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煙試探着走上前,小心翼翼地叫道:“知秋,葉知秋……你怎麼樣了?”

葉知秋站在湖水裏,緩緩舉劍,指定了柳煙,眼神裏一片殺氣!

蘭國雄夫婦各自出劍,護在柳煙的身側,大叫:“自己人,葉知秋別胡來,你醒醒!”

“葉知秋,我是柳煙啊,你不認識我了嗎?”柳煙也大叫。

“柳煙?柳煙是誰?跟我什麼關係?”葉知秋挺劍上前,板着一張死人臉,繼續問道。

貓系甜妻:陸少你矜持一點 “我們是……”柳煙忽然張口無言,後面的話說不出口。

到底什麼關係,該怎麼說呢?

夏偉玲大叫:“你們是夫妻關係,柳煙是你老婆,明白嗎葉知秋?”

“是啊,我們是……夫妻關係,我是……你老婆!”柳煙費了好大的勁,終於說出了這句話。

雖然這樣說話很尷尬,但是柳煙也顧不得許多了,只想讓葉知秋清醒過來。

“哦哦……原來我們是夫妻,你是我老婆。”葉知秋嘿嘿一笑,垂下寶劍:“跟大家開個玩笑的,我沒瘋,也沒傻,也就是有點恍惚……”

“葉知秋,你拿我開玩笑——!”柳煙大怒,舉起射潮弩就要找葉知秋拼命。

夏偉玲急忙攔住柳煙,笑道:“你們小兩口別鬧了……葉知秋說說,剛纔怎麼回事啊?”

“我得到這把寶劍之後,就有些身不由己,感覺渾身力量無窮大,胸中殺氣縱橫,所以就衝到了祭壇上……”葉知秋也不隱瞞,說道:

“剛纔一番大戰,胸中殺氣發泄了一番,現在已經平復了。但是這把寶劍,似乎還在對我傳送力量。”

蘭國雄急忙打斷大家的話,揮手道:“現在別說這麼多了,上湖面去看看。湖底的千萬殭屍全部跑了,葉知秋,如果我們不能控制局勢,讓這些殭屍跑出去爲禍人間,恐怕你我都難逃天譴,死在眼前!!”

“這麼嚴重啊?蘭道長怎麼不早說?”葉知秋愕然。「第三更」 “我早說了,叫你不要破壞祭壇,你不聽啊!有祭壇在,殭屍們就不會亂跑。祭壇沒了,他們就全部走散了!”

蘭國雄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又說道:“動手的時機不對,如果趕在中午時分動手,那纔是最好的。到時候,殭屍們浮上去,見陽光以後,會自動灰飛煙滅。我們午後下水,現在正是傍晚時分,殭屍們死不了,我們就要一直守到天亮,等待日出。這段時間裏,絕對不能讓殭屍們走散!”

“我明白了蘭道長,上去再說吧。”葉知秋點點頭,招呼柳煙上浮。

雖然說明白了,但是葉知秋也頭大,這漫長的一夜,怎麼能控制這些殭屍?

就算是把全世界的趕屍匠集中到這裏,也控制不了這個場面了,因爲殭屍數量太多。

在柳煙的帶領下,大家一起浮上水面。

這時候正是擦黑,天氣陰沉,水面上一片朦朧光景。

無數殭屍正在隨波逐浪,探頭打量着這個闊別兩千多年的世界。他們在鎮壇和祭壇的共同作用下,兩千多年沒有出來了,簡直比五指山下的孫猴子還要悲催。不過這些殭屍在下面,還有些娛樂活動,那就是欣賞西施的響屐舞。

殭屍們倒也沒有亂跑,都在這一片的水域裏,因爲他們沒有靈智,不知道往哪裏去。

葉知秋看到這個情況,總算是稍微寬心,說道:“還好,他們都在這裏,沒有亂跑。”

“紅裙骷髏呢? 契約啞妻 她跑哪裏去了?”柳煙環視四周水面,問道。

“她跑不了的,放心。因爲紅裙骷髏的根基也在這裏,離開這裏的特定地氣和風水條件,也會很快完蛋。她想逃走的話,會出於本能,召喚這些殭屍隨行,這樣她纔可以多維持一段時間。”夏偉玲說道。

葉知秋點頭讚道:“果然是道門前輩,見識非凡!”

對於葉知秋來說,這次的行動到這裏,基本上已經完成了。龍虎山天師的加籙道書,非他莫屬!

更有意外之喜,就是在鎮壇裏得到了一把越女劍,簡直就是買一贈一!

現在,只需要解決這些殭屍和紅裙骷髏,就算大功告成。

自己有越女劍在手,收拾這些殘兵敗卒,易如反掌。因爲祭壇已破,無論是紅裙骷髏,還是這些殭屍部隊,都已經變得不堪一擊了。

雙方力量互有消長,此時非彼時。

所以葉知秋心情大好,很大方地對夏偉玲點贊。

總裁的棄婦新娘 夏偉玲倒是有自知之明,笑道:“葉知秋你也別擡舉我們了,要不是你和柳煙,我們這兩個道門前輩,現在就變成道門古人,成爲歷史了。這次太湖除妖,你們二人居功至偉。”

“是兩位前輩指揮得當,我機緣巧合,才做了一點微不足道的貢獻。”葉知秋嘿嘿一笑。

蘭國雄哈哈大笑,揮手道:“現在都別說客氣話了,等到徹底消滅這白骨妖精和殭屍以後,我一定在龍虎山張天師面前,爲你們二人請功!你們守在這裏,等我出魂找找白骨妖精的下落。”

說罷,蘭國雄身上飛出一道虛影,在湖面上來回搜尋。

出魂以後的蘭國雄,身體一動不動,躺在夏偉玲的懷裏,跟殭屍差不多。

柳煙捅了捅葉知秋,低聲問道:“你會不會向蘭道長這樣出魂?”

“會呀,只要你像夏道長這樣抱着我,我也出魂給你看看!”葉知秋說道。

“葉知秋,你又取消我們老夫老妻?”夏偉玲噗地一笑。

柳煙瞪了葉知秋一眼,無語轉頭。

不多久,蘭國雄的魂魄迴歸,身體恢復,說道:“西南一里路左右,紅裙骷髏就在那裏,躲在殭屍們的中間!”

“好,你們守在這裏,我去也!”葉知秋縱身而起,提着越女劍,腳下踏着湖面上的殭屍,如燕子掠水一般,飛向西南。

湖面上殭屍衆多,摩肩擦踵,成了葉知秋的浮橋。

看着葉知秋飛馳而去的身影,夏偉玲讚歎:“新豐美酒鬥十千,咸陽遊俠多少年!年輕真好啊,就葉知秋這銳氣,可當三萬精兵!”

蘭國雄點頭附議:“是的,茅山派要出妖孽人物了!葉知秋小小年紀,膽識、身手和道術,就如此出類拔萃,今後的造詣,不可限量。”

“兩位前輩擡舉葉知秋了,我看他也就是一個普通的道門中人。”柳煙聽了蘭國雄夫婦的話,心裏也美滋滋的,但是口頭上要謙虛一下。

夏偉玲看着柳煙,說道:“柳姑娘也是造詣非凡,和葉知秋珠聯璧合,佳偶天成,我先恭喜一下。”

柳煙臉色一紅,岔開話題:“兩位前輩,我們還是過去看看那個紅裙骷髏吧。”

夏偉玲點頭,大家一起前往西南水面,觀看葉知秋大戰白骨妖精。

葉知秋飛馳而來,手中寶劍一番亂劈。

紅裙骷髏被驚動,從水裏跳出來,迎戰葉知秋。

這時候的妖怪,已經沒有紅裙了,就是一副白森森的骨架,再也不見了西施之美。

“孽障,還不束手就擒?”葉知秋氣定神閒,踩着腳下的浮屍,一口劍如行雲流水,纏住了骷髏精。

骷髏精已然道行大降,根本不是葉知秋的對手,只有躲避的份。

葉知秋跟她比劍,不過是玩玩。

蘭國雄等人隨後趕到,看着葉知秋降妖,說道:“葉知秋,先別弄死她,因爲這妖怪對殭屍們有穩定軍心的作用,所以,先抓住她就行了,等到天亮以後,再將她和這些殭屍,全部消滅!”

“好的,明白!”葉知秋將越女劍丟給柳煙,拿出自己的赤元劍,對着骷髏妖作法。

一波劍氣過後,葉知秋再一把奪命金丹,便將骷髏妖揍得昏頭轉向,奄奄一息。

“嘻嘻……”葉知秋一笑,從腰間抽出軟鞭,將骷髏妖捆起來,額頭和前胸後背貼上茅山鎮符,算是大功告成。

這時候,龐昊等人也從岸邊,開來快艇接應。

大家上了快艇,將骷髏妖立在船頭上,於湖面上緩緩打轉,吸引那些殭屍,不讓他們走散。

柳煙拿着那把越女劍,愛不釋手。有了這個神器,以後去崑崙山,一定可以無往不利!

蘭國雄猶豫了一下,終於開口道:“柳姑娘,這把越女劍,可以借我一觀嗎?”

“當然可以,前輩請看。”柳煙點點頭,將寶劍倒轉遞了過去。

蘭國雄接過寶劍,就着快艇上的燈光來看。

可是就在這時候,越女劍上傳來一陣密集的錚錚之聲,劍身上面,出現了細密的裂紋!

蘭國雄一呆,急忙轉向柳煙和葉知秋,叫道:“這把劍……好像要斷裂了……”

話音未落,一道綠色的淡淡虛影從寶劍上面飛向夜空,然後,一陣叮噹亂響,整個劍身寸寸斷裂,碎片落在了甲板上。「第一更」 “怎麼會這樣?這不關我的事……我什麼都沒幹。”蘭國雄的手裏攥着一個劍柄,愕然地說道。

我去,一把絕世神器,就這樣沒了?

葉知秋和柳煙也目瞪口呆,心中失落無比。

蘭國雄非常尷尬,再一次解釋道:“真的不關我的事,我就拿在手上看……”

寶劍在別人手上都好好的,到了蘭國雄手裏,就寸寸碎裂,這叫黃泥掉進褲襠裏,不是那啥也是那啥!

“是啊,這不怪我師兄,他的確沒做什麼,你們兩位也看到了。而且,就算我師兄想毀壞這把劍,也不可能這麼隨意輕鬆的。”夏偉玲也說道。

柳煙回過神來,點頭道:“我明白的兩位前輩,這跟你們無關。只是一把絕世神劍,就這樣沒了,我覺得可惜而已。”

蘭國雄這才鬆了一口氣,看着手裏的劍柄,鬱悶地說道:“剛纔有一道綠色的虛影從寶劍上面飛出,大家注意到了嗎?那會是什麼東西?”

“我也看到了,虛影飛走以後,寶劍碎裂。”葉知秋說道。

“越女有靈,百戰成兇……那綠色的影子,會不會是越女之靈,或者是寶劍生出了靈性?”柳煙也皺眉說道。

蘭國雄搖頭:“此等怪異之事,聞所未聞。等我以後見了龍虎山張天師,再請教一下吧。你們兩位苦戰半天,大概也累了,現在大局已定,你們可以去休息一下,我和師妹在這裏守護,等待天亮。”

葉知秋和柳煙也不客氣,乘坐快艇回到岸邊休息。

越女劍沒了,讓葉知秋和柳煙都覺得沒勁。

回到帳篷裏,葉知秋和柳煙都洗了一把臉,各自端着一盒飯,坐在行軍牀上吃。

柳煙食不甘味,問道:“知秋,你覺得越女劍,爲什麼會突然碎掉?”

葉知秋正在啃排骨,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告訴你一個祕密……”

“什麼祕密?”柳煙急忙問道。

葉知秋把嘴裏的菜嚥下去,低聲說道:“越女劍裏,蘊含着很大的能量,雖然寶劍碎了,但是已經有部分能量被我吸收,我也不算空手而歸。告訴你吧,用越女劍斬妖過後,我的道行突飛猛進,已經很厲害了。”

“很厲害?有多厲害啊?”柳煙不大相信,斜眼問道。

葉知秋沒說話,從腰間拔出赤元劍,向地面隨手一揮。

錚地一聲響,一道劍氣射出,在地面上劃出了一道裂紋。

“人器合一?”柳煙問道。

“沒錯,而且還不止人器合一這麼簡單……嘿嘿,等我以後有時間,慢慢告訴你。”葉知秋收了赤元劍,繼續吃飯。

師父幾乎修煉了一輩子,三年前才達到人器合一的境界;葉知秋下山才一個月,竟然突破到這個境界,連葉知秋自己都不大相信!

柳煙也不再追問,皺眉說道:“其實我還有一個困惑,水下的鎮壇,爲什麼會突然倒塌,露出越女劍?”

“那還用說,是因爲紅裙骷髏和殭屍部隊打了過來,衝進了鎮壇的範圍,所以,越女劍就發飆了,露出來震懾對方。”葉知秋說道。

柳煙搖搖頭,說道:“不對,殭屍部隊和骷髏妖過來很久,鎮壇都沒有變化。發生變化的那一刻,是在我無名黃符出手的同時……”

“好像真的是這樣……”葉知秋也皺眉,思索一番,問道:“你覺得,你的黃符和鎮壇有關係?”

“從客觀上說,是我祭出無名黃符的那一刻,鎮壇開始倒塌的。或許這是一個巧合,或許我的黃符和越女劍真的有聯繫,只是我目前不能確定。”柳煙說道。

“越女劍已經碎了,只怕以後,永遠也不能確定它們之間的聯繫了。”葉知秋嘆氣,想到越女劍,心碎啊!

柳煙依舊在推理,有點喃喃自語:“黃符是姐姐的,越女劍,會不會跟姐姐有某種關係?從寶劍上面飛出去的綠色虛影,究竟是什麼東西?”

“這些事,或許等你姐姐醒來纔會知道。對了柳煙,我們明天就可以返回雙樓裏,又可以見到你姐姐了。”葉知秋說道。

提起柳雪,葉知秋心裏也蠻期待的。雖然剛剛分別兩天,卻有一種許久不見的感覺。

柳煙也點點頭,說道:“吃吧,吃了飯以後,陪我去太湖洗澡,然後休息。”

“陪你洗澡?這太好了,我也洗洗。”葉知秋嘿嘿一笑。

飯後,兩人在湖邊摸黑而行。

走了很遠,確認四周無人之後,柳煙這才站住腳步,說道:“葉知秋你轉過身去,別偷看。我洗澡的時候,你站崗;等我洗好了,再換你。”

“喂,太湖這麼大,我們不能一起洗啊?”葉知秋說道。

“少廢話,轉過身去!”柳煙說道。

葉知秋聳聳肩,悻悻地轉過身來,背對着太湖。

柳煙急忙脫了外衣,只留下三點小衣,鑽進水中。

“我可以回頭了吧?”葉知秋問了一聲,然後慢慢轉身,看着湖水裏的柳煙,問道:“我說柳煙,下午在湖底大戰妖怪的時候,你說的話,還記得吧?”

“什麼話?”柳煙一邊洗澡,一邊問道。

“你說……如果我們可以活着出來,就讓我親個夠,嘿嘿。”葉知秋說道。

“是嗎?我有說過嗎?是你出現幻聽了吧,我怎麼不記得?”柳煙立刻賴賬,一本正經地說道:“當時有沒有錄音作證?有錄音的話,放給我聽聽。”

葉知秋哼了一聲:“就知道你會賴賬!”

“知道你還跟我要賬?是不是傻?”柳煙得意地一笑。

葉知秋正要繼續討賬,卻忽然變色,從腰間衝出赤元劍甩向湖面,大叫:“柳煙注意身後!”

就在柳煙身後的湖面上,忽然飄來一團綠煙,比臉盆的面積大一點。綠煙之中,有一張依稀的人臉,兩隻眼睛閃動,正打量着柳煙。

柳煙正在洗澡,沒有注意到,但是葉知秋髮現了。

赤元劍射出,那一團綠煙嗖地騰空而去,消失不見。

赤元劍射空,圍着柳煙兜了一圈,重新回到葉知秋的手裏。「第二更」 柳煙回頭去看,什麼都沒看到,皺眉問道:“葉知秋,是不是你故意嚇唬我的?”

葉知秋扣着短劍四處看,說道:“不是跟你開玩笑,是真的,剛纔在你的身後,出現了一張綠色的人臉……”

看葉知秋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柳煙慎重起來,緩緩走向岸邊,

美人出水,春光旖旎。

葉知秋趁機欣賞一下,口中說道:“我不是故意看你的,是擔心那個綠臉又來偷襲,所以在保護你……”

柳煙用毛巾擦着身體,然後把射潮弩綁在手臂上,說道:“好了,你可以轉身了,我換衣服。”

葉知秋點點頭,轉過身,讓柳煙換衣服。

柳煙換了衣服,穿戴整齊,這才讓葉知秋回身,問道:“剛纔的綠色人臉,會不會是越女劍上飄出去的那個虛影?”

“我也有這個懷疑,但是不能確定。” 穿越之女配的悠然生活 葉知秋說道。

“如果是那個東西,它跟着我們,有什麼目的?難道要對我們不利?”柳煙皺眉。

“鬼知道?不過這個東西並非尋常的鬼魂,因爲沒有鬼氣,也沒有那種陰寒的氣息。”

“那你覺得這東西是什麼?如何定性歸類?難道又是妖?”柳煙又問。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也不像是妖怪,因爲它也沒有妖氣……或許,算是精怪吧,我也弄不清楚,沒見過這種生物……”

柳煙拿着自己的無名黃符在手裏把玩,沉吟不語。

葉知秋脫衣下水,在湖邊洗澡,一邊警惕着四周。

直到葉知秋洗完澡上岸,那個綠臉也沒有再次出現。

兩人向回走,柳煙說道:“我有預感,那個綠臉還會出現的,說不定就像老鬼周隋文一樣,會一直纏着我們。”

“不會吧?如果真的那樣,又是一場麻煩。”葉知秋皺眉。

回到帳篷裏,喝了一杯茶,葉知秋和柳煙坐着快艇,去湖心看了一下。

湖心裏一切正常,蘭國雄夫婦帶着龐昊和黃梓軒等道門弟子,監視着那些渾渾噩噩的殭屍,等待天明。白骨妖精還立在船頭,不能掙扎。

葉知秋和柳煙給蘭國雄夫婦換班,讓他們上岸吃飯。

龐昊站在另一條快艇上,衝着葉知秋叫道:“葉知秋你牛逼啊,太湖除妖第一功,龍虎山的加籙道書到手了!這回,咱們茅山派也算出了風頭!”

“咳咳……”葉知秋衝着龐昊擠眼,謙虛道:“是其他門派的道友們低調,也是茅山師祖保佑,加上蘭道長和夏道長的幫助,我才撿了個便宜,純熟僥倖,不值一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