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有點反應不過來。

眉頭輕簇,仔細想想卻是瞬間明白。

「差點忘了!」

「血熗秘境之陣,是分階段的。」

「我上次只經歷了第一階段,但之後還有第二階段的存在,連聖王級別都深深忌憚的第二階段!」

……

心之恍然,林風宛如看見前方一片亮光。

盡修陣法基礎,自己此刻再非昔日那樣什麼也不懂,舜所說的這個『點』。正是節點,是陣法第一階段轉換為第二階段的關鍵。換言之,自己之前所修得的『七絕天星陣』。僅僅只有一半!?

「多謝你,舜。」林風喜不自勝。

這個發現,對自己來說相當的重要。

宛如功法一樣,還有更深一層的功法,對實力的提升毋庸置疑。

「不客氣。」舜坦然笑道,「此陣雖不如迷竹陣那般複雜。藉助天地之力,但卻很好的將陣法與陣眼,陣心相結合。」眼眸輕亮,舜望向林風,「倘若能將剩餘的一半完善,此陣威力難以估量。」

林風心之雀然。

確實,此陣的關鍵在於『星源力』。

如與人魔聖主那一戰,哪怕自己的實力遜色於他一籌,但只要耗不盡自己的星源力,他就無法強行破陣,這一點相當的關鍵。並非所有強者都懂得陣法,而且照舜所言,初識此陣很容易便會踏入陷阱,以為找到破陣的『點』,實則卻會引動陣法更強的第二階段!

但首先,自己必須完善陣法第二階段。

若不然就像舜剛才那樣,明明是引動第二階段的『點』,卻成了大破綻,被輕易將陣搗破。



未習得迷竹陣,便已先得到一個好機會。

林風心情頗感舒暢,相比起陣法的完善,細節部分反顯的次要許多。最重要的,是學得了陣法的基礎,牢記舜這三天三夜的教誨,自己的陣法底子打的相當之牢固。

「現在簡單講述一下迷竹陣吧。」舜微笑道,笑容中似是有些小小的急迫。

「好。」林風點頭應道。

目光落向舜,心知他此刻必然著急。

畢竟,這一次簡短的『授課』已是過去了三天三夜。按平常來說並沒有什麼,但此刻恰逢妖族大軍揮入,雖說對南方域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波動,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而且心繫大戰,舜定很想知道最新情況如何。

無謂浪費時間,直入正題。

「迷竹陣,與剛才七絕天星陣是完全不同的大陣。」

「一個,是借用天地之力的類型;而另一個,是以陣本身發揮力量的類型。」

「各有優劣,各有用處。」

……

林風仔細傾聽。

時至今日,對陣法已然有些明悟。

自己的七絕天星陣,其實就是血熗秘境之陣,利用的是本身『陣之力』的強橫。就好似一個武者,本身擁有極大的力量,體質超強,發揮最剛猛有力的戰鬥之力。

而迷竹陣,就好像一個擅長『技巧』的武者,四兩撥千斤。

相對的來說,單論陣法知識,布置,學習,七絕天星陣要簡單許多,但同樣也『受制』許多,畢竟就像武者一樣,資質是天生的。血熗秘境之陣的『陣之力』,也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迷竹陣複雜許多,但若能真正領悟技巧,悟通陣法奧妙。不需要其它,單單一片竹林便能布成一個大陣。

兩者其實各有優劣。談不上哪一個更強。

但對自己來說,要徹底領悟迷竹陣,現階段是難以達到的。



「先學習怎麼出陣,入陣吧。」舜微笑道,「下階段。可以試著再深入少許。或者,日後若有興趣,我們一起研究探討一下也不錯,當然,前提是『有時間』。」

「我明白。」林風望向舜,笑了笑。

舜想告知自己『貪多無益』,專心一意的領悟一個陣,在眼下更好一些。

正如修鍊一樣。兩種途徑都能到達目的地,沒必要兩條路都走,那看起來浪費了許多時間。

但自己,卻似乎一向如此……

很快——

舜的講解便是結束。

「行么?」舜望著林風。

「沒什麼問題。」林風點點頭,相比起之前的陣法基礎,單單隻是迷竹陣的出入方法,無疑簡單許多。雖有一定的文字量,但大多只需死記硬背。便能輕鬆完成。

而這,對自己來說並不難。

舜交代完之後,隨即便是離去。卻是早已心急如焚。

目送舜離開,林風並未著急,這幾天來吸收的『知識量』相當之充足,必須好好消化吸收一下。畢竟分身並非本體,沒有那完全過目不忘的能力,僅僅只是短暫記憶。

眼下。最重要的是將其完全領悟。





花了足足十天時間。

彷彿品茗著一杯味道濃郁的茶,林風仔細推敲明悟著舜之所言,受益匪淺。並未再深入的研究下去,這是一個真正的無底洞,連星空強者都未必能窺得其最強奧妙,又何況自己。

迷竹陣的走法已是了如於心,林風環望著踏星府,收穫甚豐。


目光落向養心池,甚感幾分無奈。

本體,完全處於沉睡恢復狀態。

「要趁熱打鐵,將『雲起』完全領悟,難。」

「要將七絕天星陣完善,修鍊第二階段,同樣難。」

「想要煉製天階星寶『圂』,更是無能為力。」

林風頗是苦惱。

這是眼下,自己最想要做的三件事。

但第一樣需要本體的配合,畢竟『雲起』無論施展還是領悟,都是本體在進行,分身只是獨立的個體。而且,領悟的進行需要用到『魂』,用到自我狀態下的雙瞳。

而第二樣,自己要返回熗鳳古族方可。

雖以玉淼『空間之門』在熗鳳古族設了『點』,但本體未醒同樣無法施展。難不成再重返南部古域,慢慢行進而去?

太浪費時間。

至於第三樣,更不用說。


難道以分身來煉器么,連半點火焰都沒有……

「唔。」林風眉頭簇起,頗感頭疼。

本體的受創,對自己影響比想像中更要大,如今完全受到局限性。輕是抿唇,林風無奈輕嘆一聲,徐徐點了點頭。總不能浪費時間,就算只有分身,自己也有很多事能做。

「先試下『迷竹陣』的出入。」

「順便探一探眼下外面的情況,之後再說。」

心念初定,林風隨即進入迷竹陣中。



第一次真正進入。

但對林風而言,並沒什麼難度。

有舜這樣的導師教導,迷竹陣的出入方法早已了熟於心,不到半炷香時間便是輕易的離開迷竹陣,返回桃源。感受著『乾癟』許多的靈氣,林風也未是在乎,心之沉吟很快找到眾人氣息,身影一閃而過。

前面!

「哦?」林風目光微亮。

桃源並不大,找到舜之所在也很簡單,此刻包括炎王、魯王等眾人都是齊聚,然氣氛似乎頗為凝重。一個個眉頭緊擰,並未有人說話,光看這般情形便知沒什麼好事情。

出什麼事了?

林風心之輕動。

… 眾人亦是感覺到林風的到來。

目光一個個望來,林風旋即走了過去。

無謂維持這仿如凝固的氣氛,林風淡然一笑,打破沉靜,「怎麼,有什麼事解決不了嗎?」

「林帝!」「林帝!」……眾聖者盡皆行禮,此刻林風成為南方域之主的消息已然坐實,新任之帝當之無愧。林風雖仍有些聽不慣,但依然微笑對眾人點了點頭。

「是這樣的,消息傳來,昨天巫妖之戰正式開戰了。」舜目光粼粼,聲音沉重。

林風眼眸一亮,心中凌然。

難怪得眾人表情如此凝重,卻是巫妖之戰已然正式開起!

之前雖得知妖族大軍進發內陸,卻不想這場舉世之戰如此毫無徵兆的開始,震懾人心。眼下己方雖如局外人般,這場火暫時著不到身上,但遲早有一天火依然會燒過來。


無論最後的勝者是妖族,還是巫族。

「狀況如何?」林風面色正然,略帶好奇。

「潰敗。」舜道出的兩字並未出乎意料,林風心中亦明。實力的對比,人類三大族本就佔據劣勢,更何況眾人剛才難看的面色和凝固的氣氛,便足以說明一切。

「可惡!」炎王握著拳,青筋暴露。

林風心中微明。

毫無疑問,人族必定死傷慘重,以炎王火爆的性格可見一般。

「昨日一戰,屍橫遍野,慘絕人寰。」舜目光卓然,沉聲道,「但死的基本上是我們人族武者,數以億計。」舜的聲音微微有些顫動,周圍眾聖者無不和炎王有著同樣的憤慨。緊咬牙關。

「天殺的巫族,完全把我們人類武者當成棋子!」炎王雙目血紅,咬牙道。「林風你不知道,巫族只是象徵性出動幾十人。其餘全部都是人類八大域聯盟的武者,整場戰鬥幾乎是一面倒被屠戮!」

眾人面色都是鐵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