生這樣子的事情,那麼今天她是一定不會跟她交鋒的。

喬語和梁景銳兩人看著紀末的背影逐漸消失在他們面前。

或許是紀末本人行事就十分霸道,所以會不自覺給人散發一種高冷的氣場。

不過,和她的老公梁景銳相比,那可就差距懸殊了。

她想起剛才是和梁景銳相處的時候,他不也是一張冰凍臉對著自己,不過現在卻是不一樣了,都是愛情會讓一個人變得更加溫柔,梁先生大概就是一個例子。

「剛才你怎麼不幫我?」喬語和紀末兩人之間的戰爭以喬語的勝利完美收官。

不過,喬語心中也萌生了一點兒想要逗逗梁景銳的壞心思。

「冤枉啊我的寶貝,剛才我一直在旁邊給你蒸茶倒水。」梁景銳鮮少的這般語氣和她說話,大部分都是沉默寡言,除卻逗她的時候不叫溫柔。

這有趣的語氣瞬間就逗趣了喬語,她忍不住發出了嬌羞的笑聲,如同悅耳動聽的風鈴響,把梁景銳的魂都勾了去。

「我不原諒你了,你剛才看到紀末那個女人在一邊這樣子說我。還說什麼你是我的,我吃醋了。」喬語哼了一聲,她假裝十分生氣的樣子,甚至將一邊的身子側過去,只留一個背影在梁景銳的眼中。

梁景銳也第一次見到這麼模樣的喬語,剛才他一直在旁邊如同看戲一般看她們兩個,不,是自己的老婆喬語爭鋒,他簡直要開心死了。

他還沒有認識喬語的事情,一直自認為愛情也不過是那樣子。

可是當這個他放在心底里最愛的女人看到其他女人對自己有想法的時候那般保護的模樣讓他整個人都要發瘋。

他第一次有這種感受想要給這個女人全世界的衝動。

「不吃醋好不好,嗯?」梁景銳抱住喬語,緩緩靠近她的耳邊輕輕廝咬。

讓喬語覺得過分的是,這個男人不僅僅咬她的耳朵,雖然不疼,還在她的耳朵吹氣。

他不知道自己怕癢嗎?

「嗯,你不許咬,好癢。」喬語欲哭無淚,這個男人並沒有聽她的話,反而還得寸進尺咬她的脖子。

梁景銳發出了陣陣沙啞的性感笑聲,她的小女人真是個尤物,長的好看就算了,就連聲音都這麼好聽,聲音那麼好聽就算了,還那麼可愛。

「還吃醋嗎?」梁景銳不不逼近,他知道她逗他,剛才他在一旁給她倒水的時候,紀末恨恨的眼神收之她眼。

他難道還不了解他的女人?

「你欺負我。我也要咬你。」喬語不爽只有自己一個人受到梁景銳這種欺負,她的手推搡男人的雙臂,在梁景銳的耳後邊咬了一口。

喬語怕自己咬的太大力他會痛,所以只是輕輕一碰,彷彿是不知道是哪兒來的蒲公英飄落而來。

梁景銳

「滴滴滴,滴滴滴。」

空氣中原本只有喬語和梁景銳兩人的嬉戲聲,突然很不適宜,一陣十分鬧耳的電話聲響起。

沙發上,梁景銳壓著喬語躺著正準備撓她的腰。

BOSS總裁的專寵 「你的電話?」喬語耳朵循著鈴聲,眼睛搜尋著電話,等她找到了聲音的來源,然後推了一下樑景銳偉岸的胸膛。

梁景銳無奈,只好起身接聽電話。

「你好。」忽然之間被打擾,梁景銳十分不爽。

「梁先生,您好。我們是國際航班的工作人員,因為您母親乘坐我們的飛機因天氣的變故現在失蹤聯繫不到。」梁景銳沒有想到從天而降給他帶來這樣一個壞消息,整個人措不及防。

前兩天她母親還一直嚷嚷著說要會國見他,問東問西。

不過轉眼間怎麼就發生了這種事情。

「梁先生,您有在聽我們說話嗎?我們已經報警了,警方正在全力搜索飛機的蹤跡,如果您方便的話可以來確認一下您母親的身份嗎?」對面的話務員沒有聽到梁景銳回答,繼續闡述自己接下來想要說的內容。

旁邊的喬語不明所以,她看著梁景銳接聽了電話大約十多秒就開始轉黑。

「景銳,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喬語有些急迫地詢問,她很少見梁景銳露出這種表情。

即便上次失去了這麼重要的客戶,他面色不改。

看來這一次是發生了十分嚴重的事情!

「好的,我晚些去確認一下。」梁景銳感覺整個腦子都是恍惚恍惚的,他緊閉眼睛,輕輕地搖了搖頭,才反應過來。

一直掛掉電話,梁景銳都還沒有徹底醒腦,他放下手機,就那麼看著,一直看著喬語。

喬語緊緊皺著眉頭,拉住了男人的手,雖然她剛才沒有聽清楚電話裡頭的內容,但是內心十分不安,她總覺得要發生一些傷心的事情。

梁景銳感受到自己的大掌的柔軟的觸感張開雙手將喬語緊緊抱住,腦子裡一直回映剛才話務員說的話。

「怎麼會這樣子?」梁景銳不失一個感性的人,他知道自己的心狠手辣,即便有人在他面前死掉,他也不會有一絲的動容,可為什麼現在心會如此疼痛。

「沒事,一切都會沒事的,美好與你相扣。」喬語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好用套路來安慰梁景銳。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喬語心中甚是疑惑。

「我媽前些日子說要回來看我,剛才國際航空那邊的人打電話跟我說,我媽乘坐的那班飛機出事故了,飛機消失了。」即便是心情十分消極,但是梁景銳還是將剛才話務員說的話清楚地給喬語聽。

喬語愣住了,梁景銳的媽咪……

「老公,我在。」喬語很少稱梁景銳為自己的老公。

我在,我在,梁景銳。如果你想哭就哭吧,我會一直陪伴在你的身邊的。

「剛才話務員你不是說飛機還沒有被找到嗎?我相信,阿姨一定會沒有事的。」喬語說著說著自己的眼眶也留下了一滴又一滴的眼淚。

她第一次覺得原來死亡離自己這麼近,一定會沒有事的,只要沒有人證明伯母沒有死,那麼就有希望。

他深深感受到了男人從心裡的悲傷。

梁景銳將自己的頭深深埋進喬語的頸脖間,這個世界最溫暖的地方大概便是喬語的懷抱,似乎能夠治癒一切。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梁景銳在喬語懷中就這樣子睡著了,本來他這段時間就沒有好好休息,剛好得已這一件事情,他徹底放下自己的緊張。

……

黃河流水奔騰不息,但它終究會流向更低的地方,一去不復返,時間也如此。

很快,半個月過去,雖然梁景銳自從那一次都沒有在提過他的母親的事情,但是她知道他一直沒有忘記這件事

情。

母親,是將自己帶到這個世間的人,是養育自己的人,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怎麼可能說忘就忘。

所以這些日子她囑咐孩子在家裡絕對不能在梁景銳面前提奶奶的事情,不過中間有國際航空那邊的人打電話過來確認身份,梁景銳說不想去讓喬語去。

很顯然,那邊的人一直都沒有找到飛機的絲毫蹤跡,飛機上的親人的心也一直都懸著。

這一天和往常一樣,梁景銳很早就吃過早餐去公司工作,而她將孩子送到幼兒園就呆在家裡。

這時候門鈴響了。

喬語有些詫異來人,這個時候一般沒有人回上門來找她,而且加上今天是工作日,會是誰敲門呢?

她慢慢靠近門口處,透過機器發現來者居然是梁景銳的媽咪。

什麼?

喬語整個人瞬間被孫悟空的定住了一般,整個人就那樣站著,一動不動。

嫩草好吃 國際航班那邊不是打電話來說飛機還沒有找到嗎?

感謝上帝保佑,梁母沒有遭遇任何意外,如果這件事被梁景銳知道的話,他一定開心要死。 帶著粗繭的手指輕輕的劃過她的臉頰,將她臉上淡淡的妝容給慢慢的擦拭掉,看著她不安的睡姿,心中有一團火,卻不知道該如何發泄!

臨近最後,換來的也只是幽幽的一嘆!

輕柔的將她放在床上,正要離開的時候,感覺袖口一緊,忍不住就去看她的表情!

只是微微的睜開了眼迷迷糊糊的看著自己,看來是還沒有睡醒了!

面對她,他總是沒有辦法的!

就像是一開始的那些夜晚,他明明可以不聽她的廢話直接毀掉她,或者是後面在她跌入蕭閻雲懷抱的時候,帶著自己的人衝出去將她搶回來!可是……

慕容墨軒在床邊坐了下來,輕輕的拍了拍雪雨的手背,看著她安心的閉上眼睛又沉沉的睡去的時候,淺淺一笑!

要是以前有人告訴自己,自己會因為一個女人的一舉一動而牽動心弦的話,他絕對會一笑而過,說那人不太了解自己!可是現在……

即便是賠上自己的命,即便是放棄報仇的機會又如何,只要你在我的身邊就足夠了!

溪兒。再等一下,等我幫你報仇了之後,我們就去一個沒有人可以找到的地方過我們兩個人的生活,只有我們兩個人!

袖口一松,剛才還不安心的人此刻突然翻了一個人,睡得正香!

慕容墨軒無奈的一笑,只是細細等她掩好被角!然後才輕輕的退了出去!

剛一踏出房門,慕容墨軒便已經變了臉色,黑著一張臉給小黑打電話!確定路上沒有任何可疑的時候,又大張旗鼓的將家裡面所有的人都召集了起來!

他就那樣沉著一張臉,看著被自己召回來的管家挨個挨個的追問他們有沒有背後嚼舌根之類的話!

看著她們只是低著頭,都是一臉茫然的樣子!

想著今天雪雨異常的表現! 重生之墨華灼灼 慕容墨軒的視線落在了小黑的身上!

「她今天去見了什麼人?」

「是去見一個朋友,是回國后第二天認識的,關係好像還不錯,說是擔心他會出事。所以讓屬下幫忙找一下他的行蹤……」

「本來小姐打算一個人去找他的。屬下有些不放心!就也跟著去了!沒有什麼異常,應該也不會說什麼關於少爺會離開小姐的話!所以……」

「回國第二天認識的朋友!」

慕容墨軒總覺得這個朋友不簡單,當即想也沒想,就在手機上翻出了蕭閻雲的照片,遞到小黑的面前!

看著他突然睜大的眼,慕容墨軒不由的露出一絲苦笑!

果然,果然是他!自己怎麼會疏忽到如此地步!

知道雪雨失憶了不可能去找他。卻忘記了,在這個城市,他幾乎有些隻手遮天的本事,想要知道一個人的消息是多麼簡單的事情!

「給他打電話,說我想見他!」

「可是……小姐知道會不會生氣?」

小黑有些不安的看著慕容墨軒,在這個家的人都知道,雪雨很討厭別人乾澀她的生活,而且她之前該威脅自己不能將她的秘密說出來呢!如今……

慕容墨軒一個眼神過去,小黑便禁聲了,乖乖的去聯繫蕭閻雲去了!

小姐生氣還可以裝可憐博同情,可是少爺生氣,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啊!

迷迷糊糊醒過來的時候,雪雨發現天都快要黑了!可是今天她竟然不是被餓醒的,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有一個小小的針孔!看來是打營養針了!

雪雨再房間裡面轉悠了一圈,發現今天的家比平時安靜了好幾分,每個人看上去都有一點小心翼翼的樣子!

她記得早上出門的時候,慕容墨軒心情還不錯啊!怎麼一下子就將氣氛搞得這麼緊張啊?

腦海中滑過自己下午哭的噼里嘩啦的樣子,想到慕容墨軒的做事風格,不由的有些擔憂!

他肯定是查到了,肯定知道自己女人之前是誰的人,所以在那裡生氣或者是……

雪雨又悄悄的摸回了房間,給蕭閻雲打了一個電話,聽著那邊有些沙啞的聲音,頓時一顆心都提了起來!

腹黑寶寶:我幫爹地追媽咪 「你……你沒事吧?」

墨軒哥哥不會為了那個明顯一看就是水性楊花的女人然後找人去整蕭閻雲吧!他也就是一個普通的演員,對付慕容墨軒……

突然,雪雨有些後悔了!怎麼下午就那麼衝動。怎麼就沒有想過要找一個委婉的方法偷偷的打聽呢!現在好了吧!

蕭閻雲現在窗前,看著眼前的風景!是一棟別墅的稜角!

以前知道她還住在那裡面的時候,他就習慣性的時不時在這裡眺望一下,即便是什麼都看不見,好像只要看到那棟房子,就知道她在房間裡面,就可以安心下來一樣!

慢慢的,到最後即便是那房子已經異主了。他養成的習慣卻改不了了!好像只有看到那個角落才安心一樣!

雪雨打電話過來的時候。他正看著那一角發獃!想著下午接到的慕容墨軒的電話,心中情緒波動,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喜該憂!

對方張口就是一句關懷的話,問得蕭閻雲有些懵!

「我能有什麼事!」

最苦的分離最傷人的思念都已經經歷過了,還有什麼事情是值得我在意的呢!不過是接到他的電話而已!

雪雨躊躇了半天,最後才冒出了一句:「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也……」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我們之間根本不需要說對不起!」

蕭閻雲輕輕的打斷了雪雨的聲音,他不想聽到她用如此疏離的聲音跟自己說話。好像是在時時刻刻的提醒自己我們已經分開了一樣!

我們本來就是夫妻。就算是你真的做錯了什麼事情,我們之間需要的也是包容。重來都沒有對不起這一說!

顯然雪雨沒有理解到他話中的意思,他越是這樣說,她就越擔心!

難不成是自己惹他生氣了,他打算跟自己劃清界限了!

雪雨怒了,怎麼就能因為這一點小事就跟我斷清關係呢!我可是……我可是認真想要交你這個朋友的!

「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還不允許人家辯解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怎麼知道他會去調查你嘛!放心吧,如果他要對付你的話,我一定會幫你說好話的!」 雖然這些日子,梁景銳看起來和平時無絲毫差異,但是他知道,他只是心中有悲傷不說出來而已。

她記得一部電影的名字,悲傷逆流成河,梁景銳心中的悲傷逆流成河,只是不善於將這種感情表達出來罷了。

等喬語反應過來,梁母已經在外面站了很久,鈴聲響個不停,她立即打開門。

「媽,真的是你!」喬語激動地整個人都要跳出九霄雲外,半個月過去了,警方那邊毫無進展,她和梁景銳都以為媽……

喬語張手抱住眼前保養的當的梁母。

梁母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陣風在自己眼前掃過,然後喬語就抱住了自己。

「你幹嘛呢?」梁母本就對梁景銳娶喬語十分不滿意,沒想到一回來就收到這樣子的驚嚇。

喬語回過神來也覺得自己這樣子的動作太過於誇張,心中想著自己剛才會不會嚇到梁母。

「沒,就是很久沒有見你了,太想您了。」喬語因為梁母出現在自己面前,眼淚都快要溜了出來。

梁母看著喬語好似被一層層厚厚的水霧遮住的明眸,皺了皺眉毛,心中想著,她是在幹嘛?該不會是真的太想她想到哭了。

這般想著,梁母對喬語的臉色好了不少。

「好了,你要讓我在這裡站多久,我腳都酸了。」梁母瞪了喬語一眼,然後就放開自己拿著行李箱,直接走了進去。

喬語看著梁母這個動作,有些無奈地笑了笑,梁景銳和梁母果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兩人的動作帶著一樣的感覺。

不過喬語想錯了,梁景銳雖然看起來很傲,不過他從來不會將這種傲帶給喬語。

「媽,你乘坐的飛機不是……」喬語還以為梁母經歷了很多苦難才能夠回來。擔心自己直接問會提起她的傷心事,所以話語顯得有些支支吾吾。

梁母有些不明白喬語在說什麼。

「我乘坐的飛機怎麼啦,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梁母脫下自己的外套,很優雅地坐在了沙發上,剛坐下得意瞬間,柔軟的沙發的觸感令她覺得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梁母做的飛機不是出事了嗎?怎麼看媽的反應不像是發生了重大的事情,不過她剛才仔細檢查了一下樑母的全身,沒有絲毫的受傷。

平安無事,那便好。

「我們聽國際航空那邊的人說您做的飛機出現了一些事故,消失不了,您回來找你那邊的人怎麼沒有通知一聲。」

喬語明明囑咐了那邊的人如果發現消息第一時間出來要立即通知他們。

「沒有,我當時因為一些事情所以就沒有上那輛飛機。不過聽你這樣子說難道那輛飛機出事故了?」梁母心驚,如果自己上了那輛飛機,現在豈不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