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路二十四號店鋪,由您支配。牧店主。”

飄渺的聲音突然在耳畔響起,唐牧北覺得這聲音不大卻像是烙印一樣留下深刻印象。 首輔夫人黑化日常 緊接着那股流光大放光華,待一切重回平靜,他發現自己依舊站在空蕩蕩的小店裏,手上多了一本黑色的書,封面上用金色字體寫着——店鋪使用手冊!

深感無力吐槽,唐牧北呆呆看了幾秒鐘,忍不住吼道:“牧店主是什麼鬼!我姓唐啊喂!我特喵姓唐!”

然而那道飄渺聲音再也沒了迴應,只留下靜寂空當的店鋪,和一盞搖搖晃晃的燈。 「蠻荒獸王,早晚有一天我要殺了你!」

墨九狸聽到自己顫抖的聲音,在心底響起……

蠻荒獸王疑惑的看著墨九狸,倒是沒有攻擊她……

許久,墨九狸才終於平靜下來,她緩緩站起身,看著對面的蠻荒獸王聲音冰冷的說道:「你是否還有別的族人,除了你之外,是不是還有別的蠻荒獸王!」

「你還見過別的蠻荒獸王?」蠻荒獸王顯然沒有想到墨九狸這樣問,有些意外的問道。

「看起來真的還有別的蠻荒獸王!」墨九狸冷笑一聲說道。

她不知道剛才看到的畫面,是自己什麼時候的記憶,但是剛才畫面中自己的恨意,清楚傳遞給了自己!但是她清楚,面前這隻蠻荒獸王,並非自己剛才痛恨的那一隻……

「沒錯,世間共有兩隻蠻荒獸王,只是它已經不配稱為蠻荒獸王,竟然被人類利用,跟人類契約,那是對蠻荒獸王四個字的侮辱!」蠻荒獸王十分不屑的說道。

「所以,你被囚禁在這裡,因為你不願意跟那個人契約是嗎?」墨九狸眯起眼睛問道。

「你是陣法師?」蠻荒獸王驚訝的問道。

「是,我是陣法師!」墨九狸說道。

「如果你能放本王出去,我便不殺你!」蠻荒獸王聞言盯著墨九狸說道。

「放你出去可以,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墨九狸說道。

「你沒資格跟我講條件!」蠻荒獸王說道。

「呵呵,就算你殺了我,你也出不去,而且,對於我來說就說殺不死你,我也有的是陣法能夠困死你!所以,沒有資格講條件的是你,而不是我!」墨九狸語氣一冷的看著蠻荒獸王說道。

聞言,蠻荒獸王血紅的眼睛,死死盯著面前弱小的墨九狸,沒有想到這個人類竟然膽大的敢跟它講條件,多少人族看到它直接就被嚇死了……

墨九狸這樣的人族,它還是第一次遇到,不由得讓它倒是對墨九狸多了幾分好奇。想了想蠻荒獸王看著墨九狸說道:「你有什麼條件?想讓我跟你契約是不可能的!」

「我對你不感興趣,我的要求很簡單,我要你幫我殺了另外一隻蠻荒獸王,如果你答應我便放了你!」墨九狸直接的說道。

「嗯?你見過它?不可能,你不可能見過它,它根本沒在這裡……」蠻荒獸王說道。

「這些你不需要管,我只有這一個條件,否則我們就沒有什麼好談的了!」墨九狸說道。

「我可以幫你殺了它,但是我被困在這裡太久了,如果現在我遇到它,我根本殺不了它!而且,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它不可能在這裡,你如果找不到它,我也沒有辦法……」蠻荒獸王想了想說道。

「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可以放了你,但是在你沒有幫我殺了另一隻蠻荒獸王之前,你都必須跟著我,我不需要你跟我契約,也不需要你幫我做什麼事情!」墨九狸直接的說道。

聞言,蠻荒獸王想了想, 聞言,蠻荒獸王想了想,又看了看墨九狸和血靈珠,最後開口說道:「我答應你!」

「既然如此,那你便發誓吧,我可不希望放了你之後,你再對我動手!」墨九狸看著蠻荒獸王說道。

「九狸,誓言對它沒有用,你讓它服下一滴你的血液,簽訂平等契約!」這時紫夜忽然開口說道。

「什麼?怎麼可能?誓言規則不是天地規則嗎?為何對它沒有用?」墨九狸聞言驚訝的問道。

「天地規則也分地方的,這些以後你就會知道了!」紫夜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了!」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這裡的誓言規則對我沒用!」蠻荒獸王也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知道了,如果你不介意,就跟我暫時簽訂平等契約,等到你幫我殺了另一隻蠻荒獸王后,我們便解除契約,我想解除契約這種事情,即便我想反悔你也能做到的!」墨九狸看著蠻荒獸王說道。

「好,可以!但是,跟我契約,你需要有足夠強大的精神力,否則會被我直接反噬而死的,你可是想好了!」蠻荒獸王看著墨九狸說道。

「放心,解除你周圍陣法的辦法,我已經告訴了它,如果我死了,它也會幫你解開陣法的!」墨九狸指了指身邊的血靈珠說道。

血靈珠聞言心裡十分的無語,暗道:「主人,你這樣欺騙大怪物真的好么,你死了好像我也會跟著你掛了的吧……」

「既然你決定了,就契約吧!」蠻荒獸王看著墨九狸說道。

在它看起來墨九狸簡直就是在找死,它的精神力,根本不可能有人類能夠契約它,要知道它被困在這裡無數年了,都不知道吃了多少馴獸師的靈魂了,它又怎麼可能會被人類契約呢?

不過,像墨九狸這樣想契約它的人類,還是除了那人之外,第一次出現!畢竟那位不是人族,而面前的這個卻是人族,這讓蠻荒獸王其實也有些好奇……

墨九狸直接飛到了蠻荒獸王的嘴邊,劃破手指一滴鮮血直接彈入蠻荒獸王的嘴裡……

對於蠻荒獸王來說,一滴血液根本嘗不到味道,就跟沒感覺似的……

它剛想等著看墨九狸怎麼跟自己契約,結果一道紅色的契約光芒就落在了它和墨九狸的身上,而隨著契約光芒落下來后,墨九狸也能感受到蠻荒獸王浩瀚的精神力,幾乎要瞬間沖入自己的識海……

這時,墨九狸感受到紫夜的力量融入自己的識海,紫夜的力量溫柔和清涼,又浩瀚的沒有邊際,蠻荒獸王那同樣浩瀚的精神力,瞬間就被紫夜的力量給壓制住了……

這讓蠻荒獸王驚訝不已,血紅的大眼震驚的瞪著墨九狸,契約光芒許久才終於消失,等到光芒消失后,蠻荒獸王都反應不過來……

墨九狸仔細一感知,發現紫夜竟然沒有讓她和蠻荒獸王簽訂平等契約,而是簽訂的主僕契約!墨九狸心裡暗嘆紫夜的強大啊…… 看到第二條唐牧北環視一圈空蕩蕩的房間,這裝修費用應該也不便宜吧,我銀行卡里總共就三千來塊錢,裝修?算了吧!反正還剩一把椅子一張桌子,先用着再說。

向後翻到第三頁,上寫着“店鋪保護陣法使用方法,詳見店主修行手冊。”

“什麼修行手冊?關鍵信息怎麼還給我省略了呢?”唐牧北抽抽嘴角,趕忙一口氣翻到最後,幾乎每頁上寫的都是“詳見店主修行手冊”。

最後一頁還有一行“使用手冊內容最終解釋權歸陰界總部所有”。

這個使用手冊很別緻啊!關鍵是太與時共進了,最終解釋權是什麼鬼?寫這本手冊的人,是來惡搞湊字數的吧?

“就算是湊字數也多湊點嘛!這麼幾個字有什麼用。”唐牧北還對使用手冊裏的“詳見修行手冊”耿耿於懷,說到底這本手冊看了跟沒看沒區別。最關鍵是那個修行手冊是什麼?他突然想起李店主消失之前,說過有人回來告訴自己怎麼辦,難道有隨身老爺爺?

或者是陰界總部給配備了導師吧?導師會發放修行手冊的吧?

這麼想着,唐牧北先把自己的行李放下,然後想看看空蕩蕩的店鋪裏有沒有能休息的地方。

好歹這裏也算是自己的地盤了,不在這兒住晚上還花錢住賓館不成?

囊中羞澀的唐牧北表示,能省一塊是一塊,白白給了個八十多平的店鋪,已經很不錯了!

雖然自己現在還沒弄清楚,莫名其妙變成“牧店主”到底要乾點什麼。

不過按照以往看那些小說的經驗來說,這情況妥妥的主角模板沒錯了!掙錢、打怪、收後宮,用不了幾章什麼金錢美女就都湊齊了。畢竟現在流行快餐文化,節奏太慢讀者會棄書的!

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鐘。

唐牧北無聊的坐在椅子上刷手機,剛纔巡視了一遍地盤發現店鋪最後面還有個小隔間,裏面有現成的牀和被褥,甚至還有全套嶄新廚具的廚房和衛生間。也不知道是上任李店主給自己準備的,還是陰界在回收店鋪裏東西的時候給準備好的。

但那些用品都很乾淨,唐牧北也懶得去考慮那麼多,他正刷着手機考慮自己這個主角該做點什麼。接手店鋪以後,居然沒有系統給佈置任務,差評!

夜色漸濃,過了下班高峯期後,公路上汽車依舊熱鬧穿梭,但行人明顯少了。還沒到夜生活拉開帷幕的時候,行人越來越少大街上已經有些空蕩蕩的。

唐牧北尋思着自己是不是應該早點去睡覺?

小說裏很多傳承不都是在夢裏進行的嘛,自己現在也不知道是靈異版本還是系統版本的主角模板,很可能睡着了會發生點有意思的事。

比如綁定個陰界升級系統什麼的;其實美食系統也可以啊……

略感無聊,天馬行空胡思亂想的時候,他似乎覺得眼神餘光看到些什麼東西。

唐牧北略微停頓幾秒鐘,趕忙擡頭看過去!

大街上車來車往,加上明亮的路燈,到處都亮堂堂的,然而就在這麼明亮的燈光下,有個不太像人的“人”!

身形有幾分扭曲、肩膀耷拉着,走路的時候雙臂就像電影裏的喪屍一樣擺動着。

它走的很慢,但目標顯然很明確,就是衝着小店來的!

“霧草!”唐牧北嚇得從座位上跳起來,想起身把店門鎖上,只是不知道一層玻璃門能不能擋住這玩意兒!

“這才幾點,小哥就要關門啦?”

還沒關上門就聽見嬌媚的笑聲問道,唐牧北順着聲音看過去,一位面容姣好的美女正巧笑倩兮看着自己,“我能進去麼?”

唐牧北稍微有點猶豫,再次看看那個“東西”已經距離小店越來越近了。

身材窈窕的美女卻是咯咯一笑,不等他說話,就從他身邊擠進店裏,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很是好聞。

雖然一直覺得就算是靈異版本模板真的見鬼都不怕,但現在唐牧北真的很方!

那玩意兒已經超出了自己的認知,他甚至一瞬間在腦海裏想了很多,難道世界上真的有科學解釋不了的東西存在?

外面那東西是鬼麼?

爲什麼過去的二十年裏,自己沒發現自帶見鬼技能?

會不會只是幻覺?

否則,難道是社會主義光輝沒有照耀到我嗎?難道馬哲毛鄧和唯物主義思想的灌溉沒有浸透我嗎?

爲什麼我會有見鬼這種想法?會不會褻瀆了這麼多年的教育?

自己可是大學生!我要堅持不迷信,不信鬼神,不做對社會沒有貢獻的人……啊呸,這句臺詞場景不對!

“膽子怎麼這小?”順勢靠在桌子上的美女擡擡下巴笑道:“連這麼個沒道行的小鬼都害怕,那你以後怎麼工作嘛?”

“小什麼?小鬼?!”唐牧北的思維瞬間就回到了現實,同時後背已經出了一層冷汗。

木木的轉動脖子回過頭來,他這才注意到,這位杏眼瓜子臉的美女穿着件暗紅色旗袍,髮型卻是民國時期的那種大波浪卷……

呃……旗袍居然開到了大腿根,配上這身材、臉蛋和姿勢,實在是太擾亂思維了。

不不不,現在什麼膚白貌美大長腿全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剛纔說什麼?

“你不會剛發現我不是人吧?反應真是遲鈍呢!”美女掩口一笑,也不知從哪裏拿出一把精緻的桃花小扇子,嘩啦一聲打開扇着風笑道:“果然,調戲新任店主很有意思哩!”

“餓……餓……”那隻耷拉肩膀的小鬼已經走進店裏,嘴裏小聲唸叨着旁若無人一直向店鋪裏面走過去。

唐牧北僵硬的轉動脖子看過去。

只見它搖搖晃晃走到店鋪深處回收後僅剩的玻璃櫃前,也不知往空盤子裏放了點什麼東西,隨後就從另外盤子裏拿了一顆白色珠子,張嘴吞下去。

片刻後,唐牧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理作用,總感覺這個鬼的身體好像沒有那麼虛化了。

隨後餓鬼依舊慢悠悠的走出店門,順着來時的路,緩緩走遠。路上有幾個說說笑笑的行人與其擦肩而過,卻是什麼都沒看到,大聲討論着剛看過的電影,從小店門口路過。

“外面那些……”唐牧北忙吞嚥口水壓壓驚,指着大街上瞬間多出來飄來蕩去的那些問道:“全都是鬼?”

美女點點頭笑道:“當然啦,現在陰氣越來越重,大夥兒都趕緊出來透透氣啊。更何況,我們都聽說換新店主了,總有些好奇心重的想來看看,混個臉熟嘛。”

“所以,你也是好奇心重的?”看着外面果然有不少遊魂在聚集,唐牧北感覺自己臉上的笑都有些僵硬。

“不好意思,我還真不是。”桃娘微微搖着扇子,很認真道:“李店主讓我過來幫你的,在你實習這段時間負責幫忙鎮場子。放心吧,有我在沒鬼敢糊弄你的。還有,你可以叫我桃娘。”

“桃娘,你……”唐牧北看了看另一隻鬼的“尊榮”,再看看美如畫的桃娘,鬼和鬼的差異這麼大真的好嗎?

桃娘似乎明白他的想法,左手捧腮問道:“我是不是很漂亮?其實這只是個造型啦!”

“造型?”唐牧北一時沒反應過來。

耿直的桃娘卻是誤會了,一轉頭換了副面孔。

沒做好心理準備的唐牧北差點背過氣去,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以後,別這麼突然,我心臟受不了。不過,請問你的造型師是哪位?既然曾經都是人,也是有愛美之心的吧?大家都去做個造型,這……看起來也和諧,不是嗎?” 蠻荒獸王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跟墨九狸簽訂的竟然是主僕契約時,也是狠狠的震驚了一翻,它不是沒有感覺到,墨九狸開始只想跟它簽訂平等契約的,心裡對墨九狸的印象還不自覺的好了幾分……

可是,後來忽然間有一句強悍的力量,在墨九狸的精神力快要無法契約自己時,強悍的幫助她契約了自己,而且還霸道的把平等契約給改成了主僕契約……

對方到底是誰?為什麼會這麼強大?就算當初它被囚禁在這裡,那人也沒給過它這樣大的恐懼!蠻荒獸王回過神感知到那股力量來自墨九狸的靈魂,而且還只是墨九狸的契約獸時,更是嚇了一跳……

不明白這樣一個弱小的人類,怎麼會有這麼強悍的契約獸啊啊啊……

蠻荒獸王看著墨九狸有些緊張的問道:「剛才那個是?」

「我的契約獸!」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蠻荒獸王沒有再多問,知道墨九狸有一隻如此強悍的契約獸,讓它對墨九狸多了一絲好奇和忌憚!

墨九狸看著蠻荒獸王說道:「我先幫你解除封印的陣法!」

「謝謝主人!」蠻荒獸王說道,雖然語氣十分的平靜,卻也是十分的恭敬。

墨九狸飛到半空中,終於找到陣法的痕迹,縱身飛過去,開始動手破陣……

「紫夜,這魔獸血海似乎不是封印蠻荒獸王的陣眼!」墨九狸破解到一半陣法時說道。

「陣眼,就是你身邊的血靈珠!你跟它契約時,其實已經破解了陣法的主要部分,不然就算你出來,也看不到陣法的痕迹,無法破陣的!」紫夜淡淡的說道。

「所以,之前你才讓我穿過魔獸血海,因為你知道這個小傢伙兒會啦我進去是嗎?」墨九狸聞言問道,雖然是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紫夜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紫夜,你該不會是算命的吧!怎麼感覺就沒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啊!」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呵呵……我知道感知到了而已!」紫夜輕笑的說道。

「好吧,你強!」墨九狸無語的說道,說完繼續破陣,這個封印陣法她只是從娘親留下的陣法中見過,還是第一次破解,所以十分的緩慢。

墨九狸破解陣法的時候,血靈珠就像個小尾巴似的跟在墨九狸的身後,驚奇的看著隨著墨九狸的動作,周圍一點點變化的模樣……

墨九狸整整用了差不多半個多月的時間,才徹底破解了封印著蠻荒獸王的封印陣法……

陣法一破,蠻荒獸王就開心的站起身來,它這一站起來整個地面和魔獸血海都跟著顫抖了起來。蠻荒獸王激動的說道:「我終於可以站起來了,我終於出來了……」

「主人,謝謝你!」許久,蠻荒獸王看著墨九狸感激的說道。

「自己人不用客氣,你能走不?」墨九狸看著蠻荒獸王問道。

「我腿沒有知覺!」蠻荒獸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它也是站起來才發現的。 “造型師可貴喲,一般的鬼哪有那麼多錢去做造型?”

桃娘扇着扇子,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就瀰漫在小店裏,“不過,牧店主你跟我說話離那麼遠幹嘛?還怕我吃了你啊?放心吧,你這兒怎麼說也算個‘政.府’部門,必要的保護型陣法還是有的,誰敢亂來都沒好果子吃,所以在這屋裏,你纔是老大。”

這話稍微讓唐牧北放下點心來,但是他也不敢百分百相信,有句話叫‘鬼話連篇’,誰知道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畢竟自己可還沒見過那個修行手冊,萬一保護型陣法沒打開呢。

“其實,我姓唐。”唐牧北沉思片刻,鄭重說道。

桃娘呆萌的怔了怔,然後遲疑道:“唐……牧店主?”

“我的名字叫唐牧北!”他依舊想糾正過來這個稱呼,自己明明姓唐,牧店主是個什麼鬼!

“好的,我明白了牧店主。”桃娘使勁點點頭應道。

唐牧北忍不住扶額。

“店主的稱呼都是接手店鋪以後陰界總部給設定好的,店主身上都有顯示加持,我們看到你就能知道該怎麼稱呼啊。所以,你就是牧店主。”

桃娘很有耐心的解釋。

唐牧北實在無語,估計這個加持就跟小說裏寫的人前顯聖差不多吧,看來想靠自己人力更改是改不過來了。

算了算了,就當做藝名算了。

在心裏這麼安慰着自己,唐牧北相當無奈。不過,轉念想起桃娘就是李店主說的“人”,唐牧北還是有些激動的,腦子裏突然就跳出來幾本書名:《貼身女鬼祕書》、《我店鋪裏的絕色女鬼》、《美女老師是女鬼》……

“牧店主,你這種眼神會讓鬼誤會你在想什麼不好的事情。”桃娘笑眯眯打斷正望着街上那些鬼出神的唐牧北,“現在是答疑解惑時間,你有什麼要問的嗎?”

果然啊,李店主帶我不薄,安排桃娘給我做“隨身老爺爺”!

唐牧北正竊喜,桃娘緊接着一句話給他潑了一盆涼水,“其實關於店主的事情我懂的也不太多,所以你儘量問點簡單的問題吧。”

見他一臉懵逼,桃娘聳聳肩解釋道:“你畢竟是個店主哎,我們不過是孤魂野鬼。要不是李店主走的急,委託我來幫你,他纔不會告訴我那麼多內幕呢。”

“內幕?”唐牧北一聽兩眼放光,“那你就把李店主給你說的轉述一遍好了。”

桃娘爲難的皺皺眉,過了好一會兒才訥訥道:“他告訴我的事情太雜,我都不知道怎麼給你講。你先問自己感興趣的吧,我知道的就告訴你;來日方長,以後遇到什麼情況,我會告訴你該怎麼做的。更何況我專門倒賣情報,所以很多事情都懂也比其他鬼靠譜。”

“那好吧。”理理頭緒,唐牧北問道:“我到底是怎麼被選上的?在今天晚上之前,我從來不知道自己還有見鬼技能,怎麼突然就能看見鬼了?”

“先回答見鬼的問題。”桃娘挺直後背將扇子收起來,認真解釋道:“其實能看到鬼,就是俗稱的陰陽眼也叫天眼通,有的人是天生就帶來的;有的人是因爲接觸到修行功法,修煉時間長了就有可能開天眼;還有少數幸運的人,被大佬用祕術開天眼。

但只要是陰陽眼就有個來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