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小盼癟了嘴,話題轉移到三天不在家,直播怎麼辦的事情上,“小童,你三天不在,直播怎麼辦,黃哥肯定不會同意的,而且你這三天是要跟黃哥報備請假的吧?”

我說,“我把筆記本帶着,在那邊晚上一樣可以做直播,而且深更半夜,在深山中,古舊的還鬧鬼的別墅裏,第觀衆來說,氛圍和代入感更強烈。”

小盼抖抖身體,恨不得離我八丈遠,“你膽子真大……”

“沒辦法,職業需要。”我說。

小盼立刻眯起眼睛,“明明是你自己興趣所在吧,你去過了再回來,可千萬別變回之前那樣啊,疑神疑鬼地太嚇人。”

“哎呀!”我大叫一聲。

小盼一驚,感覺問我怎麼了。

我指着小盼說,“你後邊有個小孩子怎麼也不告訴我,他什麼時候來的?”

只見小盼頓時渾身僵硬,顫巍巍地望着我,“你,你說什麼?”

我沒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來,小盼登時明白我在耍她,氣得抄起手就要打我,我站着沒動,乖乖被她打,但是她見

我不躲,自己又不好意思下手了。只能氣哼哼地說,“辛小童,你這樣做很過分,你知道嗎?”

“好好好,我的錯。”我笑着道歉。“誒,你說,我在外邊要住三天,得帶些什麼東西啊?”

會穿越的道觀 “衣服鞋子洗漱用品,還有驅蚊殺蟲的。”小盼一口說出這些,然後撅着嘴巴想,“你是要去住別墅的哈,那應該不用準備太多吧,南山那種富人區,裏面就有個生鮮超市,有缺的就去買吧,反正三天時間,也不長。”

我點點頭,誇她,“言之有理。”

“你們怎麼去?集體坐車嗎?”

我照實說,“小莫開車帶我們去。”

“哇!莫帥哥都買車了?”小盼驚喜,“你吧,喜歡莫帥哥就直說,這種遊玩的事都想着他,說不喜歡誰信啊。你是不是想起什麼來了?”

就知道小盼會揪着這點不放,我說,“因爲是劉少組織的,所以我帶個男生去更安全。”

“劉少?!”小盼一臉不可置信,“劉少那樣的高大上,還會組織探險小隊?太誇張了吧。”

“人不可貌相,他看夜間恐怖直播還看得津津有味呢。”

“也是。”小盼說,“那我就放心了,看來你們人不少。那黃哥那要是有什麼動靜,我就跟你說,我能圓過去的就幫你圓,可是黃哥要是突然說來一趟,你中途能回來嗎?”

我沉吟,“沒事,他如果要來看我們,我就說我那天白天出去了。”

上午敲定一些安排,下午我就拉着小盼陪我上街買行李箱。目標明確,買好就回來。

我窩在臥室中整理東西,考慮着帶什麼不帶什麼。許盈盈下午來了我這一趟,看着我這邊一地狼藉,狠狠地吐槽我,“你要去打仗嗎?要不要把菜刀帶上啊。”

我說,“你別看我,等你收拾的時候,可別裝一箱子零食。”

許盈盈驚奇地反問我,“不帶零食帶什麼?!”

我嘆氣,“算了,你隨意吧,我儘量把東西帶着,你用得着就跟我要。”

“好吧,那我勉爲其難把你的零食部分也帶着。”許盈盈說。

“那真是謝謝了啊。”我說。

收拾東西,時間就會過得很快,傍晚我還是不放心許盈盈,跑去她的臥室看她準備了什麼東西,還好,她沒有真的帶滿滿一箱的吃食,否則我真的不想和她同行了,那就太丟人。

“明天狐狸精來接我們是吧?”許盈盈問。

“是的,我們明天先去劉少的公司,然後再由他帶路,我們一起去南山別墅。”我說。

“狐狸精的車夠大嗎?我們兩個箱子,他應該也要帶吧。”

“應該沒問題的。”我心裏也沒底,不過這不重要了,大不了,明天早上再臨時增減東西。

一切收拾停當,晚上蕭晟就不期而現。他在我開始直播前站在我面前,擋住我的電腦,我奇怪地看他。

蕭晟說,“今晚,你不用做直播。”

“爲什麼?”他一天都沒出現,現在出現在我臥室,我也猜不透他究竟想幹什麼。

(本章完) 蕭晟在觀察我。

通過他的眼神,我很快得出這一結論。但我不明白他觀察我是爲了什麼,我以爲他對我熟悉地已經不需要觀察。他的眼神很銳利,盯得我渾身不自在,蕭晟不說話,搞得我們之間氣氛壓抑,一時間沉悶的氛圍在屋裏慢溢,靜得出奇。

我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心裏祈禱着這種致命的安靜快點打破。可是他的眼神卻不從我身上移開,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裏出問題了,我移開自己目光,偷眼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臉上別沒東西,很正常。那蕭晟盯着我一直看是什麼情況?

我受不了了,剛要開口,蕭晟就先一步打斷我,他說:“你做了什麼?”他的聲音平淡無奇,但我能聽出他是壓抑着情緒的,很可能這句話的背後就是等待爆發的火山。但他問的是什麼鬼問題,這句話應該是現在我需要問他的吧。

莫名其妙,突然出現,盯着我看了十分鐘,就問了這麼個奇奇怪怪的問題,這擱誰也受不了啊,我擰了眉,態度自然也不好,“我聽不懂。”

“你對自己做了什麼?還是許盈盈?或者是小莫。”

“蕭晟,你莫名其妙出現,問了這麼個問題,我說了我根本不知道你什麼意思。”

蕭晟冷笑,“你不知道?那就來吧。”

周圍畫面變換,迅速地我頭髮暈,我感到蕭晟的手抓着我的胳膊將我往前推,我勉強睜開眼睛,這裏是……大殿。

有段時間沒看到大殿了,但是大殿裏原先的紅色大牀不見了,只剩四周角落的夜明珠,所以整個大殿還是顯得空空蕩蕩。

我擡頭看向蕭晟,“你幹嘛!”

“我到底做了什麼!”蕭晟還是問這句話。

“蕭晟,我告訴你,我到現在都沒有聽明白你問的是什麼意思。”我氣急反而淡定了。

蕭晟說,“我無法進入你的夢境,以前絕不會這樣。梓童,你真是狡猾。表面上好像對我放棄抵抗,其實早就在暗地裏做好了對付我的準備,最近還拉上很多朋友,我真是小看了你。”

“蕭晟!你進不了我的夢境,還要來怪我?是你自己病得不輕吧!”我簡直要笑了,這種人虧我之前還對他抱有一點點前世的虧欠,“難道我就應該被你控制,應該活在你的陰影下嗎!笑死人了。蕭晟,人要臉樹要皮,你這樣的,世間少有。”

蕭晟的雙拳頓時握緊,他一揮手,大殿中央立起一個十字木架,我想得到接下來將要面對什麼,心中憤憤,“明天我們就可以去南山,你一定要這時候找事是嗎?我現在覺得,你就是不可理喻的變態。”

蕭晟冷哼一聲,“去南山又怎樣?難道不是你和他們合起夥下的陷阱?”蕭晟又揮了幾次手,帶動一陣陣強勁的風,將我身上的衣服撕碎,我被他綁在木架上,赤身裸體。

這情景還真是熟悉。我微微出神,上次被綁在木架之後,發生了很多事,那麼多事讓我對蕭晟改觀不少,可是

沒想到兜兜轉轉到頭來,又是這樣。怪我對蕭晟心軟,吃苦頭的還是我自己。他只要手一揮,我又會變成這個樣子,由他呼來喝去。

我已經看淡了他的手段,除了些微的不適,早已沒有最初的懼怕和羞惱,蕭晟估計是被我的態度又激怒了一層,他走到我面前。我以爲他要像以前那樣對我做什麼,但是他卻只是看着我,從頭看到腳。

像是在找東西,我疑惑地看看他,他看進我的眼睛,說,“沒有器物,沒有印記,你是怎麼做到阻止我進入夢境的?”

還是這事,“我說過了,我聽不懂你說的話。而且你如果認爲我和別人合起夥來給你下套,那你明天最好不要出現,不對,是三天,你三天不要出現,否則出了事,怪到我頭上。”

“你以爲激將法對我有用?”蕭晟的手在我身上游走。

我咬咬牙,身體不受控制地顫抖,我悲哀地想,自己已經習慣了他的觸碰,有些反應是控制不住的。

“你如果不想做,就告訴我,你夢到了什麼。”蕭晟放軟了語氣。

我看着他,想從他的臉上看出點東西,他的表情沒有剛開始那麼冷硬。我也沒想過瞞着他,而且說出來,可能還會通過蕭晟的反應得到更多的信息。

“我夢到你出征打仗,夢到宣王,他還是個孩子,夢到他……他跟我說,不是,他跟夢裏的我說,老師希望他頂替你接替皇位。”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蕭晟。

蕭晟的神情卻像是回憶一段遙遠的往事,臉上沒有過多的變化。我心中有些奇怪,蕭晟的樣子像是對這件事並沒有很深的印象,但是如果宣王是導火索,他多多少少也該有所反應。我說,“宣王是二皇子,對嗎?”

“哼,二皇子,哈哈哈……”蕭晟聽了我這句話,笑了起來,語氣中多是輕蔑。

“怎麼了?”

蕭晟沒有回答我這句話,而是說,“看來我得看住你,稍不留神你就脫離控制,如果你再這麼夢下去,我不介意讓你再失憶一次。”

“蕭晟,你什麼意思?”我心中警鈴大作。

“今天我沒心情。”蕭晟手一揚,我感覺到有衣物貼上皮膚,低頭一看,蕭晟給我換上了古時的服飾,他把我從木架上放開,自己走向大殿的木門。

我跟着他,他推開門,門外是我熟悉的花園,我一愣,這裏難道是——

樓上書房。

這裏就是蕭晟的二層書房,我剛纔是在一層。莫非從我第一次到大殿,這個所謂的大殿就是蕭晟在空蕩的一層中變出的模樣?

“上來。”蕭晟說。

我默默跟在他身後,走上臺階。

這裏的空間是夜晚,書房中已經有婢女掌燈,婢女看見我們進來,就自覺退了出去。這地方,真實的可怕,我覺得自己在蕭晟製造的虛境中回到了一千年前。

蕭晟說,“從今日起,沒晚你只能在這裏睡覺。”

我嚥下一

句到嘴邊的“憑什麼”,蕭晟說完,自己也出去了。書房再度剩下我一個,剛纔發生地一切,迅速從腦海中略過,就像假的一樣,那麼快,我也確實覺得睏倦疲乏。

我倒進古式的牀裏,蕭晟看似不在,其實無處不在,這裏本就是他的地方。不知道現在外邊是幾點了,這裏的時間空間和外邊的世界是同行的?還是滯後的?抑或者和若干影視作品裏那樣,外邊的時間才只是分針動了一格。

我胡思亂想着睡着,安靜無夢,睜開眼就回到了現實。我還沒從昨天蕭晟的憤怒中迴歸,又利用起早晨這點時間想想問題想想現在。

蕭晟說他沒辦法進入我的夢境,那麼,我做的夢首先他是不知道的,這點我在之前就知道了。然後當我進入自然睡眠時,蕭晟無法干涉,我準備將這個發現告訴許盈盈。

她拖着小行李箱出來,一屁股坐進沙發,“昨晚又沒睡好。”然後她怨念地瞪着我。

我眨眨眼,摸不清頭緒。“因爲我?”

她一字一頓,順帶點點頭,“就是你,又是你,還是你!”

我仔細回想了昨晚,想不出有哪個點會觸到許盈盈。

“你丫昨晚情緒波動太大!我以爲你夢裏發生什麼事了呢。”許盈盈說。

我抱歉地對她一笑,想到昨晚,確實挺突然的。

她說,“算了算了,那隻狐狸幾點過來?”

“我還沒給小莫打電話,許盈,這幾天在劉少面前,你可別這麼叫小莫。”

“看心情吧,你快給狐狸精打電話,我們都在這等着了。”

我拿起手機給小莫去了電話,小莫說他八點半來接我們,我看了看時間,還有半小時。

直播之狩獵荒野 趁着現在客廳人還沒齊,只有我和許盈盈兩個,我把昨晚的情況大體跟許盈盈說了說,許盈盈跟我做出了不一樣的想法。

“我覺得蕭晟的意思是,你身邊有人在幫助你抵抗蕭晟的靈力。所以他昨晚神經病一樣緊張,以前他能進你的夢境,控制夢境轉入到他自己的幻境中。但是照昨晚他說的那個樣子,應該是現在他不能控制你了,你有自主的意識了。”

“我本來就是有自主意識的好不好。”我無語。

“我是指你晚上在自己的睡夢中,可能形成了某種結界,這個結界蕭晟無法打破,他窺探不到,所以他才緊張。”許盈盈做了個總結。

這句我能理解,“所以這是好事對嗎?”

“是的,蕭晟自己靈力遠沒有恢復,即使現在偶爾能爆發一些,卻無法長久,他還在恢復期,可能減弱了對你的鉗制,你最好趁這段時間多想想,沒準多做幾個夢就能把蕭晟永遠杜絕。”

這誘惑確實很大,我可承受不了一個精神不穩定的人隨時出現隨時消失,然後可以掌控你的思想,掌控你的行動,沒有自由是很可怕的。

“我只是想解開蕭晟的心結,讓他放過我。”我眼神放空,飄向窗外。

(本章完) “看吧,只要蕭晟一出場,你的情緒立馬降下去好幾檔。”許盈盈攤在沙發裏連打好幾個哈欠,“你對他的虧欠感完全沒有必要,有什麼仇非得綿延千年?你是殺他全家了,還是折磨了他幾千年在先?都沒有吧。”

“我……我夢到當年比他小的二皇子,二皇子雖然很可愛,但是他們皇室間的爭鬥,我總覺得,是我的大意沒有提醒到他,而且蕭晟以前說過,是我害死了他。”我躊躇着。

許盈盈說,“你看你,又想多了吧?你這叫自作多情,蕭晟如果那麼容易就死了,那他也不算什麼牛掰角色。”

我心知許盈盈的話有道理,但是總還是無法釋懷。許盈盈不再繼續跟我討論這個問題,她起身去廚房搜刮糧食,然後對我喊道,“你快再給狐狸精說一聲,讓他來的時候帶甜點。”

我嘴角一抽,大概小莫在許盈盈面前的作用就是做點心的師傅,其他什麼都不算。

劉穎洗漱完畢,來到客廳,她還不知道我和許盈盈今天要出門,看到我倆的箱子擺在客廳,她問道,“小童姐,你們這是要去哪裏?”

我說,“我和許盈盈報了一個探險小隊,去舊別墅住上幾晚,找靈感的。”

“不會是那種有神祕事件傳聞的舊別墅吧?”劉穎緊張的問。

“是啊。”

劉穎的臉都皺到一起了,“那種地方有的真挺邪乎的,你們要去啊,可是,如果惹上不乾淨的東西……怎麼辦啊!”

我見她真心關心我,就笑着安慰她,“不用擔心,你忘了我是說什麼的了?”

劉穎還是不放鬆。我說,“我對這些東西多少也瞭解一些,你放心吧。謝謝你,這麼關心我,我真覺得挺感動的。”

劉穎雖然對我笑了笑,但是我能看出她心裏還是放心不下,“小童姐,你別這麼說,我覺得你們都這麼好,願意教我。黃哥給我們這一批培訓的時候,讓我們自己學會心計,她說,沒有誰願意幫助一個菜鳥,所以我一開始總有點怯生生的,但是這段時間相處,我發現你們並沒有像黃哥說的那樣。”

這我倒是沒有想到,黃哥給我做培訓的時候可能也說過,但是我不記得了。劉穎坦誠地說出這些,反而使我有些不好意思。“小穎,我們其實都一樣的,不互相幫忙,該怎麼辦呢?黃哥雖然給了我們工作,但是他只是把我們當做爲他掙錢的人,我們要過好自己的生活。”

“嗯!”劉穎把話題拉回剛纔的問題上,“小童姐,你們出去千萬要注意點,黃哥那邊要是問起來……”

“沒問題的,小盼也會幫我想辦法圓過去。”我說。

劉穎幫我把行李箱一起拿下去,小莫正準備上來,見我們一起下來了,就問,“她也去嗎?”

“不是,小穎幫我拿東西的。”我說。

小莫從車內拿出一個打包好的蛋糕遞給劉穎,“來美女,收好,嚐嚐味道。”

我見她不準備收,就把那份甜點接過塞到她手中,“很好吃的,許盈盈一次能吃掉

16寸。”

“誒?” 火影:從雙神威開始 劉穎大腦當機。

我看着她發愣的樣子,看看許盈盈黑了一半的臉,忍不住笑意。

“辛小童,你見過誰形容蛋糕好吃,用寸來形容的。”許盈盈不滿。

我趕緊說,“因爲好吃,所以你才能吃這麼多嘛!”

我們揮手與劉穎告別,劉穎上去後,小莫問我,“你說的劉少的公司地址在哪?”

“我給你導航。”我用手機打開地圖導航,然後小莫拿過去研究路線。

“你可以一邊開車一邊導航。”我這纔有時間看向小莫的新車。

這是一輛銀灰色的SUV,可是我對車子不太瞭解,說不出它的型號,我看了看車前的標誌,是奧迪。

小莫說,“這不算是純奧迪,我對它改動了幾個地方,所以即使是資深的車友也叫不上這輛車的型號。”

“你還會改裝現代汽車?”許盈盈驚訝。

小莫鄙視了她一眼,“你以爲狐狸就是深山老林裏的狐狸啊。”

我左看右看,果然是看不出這個車和其他車有什麼區別,小莫興致勃勃地問我:“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很帥?”

“適合你。”

小莫笑着爲我拉開車門,“請。”

我坐上副駕的位置,小莫幫我的行李放進後備箱,許盈盈將行李箱丟在小莫面前,對他說,“小狐狸,交給你了,要有點男人的樣子。”然後大搖大擺地坐進後座。

小莫還是很給面子的,把她的行李箱一併放到車後,最後回到駕駛位。許盈盈正哼哼着怪我散佈謠言敗壞她的淑女名聲,這下劉穎也知道她能吃了。

我先把負責導航任務的手機放到車前端,那裏小莫專門準備了一個放置手機的底座。然後回了許盈盈,“那你現在放下手中的蛋糕。”

許盈盈一臉的“我不幹”,捧着蛋糕吃得津津有味。

小莫開車很穩,我問他,“小莫,你什麼時候學的開車?”

“就是開奶茶店的同時,我找的專業教練,幾天把駕照考到手,就開始搗鼓這輛車了。”

“看着你像是開了好幾年的老手。”我由衷讚歎。

小莫很開心,“想不想知道這輛車特別在哪?”

“挺想的。”我說。

許盈盈說,“用眼睛看就看出來啦,無非是在幾個地方用靈力加持一下咯。簡稱,更結實,更耐用,還省油,對了,速度可以比得上跑車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