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成仁聽到這話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江州四大家族雖然確實非常的可怕,但是在柳成仁的眼中而已並非是不可以對付的,但是陳天卻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陳天若是真的想要對江州四大家族動手,只需要在血瞳頒布一道命令,也許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江州四大家族就會徹底消失。

所以到底孰輕孰重,柳成仁心中自然有了分曉,直接轉身沖著柳子林喊道:「動手!」

柳成仁此話一出,整個酒吧都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靜當中,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震撼。

柳成仁竟然會因為一個陳天而得罪江州四大家族?

莫非陳天在柳成仁的心目中要比江州四大家族還要重要?

「靜雅姐,小天到底是什麼人啊?」錢柔表情麻木的沖著周靜雅問道。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 「咣當——」

鐵劍落地發出刺耳的聲音,風玫輕笑出聲:「你齣戲了。」

其他人甚至連導演都被兩人帶入了戲,一時還沒回過神來。

司陌垂眸盯著地上的劍,抿緊了唇角,一瞬間臉色很難看。

他不是齣戲了,而是入戲了,是在她掌控下的戲。

即便是到了現在,他腦子中還抹不去她的目光,以至於他不敢去看她。

他看到了,在那雙美麗的眸子中瀲灧著世上最複雜的情感,深情,悲痛,不舍,絕望,開心,祝福……

那些原本不可在同時出現的情感,卻都在那雙眸中凝聚,最終化作了慘淡的釋然。

他看懂了。

連紇所有的情感都掩藏在平靜的表情下,就如地下洶湧的岩漿,她心中知曉在這種情況下她與林軒是走到了盡頭。但她不悔,不悔的不僅是殺了那些人,更是不悔愛他,所以她選擇赴死成全他。她為愛過他而開心,她用最後的生命給他祝福,選擇釋然赴死。

在對上那雙眸子的瞬間,他真的成了林軒,她是連紇,他下不去手,倉皇棄劍。

「繼續?」風玫問,眸中含笑,哪裡還有一絲屬於連紇的情感的殘留?

司陌目光略帶複雜地看著她:「繼續。」

導演剛從戲中出來,就被司陌失敗這一認知給震撼到了,還不及他消化掉這個消息,那邊又開始讓繼續了。

他急忙喚醒其他還沒完全回過神來的人,吆喝著再次準備。

「《仙宗》,第123場,外景,第三次,開始。」

「阿軒,你可要殺我?」她問,唇角含著一抹淺笑,抬步靠近他,胸口立即抵上了劍尖,她還在繼續靠近。

「咣當——」

長劍落地的聲音依舊刺耳,風玫眉眼彎彎:「你齣戲了。」

司陌捏緊了拳頭:「繼續!」乾坤聽書網

……

五次后,風玫打了個呵欠:「不玩了,下一場過吧。」

其他人一臉麻木,你特么的把影帝壓的臉色都黑如鍋底了,你現在卻說你在玩!

不過不愧是影帝,即便是遭受到了一連串的打擊也很快調整過來。

總裁的私有寶貝 第六場,風玫不再故意引導他不忍心殺連紇,於是林軒終於順利地將連紇殺了,這一條終於過了。

當導演喊「過」的那一刻,一片寂靜。

他們不知道是該歡呼還是該幹什麼,就剛剛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具衝擊力了。

所有人的視線都若若無的往風玫身上瞟,似乎要在她身上看出一朵花來一般。

風玫坦然應對那些目光,甚至與有的人視線相撞時,毫不吝嗇地回給對方一個璀璨笑容,頓時讓那人受寵若驚一一

這位可是成功壓了影帝的戲的牛人啊!而且還是多次!!!

風玫卸了妝,拿了東西就要帶著小助理離開。她的戲份可全部都完了。

「寧小姐?」

有人叫住她,是司陌。

接下來司陌還有幾場戲的。

「有事嗎?」她笑靨如花,一點也看不出來之前與司陌的針鋒相對。

司陌已經恢復了那副溫和有理的模樣:「我為之前對寧小姐的誤解而道歉。」

「是因為誤解還是其他,影帝自己心裡明白就好。」

留下這麼一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風玫轉身離開。

身後司陌盯著她的背影,眸中染上迷茫,低不可聞的聲音從他口中飄出一一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周靜雅輕輕的搖了搖頭,她感覺此時坐在不遠處的陳天實在是太陌生了,根本就不是當初她認識的那窮小子。

一個落寞家族的少爺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大的能量,竟然能夠讓柳成仁心甘情願得罪江州四大家族。

而徐珊珊等人站在不遠處看著陳天的位置,他們此時感覺陳天距離他們是那麼的遙遠,也許他們幾個人跟陳天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之前我有些懷疑姍姍說的那些東西是不是真的,現在看來這個陳天真的是個惹不起的大人物啊!」張恆聲音微微發顫,苦笑著說道。

徐珊珊扭頭看了張恆一眼,深吸了一口氣,但是沒有說話。

因為今天的陳天不僅震撼到了其他人,也震撼到了對陳天有幾分了解的徐珊珊。

徐珊珊覺得之前發生在陳天身上那些事情算得了什麼啊?

認識御膳的老總,認識韓曉汐,認識楚令尹。

徐珊珊以為陳天之所以在學校裡面那麼囂張,無非就是靠著他那強大的人脈圈子,再加上自己身的身手不錯罷了。

但是今日徐珊珊明白了,自己對陳天的認識其實僅僅就是冰山一角而已,陳天之所以會認識那麼多的大人物,根本就不是因為陳天的交際圈子有多廣,而是因為這些人都在討好陳天。

齊子軒呆愣楞的站在原地,原本他以為江州四大少聯手對付陳天,那陳天的下場應該會非常凄慘,但是此時凄慘的並不是陳天,而是馬一航他們幾個人。

齊子軒現在才算是徹底明白過來,為何當初宋萱兒一次又一次的警告自己不要去招惹陳天,陳天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當時齊子軒覺得宋萱兒的那些話非常可笑。

但是現在他才反應過來,真正可笑的人是他自己。

「怪不得你從來都不曾把我放在眼裡,怪不得你說我連當你敵人的資格都沒有,陳天,你確實有囂張的資本,我齊子軒確實不是你的對手!」齊子軒目光獃滯的看著陳天的位置,輕聲呢喃道。

即便心中一萬個不服氣,他現在也不得不承認自己跟陳天根本就是一個世界的人。

柳子林看著馬一航等人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然後直接奔著馬一航的位置走了過去。

「柳成仁,你還真敢讓柳子林打我們是不是?難道你就不擔心我們江州四大家族的報復嗎?別忘了,當年就算是陳家也是輸在我們江州四大家族的手中,你一個小小柳家又能算的了什麼?」馬一航紅著眼睛,表情十分瘋狂的沖著柳成仁喊道。

「你們江州四大家族在陳公子面前算個屁!」

柳成仁想都不想瞪著眼珠子罵了一句,然後扭頭沖著柳子林喊道:「子林,動手!」

「啪!」

柳子林聞言,反手便是一耳光直接抽在了馬一航的臉上。

酒吧大廳內傳來了一聲巨響。

柳子林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馬一航的臉上,在場所有人都一種震驚的目光看著柳子林的位置,誰都不曾想到柳子林竟然會真的動手,而且一出手便是全力。

原本眾人以為陳天今日被困日不落酒吧,柳家三公子江州四大少齊聚與此,皆為他而來,哪怕陳天有通天的背景估計也是很難走出這個酒吧。

但是沒有人預料到事情最後竟然發展到了如此地步。

柳子林現在打的人不是陳天,而是江州四大少中的馬一航。

徹徹底底的打臉。

當著無數圍觀群眾的面打臉。

眾人想到這裡忍不住看向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先是毆打柳子林,又是出言氣走省軍區副司令張弘,逼跪江州四少,此時竟然又讓柳子林打了馬一航的臉。

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讓眾人感覺就好像是在做夢一樣。

這得是有多麼強大背景的人才能夠做出這些事情啊?

可能哪怕是李浩峰也不能如此囂張吧?

柳子林剛才這一巴掌也算是出盡了權利,雖然他跟馬一航之間並無什麼深仇大恨,兩人還經常以兄弟想稱,但是無奈他此時已經接到了自己父親的命令,既然柳成仁都不敢反駁陳天的意思,柳子林自然也沒有膽量反駁。

「柳子林,你竟然敢打我?」

馬一航伸手擦了擦自己鼻子上面的鮮血,目光異常猙獰的沖著柳子林喊了一聲。

「兄弟,剛才的話你也都聽見了,我也是奉命行事而已,要怪你就去怪陳天,別怪我……」柳子林臉色無奈的回了一句。

「你……」

馬一航聞言直接愣住了,猛然扭頭看向陳天的位置,高聲喊道:「陳天,我早晚會讓你為了今天的事情後悔的!」

「繼續打,打到他服了為止!」

陳天坐在椅子上面,目光平靜淡然的說道。

柳子林聽到這話,先是愣了一下,緩緩舉起自己的右手不知道應該打下去還是不應該打下去,畢竟如果繼續打下去的話,那自己可真就把馬一航給得罪死了。

「陳公子說什麼,你便做什麼!」柳成仁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啪!」

柳子林上去便是一巴掌抽在了馬一航的臉上。

在場的所有人看的是膽戰心驚面色惶恐,而且有些人想不明白,雖然之前陳天行事說話也算是囂張,但是卻不像現在這麼殘暴,即便是面對趙瑞柳子林等人也是點到為止,沒有過分羞辱!

但是此時面如江州四大少,那簡直就是行羞辱之事於極致啊,完全不給他們四人任何顏面。

「這個陳天跟江州四大少到底有什麼仇啊?竟然下如此狠手……」

「不知道啊,原來都沒有聽說過咱們江州竟然還有陳天這個人!」

「這個人的勢力背景應該不簡單吧,要不然柳成仁也不可能這麼怕他!」

眾人的議論聲伴隨著那一聲接著一聲的耳光,在酒吧裡面響起。

柳子林彷彿每抽一巴掌都會問馬一航一句服了嗎,但是馬一航此時也還算有骨氣,一直都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有說。

「馬兄,你說你為何要自討苦吃啊?」

柳子林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表情無奈的沖著馬一航問道。

「柳子林,你記住,從今天開始你我二人恩斷義絕,以後江南省有你柳子林沒我馬一航……」馬一航嘴角掛著鮮血,聲音虛弱的沖著柳子林喊道。

「馬兄,剛才我都說了我也只不過是奉命行事而已,你說你這不是為難我嗎?」

柳子林看著馬一航笑了笑,然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猙獰,反手便是一巴掌直接抽了出去。

柳子林心中清楚,今天過後自己跟江州四少肯定是死敵的關係,但是沒辦法,既然柳成仁選擇站在了陳天這邊,柳子林也不能違背柳成仁的意思。

「啪!」

一聲巨響,柳子林的手掌狠狠的抽在了馬一航的臉上。

馬一航身體一歪,咣當一聲倒在了地上,鮮血順著嘴角緩緩流出。

「馬一航!」

柳子林本能的喊了一聲。

錢坤王帥周哲三人紛紛瞪著眼珠子看著馬一航的位置,感覺自己彷彿墜入到九幽深淵當中一般,臉上的表情異常恐懼,心中暗暗懊悔,自己就不應該聽馬一航的話過來!

馬一航身體抽搐了兩下,然後直接昏迷了過去。

眾人一片嘩然,誰能夠想到馬一航竟然被柳子林直接打昏迷過去了?

柳成仁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下意識的擦了擦自己手心的汗水,心中駭然不已,他清楚陳天這一手無非就是在挑撥自己柳家跟江州四大家族的關係,在經歷了今天這件事以後,江州四大家族跟柳家那就是死敵的狀態,柳家也不得站在陳天這邊,因為他們柳家除了陳天便再也什麼其他的選擇。

一方面是一個勢力堪比化神境的武道高手,另一方面則是江南省出了名的四個大家族。

柳成仁此時也不清楚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確,所以心中自然而然也有些緊張。

而周靜雅錢柔徐珊珊等人面對此時的陳天彷彿已經有些麻木了,因為他們三人清楚陳天跟他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們為陳天擔心也沒有任何意義,心中除了震驚便還是震驚。

「陳……陳公子,馬一航已經昏迷過去了,咱……咱們還打嗎?」柳子林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結結巴巴的問道。

「下一個!」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柳子林聽到這話猶豫了一下,然後直接邁著步子走到了錢坤的面前。

錢坤猛然抬頭看了柳子林一眼,之前馬一航的下場錢坤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此時面對柳子林心中難免有些恐懼。

「錢兄,希望你能識趣點,大丈夫能伸能屈啊!」

柳子林看著錢坤的位置輕聲感嘆了一句,然後反手便是一耳光抽了出去。

錢坤的腦袋以外,如果不是因為陳天試壓在他身上的力量,錢坤可能會直接應聲飛出去。

「服了嗎?」

柳子林面無表情的沖著錢坤問道。

錢坤猶豫了一下,連忙高聲喊道:「陳天,你今天把我們四個人都得罪了……」 「啪!」

錢坤的話還不曾說完,柳子林上去便又是一耳光抽了出去,然後低聲說道:「錢兄,我剛才已經勸過你了,你最好還是識趣點,要不然你這樣我也很為難啊!你服了嗎?」

錢坤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然後低聲說道:「我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